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i137g精华小說 蘭若仙緣-第三九零章 自古皇家事事多-8nbo4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黑龙潭的水很凉,原本潭水很清澈,但是那山体之下因为有钱塘江水涌进来,因此变得浑浊,这座山一直深入到黑龙潭之下,那道裂缝越往下便越深,无生和那水怀天一同进入到裂缝之中,向前行了约五六里,前面的的山体之中便出现了一个不规则洞穴,如同张开的鱼嘴,正有浑浊的江水从其中涌进来。
再向前行了一会,便看到了一些巨大的碎石,填塞住了洞穴。浑浊的江水是从洞穴的缝隙之中渗出来的。
“这条隐藏在山下的河道我已经在回来的时候堵塞了数里,但是还是有河水渗透过来,地下除了河道之外还有一些裂缝,我已经施法堵住了大部分,要想全部封住却是不容易。”
水怀天身怀大法力,但是却不敢乱来,因为这下面暗河纵横,毁掉了一条可能会连同另外一条,除非他能将这百里之地一下子沉下去,彻底的截断这片河网。
“我来试试吧?”
无生看着这条河道,目前看来,这是通往黑龙潭最要的一条河道。
他催动法力,身上散发出来光芒,周身浑浊的潭水一下子被排开。伸出手指,法力在汇聚在指尖,佛光流动,落在水中的山石之上,法门法咒落在上面,深入其中,犹如烙印。
不一会的功夫,无生便在这山下的河道之中的山石和山体之上刻慢了佛门法咒,法咒一出,犹如铁索横江,那从山岩缝隙之中流过来的浑浊江水一下子小了很多,在这些江水之中偶尔可以看到一些小鱼小虾。
水怀天看着山石之上的佛门法咒,自然能够感受到所蕴含的法力,这是佛法的力量,他现在未能登天化龙,不成正果,本身还算是妖类,对这些佛门的法术有一种天然的抵触也有些厌恶,但是不妨碍他察觉到其中的不凡。
这些法咒好似铁索拦在了这里,以后如果真有钱塘江水族的妖怪过来,定然会被这佛门法咒阻拦。
还是不太保险。
无生和水怀天商量了一下,水怀天施展法力,以巨力从其地方挪来了山石,将这水道一直封堵到黑龙潭,而后无生又在没入黑龙潭的山体和这些山石上再次刻下了佛门法咒,这也算是双重保险。
“多谢和尚。”忙完这一切,水怀天向无生拱手以示感激。
“龙君客气了。”
黑龙潭安宁了,兰若寺也会少些麻烦。
暂时封住了这道山下的暗河之后无生便离开了黑龙潭,他倒是想在黑龙潭中转转,见识一下那所谓的黑龙遗蜕和真龙之骨,但是水怀天并未请他去水中的洞府坐坐,要是自己乱转,人家会不高兴的。
离开了黑龙潭,回了兰若寺中。
寺里的那几个人都没有休息,在大殿之中等着无生回来。
听到了无生带回来的消息之后方才稍稍松了口气。
空空和尚半夜醒来,险些入魔,有些支撑不住,无恼陪着他回禅房休息,大殿之中只剩下了无生和空虚和尚。
“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吧,睡眠不足,容易衰老。”
“你等等,我还有事要问你呢。”无生一把拽住自家师父。
“什么事啊,明天再问。”
“不行,不问清楚我睡不着,说说那黑龙的事,兰若寺边上的那水潭里出过真龙?”那黑龙潭离着兰若寺说远不远。
“我也是从一本古书上看到的。”
“什么古书,哪那么多的古书,我只看到你看皇书,若真出过真龙,他在这兰若寺边上,就那么安生?”
“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谁知道呢?再者说,真龙怎么了,罗刹王何等厉害,不一样被镇压在了这里,当年那黑龙能登天华龙说不定还得到了兰若寺中高僧的指点。”
“吹吧就。”
“为师有些乏了,回去睡了。”
“少看点书。”
次日清晨,无生早早的起来开始修行,可是天空还是有些阴沉,没有阳光。
他抬头望着天空,闭上眼睛。片刻之后睁开了眼睛,他的目光穿过了天上厚厚的乌云,在乌云后面是一片光明,是炙热而明亮的太阳。
乌云终会散去,黑暗也不会一直笼罩。
我想亦如我见,
无生身上光华流转,
天无大日,心中却有太阳。
空虚站在一旁,看着无生,笑了。
“不错,不错。”
他乐呵呵的来到了菩提树下,坐在棋盘前,准备和自己下上一盘。不想空空和尚端着茶壶走了过来。
“师兄,下一盘?”
“好啊。”
师兄弟二人对坐,落子对弈。
“师兄还是担心黑龙潭的事情?”
“不只是黑龙潭,还有山下的事。”空空和尚喝了口茶,然后落子。
“还好下面的罗刹王的肉身手臂全无,连腿也只剩下一条了,但是剩下的却是最难消磨的。”
“是,如无生所言,那罗刹王的心脏和剩下的那个头颅却是最难毁掉的。”
“天下乱了,苦的还是百姓。”
“萧广欲要登天,照现在这番情形来看,定然是受了不小的反噬,在京城宫中修养,否则不可能放任边关告急而不管不问。倒是京城之中的那些六部高官居然没有调兵北上,让我感到很意外。”空虚和尚盯着棋盘,脑子里想的却是山下、天下。
“许是皇帝老儿没同意呢?”
“师兄,你说萧广正要是再进一步,上千年不死不老,最担心和心急的该是谁啊?”空虚和尚抬手落子。
“他那几个儿子!”空空和尚沉吟了片刻之后道。
“师兄一语中的。”空虚和尚抚掌道。
“毕竟,有哪个皇子不想做皇帝的,可是眼瞅着自己一天天老去,自己的老子却是身体健康的、吃嘛嘛香、看着比自己还年轻,活的比自己还精神,你说他们能不急吗,而且根据野史记载,萧广是逼迫他的父亲退位让贤的,连皇帝退位之后没几年就去了,这当老子的已经开了一个不好的头了。”
“那几位皇子都不是省油的灯吧?”空空和尚看着棋盘,喝了口茶。
“萧广有七子二女,那几个儿子之中只有安王和康王常在京城,其余诸位却是分封在不同的封地,这一次祭天,难得几位被分封的王爷都进了京城,那祭天的一幕想必他们也看到,那些王爷们一个个可是精明的很,自然也会猜到他们的父王想要做什么。”
空空和尚喝了口茶,抬头望着自己的这位师弟。
“难道他们会谋反?”
“应该早就想过,而且已经暗地里做了不少事,这一次对他们而言是一个机会。沈烈来的时候也说过了,那些王爷们在祭天之后很快就离京去了各自的封地,那皇帝什么情况还未弄清楚,当儿子的都跑了,这不奇怪吗?”
“会起兵吗?”
“不会明着起兵,毕竟是一家人,儿子打老子,这传出去可不好听,但是封地有人谋反,镇压不住倒是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