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b2wf6好看的都市异能 都市劍說 起點-第1433節-賣了閲讀-mup9d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李白都已经祭出了“女朋友”这个天然的挡箭牌,谁能想到这个黑妹儿居然满不在乎。
只要能够抱上高富帅或者土豪大款的粗腿儿,小三小四,小一百都不是不能接受,毕竟在索马里这个兵荒马乱的穷地方,好不容易出个大学生,简直就和耗子窝里飞出个金凤凰一样,使人亮瞎眼。
“我是英国剑桥大学的硕士研究生,专攻经济学。”
黑妹儿也有自己的杀手锏。
能够上大学,并不是因为家里有钱,也不是整个部落倾力支持,而是她从小就接受一对英国夫妇的慈善捐助。
机会摆在面前,人人平等,就看有没有人能够抓得住,所幸黑妹儿并没有辜负这对英国夫妇的期望,刻苦学习,一路过关斩将,被英国剑桥大学收入,如今已经成为经济学硕士研究生。
只不过在弗拉俄比部落这样的地方,哪里有经济学硕士研究生的用武之地,整个部落上下卖空家底都凑不齐100美元,也就是说,连条AK都装备不起,穷的一批。
而且以索马里对女性的习惯性轻视,黑妹想要找到发挥所学的工作岗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里只要战士,只要掮客,只要破坏,只要死亡……
留在部落里的唯一结局,就是成为谁谁谁的老婆,然后干活,带娃,再干活,再带娃……日复一日,这书自然是白读了。
“两头牛?”
李白倒吸了一口冷气,剑桥大学一个学期的学费都不止两头牛好吧?!
这是亲哥吗?
真·黄金卖出狗屎价。
两头牛就把自己学成归来的经济学硕士研究生老妹儿给卖了。
这个妹妹更狠,一再自降身价,一头牛,甚至随便给点儿就能跟着走。
他对这些非洲人彻底绝望了。
黑妹耸了耸肩膀,不言而喻。
随便给点儿,她能说服哥哥。
长兄如父,哥哥把妹妹卖了,在非洲完全是天经地义,说不定还能换个老婆回来呢!
妹妹有啥好的,赔钱货!
学啥经济学,把自己卖个好价钱,就不算白上这个学了。
“我只能给你介绍一份合适的工作,却没办法给你安排一个老公。”
李白倒是认识几个有钱的土黑,像恰卡·阿巴鲁塔之流,别说两头牛,就算是两百头牛,也是拿得出的,但是以他对其的了解,显然不是什么值得托付的良人。
黑了心肝的哥哥巴祖又在一旁竖起两根手指,两头牛,老妹儿带走!
比起李白的房车,他其实更想要牛,毕竟在非洲,牛才是真正的硬通货。
尼玛!
好想一巴掌抽死这货!
“只要你把我从哥哥那里买下来,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我都听你的。”
黑妹儿虽然见识过世面,却依旧还是想的开。
她这样的举动并不是单纯,也不是愚蠢,反而有自己的一份小聪明。
拥有同样羽毛的鸟儿总是聚在一起,有钱人的朋友一定是有钱人,支持自己学业的那对英国夫妇也仅限于捐助到读书学费而已,接下来的路还是得靠自己走。
但是像索马里这样的地方显然很难让她找到心仪的合适工作,一展所长。
没有机会就意味着没有出路,往日的一切努力都将尘归尘,土归土,从此烟消云散,所以黑妹儿并不甘心,有机会抱上大粗腿,自然不会放过。
“好!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告你哥哥,牛没有,但是美元,午餐肉罐头,白酒,花生油,锅具,他想要哪个,我可以等价交换!”
洞彻人心的李白察觉到了黑妹的真实意图。
只是需要一个台阶,耗子窝里的金凤凰才能真正的腾空而起。
“谢谢!”
黑妹儿深深的看了一眼显示屏中的李白。
当即将他的话翻译给自己的哥哥。
巴祖听完后,手舞足蹈的原地直蹦,黑人的身体素质一向出色,好几次差点儿撞到车厢顶部。
虽然没有牛,但是其他东西听起来也好像非常不错的样子。
老妹儿读了些书,果然能够多换一些东西,不枉他当初的支持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李白忽然想起来,一直没问题黑妹儿的名字。
在此之前,他一点儿都不关心巴祖的妹妹叫什么,如今要给对方介绍一份合适的工作,总得有个称呼,不然的话跟别人打招呼时,直接拿黑妹说话,似乎也不太恰当。
“我叫阿尔丽娜!”
