昇羽書架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墨桑 ptt-第149章 兩邊都忙相伴

Eleanor Rachel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隔天上午,曹老夫人送走蒋老夫人,坐着喝了半杯茶,吩咐请大奶奶过来。
符婉娘就在旁边耳屋,看着焙茶,忙端着焙好的碎茶饼进了正屋。
“今儿焙茶这火候正正好,香得很,赶紧沏一碗我尝尝。”曹老夫人闻着茶香,笑道。
符婉娘笑应了,坐到曹老夫人旁边,拿过茶碾碾茶。
“沈家大娘子有信儿过来没有?他们怎么样?到老宅没有?”曹老夫人缓声笑问道。
“前儿刚收到大娘子一封信。
月中到的,说一路上顺顺当当,沿途各府县,都极照应。
大娘子说,沈家老宅已经坍塌了,好在那片地儿还在,没被人占了。她们暂时借居在客栈里,已经请了人,开始清理宅基,重建重修。
大娘子说,当地民风淳厚,米菜都极便宜,雇人也极便宜,街市上东西很齐全,当地也有顺风的铺子,寄信收信都便当,还说城外景色极好,说她和阿娘都觉得很舒心。”符婉娘说的很仔细。
“没人欺负她们吧?”曹老夫人稍稍欠身往前,问了句。
“大娘子说,她们进城隔天,府尹就上门请见了,说是早就接到了睿亲王府递过去的书信,拜托照应,说府尹和府衙那边,都客气尊重得很。”符婉娘笑道。
“睿亲王府,唉,这只怕是皇上的意思,借着睿亲王府的口。”曹老夫人叹了口气,“你想想,那府里,世子爷大年初二就赶往军中了,一军统帅,他可顾不上这个,再说,他也不是个大度的。”
最后一句,曹老夫人压低了声音,再叹了口气,“王府西院那母子几个,早就有心无力了,想递信照应,这信儿,只怕都递不出去。”
“要是皇上,那不是更好?”符婉娘看着曹老夫人道。
“当然更好。”曹老夫人笑起来,“说起来,皇上能即位,是咱们大齐的福气,那可是位少有的明君。
永平侯府里,唉,该死的都死了。也好。”曹老夫人再叹了口气,“沈家大娘子她们都好好儿的,咱们就放心了。
不说这个了,你猜猜,蒋老夫人过来这一趟,做什么来了?”曹老夫人看着符婉娘笑问道。
符婉娘看着曹老夫人,想说什么,却没开口,只摇了摇头。
“你想到一点儿了,是不是?就是来请你的。”曹老夫人一脸笑。
“我?太婆,我不喜欢……”符婉娘话没说完,就被曹老夫人打断,“我知道,你这孩子,不喜欢抛头露面,更厌恶被人指指点点,平时爱看点闲书,不过自娱而已。”
“嗯。”符婉娘低低嗯了一声。
“唉,”曹老夫人长叹了口气,“咱们家那点子烂事儿,你都知道。”
“嗯。”符婉娘垂着眼,低低嗯了一声。
“你翁翁,心里眼里,只有他那个姨娘,那间小院,才是他的家,他们家里,就他跟闪姨娘两个人,从来就没有过第三个人。
咱们家里,我就算了,就是你父亲,他儿子,长的像他,聪明像他,可从小到现在,从来没在他眼里心里过,唉。
这么些年,这个家就是这样,你父亲当年开蒙,请先生,后来头一回考童生试,我找他,你父亲找他,他都不理会。
你父亲硬气,说不理他,就当没有他这个爹。”
曹老夫人的话顿了顿,片刻,冷笑道:“他还活着呢,凭什么要没有他这个爹,当他死了,那太便宜他了!
他不理会,我就扯着他的大旗,我去找人。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闪氏的死,他怪到了我身上,说什么也要告老,他这是要把他这杆大旗放倒,不许我再扯起来。
你父亲下一任,原本,去年秋天有点儿说法了,后来……”
“都怪我。”符婉娘低低道。
“你这孩子,这怎么能怪你?你和沈家大娘子交好,又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了,这不怪你,你可千万别多想这个。
这样的事都多想,都往自己身上怪罪,这叫多思多虑,多思多虑可不是福相。”
符婉娘点头。
“这事谁都怪不了,世事变幻,唉,谁能想到呢,大爷即了位,又生出那么多事儿,这又打起来了。
这几个月,我这满肚皮的心思,想来想去,找不到入手的地方。
蒋老夫人这趟来,这是个机会。”
曹老夫人招手,示意符婉娘坐到她旁边。
“蒋老夫人那话,说的明明白白,那晚报,是握在那位大当家手里的。
那位大当家能再回到建乐城,蒋老夫人说,是因为她在合肥之战中,立了大功,说是合肥之战若有十成功,那位大当家一个人,就得占去五成。
蒋老夫人说,大当家一回到建乐城,就找到她家二奶奶和三奶奶,把葡萄架下交到她们手里,葡萄架下那些学问文章,都是各家女眷写的呢。
也不知道大当家这是什么意思,不过,挺有意思是不是?”
