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anwhg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線上看-第十三章 衛華來了-jfb69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经过我妈炒黄金的事,我突然感悟到了,我们万众的股票其实也是一个道理。
我如果坚信万众是会屹立不倒的,不会被任何人,任何事击垮的,那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万众外面有多少股票,我就收多少就是了,反正迟早都会和黄金一样涨回去的。
因为我们万众和黄金一样,都是实打实的,有自己的价值。
我坚信我们万众会比黄金还坚挺的!
星期六,我一般会晚一点去公司,我爸自从到了广东,也养成了广东人的习惯,喝早茶。
张妈本来要去排队拿号的,可要照顾刚刚起床的小耀阳,他起床气比较大,一般都是张妈照顾的,就由我爸去排队,他也挺习惯排队的,排队的都是老街坊邻居,大家都和和睦睦的,话题也多。
我和胜男都不习惯早起,可一到休息日,肯定被我妈叫起来,叫一遍不起来,就叫两遍,知道你崩溃。
耀阳想趁机溜走,肯定得在门口碰到我妈,叉着腰,拎着耳朵给拽了回来。
以我妈的话说,就是一家人一定要齐齐整整,我爸辛辛苦苦地排队拿号,全家人就都得去。
到了地方,老远就看到我爸向我们招手。
大家都点着自己习惯吃的东西,这早茶啊,一喝就是得到中午,中午再睡一觉,下午三点又开始喝下午茶,5点不到就是吃晚饭,吃完11点还得吃宵夜。还真是吃在广东!
我喝着茶,听着耀阳在和我爸侃大山,说什么最近在横琴岛发现了外星生物,说什么珠海渔女的手又举高了2公分,听的我直翻白眼,耀阳其实不去说书,真是浪费啊!
张妈在和胜男喂小耀阳,我妈正和隔离的一个大妈探讨炒金的经验。
剩我一个人挺无聊的,就想着快点吃完,回公司看看。
还没等我吃完呢,就看见一群人从正门走了进来,那气势就像外国国家领导人来民间走访一样。看得喝茶的人,都一愣一愣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茶楼贩毒,抓赌呢。
这群人向我走了过来,我下意识地望了望后面的门,心里想着不管什么事,来抓我,我就先往后门跑。
估计耀阳是和我一样想法,低声向我问道:“冲你来的?还是冲我来的啊?”
我低声回答道:“我最近挺安分的啊!”
耀阳也摇了摇头道:“我也没犯事啊?”
一个黑衣人走到我面前,客气地问道:“您是陈飞先生吧?”
我点了点头道:“我可以是,也可以不是!”
这黑衣人笑了笑,向身后点了点头,他身后走出一人,正是卫华。
卫华微笑着向我点头打着招呼道:“陈总,你还真难找啊?还以为你去办公室呢,等你一上午,也没等到你啊!”
我不自然地笑了笑道:“和我家里人喝茶呢!”
耀阳对着他身后的一个黑衣人说道:“跟个柱子似的,站我后面干什么玩意儿,挡风不知道吗?我还能吹到空调了吗?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
黑衣人不自觉地向后退了退。
耀阳撇着嘴说道:“这是老百姓吃饭喝茶的地方,摆谱找错地方了,带这么一大群人过来,人家茶楼还以为来扫荡的呢?”
卫华脸上露出不易察觉地一丝不快,但很快就消失了,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问道:“不介意我坐下来一起喝喝茶吧?”
我爸不知道卫华是什么人,以为是我朋友,急忙吩咐服务员加一个位。
这里的老服务员可不管你是谁,对着卫华后面的一群人,嚷嚷道:“喝不喝茶?喝茶去排队拿号,不喝往外面走,挡在过道,我车怎么推过来啊?”
卫华急忙向那群人挥了挥手,那群人很自觉地退到了楼下,只有一个人站在卫华后面不肯走,我看了这个人一眼问道:“要不你也坐下来?这么站着太碍眼了!”
