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qvnk6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宿主討論-第四百五六節 它們怕火-ao8fh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难道真是自己弄错了?
“……你……马上去,再多抓几个人回来。”
随口下达的命令指向性很准,跟在身边多年的副官一秒钟也没有耽搁,直接带着卫兵小跑着离开。
师厉心中的惊惧成分愈发浓烈,他强迫着自己尽可能不朝着最糟糕的方面去想。他在原地来来回回走着,随口吩咐放开那两名被捆绑的溃兵,然后焦躁不安等待着。
到处都是溃逃者,有了之前的经验,副官这次没有使用暴力手段,他直接以高级军官的身份带回了二、三十个从锁龙关方向退下来的士兵。其实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非常简单,只要高喊着“来几个人,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就行。
他们是经验丰富,意志力强大的老兵,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溃兵。
从这些筋疲力尽,气喘吁吁,蓬头垢面的士兵嘴里证实了所有坏消息。
那是一种极其可怕,遍体暗红色的巨型怪物。无论刀斧劈砍还是弓弩射击,都无法对其造成伤害。这一点得到了所有人的确认————射在那头怪物身上的箭矢至少有好几千,它却若无其事。仿佛只是一滩颜色诡异的烂泥,被棍棒之类的东西捅穿,无损其本质。
师厉痛苦地思索着。
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左右为难。并非不相信这些士兵说的话,而是找不到解决目前困境的办法。
继续前进?
留在这里依托现有地形防御?
还是跟着溃兵们一起撤退?
理智告诉师厉应该选择最后一条。
可是这样一来,所谓“增援”就成了一个笑话。
离开咆哮城的时候,狮王陛下再三叮嘱:无论遇到任何困难都必须坚持,第二批援军很快就能抵达。狮族将动用整个族群的力量给予最强大支援,你务必要帮助虎勇先和师正浩守住锁龙关。
这关系到北方大陆的安全,更关系到狮王陛下的脸面。其中的道理很简单,如果师厉的援军表现不佳或根本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等龙族和虎族的援军一到,很多事情都会因此变得难以控制。
战争本来就是政治的延续。即便是族群面临危险的时候,“政治”这个词仍是无法绕过去的重要因素。
犹豫了很久,师厉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再等等……我,我还需要更多的情报。我要亲自看看那种红色怪物是否真如有那么强大。”
他决定就呆在这里等。
等援军。
等事态明朗化。
同时也是给自己一个合理的借口,以求在狮王那里能有更好的解释。
如果连敌人都没见着就转身逃跑,那样的人根本不配成为狮族军队统领,而是不折不扣的窝囊废。
何况师厉手中不是没有筹码。
……
庞大的溃兵群来的快,去的也快。
黄昏,远山与原野上已经看不到成群结队的人。这得益于虎勇先在活着的时候提前下达了总撤退令。他的确是一位优秀的统帅,只有让更多的人活着,才有可能谈及未来的胜利。
山脉与地平线尽头出现了巨大身影。首先进入视线的怪物多达四个,它们在夕阳余晖映照下显得更显鲜红。
师厉带着十几名骑兵站在山梁上,没有下马,远远注视着这些从远处走来的红色巨人。包括师厉在内,一双双眼睛里透出期盼、恐惧和震惊。他们都在等待着最后时刻的降临。
