歷史小說

l4e15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唐末戰圖討論-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禮制改革看書-ya0a0

唐末戰圖
小說推薦唐末戰圖
“主公,这是礼部定下的登基大典的仪程,您看看是否又不妥的地方。”严明将礼部的仪典章程递给薛洋之后,后者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转而看着眼前这厚厚一叠的奏报苦笑道:“这得有多少字?你们从哪扒出来的?”
“这是礼部从长安和东都查出来的典籍记载,再加上王徽等人参加编撰,才比照大唐当年皇帝登基大典制作的。”严明是浑然不觉薛洋那发苦的脸色,笑呵呵的开口道:“主公莫要慌,礼部已经组织人手去学习了,到时候可以随时提醒主公。”
“先生啊,是否可以将这些繁文缛节删减一些?”薛洋走马观花的扫了一遍之后苦笑道:“这祭天祭地为何不能放在一起?要我看,可以建一个天地坛,将天地社稷之神全部放在一起,到时候众文武也不用来回奔波,涂耗人力。还有追封几代这一点,薛家往上数我自己都不记得祖坟在何处,你如何追封?连名字都没有流传下来,就建太庙?”
“那主公你觉得怎么删减?”薛洋是连连挑刺,但是说的也都是实情,一方面成王府下属文武官员在薛洋的影响下,很少注意这种繁琐的礼节事件,一向简明的政风也让整个南境各级官员办事效率跟随水涨船高,所以在薛洋开口之后,严明也在担心,一旦形成上行下效,很容易让这股简明快捷的风气随之而转变。
而另一方面,这些礼节如果全部按照礼部所言进行准备,只怕明年这登基大典都完成不了,光是祭天祭地就仿照上古样式,连他自己多不曾听说当年唐高祖登基的时候会有这一出。
“祭天祭祖这样的事情还是需要的,总体上不能少,但是删繁就简,保留枝干,去掉那些多余繁琐的细节。”薛洋拿着毛笔一边说一边自己动手一口气将整个仪典的流程删掉了足足一半多之后才松了口气道:“我想趁此机会,革新礼制,防止下属官员务虚,多做实事,如此,就算是我们都是草台班子,也一样可以得到百姓拥戴。威严不是写在脸上让人敬畏的,而是要让百姓心悦诚服。这么多年来,我成王府不曾有过什么大型的祭典,也不曾竖立过什么威严,但是南境百姓不还是舍生忘死追随我等打下了整个天下?”
薛洋是有自己的道理,除了给自己推脱,避免学这么多让他头疼的礼仪规程之外,更重要的还是害怕自己一手带出来的队伍从自己登基这天开始就出现漏洞和痼疾,这才是最让他头疼的问题。
之所以拖着不登基,也是有些问题没有想好,自己可以不做,那么下面的人都会在等待,但是一旦开始做了,如果做不好,那么必然会给未来带来隐患。
“主公,这是否减得太多了?”严明看了一下之后顿时苦着脸道:“直接在天地坛登基吗?那皇宫呢?成王府的面积也太小了!”
“我们不在金陵待多久,修那么大的皇城做什么?”薛洋摇了摇头,直接开口道:“把节省下来的人力财力全部投入到新都的建设之中,不是能省一点算一点吗?要我看,太庙这些机构都暂时别建了,全部放倒新都那边,金陵只是作为皇家别宫。”
“还是别省这一点吧,主公不是说了吗,日后金陵就是陪都。”严明赶紧摇头道:“既然是陪都,那该有的都还要有,我们总得以防万一啊。尤其是主公将新都放在了幽州,那地方距离草原太近了,金陵这边必须建立一套完整的灾备体系,防止出现万一。”
“那就把玄武湖附近的别院和王府一带扩建进去,剩下的就不要了。”薛洋想了想之后还是删减了大部分皇城建筑,转而继续道:“既然知道幽州那边地处草原边陲,那么子孙后代就要想着如何防微杜渐,防止草原强敌进入中原,而不是整天想着南下避难。日后还要在此方面立下规矩,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既然我们承继的是汉唐风骨,那就该有足够的勇气和实力去面对危险。”
“那好吧,微臣和工部再商议一下。”严明被薛洋说的无法再开口之后,只得匆匆回去,连夜修改皇城修建图纸,在缩小了将近一倍的面积之后,重新部署重要机构的位置,将原本应该迁移的百姓和街区重新划分。
而且在礼部那边,也连夜修改章程,去掉了大量繁琐的礼节性的活动,着重围绕着登基本身的流程重新安排。
这一次倒是简洁了不少,而且在随后陈潇潇拿着自己设计出来的皇室和文物群臣的官服样式之后,也开始着力改进传承下来的那种峨冠博带的汉家宽袖服饰,转而更加趋近于简洁之风。
这一点倒也不算难以理解,新朝新气象,在没有大量修改样式的情况下,官服很快被定了下来。但是在接下来,关于皇帝和后宫嫔妃冕服的问题上,礼部再次和薛洋的意见产生冲突,并且分歧也变得更大。
礼部坚持的是从周代传承下来的冕服,但是薛洋的想法是将唐代皇帝和后宫的常服当做冕服,从而将常服重新设计了一款样式,如此一来也就变得更加的简便。
但是对于礼部来说,这等于是动了周礼的根基,所以暂时相持不下之后,严明倒是想出了个折中的法子,将两种意见全都保留了下来,只不过正式的冕服只在皇帝登基之时穿戴,寻常时节,不做规定。
薛洋知道礼部的意思,一旦连冕服都改了,就等于冲击了整个社会阶层的基础,势必会让社会风气随之发生改变。
但是他的意思就是要改变这种社会风气,提倡简洁明了的新风尚,所以即使采纳了严明的意见,依旧在后面添加了一句,正式冕服非重大时刻不得随意穿戴的规定,同时严禁下属官员跟风学样,直接将其当做皇室的特权,进一步削弱了礼部原本想要扩大影响的想法。
这样来来回回几个回合的博弈,薛洋除了给自己争取了更多的方便,同样也给后世留下了更多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