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6rjzr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狩魔獵人和他的小屋 愛下-第753章 能不能別加戲?閲讀-jaced

狩魔獵人和他的小屋
小說推薦狩魔獵人和他的小屋
金币翻转,冥冥中罗杰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被剥离,他以一种俯视的视角感受到虚幻的命运所在。
那是围绕着他,与他息息相关的许多信息。
而此刻,哪怕有命运金币作为抵抗,但也有一种未知的强大力量,似乎想要突破这层屏障,探寻到与罗杰命运有关的一切。
这股力量越来越强,命运金币主动布下的防御有些岌岌可危,罗杰也没想到第二次袭击会来的这么快,他对金币的掌控还停留在表面。
在胶着之中,他仿佛听到了那声充满怨恨的誓言,“以灵魂起誓,将彼此的命运绑定!”
如果是普通的探寻,以命运金币的能力应该足以抵挡这种窥视,但崔丝特丽米牺牲了灵魂中的一部分特性,强行与罗杰的命运相连。
这变相的增加了她窥探命运轨迹的容易程度。
可相应的,如果罗杰承受命运的灾祸,那她或多或少也会受到影响,甚至更近一步罗杰因此丧命。
那崔丝特丽米就算不会死亡,也一定会在命运之力的反噬下遭受巨大的损失,然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承受恶运。
一个自以为是的掌控者因为一时疏忽,而导致了从未体验过的巨大损失。
这是崔丝特丽米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接受的,因此她的报复才会来得如此猛烈和不择手段。
“我想你也知道,成为我的追随者是一件无比荣誉的事情,毕竟每一个有身份的银龙贵族,能伴随着左右的追随者其数量都是十分有限的。”
“如果在我们的国度,这也算得上是莫大的荣誉,甚至会有专门的典礼来迎接你成为我追随者的一员。”
“嗯……不过在这里,当成为我的追随者之后我会答应你一个小条件,算是对你的一点补偿。”
肯尼斯摆出一副大度的样子,显得颇具风范。
之前两人对话声音极低,在肯尼斯故意隐瞒的情况下,并不被外人所知,不过后面这几句他却自然而然的放高了音量。
所以当众人听到罗杰有幸成为他的追随者时,纷纷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甚至有几个年轻面孔有些蠢蠢欲动,似乎打算直接上前,但还没来得及行动,便被身边的同伴拉扯下来。
“你想去做什么?”
“类似的想法别人做过也尝试过,可无一例外全部失败了。”
“银龙是强大而高傲的种族。”
一个穿着紫色长袍的老人叹了口气,“事实上,在至高龙庭力量辐射的区域里,银龙一族也算是威名赫赫。”
“他们遵循传统,有很多人认为所谓的贵族传统,其实只不过是参考了银龙一族的古老礼仪。”
“这样骄傲的生物你以为主动上前就能够打动他们吗?”
“至少我的实力比那个剖开自己的家伙要强的多,说实话,他也只不过是一个整日玩弄身体的家伙罢了。”
“这和我了解的一些炼尸者似乎没什么区别。”
一个长脸青年不服气的说道。
“实力只是一方面,想成为银龙的追随者需要具备一些特殊的条件,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认可。”
“以银龙一族的血脉强度,只要他们愿意,有无数种方法可以让自己的追随者进化成龙裔,所以除非你具备极特殊的血脉,否则实力在他们眼中没有什么区别。”
“毕竟你的天赋再优秀还能和银龙相比?”
“从来没听说过肯尼斯大人招收过追随者,这家伙运气真是好得让人羡慕。”
众人议论纷纷。
而在肯尼斯的眼中,此时的罗杰也陷入呆滞状态,嗯……应该是过于兴奋了吧。
至于罗杰刚才说的那番话,肯尼斯已经想象成一个年轻人的骄傲和不服输。
“虽然品质不错,但性格还是有些浮躁……”
可接下来没有想象中的兴奋莫名,也没有单膝跪地的效忠礼,他看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眼神变化,然后默默的转过身……
离开了。
离开了?!
脸上先是闪过一阵错愕,紧接着怒气上涌,肯尼斯险些控制不住自己此时的情绪。
他是骄傲的银龙一族,破天荒的在这里放低了身段和要求向一个外来者伸出橄榄枝。
可得到的竟然是拒绝!
