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2hc1x優秀都市言情 貞觀憨婿 愛下-第205章算計-0resy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205章
李世民很无奈,被李渊这么说,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不防备,毕竟现在李承乾年纪大了,自己还那么年轻,怎么可能就给自己留下这么一个隐患。
“行了,老夫去找浩儿去,不过有个事情,可要说清楚,往后,可是需要保护好这个孩子才是!”李渊看着李渊警告说道。
“父皇,朕早就安排12个铁卫在他身边暗中保护他,朕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一个有大本事的人,而且,丽质还这么喜欢!”李世民马上对着李渊保证说道,
李渊听到了,点了点头,这样的话,自己还能够接受。
“回去吧!”李渊对着李世民说道,李世民站了起来,看了一下李渊,试探的问道:“父皇,你不反对朕这样做?”
“你既然决定要做,那就做吧,而且世家那边也确实是不像话,也需要一些改变才是,就是不知道这个孩子愿不愿意去,毕竟,他太懒了,来寡人这边,寡人算是看出来了,懒是真的,不过,有的时候,也很聪明,性格也是非常冲动的!”李渊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听后,点了点头,接着李世民就走了,
而在刑部大牢那边,韦浩刚刚准备睡觉,一个狱卒就过来喊韦浩了。
“韦爵爷,外面有人找,是长乐公主和代国公的闺女,都是你未来的媳妇!”那个下人看着韦浩笑着说道。
“哟呵,我媳妇来探监了。”韦浩一听,高兴的就爬了起来,往外面走去,到了外面,就看到她们两个站在那里,李思媛个子要高上不少。
“嘿嘿,媳妇们来了?”韦浩笑着走了过去说道。
“我就说吧,你不用担心,不就是在刑部大牢吗?这里和他家里没区别,不,还是有点区别的,这里比他家里舒服!”李丽质看着李思媛无奈的说道。
“那是,那个思媛不用担心,我来这边就是休息的,过不了几天我就出去了!”韦浩笑着宽慰李思媛说道。
“毕竟这里是刑部大牢,虽然我也知道,你可能没事,但是这里阴冷的,可是需要注意保暖不是?”李思媛看着韦浩担心的说着。
“他还能着凉,我敢说,如果不是刑部大牢里面太大了,而且牢房里面还是敞开的,他能够在里面装暖炉,现在里面也是有木炭火!”李丽质马上说道,
“瞧见没有,你要相信我大媳妇的话,他对我还是了解的,我还能让自己受委屈不成?”韦浩笑着对着李思媛说道。
“那就好!”李思媛听到了韦浩都这么说,也是点了点头。
“行了,这里也怪冷的,你们就先回去吧,我在这里没事,刚刚准备睡觉呢,还是这里舒服,想干嘛就干嘛!”韦浩笑着对着她们说了起来。
“你自己主意,还有那个算账的事情,诶,早知道我就不让你去算了,还不如我自己来呢,现在好了,弄出了一个事情来了!”李丽质有点自责的说着。
“哎呦你放心我不去,我才没有那么傻呢,什么好处都没有,我去算账?父皇真坑,想要让我去算账,也不给我好处,还是母后好,你瞧我母后对我多好,那个和我打架的两个人,现在就被抓进来了,而父皇呢,就知道训斥我,现在想要让我去帮他算账,不去!“韦浩此刻笑着对着李丽质说道,
李丽质听到了笑着打了韦浩一下,开口说道:“这话要是被父皇听到了,会气死!”
“当着他的面我都敢这么说,我是他女婿他就知道坑我!”韦浩马上不在乎的说着。
“行了,咱们不要管他了,咱们还是去找其他的人玩去,你看他像是坐牢的人吗?谁有他们这么舒服,牢房随便出来?”李丽质拉着李思媛的手说道。
“好,你也要注意,不要着凉了!”李思媛对着韦浩说道。
“行,去吧,我没事!”韦浩笑着点了点头,很快她们就走了,
主要是李思媛要来看,不放心韦浩,可是按照李丽质的说法,他有什么看的不就是换了一个地方睡觉,打牌,偷懒,过几天就出来了,自己父皇还能真关他那么久,关的久了,自己母后都不会愿意,都会动用皇后的令牌放他出来。
韦浩看到她们走了,也是回到了自己的牢房,准备睡觉,这一睡啊,就是傍晚了,韦浩听到了外面打麻将的声音,而且还有李渊的爽朗的笑声。
“咦,我不在坐牢吗?刚刚做梦吗?”韦浩起来,睡的时间长了,有点蒙了,还以为自己是在大安宫,可是一看不对啊,这里就是刑部大牢的布置啊,韦浩就站了起来,走到外面,发现李渊和陈大力,梁海忠和单卫在那里打麻将,旁边很多狱卒在看着。
“我靠,你们怎么来这里了?”韦浩此刻吃惊的看着他们问道,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来坐牢了,李渊都不放过自己,还要到牢房里面来陪着自己。
“呀,醒来了,要不打一下?”李渊看到了韦浩,马上笑着问了起来!