在即将过去的这个白天,师厉收拢了两万余名溃兵。实在是不能再多了,这是随军携带物资供应的极限。师厉做了两手准备————把这些人组织起来,能打就打,不能打就立即撤往咆哮城。有序撤军总比一窝蜂混乱逃跑好得多,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出于对情报信息方面的考虑。
从溃兵当中挑选出多达两百人。其中有不同阶级的军官,有地位颇高的千人首,也有驻守在锁龙关不同区域的普通士兵。师厉一一对他们分别询问,从一张张不同的嘴里得到丝毫未变同质化回答,也让他对当时发生在锁龙关的整个战况有了清晰了解。
面对特殊情况的时候,惯性思维总是促使人类做出本能反应。虎勇先和师正浩的确是所有部族公认的名将,可即便是他们也无法脱离这一固定逻辑的限制。面对从未见过的红色巨人,他们同样会感到恐惧。尤其是在面对未知性来源导致死亡威胁的时候,大脑深处就很难保持平时的冷静思维,而是把解决问题的方法寄托在曾经产生效果的超自然存在方面。
所有溃兵和军官一致承认:他们在驻守锁龙关的时候没有使用过火箭,也不曾动用过之前战争中缴获的白人火枪和火炮。
他们甚至在那种红色怪物聚集在城墙底部的时候,没有使用过烧热的油。
火攻的威力自不必说。师厉对此很是无语,除了感慨时间流逝导致曾经的英雄老去,变得思维困顿且顽固强硬,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摇头叹息。
师厉是个中年人,比锁龙关上两位战死的统帅年轻。他们的确是英雄,无论经验还是对战术的灵活使用,全都超过师厉好几个等级。很遗憾,他们在最危险的时候陷入慌乱,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守护神。
那的确是真正的,在历史上不止一次展示出神迹的超强存在。如果没有守护神的庇佑,也就没有后来的锁龙关。
绝望、彷徨,大脑被恐惧支配的时候,即便是再聪明的人也不会想到更多。除了向伟大的守护神祈祷,他们什么也不能做,也根本不会产生“火攻”之类的念头。
就像一个孤苦伶仃的孩子,只能从最信赖的亲人那里寻找帮助。
这是虎勇先与师正浩的问题,虽然他们已经战死,却必须为此负责。
然而,这也不能算是他们的错。
斥候队长骑着马从远处跑来,他在靠近骑兵小队的时候拉紧缰绳控制马速,紧张且略带兴奋地报告:“启禀大人,那些怪物来了。”
师厉带着钢制头盔,在沉默中威严地点点头。
能有资格入选狮王陛下的禁军,并且成为副统领,自然是有着过人之处。师厉熟读本族历史,他从档案馆泥模板上了解到蛮族与白人之间历次战争的过程与结果。对于这次南方白人大举进攻选择的时间,师厉产生了与天浩相同的疑问————既然拥有兵员数量和武器方面的优势,为什么白人会选择寒冷的冬天进攻?
看到从远处走来的红色巨人如溃兵们报告的那般步履蹒跚,师厉脸上表情变得比之前越发安然。不管怎么样总得试试,就算打不过也能跑得过。这个位置距离两万狮族援军临时构建的防御阵地有三公里远。再有一段时间就要入夜,这里位置够高,一旦情况不对,副官和骑兵会立刻点燃身边早已堆放好的干柴垛,以火光信号通知后面的数万大军迅速撤离。
狮王陛下也难啊!
之前下令派往锁龙关方向的增援部队不能少于三万人。可狮族内部因为经济问题陷入内乱,尽管国师巫况打开王族私库拿出大量黄金白银,短时间内还是无法收拢人心,只能勉强拼凑出两万名士兵交给师厉。
无论是为了陛下的威严,还是为了狮族的脸面,这一仗都必须打!
在沉沉欲坠的夕阳斜射下,遍体鲜红的巨人终于走进了山梁下那片干枯河谷。那里曾经是一条河,只是早已断流多年,平缓的河床上遍生各种灌木,昏暗的光线加上杂草掩护,很难看出在灌木之下的地面上隐藏着某种秘密。
为首的巨型“六号”一脚踩了进去。
待在师厉身边的副官按捺不住紧张心情,下意识紧握住拳头亢奋低语:“进去了,它走进去了!”
