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49g66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踏星 ptt-第兩千零兩百三十三章 反覆推薦-jp39j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听了小残的话,陆隐目光一闪,“你被抓来这里,跟慧根有关?”。
小残早已麻木,疲惫道,“是我自己蠢,是我自私,进入背面战场后怕死,以慧根换取提前离开的机会,在背面战场里也用慧根换取王寻总帅的庇护,如果不是我自己胆小怕死,又怎么会被王家盯上,抓来这里终生无法离开,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陆隐懂了,原来是王寻。
当初小残确实说过,以慧根换取第三阵基总帅的庇护,并可以得到提前离开背面战场的机会,他是离开背面战场了,但他有慧根这件事也被王家知道。
王寻不会在背面战场对他出手,却在他离开背面战场后出手。
那个时候,小残急着离开背面战场,或许王寻,比他更急。
这就是命,如果小残不是贪生怕死,妄图早点离开背面战场,或许他会有不一样的人生,当然,也或许会死在背面战场,但对如今的他来说,即便死在背面战场,也比在这里强。
陆隐忽然想起因果报应一词,真的有因果报应吗?
看着小残回去的背影,如果有可能,陆隐还是想救他,不是因为慧根,而是因为想知道他与慧祖的关系。
一个散修怎么会有那么多慧根?如果此人真是慧祖后人,不管他本身如何,陆隐都想保他一命。
另一边,王正来到寒仙宗。
如今寒仙宗代理宗主是一个叫白苏的人,并非白家嫡系,而是支系,此人远不如白腾,不管白腾怎么当上寒仙宗宗主的,他至少有五次源劫修为,而白苏,不过三次源劫。
放在外面是强者,但在寒仙宗,不足以成为宗主。
如果不是寒仙宗暂时无人代管,也不可能轮到他。
白苏接待了王正,面色疑惑,“王正族长,听说你又想起了什么关于我宗宗主失踪的细节?”。
不止白苏,寒仙宗不少高层都集结了过来,还有就是乌尧半祖。
王正面色肃穆,压下寒仙宗可能对王小凡出手的猜忌,道,“我想起龙轲返回望屿时,双目呆滞,整个人好像被控制了一样”。
白苏惊讶,“您确定?”。
“王正族长,之前为什么不说?”,乌尧大声问道。
王正道,“我没想过这个可能,而且龙轲自己不断说忘记怎么返回望屿的,在我看来更像是狡辩,但回家一想,都有人可以在食神眼皮底下盗走少祖星资源,控制龙轲不是不可能”。
白苏与乌尧对视,周围寒仙宗高层看着王正,也充满了疑惑。
王正前后说法有些矛盾,但他们看清了王正来此的目的,是为了替龙轲证明清白,他为什么这么做?时间这么短,难道白龙族给了王家什么好处?
有些事,白苏这个代理宗主不好说,乌尧则厉喝,“王正族长,你证词前后矛盾,究竟是什么原因?难道白龙族给了你王家什么好处?”。
王正大怒,“乌尧半祖,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在污蔑四方天平中的两家,别以为有寒仙宗保护我王家就不能对你如何?”。
乌尧目光一冷,“你来此目的很明显,是为了龙轲,这么短时间更改证词,肯定有原因”。
“我说过了,是突然想通,龙轲当时双目呆滞,确实可能被控制,至于你们怎么对龙轲,我管不着,我只是把我知道的说出来”,王正道。
白苏棘手了,这个王正之前指证龙轲,让他们有理由顶着压力将龙轲囚禁,现在反过来帮龙轲,他们便没有理由再囚禁龙轲,他感觉很被动,抓不抓龙轲都在王正一语之间,寒仙宗什么时候这么被动了。
当然,他也不是太在意,毕竟他只是代理宗主,而且毫无争夺主脉的野心,白望远老祖还在,主脉之中也有个声势惊天的白仙儿,他只管做好傀儡就行。
王正在寒仙宗待了整整两天,最终跟龙轲同时离开。
寒仙宗也没办法,王正只要更改证词,以白龙族给的压力,还有顾忌四方天平的平衡,他们必须放了龙轲,至于白腾的踪迹,可以接着查。
龙轲这段时间在寒仙宗只是被囚禁,寒仙宗还不敢对他怎么样,除非有切实证据证明他对付过白腾。
“多谢王兄还我清白”,龙轲感激道,看王正目光颇为复杂,被抓是因为此人,而今被放,竟然也是因为此人,他有些莫名其妙。
“龙兄不觉得奇怪?”,王正问道。
龙轲不解,“王兄这话何意?”。
“证明你与白腾失踪有关的人是我,而今帮你的人也是我”王正道。
龙轲摇头,“我很感激王兄替我说话,但寒仙宗不会因为王兄的证词就真确认白腾失踪与我无关”。
“这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想问龙兄,这段时间在寒仙宗有没有遭受什么难处?”,王正看着龙轲问道。
龙轲摇头,“除了必要的问询,其余跟做客寒仙宗没什么区别,甚至可以在某些范围内自由走动”。
王正诧异,寒仙宗没有让龙轲交出禁制吗?