“不是,你们怎么来了?”韦浩还是没印搞懂这个情况,继续追问了起来。
“老夫来看你,没良心的家伙,一眨眼的工坊,你就来坐牢了!”李渊对着韦浩骂了起来。
“那怪我,你儿子抓的我,你不去找他?”韦浩很郁闷的站在那里。
“都尉,你来?”陈大力站起来,对着韦浩说道。
“你打着,我刚刚睡醒,还是蒙的!”韦浩马上对着陈大力说道。
“行,你们谁会打?”李渊说着就看着那些狱卒。
“太上皇,我们也能打?”一个狱卒看着李渊问道。
“能打,就你吧,韦浩跟老夫过来,老夫有话和你说!”李渊说着就站了起来,招呼着韦浩说道,韦浩不知道他找自己有什么事情,不过还是跟了过去。
“怎么了,老爷子?”到了韦浩的牢房,韦浩站在那里问了起来,而李渊则是坐下,开口说道:“坐下说!”
“嗯,什么事情啊,看你表情这么严重。”韦浩笑着看着李渊问了起来,还从没有看过李渊如此凝重的表情。
“你帮二郎去民部算账吧!”李渊看着韦浩很认真的说道。
“不去,开什么玩笑,我可不去啊,多累啊,民部的账目还复杂,如果我一个来算,没有十天半个月,肯定是弄不好的,而且我现在才明白过来,去民部算账可是会得罪人的,我不去啊!”韦浩马上坚决的摇头对着李渊说道。
“嗯,你担心得罪人,倒是对的!”李渊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那是小事情,他们不敢拿我如何,只是,太累了,老爷子,我就不明白了,大唐这么多官员,他们都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人,就没有人会算账的,还非要我去?”韦浩很不理解的对着李渊说道,
世家自己不怕,得罪了他们他们也不敢拿自己如何,自己只是为朝堂办差,既然陛下命令下来,自己就要办,得罪了他们也不敢如何,自己手上可是有对付他们的杀手锏,只要这个不放出来,那就是一个威胁,就如同后世的原子弹。
“嗯,既然你不怕,就去,累点就累点,老夫做主了,明年上半年让你休息半年,不会让你办任何参事,可好?”李渊看着韦浩说了起来。
“你开什么玩笑,明年书楼建好了,学堂那边也建好了,你是主办,我是协办,你会管理书楼,你知道怎么才能最大效果的发挥书楼的威力?”韦浩鄙视的看着李渊说道。
“嗯?你会?”李渊听到了,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废话!”韦浩很得意的说着。
“那明年我们就办这一个差事,也不累吧,去吧,帮帮你父皇,你父皇不甘心,老夫也不甘心,老夫也想知道,那些世家到底弄了多少钱出去,钱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了!”李渊看着韦浩说道,
韦浩听到了就盯着他看着,然后很为难的摸着自己的脑袋。
“你父皇不容易,他想要指治理好大唐,可是处处受制于世家,这个事情,你先去做!”李渊继续对着韦浩说道。
“我说老爷子,你也坑我,我今年多累,我就不能休息一下,真是的!”韦浩坐在那里,抱怨说道。
“你不是说就十多天的事情吗?无妨,干完了,还有七八天才过年呢!”李渊看着韦浩说道,韦浩坐在那里叹气了起来。
“此事,哎,你让我考虑考虑行不行,三五天?”韦浩想了一下,对着李渊说道。
“那行,你也别三五天了,两天吧,太长的,那些官员都算完了,你还算什么,到时候就更加不好弄,那些官员肯定会阻止的,这个事情,不能拖!”李渊听到了韦浩这么说,看着韦浩说道。
“行,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答应了,如果我父皇来,我可不答应,我父皇就知道坑我!哪怕是这个事情,我母后来说,我都答应了!”韦浩看着李渊说道,
李渊听到了,也是笑了起来,非常赞同的说道:“没错,这个,嗯,这个兔崽子太坑了!
”“不过,老爷子,世家那边既然把钱弄出去了,但是也是通过采购物资吧,不算违犯国法吧?”韦浩考虑了一下,看着李渊问了起来。
“话是这么说,但是,这里面的价格肯定的虚高的,另外,那些民部的官员,肯定是各个拿到了好处的,这就是为什么,朝堂的官员,都是希望能够当民部的官员或者吏部的官员,因为这两个部门的官员,好处最多!”李渊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吏部也有钱捞?”韦浩听到了,吃惊的看着李渊说道。
“你想要当官,想要好的位置,需不需要给吏部的官员表示一下?”李渊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听到了,点了点头,接着皱着眉头说道:“那按照你这么说的话,就不公平了!”