黑妹儿暗地里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对方总算是用正眼瞧自己。
有时候一旦错过机会,那就是过了这个村,再也没有这个店,想要回过身,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机会往往只有一次,想要牢牢抓住可并不太容易。
连寒门都难出贵子,更何况是平民和贫民,金凤凰想要飞出耗子窝,如果没有贵人的相助,否则是绝对不可能的,世界就是这么现实和无情。
没有孙正义,就没有马云,也不会有淘宝,更不会有支付宝,阿里巴巴是浮云。
快40岁了,依然还在借钱度日的男人,还能有任何希望吗?
答应是没有!
“等我的消息!”
李白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说到就要做到,反正接盘侠有很多,随便挑一个便是了。
经济学硕士研究生,放在合适的地方,工作还是挺好找的。
没办法,李大魔头就是人头熟,路子野。
嘭嘭嘭!~
“老板!加钱!”
重型牵引车的车门被拍的嘭嘭作响。
一看到李白同学的豪华房车扫荡归来,得到消息的老黑恰卡·阿巴鲁塔就心急火燎的赶过来,仿佛怕被其他人给抢先一步似的。
“加你妹的钱!你拍啥呢?拍坏了,赔得起吗?”
李白推开车门,跳下了车。
老黑的态度让他感觉似乎有点儿着急上火的意思。
“我当然是赔……不起!”
一瞅这牵引车的制式,恰卡立刻就怂了。
华夏产的重型军用牵引车,比他堂哥军营里面任何一辆拖重炮的牵引车都要高级多了,以恰卡的身家,除非倾家荡产,否则还是有些不够看的。
法拉利,兰博基尼,玛沙拉蒂牛逼吧,来来来,小老弟,看看我的手工版歼6,就问你服不服?
“我去!你惦记上我妹了?没问题,要哪一个?待会儿给你照片,随便挑,一个两个,全打包带走都行,结了婚的让她离,咱俩是谁,老铁!”
老黑拍着胸脯又开始秀了,果然亲哥卖妹不是个例,居然连结了婚的都能给强行掰扯。
李白敢要,他真舍得给,决不虚言。
黑人生孩子就跟老母猪下崽儿似的,哪儿有什么计划生育,兄弟姐妹三四个都算少的,七八个都不算多。
神马一夫一妻,那是没有的事!
从来都是一夫多妻,后宫不是梦!
“一大早拍我的车门,干啥来了!”
李白岔开了恰卡·阿巴鲁塔的胡说八道,把话题扯了回来。
“那个,那个,酒还有吗?”
一说到正题,恰卡·阿巴鲁塔就开始吞吞吐吐起来。
李白的红星牛栏山带给了他一个大惊喜,这个酒有和没有,区别可就大了。
“怎么,又喝完了!”
李白带着恰卡来到后面的拖挂式房车旁,准备“卸货”。
他当然不可能把一车的人都给拖回摩加迪沙的郊区,起码也得把土黑巴祖给放下再说。
其他人各扔各的大使馆,就算完活儿。
“嘿嘿,还有嘛,多给几箱嘛!我全收,价格好商量。”
恰卡·阿巴鲁塔故作神秘的用胳膊拱了拱李白。
“你想做这个生意?”
李白一眼就看穿了这个老黑的真实想法。
“对对对,我给你分成,怎么样,你二我八!真良心价!”
到底是开淘宝店的奸商,恰卡·阿巴鲁塔拍着自己胸脯,嘭嘭作响,不亚于方才敲李白的车门,一副带兄弟挣钱的义薄云天模样。
“这样子还你八我二,难道我自己全赚就不行吗?”
李白瞅了老黑一眼,差点儿没气乐了,真尼玛奸商。
自己真就差那点儿小钱钱?
“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你是外地人,我是本地人,做这个生意比你方便,想想看,一个外地人在这里做生意,是不是要遇到各种敲诈勒索,明抢暗偷,这个生意还怎么做?由我来操办,你就放心的等着数钱吧!”
恰卡·阿巴鲁塔真是见缝插针的想要赚钱,估摸着李白准备离开,打算在对方临走前,再捞上一笔。
其实他还有话没说出来,挣钱是一回事,这是必须的,但是如今这酒已经关系到自己堂哥的前程,所以这才巴巴的找过来,生怕被人给抢了先,不然哭都没地方哭去。
之前给的那一箱红星牛栏山,虽然被“人”偷喝了,但是李白又补了两箱,为了给五发炮击上门服务开路,不得不送出去大半箱。
好酒动人心,总有人口风不紧,才一晚上的功夫,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炮兵营营长卡莫·奥萨卡少校这里有好酒,而且还是来自于华夏的上等好酒。
究竟是糟糕的劣质土酒,还是口感上佳的华夏美酒,到底该如何选择,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跳蚤腿儿,明摆着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