昇羽書架

7ehnz火熱小說 全職國醫笔趣-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大道至簡分享-71c6j

Eleanor Rachel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
“在你用药之前和之后半小时?”
王部长倒是没生气,而是仔细的打量着方寒,这个年轻人说话的时候很有底气啊。
王部长虽然是卫生部门的副部长,但是卫生部门好几个副部长的,这次名医评选的事情不归他负责,他也没怎么了解,知道这么一会儿事,可究竟是什么结果,什么人入选,他是真不清楚,所以方寒的一些情况他知道的不多,最多知道这次好像有一位相当年轻的入选者,二十来岁。
刚才丁思明也介绍了,江州中医医院的医生,郭文渊的学生。
前面这个介绍倒是无所谓,江中院虽然在江州省很有名气可放眼全国,连前二十都排不进去,江中院的医生王部长其实也就知道一个薛子林、秦卫华,好像还有个方浩洋,别的他就不知道了。
可郭文渊的学生,这就不一样了,郭文渊虽然没在燕京,可绝对是几位国手中地位最高的一位了。
第六只屍蟲 口子城
可即便是郭文渊的学生,二十来岁,哪儿来的自信?
王部长对方寒的了解其实也就仅限于此,所以他有些想不通,可方寒表现出来的自信则是很有底气的那种。
“胡闹!”
有人还以为王部长不满呢,急忙道:“没用药之前倒是可以理解,用药之后那就要承担责任了,谁知道是不是服药之后对患者造成的影响?”
方寒倒是没有去追究这话究竟是谁说的,而且人家这话表面上一听其实也是有道理的。
服药之后,万一你给患者吃的是毒药呢?
虽然这个概率不存在,可实事求是的讲,服药之后,医生其实就要负责了,药不对症,其实和毒药没什么区别。
方寒缓缓道:“在场的专家名医不少,到时候我开了方,服药之后患者有可能出现什么情况,总是能判断的吧,我只是让患者家属保证,如果患者出现脑出血一些情况,这个不在我的责任范围之内。”
这一点方寒是必须要说清楚的。
该是他的责任他承担,不该是他的责任他绝对不承担,患者现在的情况真的是随时有可能出现脑出血等一些危险情况的。
刚才在模拟空间中,方寒确实已经试验出了比较安全的法子,可现实中,万一药方开出来人家专家还要辩证呢,万一患者家属依旧犹豫呢?
这些因为其他外在因素影响而耽误的时间越长,其实出意外的可能也就越多。
模拟空间其实是最为理想的一个状态,没有外在因素的干扰,患者绝对配合,可现实肯定是不同的,这一点方寒很清楚,很多事情其实不能完全用模拟空间的模拟情况来作为判断依据的。
方寒也相信这位王部长是讲道理的,哪怕患者出现意外,他也是能明白的。
患者到了这一步,不是方寒造成的,方寒现在要做的是救人,但是也要保护自己,他只是把不属于自己的责任说清。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霉干菜烧饼
让患者家属签这个保证书,其实也只是一个说法,为的就是明辨责任,像王部长这样的患者家属,这个保证书签不签其实真没多大影响,他明白责任划分就行,要是人家真不认,哪怕签了,人家就不记恨你了?
“方寒说的不错。”
阮尚坤缓缓道:“患者的情况大家都是了解的,只不过用药怎么用,多大的剂量,风险肯定是有的,但是有可能出现什么样的意外,还是能判断出来的,患者目前这种情况确实存在种种可能。”
刚才质疑的人顿时不吭声了。
“行,我签!”
王部长确实是比较讲道理的,要不然他也不会一直不干涉,让协和这边放手治疗了。
袁长发急忙让人去准备协议,王部长也没耽误,急忙签了字。
而方寒这边也没耽误,写了一个方子。
写好方子之后,方寒就把方子交给了丁思明。
“王部长,您看还要不要辩证一下?”丁思明征求王部长的意见。
“我是外行,我不掺和,你们说了算。”王部长还是之前的态度。
“那大家就辩证一下,然后再……..”
丁主任正说着,方寒就打断了。
“袁院长,丁主任,辩证我没意见,但是患者现在情况危急,咱们是不是先做准备,咱们这边辩证,同时安排煎药熬药,尽可能缩短用药时间?”
“小方说的在理,现在是能少耽误一分,就少耽误一分,我们这边可以先辩证,同时安排人抓药煎药。”尚文敏也开口道。
“方医生和尚老的建议非常好,那就这么办。”