“嗯,但是一些优秀的官员,他们还是不敢卡拿的,就是一些庸才,他们想要更进一步,需要求到吏部的官员!”李渊考虑了一下,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点了点头,接着就和李渊聊了起来,
聊了一会,天就黑了,李渊也是需要回宫,到了皇宫,李渊考虑了一下,还是前往甘露殿吧,正好顺路,
到了甘露殿,王德看到他过来,马上去给李世民通报,李世民听到了,就到了门口来接了。
“韦浩答应了?”李世民看着李渊问了起来。
“没有答应,就说考虑两天,你呀,韦浩可是说了,你坑他,还是他母后好,如果观音婢去找韦浩做这个事情,韦浩考都不会考虑,马上答应!”李渊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那个郁闷啊,自己在韦浩面前,就这么没有面子?
“朕对他还不好?你问问外面的那些大臣,谁像他那样,打架后去了牢房,没几天就出来的?”李世民很郁闷的说着,想着这个兔崽子居然说自己不好。
“那人家也没有少帮你,书楼和学堂,那是他弄的?而且也为了朝堂立过很多功劳,为了皇家也是做了很多事情,这次你要他去得罪这么多世家的官员,甚至整个世家,你可要考虑清楚!”李渊到了甘露殿,坐了下来,看着李世民说道。
“韦浩,你不知道,他手上有世家忌惮的东西,世家根本就不敢拿他怎么样?朕一直问他是什么,他没有说。这也是朕为什么让他来办这个的事情原因,如果韦浩手上没有世家忌惮的东西,朕也不会让他去冒这样的险,父皇,这个事情,还只有他能办。”李世民小声的对着李渊说道。
“他有世家忌惮的东西?什么东西?”李渊听到了,就看着着他问了起来。
“朕要是知道就好了,就是不知道!”李世民很郁闷的说着。
“没听这个小子说过啊!”李渊也是坐在那里考虑了起来。
“你以为他家那十几万贯钱是怎么来的,就是世家给的,所以说,这个事情,就他办了!”李世民很肯定的说着。
“嗯,他说需要考虑几天,过几天,寡人再去问问他吧!好歹也松口了,毕竟,他也是需要考虑一下的!你也不要逼这个孩子!”李渊坐在那里,看着李世民说道。
“是,我知道,我能逼他吗?我要是逼他,就不是这样了。”李世民马上点头说道。
很快,李渊就走了,回到了自己的大安宫。
李世民则是背着手在那里考虑着,考虑这个事情该如何来办,现在那些弹劾奏章已经按照的自己的意思,写上来,那么现在就要发动了,明天就是要大朝,到时候可是需要讨论一番,然后让韦浩知道这个消息。
第二天早上,大朝,李世民坐在那里,听着那些大臣们的汇报,接着就是问民部这边算账的情况,今年的账本怎么还没有出来?
戴胄很苦恼,寻常的年份,都的在放大假的时候才会交上算账的账本,但是今年怎么催的那么着急?
“陛下,臣要弹劾韦浩,作为一个公爵,居然殴打朝堂官员,虽然那两个官员有错,但是也是不能殴打的!”孙伏伽先站起来,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其他的大臣一听,都是惊愕的看着孙伏伽,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孙伏伽会弹劾韦浩,他们本来都想要让那个时候大事化小的,打了就打了,世家那边当做不知道,反正那两个官员现在都已经被抓进去了,估计也是没有出来的机会了,舍弃他们两个,保全大家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嗯,韦浩确实是不应该,殴打朝堂官员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那依你的意思是,该如何处罚?”李世民马上看着孙伏伽问了起来。
“回陛下,按理当削一级爵位,从郡公爵位到侯爵!”孙伏伽马上说道。
“陛下,臣同意孙少卿的意见!”御史马周开口说道,而孙伏伽是大理寺少卿。“臣附议!”
“臣附议!”…那些寒门的大臣,也是马上拱手说道同意,那些世家的官员傻眼了,这是要干嘛。
“陛下,臣有不同意见!”这个时候,韦挺站了出来,拱手说道,
自己不站出来不行,都没有人先帮韦浩说话,自己如果不说,到时候真的削爵了,对于韦家来说,可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李世民听到了韦挺的话,就看着韦挺。
“陛下,韦浩固然有错,但是还不至于削爵吧?况且,那两个官员也是拦住到韦浩的去路,他们胆子太大了,韦浩打他们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还请陛下明辨!”韦挺马上站起来说道,
而其他的世家官员,则是看着韦挺这边,韦挺连忙低着头,给旁边的那些世家的官员递眼色,希望他们能够和自己一起反对,
但是那些世家的官员,可是当没有看到,他们也希望韦浩削爵的,这样对于韦家来说,也是一个打击,现在韦家隐约有后来居上的意思,反正这个事情,只是谈论处理韦浩,根本就和算账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