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xdnx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科技之全球壟斷 txt-第796章【俺也一樣】鑒賞-bgqqd

科技之全球壟斷
小說推薦科技之全球壟斷
罗晟在津州大学的演讲视频也在其后被发布到了网上,不出意外的成为了热议的话题焦点,这份演讲算是蔚蓝海岸公司对于旗下的末位淘汰制最权威的回应了。
毕竟,这可是罗晟亲口说的,真的假不了。
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把他的公司在“裁员”的问题上说的如此毫不掩饰,相比较其它大佬用华丽的辞藻来修饰,罗晟在这件事情上简直就是个“直男”,不要太耿直了。
吃瓜网友们也是个顶个的“节奏大师”,所谓看热闹不嫌事大,吃瓜网友们不管什么都要拿来比个高低。
所以,消息一出立刻就开启了拱火模式,在网上拿其它大佬就“裁员”问题上进行比较热议,节奏带的飞起,撕逼大战火热不已。
“裁员经常有,大佬们怎么才能把裁员说的清新脱俗,还能在网上引得一片喝彩呢?【害怕,节奏限定版】”
“东哥表示有话要说,京栋裁员时东哥说要淘汰一些因为自身原因而不能努力拼搏的呃……兄弟?【doge】”
“哈哈,这话都听起来似乎是东哥在抱怨一些‘兄弟萌’不够努力,‘兄弟萌’听到这样的话肯定会很不开心,觉得自己没有得到认可才被开掉的…【手动滑稽】”
“东哥的段位还是比马总低了一个层次,马总表示:以后每年都要向社会输出一千名在阿狸工作超过十年以上的人才,瞧瞧,都瞧瞧,这话说的多漂亮,给103分都不过分。”
“哈哈,乍一看这些表述似乎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特别有社会责任感的好老板,不得不说马总真是会说话,清新脱俗而妙不可言有木有。”
“然而这些胡里花哨的操作都敌不过大主教的质朴无华,这才是最高境界,大主教才是真正站在第五层的辣个男人,裁员就是裁员,别整那些华丽的辞藻来修饰,却又能让你心悦诚服的献上膝盖,甚至期望他能加大裁员力度2333……”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竟然把员工的流动性,用货币的流通性创造价值的方式去理解并运用,关键是效果拔群。”
“是啊,最牛叉的是这个战略可以盘活方方面面,对他的公司的好处不用多说,员工的流动性确保了企业的活力,还能起到财富再分配的作用,至少在蔚蓝海岸会遏制富则越富的现象,保证绝大多数人相对受益,钱分散在更多普通人手里从而释放了几十倍乃至上百倍的消费潜力让社会受益,最终在企业、员工、社会这三重结构上相互作用形成良性正循环。”
“啧啧啧,这就是大佬级的格局嘛~~”
“要是其他的富人和其它公司的老板都能有大主教这样的格局和高度,何愁刺激不了消费?何愁经济不起飞?GDP不起飞?”
“知足吧,这样的‘异类’能有一个就很不错了,大主教这么干可以说是得罪了全人类社会的精英阶层,包括大白机器人什么的都是割富人的肉……”
“请把‘保护’打在留言板上。”
……
快递小哥徐乐成自从有了大白替他工作之后,近来的日子也是美滋滋的,每天上网了解一下资讯消息,逛逛论坛,打打游戏,帮助好友宁旷分析下一个可能被大白取缔的行业。
此刻,徐乐成正在逛着论坛看网友的留言热议罗晟在津州大学演讲的事情,时不时点个赞什么的。
继续往下翻评论的时候,徐乐成看到了不和谐的留言。
“呵呵,罗晟他自己是越来越富,富到前无古人的地步了,可笑的是一般无知PM还在拼命的维护他。”
“看看看,他急了他急了。”
“哈哈,就你聪明机灵鬼自以为看穿一切,别人都是傻子,我只知道以往那帮子富人都是合起伙来割穷人的韭菜,他们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大主教是割富人的韭菜与广大穷人分享,虽然他更富了,但穷人也跟着相对受益,整体的贫富差距被拉了下来。”
刷到这条留言的徐乐成不能忍了,直接便是在心中大喝一声“键来”,然后飞速的敲打编辑出一段段文字:

反正我是力挺大主教,上个月大白终于拿到了第一个月的工资,扣掉税务和与大白基金30%的分成,还包括了去掉大白的电费和维护保养费用的支出,给我带来了10.06k的月净收入,月入过万直接躺赚,到时候自己再找一份轻松点的工作,每个月的收入再增加三五千问题不大,增加三千总有的吧。
要不是大主教,这笔钱肯定是进入极少部分富人的账户上发霉,以前不敢消费现在也可以大胆的消费了,也敢摆脱Azure-4钉子户的头衔了,这是我以前都不敢想的,所以毫不犹豫用脚投票支持大主教,要不是他我还感受不到生活是如此美妙。