那人倒是客气地说道:“这是我的工作,请您理解!”
我哦了一声道:“那你也不用罚站啊,找个凳子坐下吧,不然别人会一直盯着你们卫总的,也不安全啊!”
那人看了看卫华,卫华点了点头道:“听陈总的!”
那人这才勉强找个凳子坐到了卫华身后。
我一边给卫华倒茶,一边问道:“卫总,你出门都是带这么一群人啊?会不会太炸眼了?反倒多人关注啊!?”
卫华笑了笑说道:“我也很无奈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耀阳抢答道:“总有刁民想害朕!”
我瞪了耀阳一眼,解释道:“我哥,没事就是嘴上犯贱!北京人儿,都这样,您别理他!”
卫华微笑着说道:“知道,知道!我也是没办法,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我要是有点什么事,我的整个集团都得出事,我真的是马虎不得啊!”
我嗯了一声道:“理解,理解!那你这怎么找到这来了?找我有急事?”
卫华点了点头道:“是有点急事找你商量,要不咱们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吧?”
我想了想说道:“行啊,去我办公室吧!你先走,我一会儿就到!”
卫华疑问道:“你不坐我的车一起走吗?”
我笑了笑道:“不了,你这阵势太吓人,我怕吓坏我的街坊邻居!”
卫华客气地和我爸妈,胜男打了招呼,单独没理会耀阳,走下了茶楼。
耀阳翻着白眼道:“什么素质!德行!摆什么谱啊!以为自己多大的人物呢,在我们北京一砖头砸下来,10个人有9个得比他有地位,有资本,也没看人家带着个鬼子小分队上大街!有点钱不知道怎么显摆了,他不带这么一群人,鬼知道他是哪根葱啊?就是带着这群人,也不知道他是哪位啊?”
我笑着说道:“人家是卫华集团总裁,跨国集团公司!新加坡户口,能和咱们这些凡人一样吗?”
耀阳切了一声道:“新加坡农民吧?土得掉渣!一看就知道是暴发户,还是那种一次暴发的那种!”
我喝了一口海带排骨汤,把海带吐了出来,说道:“都以为自己是海鲜,过了海就以为自己是洋人,还当咱们是大清朝呢?刚刚你可嘴上积德了,骂得可是不够爽快啊,这我得批评你,该收得时候你不收,该放的时候,你不放!放不开啊!”
耀阳哎了一声道:“这不老人都在这儿吗?大庭广众的,要真是跟我鸡眼,我掉不起那架儿啊!咱是什么人,祖上正黄旗瓜尔佳氏,王爷的根啊!能跟他们一般见识吗?”
我愤愤道:“最恨你们这些满族人了,大清入关那会儿,就是你们把我们亡的国吧?这账得和你好好算算了吧?”
耀阳嬉皮笑脸地说道:“别啊,满汉早就一家人了!那时候也是误会,我祖上的人生下来就是骁勇善战的,马背上的英雄儿女,好动!没事就好骑马,骑着骑着就骑过了山海关,这马有劲儿,拉都拉不住!”
我哈哈大笑道:“这个我信!骑的是马自达对不?自己到达的!”
耀阳也哈哈大笑道:“那是最次的,一般中队长都是宝马5系,大队长是悍马,像我祖上那辈的就马萨拉蒂,不骑马的,直接坐马车!”
胜男看不下去了,斥责道:“贫够了没?人家还等着呢,你还在这儿吃!饿死鬼啊!”
耀阳笑嘻嘻地说道:“一个蛮荒之地的淡马锡人,等会儿就等会呗,属他们最闲了,王爷们用膳,他还等不得了?能有多大点事啊?不就是想进贡,献几个歌姬,联个姻,生怕咱们找他算旧账!”
我爸也看不下去,瞪了耀阳一眼道:“刹不住车了啊?行了,就是不待见,人家也是特意来找你的,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别太失礼了!”
我这才缓缓地站了起来道:“我知道了,耀阳买单啊!别老蹭吃蹭喝的!”