事实上这时候的罗杰根本没有心思回复肯尼斯的话,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对命运金币的操控上。
在强大的外部压力下,罗杰哪怕没办法理解命运金币运转的规则,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调动金币中的力量。
慢慢的,在接下来的拉锯战里,对面的攻势逐渐衰弱,虽然有几次险些突破防御,却都在罗杰的努力下得以支撑下来。
此消彼长之下,罗杰的掌控力提升,崔丝特丽米想要突破就变得十分困难了。
可就当罗杰以为对方即将铩羽而归的时候,他感受到崔丝特丽米的力量绕过外层防御,舍弃属于罗杰的那部分命运,探寻到周围的细枝末节。
那一些,正是崔丝特丽米第一次追溯过往时,所寻找到的与罗杰的命运产生过密切交织的其他人。
比如说艾米丽。
比如说克洛伊。
“这该死的家伙!”罗杰脸上的怒气一闪而逝。
还有没有身为强者的尊严?
崔丝特丽米的所作所为让罗杰无比愤怒,一个念头闪过,下一刻他主动放弃了命运金币形成的防御。
然后化守为攻,主动出击!
啪!
如同利剑一样,罗杰斩断了崔丝特丽米蔓延出去的力量,哪怕在这一刻暴露了自己。
这两股命运力量相撞的一瞬间。
仿佛突破了无形的屏障,罗杰看到了处于幽暗地下的崔丝特丽米。
她狰狞的面孔上只剩下一只独眼,而此刻的脸上也布满伤痕,罗杰的反击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创伤。
“找不到你我会找到她们……哈哈,真没想到,一个强大的超凡者,竟然还会对那些卑贱的生命抱以同情。”
“真可怜,看样子你的进化并不完整,等着吧,我会让你受尽折磨,这可不是简单的死亡能够体验到的。”
崔丝特丽米握紧拳头。
“用命运的手段来折磨一个人,那种快乐不是通过力量暴力摧毁能够达到的。”
“我找到你了……”
崔丝特丽米尖笑着,“等着,我很快就到。”
罗杰目光冷冽,如果崔丝特丽米的复仇目标只放在他一个人身上,这样还可以理解成是超凡世界中的弱肉强食。
但因此而波及到像艾米丽或者克洛伊这样的“普通人”,那么在罗杰眼中便不可饶恕。
他这时候意识到,被这样的敌人缠上,实在是一件让人无比头痛的事情。
他不能被动防御,一定要主动出击,因为时间越久崔丝特丽米掌握的信息越多,她就能够采取更多的手段。
到那时,战斗将完全进入对方的节奏。
“他们来找你了。”
崔丝特丽米留下最后一句话,紧接着两人的联系被切断,而这时罗杰也从两股命运力量的对抗中清醒过来。
可等他回过神,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肯尼斯扭曲愤怒的面孔。
“你在侮辱我吗?”
肯尼斯沉声说道。
“你有资格拒绝我的邀请,但是侮辱我,侮辱银龙一族的尊严,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给我一个理由,不然哪怕面对非议,我也要做一次恃强凌弱的事情,让你付出代价!”
罗杰眨了眨眼,有些疑惑的扫视了周围一眼。
旁观者的眼神里,他看到了幸灾乐祸,看到了愤怒看到了不解。
还没等他再说些什么,耳边却再次传来肯尼斯的咆哮。
“看着我!”
“你在挑战我的极限!”
肯尼斯提高了音量,因为情绪失控他的咆哮里甚至隐约带上了一点龙威。
这是属于龙族血脉里的力量。
“很抱歉,我并不是在针对你,只是遇上了一些格外棘手的事。”想通了前因后果,罗杰主动解释了一句。
“先生,我还有事需要处理,恐怕现在要离开这里了。”
目光扫过,罗杰点头示意最后落在了伊尔德脸上。
“别担心,我会帮你解决剩下的问题。”
他弹出一枚金币落在那个魁梧男人的手掌上。
“这会让我们保持联系,但现在我必须走了。”
在赶往白冬城堡的时候,罗杰在克洛伊等人身边做好了相应的防御准备,不过刚才为了避免她们被崔丝特丽米牵连。
罗杰不得不主动暴露自己,那么以那个女人的能力,一定可以确定他此时所在的位置。
虽然接下来布置相应的追踪需要一段时间,但罗杰却打算主动暴露自己,这样可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尽量避免白冬城堡里的人受到牵连。
但只是这样是不够的,罗杰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肯尼斯和蒂法妮。
顶着肯尼斯凶狠的目光,罗杰上前一步。
“有一些来自魂境的家伙在追杀我,上次见面时我正在逃避追捕,而现在他们再次盯上了我。”
“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尽快离开吧,我会为你们争取一点时间。”
罗杰一脸诚恳的说道。
肯尼斯脸上的怒气逐渐消失,可就在罗杰认为事情已经得到解决的时候,却听到一声咆哮。
“你当我是白痴吗?”
