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83wdt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穿越尋俠記 ptt-第五一七章 聖人熱推-5uhtv

穿越尋俠記
小說推薦穿越尋俠記
漫天血雨之中,西提王宫周围的人们不敢稍动,唯恐惹到半空中的李智云。
李智云就很无奈,我有那么可怕么?我又不是滥杀无辜的人,看向所有人朗声说道:“都别愣着了,下面凡是筑基期以上的修士都可以接一些雨滴喝了,这是雨滴不是寻常血雨,而是凤凰血。”
“啊?”地面上的人群立马轰动了,他们当然不知道金翅大鹏雕是凤凰血脉,吐出来的鲜血就是凤凰血。但是他们却都知道凤凰血,知道那是宇内第一奇珍!喝一滴就能跃升三个修真境界,其效果之神异,远胜仙界任何灵丹妙药!
仙蓿算不算奇珍?自然算。但是一百株仙蓿也比不上一滴凤凰血!
而凤凰血之所以被列为宇内第一奇珍,是因为你根本没处去买这种东西!凤凰家族的人哪一个不是凌驾于天庭天宫之上的存在?你买他们的血?不要说他们不会卖给你,而且会杀了你。
所以即便是那些已经证道成神的大能们也难觅这样的机缘,或许在从前往后的无数岁月里,今天这样的机缘就只有一次!
所以地面上顿时乱成了一锅粥,有原地翘首吞吸的,有跃上半空争抢的,还有拿出身上的玉盒玉瓶等容器盛装的,千姿百态不一而足。
李智云言之朗朗,听到“凤凰血”的可不止是皇宫附近的一圈人,整座城市的人们都放下了手中忙碌的事情,全部出来迎接雨露。
对比于人类来说,金翅大鹏雕的血量是真的充足,一口血喷下来足够一个城市的人们喝的,甚至城市之外的乡村也都沾了光,由此也能看出大鹏雕飞行速度之快,一口血从距离地面十几丈的位置开始喷,没等喷完人就已经穿过了大气层,因此才会形成覆盖面如此宽广的血雨。
整个城市以及城市周边的人们,就只有江倩云母子没动。李智云暗暗点头,落下来走到她们身边问道:“你们怎么不去喝凤凰血?”
江倩云道:“你没让我们做的事情我们母子是不会做的。”
江华却道:“师父,你不是说不借助任何外在辅助的修炼才有可能臻达巅峰么?我觉得凤凰血也是一种外在的辅助药材,只要它不是我体内的东西,我就不要!”
“好!”李智云非常欣慰地摸了摸江华的头,感慨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没人告诉我这个道理,所以我从一开始就走错了路,你比我幸运多了。”
此时血雨已经停了,周围的人们一大半都在盘膝打坐,一小半却在满地踅摸,想要找到那些落在地上的凤凰血挖出来提纯。
李智云见状就笑着提醒道:“你们都别找了,凤凰血不在五行之列,遇见金木水火土任何一种物质都会消失于无形,又岂能在地表留下痕迹?就算你们看准了位置去挖,挖出来的也不过是寻常的泥土。”
众人闻言纷纷停手,此时那些盘坐运功的人们也都功行圆满,凤凰血神奇无比,只需行功一个周天即可连升三个境界,人们激动难抑,不少人都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不知是谁第一个跪倒在地给李智云磕头,紧接着所有人都跪了下来给李智云磕头。“多谢大神慷慨赠予!我等鸣谢肺腑,愿生生世世追随大神左右,为奴为仆心甘情愿。”
人们这样感激李智云是有道理的,因为这事儿如果把李智云换成另一个人、则肯定不会把凤凰血的事情告知大家,就凭李智云的法力,要在空中截下所有凤凰血不费吹灰之力,截下来留着自己用或者给自己的亲人用不香么?
即使退一万步来说,他完全可以囤稀居奇【1】,把这些凤凰血留在身边待价而沽,卖给宇内最最富有的神仙,只需出售一滴就能成就敌国之富,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李智云没有这样做,他非但自己一滴凤凰血都没留,而且主动告知西提集上的居民,让西提集的居民得到了这天大的好处,这说明什么?说明李智云已经可以和圣人比肩,又或许圣人都比不上李智云的无私和慷慨!