耀阳不满地说道:“咱妈赚那么多钱,不让咱妈给,还要我给!你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
我爸一瞪眼道:“你给我坐下!老添什么乱!”
耀阳像个鹌鹑似的,坐了下来,给我一个手势,叫我快点走。
我知道再拖下去,我爸真生气了,急忙走下了茶楼。
到了公司,卫华坐在我办公室的门口沙发上,不停地看着表,似乎有点不耐烦了。
我原地跑了几下,弄乱了自己的头发,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假装擦着汗说道:“卫总,实在不好意思,早知道坐你的车过来了,我的车给人堵在停车场了,还没留电话,这种人最缺德了,没办法,不然早就过来了!”
卫华勉强地笑了笑道:“没关系,没关系,我也没等多久!”
我前面带头,推开了办公室的门,看见安安就责怪道:“怎么不让卫总进去坐啊?”
安安看了看我挤眉弄眼的,压住火回答道:“因为之前卫总没有预约,所以我就没敢带进去,是我工作上的失误!”
卫华急忙劝道:“不关这位小姐的事,是我自己要坐外面的!”
我啊了一声,请卫华进了办公室,卫华进来后,看了一圈,感慨道:“陈总,还是你们精工简政啊,你这么大个老总,办公室就这么大点啊?也没怎么装修啊?”
我奇怪了望了一下自己的办公室,心里想着,这还不够气派啊?我这一个人办公室,都快赶上外面一个办公行政区了,再说我这装修也是算上档次了,家私都是进口的!这还没怎么装修?
嘴上却说道:“啊,又不在这儿住,有个办公地儿就行了!卫总,这么急,到底找我什么事儿?”
卫华坐了下来,拿出了一支雪茄,又递给了我一支问道:“你办公室能抽烟吧?”
我笑着道:“抽大麻都行!”
这会儿,他又不急了,和我说道:“早听说,万众的家电生产规模是全中国最大的,乃至整个亚洲都是最大的,我还不信,今天一进来就知道我错了!你这里简直就是个自己的王国啊!”
我摆着手说道:“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们这个总厂的占地面积,还不到盈科新基地的一半大呢!”
卫华笑着说道:“占地大有什么用?都是空着的!这边总厂一共多少员工啊?”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加上管理人员现在在46000人左右。”
卫华哎了一声惋惜道:“还是有差距啊!富士康那边听说有50多万人啊!”
我哦了一声道:“你们新加坡是按人口算生产力的吗?那样的话,中国这生产力的水平肯定是世界第一了!”
卫华听出了揶揄的话语,也不生气,平淡地反驳道:“中国制造这几年为什么会飞速发展,除了会模仿,就是人工成本低,一个公司员工的多少,就决定了这个公司人工成本的多少,人越多自然是降低的人工成本越低,规模自然是越大。”
我白了他一眼道:“卫总,看来你是真的不太了解近几年,中国制造业的发展。中国早在2000年以后,纯手工业制造的产品就少而又少了,我们家电行业从1980开始,就开始了采用了半自动化生产。近几年,很多公司都开始无人车间制造了,我们的技术人员,一个人可以同时操控4,5台生产设备,早已经是全自动生产线了。一会儿,你要是有时间,我可以带你去参观一下,不过可能你也不感兴趣,毕竟这都是你不愿涉及的行业。至于,那些高密集型人共制造的公司,我不便加以评论,除了给中国增加一些就业机会,我没看出还有什么优势来!”
卫华讪讪一笑道:“可能吧?中国制造业这几年,的确腾飞了起来,这是世界有目共睹的。不过,不要揠苗助长才好。”
我嗯了一声道:“卫总提醒的是啊,***同志在改革开放初期就说过,窗户打开了,新鲜空气进来了,蚊子苍蝇也进来了。什么事情都是有利有弊的,只不过,中国经济现在是稳步发展,我们没有求快,而是求稳,这不是***的年代了,我们是在实打实的,脚踏实地的稳步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