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jy796火熱言情小說 庶族無名笔趣-第三百一十四章 烏丸內亂熱推-446wd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城中的厮杀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已经基本消弭,吕布四人也带着各自的骑兵回归。
“主公,未能擒得蹋顿,请主公降罪。”吕布四将来到陈默身边,躬身道。
“何罪之有?”陈默将四将一一扶起,温言笑道:“将士们浴血厮杀,数万乌丸被击溃,这都是功绩,当赏才对,诸位厮杀一日,都已疲惫,随我入城吧。”
“喏!”四将答应一声,跟随陈默开始入城。
“主公,柳城已下,接下来该如何?”吕布跟在陈默身边,沉声道。
“如果蹋顿没跑,大概自此而终,既然蹋顿跑了,那就给了我们进兵白狼山的理由,乌丸人必须交出蹋顿,对了,蹋顿身边还有多少人马?”陈默看向吕布道。
“这……”吕布扭头,看向身旁的马超:“还有多少?”
马超怔了怔,扭头看向赵云:“子龙兄?”
赵云有些无语,对着陈默躬身一礼道:“主公,蹋顿虽败,但其身边兵马太多,我等倾力追杀也未能全灭,除去溃散的那些,当还有万余人。”
陈默点点头:“差不多了,派使者去一趟乌丸王庭,告诉楼班,交出蹋顿,外加牛羊各十万,战马五千,我军立刻便退出柳城!”
“主公,就算楼班愿意,但那蹋顿身边尚有万余人马,恐怕不会轻易就范。”张绣躬身道。
“那不正好?”陈默微笑道:“让他们自相残杀,也省了我等许多力气。”
众人恍然,难怪陈默不着急,远来已经连乌丸王庭也算计进去了。
夜色已深,整个柳城处处都传来哀哭之声,今日一战,这柳城之中战死多少,已经无人能知道,但出城的人没有回来,这多少还有些期盼,但攻城之时战死的,那可也不少,甚至城中不少乌丸百姓也死在了汉军的箭雨之下。
走在柳城中,陈默能够感受到一道道怨毒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死了男人、父亲、儿子,自己与这座城池的仇恨已经深深地结下了。
“主公!”张郃、牵召带着人马前来与陈默汇合,对着陈默躬身道:“城中反抗已经清除。”
“先休息,三军奋战一日,也都累了,安排好各处巡视,防备那蹋顿去而复返,其余将士入城歇息一夜,其他的明日再说。”陈默点点头道。
“喏!”
众将各自告退,陈默也找了一处住处暂时住下,一夜无话,次日一早,陈默升帐议事。
“按理来说,柳城已破,此战也算结束了,不过蹋顿未死,我心怒意难消,幽州惨死于此番浩劫的十万无辜百姓冤魂难安。”陈默看着众将道:“所以,大家还得再等些时日,我已派人去乌丸王庭,通知那楼班交出蹋顿,他若愿意最好,若不愿意,那便也无甚话说,我等能踏平柳城,便能踏平乌丸王庭!”
“吾等誓死追随主公!”众将闻言,轰然应命,此战除了骑兵之外,陈默起用的都是当初的冀州降兵、降将,此前那些隔阂,也渐渐消散,如今冀州军已经算是彻底接受了陈默的统帅,冀州将领经此一战,也可以放心使用了。
“主公!”张郃对着陈默一礼:“如今这柳城虽下,但城中百姓多是乌丸人,便是有些汉人,常年居住于此,对我军也颇为排斥,昨夜不少将士受了城中百姓袭击,恐怕不是太好治理。”
“百姓?”陈默目光冷了冷道:“既然不是汉人,又敢暗害我军将士,那就不算是我大汉子民,牵召!”