尤其是曾经参与西提王宫酒宴的那些人、对李智云就更加敬佩膜拜,因为他们早就亲眼见识过李智云不贪图钱财的行为,曾经断然拒绝席叶奇的贿赂,当时这些人或许还有些半信半疑、有些难以理解,但是今天他们终于彻底服了。
这样的人,难道不值得仰视且追随么?奉他为主,人生的前景岂不是更加光明?
然而李智云却没有接受众人的膜拜,只一摆手,众人就觉得膝下涌起一股巨力,令人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又听他说道:“谢谢你们的信任,不过我是不可能留在这里带领你们开创未来的。”
众人闻言不禁大失所望,发出一片唏嘘之声,有人就大着胆子说道:“大神你不能走,我们舍不得你!”
李智云微微摇头道:“不瞒你们说,我在仙界有着太多的仇家,留在你们这里会连累你们的。”
他不说这话倒好,一说反倒激起了众人的热血,人们异口同声道:“我们不怕连累,我们可以为你去死!”
李智云把脸色一肃,阻止道:“大家听我说,刚刚那金翅大鹏雕的一声惨呼你们都听见了吧?若不是他被我击成重伤,只一嗓子就能要了你们的命,今后会有比大鹏雕还要厉害的神仙陆续前来找我对决,你们愿意跟我站在一起我很感谢,但是这根本无济于事啊!白送命有什么意义?”
众人听到这里就不说话了,忽然有人说道:“可是我们欠下了你的大恩大德,这恩德让我们如何报答?”
这人说出了大伙的心声,众人纷纷附和。
李智云笑道:“不就是几滴凤凰血么?算得什么大恩大德?我都没当回事,你们何必挂在心上?”
众人一听这个就不干了,七嘴八舌道:“话不是这样说的,大神你可以不拿这个当回事,但是这事对我们来说却是比天都大,若是连这样的恩情都不知道报答,那么人与猪狗何异?”
李智云无奈道:“如果你们一定要报答,就帮我一个忙。”
“大神尽管说!我等愿为大神肝脑涂地!”
李智云一指江倩云母子:“如今我即将离去,却只能留她们母子在西提集,希望大家不要对她们母子无礼。”
“这还用说?今后江夫人就是西提集的女王!”
“谁敢对女王和王子不敬,我第一个不饶他!”
“谁要是想动她们一指头,除非先杀了我!”
一众西提集居民齐齐表忠心,江家母子却是慌了神,江倩云流泪道:“你终究是嫌弃我了吗?就算你嫌弃我,带上华儿可好?”
江华也流泪道;“师父,不是说好了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与你共同经历所有风险的吗?你怎么说了不算?”
李智云也莫名地有些伤感,轻抚江华的头说道:“之前我无法留你母子在小南天,是担心小南天的人们对你不利,而今正好有西提集这些朋友愿意照顾你们,我就不能继续带着你们去拼命了,你们不是都承诺过永远听我的话么?怎么?现在不听了?”
“我们怎么会不听你的话。”江倩云哽咽回答,却不再坚持要跟李智云一起走了,她知道李智云是说一不二的,决定了的事情谁都改不了。
李智云继续叮嘱江华道:“为师留给你几句话你一定要记好,虽然你选对了路,但是这也是一条最为艰苦的路,练不成的可能性远远大于练成的可能性,而且在修炼初期一旦遇见危险就有可能夭折在他人的手上,如果你现在反悔,我可以让你速成,但是这样一来你就永远都不会超越为师了。”
江华果决地摇了摇头道:“师父,弟子不改初衷!”
李智云道:“好!那你就跟为师来,为师临走之前把宇内至高神功河洛神功传给你!”
李智云最后这句话是用传音入密说的,别人都听不见,当下师徒二人进入了席叶奇的王宫,进了席叶奇的练功密室,李智云把河洛神功的练法传给了江华。
这是一次非常奇特的教学过程,李智云自己尚未练过河洛神功,却揣摩出了一种奇特的练法,与从前每个修炼过河洛神功的人都不一样。他把这种独特的练法传给了江华也是迫于无奈,只担心将来自己有什么闪失,这个新练法就会失传。
他之所以会这样想,只因他也拿不准将来能否在一众神佛大能的手下逃出生天,纵使自己已经是不死之身,但是谁敢说这宇宙中没有对付不死之身的办法?孙悟空也是不死之身,不照样被如来佛压在了五指山下么?
