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5o8we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我不是那種許仙 愛下-第440章 晴天霹靂推薦-lkeyz

我不是那種許仙
小說推薦我不是那種許仙
蹑手蹑脚一路心神摇曳。
闪身溜进偏殿某角落一小院落,偏僻素雅的院落,处处弥漫着月桂的芬芳,这里正是他娘子徐娇容当差的小食房。
自从升天之后李公甫才了解到,原来天庭机构,比之凡间官场更加臃肿不堪,即便他这样的微末小吏,也都分得极为详细。
冗官冗员之现象。
几乎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自家娘子所在的嫦娥宫自然也是如此,名义上是厨娘,但真正属于她的活却极少极少。
说白了,
就是专门给宫娥们煮藕粉羹的,再说藕粉羹这东西,一煮一大锅,还不是每天都喝,就为这么一份鸡毛蒜皮的小事,上上下下,竟也养着大几十个人!
从种藕采藕晾藕,到磨粉煮汤,再带唱菜传菜,都设置了专门的人来负责,简直了!
而且任职天庭的人虽多。
但这里房子更多!
即便是一个煮藕粉羹的小厨娘,竟也分到了一片专属的独立小院,这哪是当差嘛,简直就是过来享福的,每每想到这里,李大捕头总免不了一番感叹。
好在玉帝不用给他手下发俸禄,要不然,就凭这令人发指的冗官冗员,天下百姓怕是连身上的皮都要给盘剥没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奇葩的现象,倒也为李大捕头幽会自家娘子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独门的小院,位置又偏僻,循着月桂树的枝干作掩护,很轻松就能混进去,绝不担心被人发现。
“娘子……”
为夫盼得好生辛苦!
一想到娘子那含羞带笑的模样,李大捕头不禁打了个哆嗦,心里头就跟猫在挠似得。
天条有律,凡是下界巡天小将,若非奉雷部差遣,一律不得擅自在天庭晃荡,而且最近也不知是哪个二货,正经事不干,竟把南天门给撸到了地上去……
害得李大捕头差不多已有两月,未曾见到娘子,今日好不容易捱到月中休沐日,终于又可以跟娘子恩爱一番,李大捕头的心情,那叫一个迫不及待。
“娘子……”
因此,刚刚落地。
脚都还没站稳呢,就跟只猫儿似的叫唤了起来。
而此时的藕粉小院内。
徐娇容正兴致勃勃地煮藕粉羹,煮得很是用心,锅碗瓢盆都是上等美玉雕琢而成,还有那死贵死贵的极品银灰碳,
在这里好似不要钱一般。
随便用……
那藕粉也是细腻晶亮,一看就知道是世间难寻的顶级食材,而且好像也是不要钱的,想煮多少就煮多少,绝不会有人来管,
所以现在煮的这一碗。
她是煮给自己吃的。
尽管入职天庭连一天都还不到,但她已经吃下去了整整七大碗的藕粉羹,已经很撑很撑了,但是这东西是真的太好吃。
而且更令人惊喜的是,
这藕粉羹竟还有脱胎换骨功效。越吃越年轻越吃手越滑,七大碗藕粉羹下肚,就把自己吃成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
小脸蛋滑得。
连苍蝇都停不住!
当然天庭的后厨,也不可能有苍蝇蟑螂之类的小虫子,在这样的后厨里做活。别提有多开心了,真想在这里干一辈子!
噗噗噗……
煮开羹汤顶起晶莹透亮的盅盖,小心翼翼地揭开盖子,捧起那碗养颜驻容的顶级佳品,脸上乐开了花,只是刚刚凑到嘴边,就忍不住打了一个饱嗝。
那可口的香味也随着这声饱嗝,而消去了八九分,没办法,实在吃得太撑了,但是再饱也得再撑一撑,趁现在多灌几碗,这样以后也能老得慢一些。
忍着阵阵反胃舀起一勺藕粉羹,放在嘴边轻轻地吹着,心里却在想着等以后回去了,一定要记得带一点这里的藕种回去,
养在自家的藕塘中。
隔年就能发大财。
“咯咯咯……”
一想到发财,那心情也就更加愉快了,缩了缩脑袋偷笑一声,眼角正好瞄见一旁玉盆中刚刚切好的藕片,这些是新采来的。
都还没有干透呢……
“娘子……”
“你…你怎么又来了!”
却在这时,珠链突然被掀起,与此同时,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猫叫传来,徐娇容扭头一望,惊恐地发现那死鬼竟然又来了!
当即脸色一白。
狠狠地瞪男人一眼。
“娘子你这话说的,为夫这不是想……想你了嘛。”
李大捕头搓着双手。
这都老夫老妻了,
一个“想”字却,说得磕磕巴巴,不过实际行动可一点都没犹豫的意思,说没说完,就迫不及待地握住了娘子那柔嫩的小手。
“你…你又要做甚?!”
眼见自家男人拉起了自己的手,就要往里屋拉,徐娇容的脸色一白再白,当时就不答应了。
“啊?娘子你这是为何?”
“为何?李公甫!你自己说说!你说你啊,这一天都还没过去呢!你都过来几回了?”
“啊什么……?”
李公甫闻言。
顿觉一阵茫然。
一天都不到?几回了?
“娘子啊,你是不是糊涂了?为夫公务在身,好不容易才等到轮休,已月余未见娘子了!”
李大捕头苦着个老脸解释着,以为是自己一个多月,没过来探望娘子,她这是在生气呢。
“有一个多月了?不会吧公甫,你是不是糊涂了?明明一个时辰前你才刚刚来过的!”
“啊什么?一个时辰前才来过?这如何可能!”
这不对啊!
怎么可能是一个时辰前才来过,一个时辰前我刚刚收到雷部召令,还在赶来南天门的路上呢!
莫非……
莫非是有人幻化成老子的模样?诓骗了自家娘子不成!一想到这里,李公甫的脸色顿时一阵红一阵青,恍惚间,似乎一个绿油油的晴天霹雳正在头顶盘旋。
摇摇欲坠,令人窒息。
“娘子真…真的没记错?”
“这怎么会记错!”
都说了,
还没干透呢。
许娇容只觉脸上火辣辣地发烫,很是鄙夷的瞥了一眼眼前这个装傻的臭男人,唉!男人都是这德行,老娘的脸蛋不过只是稍微滑嫩了那么一点点,他就……
咦?
好像不对!
“咦?李公甫?!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