徐乐成编辑了一大段长文然后点击发送了出去,过了一段时间便有人留言跟帖了。
“别理那货,不是精神资本家就是水军托……话说实名羡慕啊,不知道大白机器人什么时候来我们厂子取代工人流水线,俺也想过躺着赚钱的日子,不用月入过万,一半也知足了。”
“俺也一样…【doge】”
“俺也一样…【doge】”
“俺也一样…【doge】”
……
对于网上的议论,罗晟并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尽管吃瓜网友节奏带的飞起,但罗晟、马总这些大佬们还不至于为这种事情产生不愉快。
不过就在罗晟刚刚从津州回来不久,执掌蔚蓝纯电汽车公司的丁平便在第一时间与之展开视讯通信。
科技综合体大厦,罗晟的私人办公室里,此刻他面前的主屏幕上是丁平的实况影像。
“罗总,我想问一下拼哆哆你是否投资过该公司?”
听到丁平上来就这么一问,罗晟略感诧异的摇头道:“没有,京栋倒是投资了一笔钱,有20%的股份,为什么这么问?等一下,我查一查。”
说完便立即让小娜检索一下,罗晟自己没有主动吩咐对拼哆哆的投资,不过旗下家大业大的,他也不确定下辖的一些战略投资部门是否投资过。
不一会儿,小娜传来了响应回复:“主人,您的各大机构均未持有拼哆哆的股份。”
罗晟直接看向影像里的丁平,后者旋即说道:“我以为拼哆哆最近搞的事情是你的默许,既然没有投资该公司,那就是他们搞事情了。”
“发生什么了?”
丁平旋即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就在前日,‘易买车网’在拼哆哆上推出了10辆第二代蔚蓝纯电汽车参加所谓的‘万人团拼车活动’,团购价和我司官方指导价相差3.5万元,相当于每辆车补贴了3.5万元。”
罗晟一听直接问道:“这10辆车交付了没有?”
丁平摇头道:“压着的。”
罗晟点了头道:“嗯,干得不错,另外也不用压着了,先直接取消这10辆车的订单再说。还有就是你去跟拼哆哆的管理层打个招呼,警告他们别试图触及蔚蓝纯电汽车的红线,定价权是他们绝对不能染指的红线,谁敢去碰,都得死。”
这话说的是极其严重了。
丁平应道:“明白,我等会儿就与其掌门人通个私人电话。”
视讯画面就此关闭,结束通讯的丁平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拼哆哆。
这10辆车的价值也就不到三百万左右,但却暴露了拼哆哆的那点小心思,不是丁平刚刚联系过来说这件事情,罗晟还不知道,但丁平一说他几乎转瞬间就看穿了其中的要害。
显然,蔚蓝纯电汽车管理层也看出了其中的要害之所在,但又不清楚是否是罗晟授权的,所以先把单子给压着了。
这种事情按理说是不可能惊动蔚蓝纯电汽车公司的高管层的,现在还把事情传到了罗晟这里。
原因就在于拼哆哆打着补贴的名义试图染指蔚蓝纯电汽车的定价权,显然是抱着一定的侥幸心理,以为丁平这些管理层人员不会在意也不会察觉到。
定价权是一家企业的命根子,如果拼哆哆这个平台买的蔚蓝纯电汽车一直比蔚蓝纯电汽车公司的官方平台和线下店卖的便宜两三万块钱,那么消费者都会去拼哆哆拼车了。
一旦消费者形成共识和消费习惯,到那个时候拼哆哆不但可以终止补贴行为,甚至能以此为谈判筹码反过来要求蔚蓝纯电汽车公司给他拼哆哆回扣补贴,而且价格还是那么多。
这种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君不知,现在的外卖行业的两大巨头就已经掌握了餐饮店主的命脉,从而掌握了定价权。
现如今的美团是在餐饮店主、派送骑手、与消费者三方疯狂收割,而那些餐饮店主一点话语权都没有,定价权就这么被美团温水煮青蛙式的夺走了。
现在随便去一座城市问一下那些搞餐饮的店主他们是否真心喜欢美团,答案是很讨厌。
美团外卖在收割杀熟之前,就是靠着地推补贴然后让消费者养成习惯以后控制了餐饮店的命脉,如今展开杀熟收割,股价是节节攀升至1.5万亿港币去了。
道理是一样的,拼哆哆也想复制美团的成功模式,妄图既在消费端收割利润,又在供应端厂商吃回扣补贴,想法倒是挺美滋滋的。
只不过刚刚试探了一下,就直接被蔚蓝纯电汽车公司的高管层给关注了,还传到了罗晟这里。
那还用说,直接安排的明明白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