他又问了龙轲不少问题,龙轲的回答只有一个,便是他在寒仙宗没有任何异样。
龙轲本打算直接返回白龙族,却得知龙天在王家,而王正也将神武天,白龙族对寒仙宗的猜测说了出来。
龙轲听后脸色难看,“我就说谁能让白腾莫名失踪,而且还是在食神眼皮底下,除非祖境强者,否则谁都做不到,即便霓皇大长老都做不到,如果真是寒仙宗自己做戏,倒是可以解释”。
“而且龙兄刚刚说寒仙宗并未对你做什么,我看未必”,王正说了一句。
龙轲陡然道,“我确实被控制了,怎么回到望屿完全不记得,这么说,我在寒仙宗也有可能被控制过”。
王正不知道龙轲有没有被控制过,他在寒仙宗说的话不过是想近快把龙轲带出来,但看龙轲这样子好像真被控制过一样,如果是真的,那他在寒仙宗必然也被控制过,这也就解释了寒仙宗为什么什么都没对他做,因为他们做过了,龙轲自己不知道而已。
同时也解释了寒仙宗愿意释放龙轲的原因,因为龙轲对他们的价值,已经耗尽。
一旦某种猜测在一定程度上被验证,其余猜测都会向那个方向靠拢。
陆隐深深理解了这句话,而这句话,是维容对他说的,那时候陆隐没有多考虑,而今却对这句话深以为然。
看着返回王家大陆的王正与龙轲讨论,将所有猜测全部安在寒仙宗身上,他甚至都不需要说话。
“如果寒仙宗只剩我王家禁制没有得到,他们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你们神武天与白龙族打算怎么做?”,王正问道。
龙轲看向陆隐。
陆隐咳嗽一声,“这是上层的事,我只负责送信”。
龙轲道,“星盟内有诸多星使,除了在背面战场的那些,树之星空也有不下二十人,我们可以先想办法将这二十人转移到寒仙宗找不到的地方,如此一来,即便他们有禁制也没用”。
王正同意,“不错,星盟的使用权属于我们四方天平,寒仙宗可以调动,我王家也可以,总之先想办法将可以调动的星盟修炼者藏起来,让寒仙宗得到禁制也没用,一旦掌握证据确认是寒仙宗对夏邢出手,接下来的事就交给老祖了”。
听着他们对话,陆隐也想起个严重的问题,对啊,就算得到禁制,如果星盟里的人被藏起来,他也救不了。
这就麻烦了。
他们猜测是寒仙宗想得到星盟,所以想办法应对,实际上也是在应对他。
陆隐沉思,好就好在他如今有夏原这么个身份,可以知道一些事。
他想以夏原的身份套出王正和龙轲想把星盟修炼者藏匿的地点,但他们绝口不提,只是要与夏邢本体联络。
陆隐目光闪烁,夏邢本体吗?
龙轲不想在王家大陆久留,防止被寒仙宗知晓他们已经猜到部分真相,就在他要离开时,一则消息传来,让龙轲大怒。
那个留在下方城池的白龙族支脉修炼者被重创。
这个消息让龙轲大怒,带着龙天立即下去,王正也紧跟着下去,事情发生在王家,他不能不管。
陆隐同样跟下去。
很快,几人来到雷家庭院,看到那个白龙族修炼者趴在地上,他受伤极重,不过还没有失去意识,才能给龙天传消息。
龙天将此人扶起,“谁做的?”。
龙轲与王正还有陆隐都在。
白龙族修炼者咳血,看到龙轲想要行礼。
龙轲抬手压了压,“谁打伤你的?”。
白龙族修炼者摇头,“我不知道,本来在庭院好好地,突然就被重创,出手的人根本没看到”。
差距太大,四个字出现在几人脑中。
此刻,陆隐距离龙轲六米,而龙轲此刻距离王正不过一米,还有个龙天看着,不仅如此,陆隐抬头看向四周,没猜错,还有王家高手盯着,这个时机很难得,能不能抓走王正就看这一瞬。
他目光一凛,一脚跨出,接近龙轲五米,瞬间融入龙轲体内,他没有立即出手,而是查找关于王家大陆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