“末将在!”牵召起身,躬身道。
“于你五千兵马,将柳城中的人尽数带往卢龙寨,就以扩建卢龙寨为由,让这些人在卢龙寨外挖掘一个大坑,你率人看管。”陈默道。
“不知需要挖多大的坑?”牵召询问道。
“足以埋葬他们!”陈默将一枚令箭递给牵召道:“去吧。”
“喏!”牵召心中一凛,接过令箭,插手一礼,躬身告退。
帐中众将也明白了,陈默这是根本没有将这些柳城的乌丸人纳为汉民的意思。
屠城在陈默的军旅生涯中,这绝对是第一次,但众将也没人反对,毕竟就像陈默所言,不是汉人,甚至敢暗中攻击将士,那杀了就杀了,比起幽州此战中所受的屠戮来说,屠尽柳城,也算是为那些无辜的幽州百姓报仇了,更何况此举也能震慑其他草原人,大汉可不是他们能够肆意劫掠的地方。
柳城的百姓,被戴上乐枷锁,在牵召率军驱赶下,开始朝着卢龙寨进发,这速度自然不会太快,陈默也不着急,他还要继续征战乌丸,此战他就算不能将乌丸人灭族,也要把乌丸人打的一蹶不振,敲断他们的脊梁。
另一边,蹋顿带着残兵回到白狼山乌丸王庭时,楼班和乌延、难楼等人对蹋顿自然没什么好脸色,毕竟会有这场战争,都是蹋顿的杰作。
“蹋顿,你还有脸回来!?”难楼看着蹋顿,眼睛有些发红,苏仆延被汉人杀死,乌丸族从开战到现在,就没赢过一场,不说那些死在汉人屠刀之下的各个部落,单是战死在战场上的乌丸将士到现在也有四五万之多,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无故招惹汉人的蹋顿。
“为何不能!?”蹋顿二话不说,上去一脚便将难楼踹倒。
“蹋顿,你想干什么!?”楼班看着蹋顿,怒声道。
“干什么!?”蹋顿扭头,森冷的眸子看向楼班:“柳城被汉人围困,我几次发出求援信,尔等为何不来援?”
“蹋顿,柳城一日被破,就算王庭出兵救援,又能如何?苏仆延战死滨海,汉人大将韩琼已经率领兵马直逼王庭,难到你要让整个乌丸都因为你的缘故被汉人杀尽吗?”乌延怒斥道。
“若非尔等一直畏首畏尾,不敢全力作战,怎会被汉人欺辱至此!?”蹋顿咆哮道:“当初,我便不该为了顾全大局,将单于之位拱手让于你这个废物!”
“蹋顿,你说什么!?”楼班大怒,蹋顿只不过是父亲的养子,竟敢这样与自己说话?
“我说什么?”蹋顿笑了:“去岁劫掠汉地时,尔等怎的不阻止?从汉地劫掠回来的粮食,救活了多少部落,那些汉人的女人,你们没用?当时怎的不说?如今汉人打来了,尔等畏惧汉人声势,这个时候害怕了,就想要把我交给汉人?”
楼班沉默了。
一旁的乌延却是冷笑一声:“那些东西,不过是你想要收买人心,再说,想要食物,劫掠鲜卑人也好,为何要无端跑去招惹汉人?招惹来了,你若能击退汉人也便罢了,但现在呢?从汉人大军来到辽西之后,都没胜过一场!还要援兵?苏仆延已经因你战死在滨海,上万王庭勇士都战死在滨海,这些,都是因你而起!”
“放屁,分明是尔等畏首畏尾,不肯全力作战,方才被汉军击败!”蹋顿怒道。
“你说什么!?”乌延目光一厉,拔刀看向蹋顿。
“想打?”蹋顿一把拔出刀,森冷的盯着乌延。
乌延心中一寒,顿在了原地,吵架还行,但要说打的话,蹋顿就算不是乌丸最强,但那也是有数的勇士,至少乌延单打独斗不是他的对手。
“这里是王帐!都给我把兵器收起来!乌延!”楼班怒道。
“哼!”乌延冷哼了一声,收刀怒视蹋顿。
蹋顿不屑一笑,也收起了自己的刀。
“现在如何让汉人退兵,尔等说说。”楼班沉声道。
“我自有计较。”蹋顿有些烦闷,柳城已破,在他看来,汉人气也出了,差不多也该走了。
这些话,不能直接说出来,弱了自家气势,当下蹋顿冷哼一声,转身离开,派人去打探消息。
王帐之中,乌延看蹋顿离开之后,皱眉看向楼班:“单于,这蹋顿如此张扬,根本没将单于当做乌丸之主啊!”
楼班面色阴沉,刚才蹋顿那句就不该将单于之位拱手让于他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他这单于之位,确实是蹋顿让给他的,否则以当初蹋顿的强势,乌延和苏仆延两部还真未必是蹋顿的对手。
但就算是事实,现在他楼班为乌丸单于那也是事实,蹋顿这么说,将他楼班的脸面放在何处?
“单于,有大汉使者到了。”一名亲卫匆匆赶来,朝着楼班一礼道。
“快请!”楼班连忙道。
“是!”
很快,汉人使者到了,将陈默的要求提出来。
“这……”楼班有些犹豫,看着使者道:“上使,这十万牛羊五千战马是否多了?”
如果之前柳城未破,这十万牛羊凑出来也不难,但现在柳城已破,再凑这十万牛羊,五千战马,对于现在的乌丸来说,能拿出来,但拿出来之后,今年不知有多少乌丸人要饿死。
“大将军有个提议。”汉使也不着急,微笑道:“若单于能够擒拿蹋顿,这些数量可以减半,但若不能,最终是我汉军擒得蹋顿,那这十万牛羊、五千战马不能少!”
“好,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