“你以为你是谁?”
“呵呵,来自魂境的追杀……”
“能够长期待在那里的都是实力强大的家伙,他们会奋力追杀只是降临一个月的新人?”
“这样的待遇,连我也不曾享受过。”说到这一句的时候,肯尼斯脸上已经带上了些许的嘲弄。
“也许你是想通过反抗强者来树立你在这个新团体里的形象,但我要告诉你,银龙的威严不允许侮辱。”
“你找错对象了!”
肯尼斯握紧的拳头又松开,然后他慢慢的扯下手套,“决斗吧,为了种族的荣誉。”
“作为补偿,我会使用和你相同的力量,另外虽然不会杀你,但你必须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
傲慢?
罗杰一脸无语。
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一个人在自导自演吧。
但他已经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袭击者随时会到,疏散大家立刻离开这里吧!”
罗杰大声说道,听了他的话,人群不免骚乱了一下。
这时候蒂法妮却主动站了出来。
“大家不要担心,白冬城堡是我用特殊方法改造过的,如果有强大的灵魂力量靠近同时没持有相应的邀请函,那么塔顶的钟声就会响起。”
“钟声越大,意味着闯入者的实力越高。”
蒂法妮笑了笑,一脸轻松的摊开双手。
“一切还要感谢肯尼斯大人,具体的侦测范围也远超你们的想象,另外就算真的发生危险,我们也可以通过密道离开。”
有了蒂法妮的安抚,躁动的情绪很快安定下来,可就在这时,突如其来的一声钟响却打断了大厅里的沉寂。
当!
众人脸色大变,纷纷看向蒂法妮。
“放松些,偶尔会有强大的超凡者经过,这种情况时常也会发生,另外大家不必担心,楼顶的钟声只会被我们听到。”
脸上闪过一丝紧张,但蒂法妮还是很快镇定下来。
但下一秒一声更加剧烈的钟声传来。
当!
然后是第二声第三声!
短短几个呼吸,猛烈的钟声就连成一片。
直到最后,伴随着金属崩裂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炸开,然后从高空坠落。
“尊敬的女士……”
“这应该怎么解释?”
一个脸型极长的年轻人提心吊胆的问道。
不是一次两次,而是密集的钟声此起彼伏,这甚至超过了那件道具的容纳极限。
然后,钟碎了。
蒂法妮正不知该如何组织言语,却看到肯尼斯脸色大变。
“有人来了。”
“很多人!”
“速度好快。”肯尼斯叹了口气,然后急声吩咐道,“立刻从密道离开这里,速度要快什么也不要带!”
“是猎杀者!”
肯尼斯注视大门的方向,似乎感受到莫大的危机。
“猎杀者?”
“我们这么多人不用怕他,大家团结起来,给他们一个惨痛的教训!”
有人振臂而挥鼓动众人的情绪。
“杀光他们,杀光他们!”
“为死掉的同伴报仇!”
“闭嘴,听我的命令,所有人立刻离开,我留下来也许能帮你们争取一点时间。”
肯尼斯沉声说道。
“这是一群可怕的家伙,你们就算爆发了全部的力量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无畏的牺牲没有意义,所以逃命吧。”
“另外……”
他脸上闪过一丝复杂,“他们的目标应该是我,是我连累了你们,快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肯尼斯身姿挺拔,在这一刻他迎难而上,愿意为许多实力低微的超凡者抵抗斗争。
不知不觉间竟笼罩上一丝末路英雄的色彩。
“肯尼斯大人……”
有人哽咽着呼唤着肯尼斯的名字,场中的气氛一时间降到冰点。
但这时却有一个人目瞪口呆的撇了撇嘴。
不应该是来找我的吗?
罗杰看了看肯尼斯的背影。
兄弟,你这戏抢的有点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