师厉仍然没有说话,他在沉默中焦灼地注视远处。
北方蛮族与自然的贴近性远高于南方白人。行巫者是神灵的代言人,他们对草药的理解和运用历史长达上千年。“药物学”是所有行巫者的必修课程,其中分化出来的“毒药学”虽不是所有人都能精通,但大部分行巫者都懂得调配。
增援部队当中恰好有六名此类行巫者。师厉让他们以附近能找到的植物为基础,调配出一种狮族常用的毒药。
如果天浩在场,一定会辨认出这种毒剂的主要成分是变异马钱子。师厉的做法简单实用:他命令士兵们削出多达数千枚木签,表面用毒药涂抹,倒插在那片干河床的灌木之下。只要巨型“六号”从那里经过,立刻会被锐利的木刺扎入体内。
这办法是否管用?
其实师厉心中毫无把握。
夜幕已经降临,太阳余晖只剩下极少部分从远处黑线之上透过来,越发显出缓慢而来的红色怪物狰狞且恐怖。
它们的速度丝毫未减,动作也没有变化。这意味着随着木刺大量进入其体内的毒素没能产生效果。或者应该说,“六号”对毒素这种东西具有免疫。
师厉脸上浮起毫不掩饰的深重失望表情。他没有思考,抬起右手,以迟缓,不太确定的力度向下挥舞,吩咐骑马立在身旁的副官:“放箭。”
十名早已整装待发的轻骑兵纵马离开山梁,迎着巨型“六号”走来的方向跑去。他们在距离目标大约数百米的位置停下,取出身上的火折,从后背上的箭壶里抽出羽箭。这些箭的前段全为钢制,表面缠绕着浸透油脂的棉布。士兵们将箭头凑近火折点燃,张弓搭箭,朝着远处即将被深黑色夜幕笼罩,即将被红色巨人踩踏的那片土地用力射去。
灌木和野草深处顿时升腾起耀眼的火光,烈焰沿着事先用石头堆成的临时沟槽迅速燃烧。狮族人对“灰浆建造法”并不陌生,师厉麾下士兵就地取材临时调配的灰浆综合效果虽不如水泥,却可以做到在短时间内防水防渗透。他们沿着剧毒木签外围用碎石和灰浆修造出一条长度超过千米的临时浅槽,以干草、木柴等易燃物填充,表面撒上临时熬制的油脂。
之前为了阻止溃兵冲击阵地,师厉下令射杀了多达数百名从锁龙关逃过来的士兵。这些死者没有浪费,他们的尸体被分切开来,用大锅和篝火熬制成油脂。加上从尸体上提前取下的头发、干草,以及附近植物在冬季自然产生且特有的絮状物,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引火源。
在所有人无比期盼的注视下,高达数十米的巨型“六号”猛然向后退去。
它显然是被突然从脚下蹿起的火焰所惊吓,就连后退动作都变得迅猛又急切,就像某人不小心伸手触到温度可怕的沸水,闪电般急速缩回,完全是一种处于本能的神经反射。
狰狞又激动的神情在师厉脸上骤然闪现。他狠狠挥舞了一下右拳,发出无限满足的低吼:“没错!就是这样!它们怕火,这些该死的怪物怕火!”
他急急忙忙的对副官下达命令:“快,点火发信号,让后面的弓箭队以最快速度赶过来,让它们尝尝火箭的滋味儿!”
山梁上点起了两堆篝火。按照约定,这是进攻的信号。如果只点燃一个火堆,那就意味着全军撤退。
两千名狮族弓箭手很快赶到了指定位置。
黑夜中突然出现的漫长火线让所有巨型“六号”都感到惊恐。这是它们最大的弱点,也是索姆森主教在王国联军面前极力掩盖的秘密。深红色的巨型怪物们纷纷后退,火光刺破黑暗,映照出多达十几个红色身影。它们之所以离开锁龙关一路向北,是为了满足强烈的饥饿欲望。
对火焰的畏惧无法抵消饥饿,现在的“六号”也不是当初在加百列城刚研制成功的状态。通过对大量死者身体的吸收,它们产生了初级智慧。站在熊熊燃烧的火线外数十米远,这些可怕的生化兵器开始聚集,似乎是在思考,又好像是在商量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