传过功法之后,他又亲自动手把席叶奇的密室改建了一下,在棚顶装上了一种特殊的光学玻璃,既可以加倍吸收天穹的星光,又能够约束本星系内那颗恒星在白天不至于灼伤修炼者。
等他做完了这一切,已经入夜时分了,忽听室外脚步声响,却是江倩云来喊他出去吃饭,今晚江倩云根据平时观察到的李智云的口味,在西提王宫厨师的帮助下,做了一顿丰盛的大餐,用来给李智云送行。
李智云欣然前往,与江家母子喝了一场告别酒,席间李智云一反常态,从不劝别人喝酒的他频频劝酒江家母子,江家母子强忍心中伤感,正欲借酒浇愁,也就酒到杯干,没多久就双双醉倒了。
李智云自然是故意这样做的,他也不想看见江家母子依依不舍的样子,见母子两人都已昏睡过去,就安排西提王后照顾她们入睡。
席叶奇的四个王后原本对李智云极为迷恋,在席叶奇死后一度盼望从此改嫁李智云,怎料李智云根本就不会留在这里。失望之余,又念及李智云曾经送给她们的重礼,便更加敬重他的为人,对他的吩咐自然是百依百顺、尽心尽力。
夜深人静之时,李智云飘然逸出王宫,一个动念,就瞬移到了西提集空港之外,看向茫茫太空,一时不知应往何处去。
他只求不连累江倩云母子,所以匆匆离开西提集,下一站去什么地方却是没有想好,忽然想起之前曾在大鹏雕的记忆里得到了前往天宫的飞行路线,更知道玉皇大帝正在调兵遣将准备来捉拿自己,既然如此,何不直接打上凌霄宝殿?
反正自己来到仙界就是来找架打的,索性直接去天庭打一场大的,求个痛快。
他打好了注意,刚想起步飞行时,忽听身后有人叹息一声:“你还真是个圣人。只要你不死,将来这宇宙中当属你拥有的念力最多……”
这声音吓了李智云一大跳,瞬移也能被追踪么?身后这人很厉害啊!他转过身来,就看见一个相貌清癯的麻衣老者,距离自己不过三五步之近,这都快近在咫尺了,自己居然没发现身后有人!
刚冒出这么个想法来的他再次骇然生畏,老者的长相并没有什么吓人的地方,虽然谈不上面相慈祥,却也没有如何狰狞可怖,令他畏惧的是他明明看见了老者的身体,但是神识之中却没有老者的存在!
这种情况是他自从有了神识之后第一次遇见,而且想不通其中道理,难道说这老者仅仅是一个幻象?是利用某种法术或者某种科技在这块空间里的一个投影?
他全神戒备着,盯着老者的脸,以防对方对自己施以突袭,老者却是呵呵一笑道:“年轻人,别紧张,我对你没有恶意,虽然你杀了我的徒弟,但是那逆徒死有余辜,我并没有怪你。”
这时候若是换成别人,免不了要把席叶奇的死推在大鹏雕身上,然而李智云却没有这么说,而是很痛快地承认道:“没错,你那徒弟是我杀的,他的确死有余辜。不管你怪不怪我,我都会杀他。”
老者笑道:“够坦率,够磊落,我不怪你,只怪我命苦,这辈子总是被徒弟连累,这一次又差一点。”
李智云只从老者的话语里的确听不出什么恶意,但是这样就更令他感到费解了。
既然没有恶意,那么你为何而来?总不能是专程来表达善意的吧?哦,我杀了你徒弟,你还专程来谢谢我?这似乎不太可能。
却听老者说道:“我来找你,是为了拿回我的紫电锤,这东西在你身上没有任何帮助,反而会给你招来灭顶之灾,而且还会连累到我。”
李智云闻言心头一动,问道:“你是通天教主?”
……
……
【1】:囤稀居奇这个词是宇宙自创的,个人觉得比巴金创造的“囤积居奇”更符合汉语成语的语法结构特点。具体分析就不在此处赘述了。只声明此处并不是作者因为不学无术写错了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