方寒是这次评选出来的名医,虽然年轻,丁思明也没把方寒当小医生看待,毕竟人家原本是来参观的,来者是客,他这边面子上还是比较客气的。
同意之后,丁思明重新把药方抄写了一份,把一份交给边上的医生下去准备,另一份则扫描之后,显示到了显示屏上。
“犀角地黄汤和普济消毒饮化裁…….真牛黄3克分吞?”
看着方寒开出的方剂,培训班这边不少人都是一愣,特别是阮云飞,满脸的难以置信。
这个难以置信不是因为这个方剂有多大的争议,而是因为这个方剂在众人看来太普通了些。
患者的情况无疑是相当严重的,可以说是命在顷刻,血小板值那么低,高热,感染,真的是随时有可能脑出血死亡。
強歡-帝王寵奴
暖夏之轻风
这么危重的患者,在不少人看来开的方子应该是那种相当复杂的,亦或者颇具争议的方子才对,可方寒的这个方子却开的中规中矩。
这就像是老师出了一道看上去非常难非常难的题,大家都想着用什么三次元,什么函数,什么微积分数来解题,结果却有人用很简单的,四五年级的学生的方法给解出来了,让人相当差异。
“方医生果然是方医生。”
关宝成苦笑一声,禁不住轻声感慨。
“关教授,小师叔开的这个方剂没什么特殊之处吧,我刚才也想过的。”叶明晨不解。
按照患者的症状,热毒炽盛、血热妄行,自然应该采用清热解毒凉血的法子,而这个方子也确实有这个功效,刚才叶明晨就想到了。
只不过想到之后又很快被他否定了。
患者这么危急,怎么可能用这么简单的方子呢,这不是开玩笑吗?
“所以我才说方医生不愧是方医生。”
关宝成苦笑道:“方医生不止一次的说过,中医人治病,万万不能被西医的一些认知所影响,也不能被表象所迷惑,认真辩证,对症施治即可,大道至简,只要辩证准确,对症用药,自然药到病除,可我们大多数人还是免不了受影响啊。”
是的,方寒是说过这样的话。
其实不仅仅是方寒,很多老师教学生的时候也说过,阮尚坤、尚文敏等人教徒弟的时候也说过。
在场的不少都是专家主任,这样的认知很多人都知道。
可一旦身在局中,很多人却总是难以做到自己所说的这一点。
刚才协和这边的专家分析了一通,三位院士这个两难,那个没辙,患者血小板低,发热,感染严重,病情危急,这就给很多人造成一种假象,这个病很难治,简单的法子肯定不行。
别说关宝成,就是尚文敏和阮尚坤等这些老资格刚才其实也在心中纠结,为难,没多大把握。
再加上患者身份特殊,一些人不愿意承担责任,哪怕有了这个方子,也不敢贸然说出来。
有些事其实和水平无关,而是在不同的场合,面对不同的患者,很多人想的有点多。
其实这是人之常情,方寒刚才其实也在反复思考,倘若没有模拟空间,他或许也不敢贸然出头。
医者无畏,可真正无畏的又有几个人?
一些不懂中医的人其实看不太懂,所以没吭声,懂中医的人下意识的都有些愣,一时间整个会诊室变得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足足过了有三分钟,才有一个声音响起:“这个方子是不是简单了些?”
“兵不在多而在精 将不在勇而在谋,药不在多,对症即可,不存在什么简单不简单。”
方寒缓缓出声。
洪荒之金口玉言
现阶段的方寒,早已经不是刚开始实习的时候了,见过太多的专家,多次飞诊飞刀,所以哪怕是在这种场合,哪怕是面对这么多专家,他也没有丝毫的紧张,依旧是脸色平静,显得成竹在胸。
“说的好,兵不在多而在精 将不在勇而在谋,药不在多,而在对症。”
阮尚坤长长出了一口气,缓缓出声,第一个支持方寒。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刚才阮尚坤确实有些吃不准,然而被方寒一说,他才醒悟,为什么要觉得应该复杂?
患者的病情确实严重,也很复杂,也很危急,但是有一点却很直观,截止现在,从头到尾,患者其实没接受过中医治疗,一直都是西医治疗,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去怀疑这个简单的方案?
阮尚坤刚才设想了一下,如果抛却患者的身份,抛却刚才那么多专家的分析,在另一个场合遇到这样的患者,该怎么治疗?
毫无疑问,方寒现在的这个方案,不需要再考虑,对症用药。
既然面对别的患者是如此,面对现在的患者,又有什么可质疑的?
;两更送到,求推荐票


Copyright © 2021 昇羽書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