曹老夫人说着,笑起来。
“我这学问不行,要不然,我也想写几篇文章,教训教训……说远了。
蒋老夫人说,昨天突然暴起来的什么战书赌盘的,是大当家一手挑起来的,说是皇上昨儿就知道了。”
曹老夫人说到最后一句,看着符婉娘,压着声音笑道:“蒋老夫人没多说,可这是明摆着的,皇上昨儿就知道了,她今天就过来找咱们,开始调人马摆阵势,这必定是领了皇上的意思了。
三位相公,若论谁最会揣摸圣意,非潘相莫属,他们潘家上上下下,从里到外,个个担得起八面玲珑这四个字。
这是个机会,送到咱们面前了。
你是个极聪明的,唉,这后宅,跟前院,从来都是一体。”
“她们要做什么?”符婉娘低低嗯了一声,看着曹老夫人问道。
“蒋老夫人说,大当家战书都下了,这一场比试,那就由不得翰林院接不接了。
蒋老夫人的意思,准备跟翰林院比一比博学两个字。
你读的书多,记性又好,论博学是论得上的,所以来请你了。”
“嗯。”符婉娘点头,“那我得好好准备准备,我回一趟娘家,到书楼里住几天,小时候看过的书,得再翻一翻。”
“好。悄悄儿的,别声张。
那位大当家昨天开出来的赌盘,是翰林院接不接战书,蒋老夫人那头没说什么,咱们这边,可不能让人家看出来什么。”曹老夫人笑着交待。
“太婆放心,我懂。”符婉娘笑应。
……………………
花边晚报向翰林院下战书这事儿,半天功夫就满城皆知,乔翰林自然也知道了。
乔翰林知道这事儿,倒没用别人告诉他。
晚上,他跟几个好友吃了饭,正坐着喝茶闲聊,点评时事,议论文章,送茶进来的茶酒博士,顺手送了份大红战书和赌盘说明进来。
茶酒博士知道乔翰林是乔翰林,可他不知道那份大红战书,是乔翰林论战引起来的,一边递那两份大红纸,一边笑道:“乔翰林就在翰林院,肯定知道这战书,翰林院是接还是不接。”
“什么战书?”乔翰林拿过,一目十行看了,眼睛都瞪大了。
这战书这口气,可够大的!
“怎么回事?”几位友人凑上来,伸长脖子看。
“乔翰林您给指点一二,翰林院会不会接这战书?”茶酒博士问了句,微微屏气看着乔翰林。
“接!我乔博还能怕他了!”乔翰林一拍桌子。
“他这是气话,你可千万别当真!”紧挨乔翰林的友人已经看清楚了,急忙冲茶酒博士摆手。
“你看清楚!这战书是下给翰林院的,不是给你的,接不接,你说了不算。”另一友人点着战书,先提醒了乔翰林,再转向茶酒博士,笑道:“翰林院接不接,这事儿说不准,你别听他的,接不接这事儿,我们谁都不知道。”
茶酒博士一脸失望,团团谢了,垂手退出。
“这战书下的混帐!我这边限着二十个字儿,让他占了便宜,才多论战了几回。我约战,他应战,这战书是怎么回事?
下战书也随他,可这战书下给翰林院,这是要干什么?
唐僧志 蓝波水
翰林院哪有主事儿的?这不是明摆着不想让我应战,用这种小伎俩!”乔翰林气的啪啪拍着桌子。“我去找他们!”
“你到哪儿找他们!”友人伸手抱住站起来就要往外冲的乔翰林。
“去他们报坊!这战书太气人了!”乔翰林掰开友人的手,一头冲出去。
“咱们过去瞧瞧,别闹有什么事儿来!”几个人跟在乔翰林后面,连走带跑,直奔花边晚报报坊。
报坊里,林掌柜忙了一整天,好不容易得了点空儿,正端着杯茶,站在柜台边上,翻看那份赌盘说明,琢磨着他是该买应战呢,还是买不应战。
往翰林院送战书时,他太忙太乱,没顾上问一句。
“这战书是谁下的?”乔翰林一头冲进报坊,挥着手里的大红战书问道。
“您是?”林掌柜急忙迎上去。
“我姓乔,乔博!”乔翰林一路走的太急,喘着粗气。
“乔翰林?”林掌柜对自家晚报惹出来的事儿,自然是清楚明白的。
“是我!是我向你们葡萄架下那位约的战,这战书是谁写的?战书呢?”乔翰林将那份大红战书拍到柜台上。
“战书已经送到黄祭酒那儿去了。”林掌柜陪着一脸笑。
他是生意人,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和气生财。
“是我!向你们葡萄架下那位约战!你把战书送到黄祭酒那儿,算什么?”乔翰林气的拍起了柜台。
“是是是,那个,是这样,”林掌柜舌头打了个转,没敢把他们大当家这几个字说出来,这报坊,说起来,就是他的,可不是别人的。
“是这么回事儿。”林掌柜陪着一脸笑,“是那个,那位先生说了,翰林,一个两个,可不行,得整个翰林院,才能差不多,就您一个人,不行啊。”
“狂妄到这份上,我乔某真是开了眼了!”乔翰林气笑了。
“乔翰林大人大量,多多担待,这是那位,那位先生的话,乔翰林您多多担待。”林掌柜拱手陪笑。
“这不是他的事儿,战书送到黄祭酒那里,也没什么,你去拿过来就是了。”跟着乔翰林过来的几位友人,连说带劝,拉走了乔翰林。
第二天一大早,乔翰林直奔去找黄祭酒。
偏偏黄祭酒一大清早,聚集了国子监诸监生,正在长篇大论的训话,关于什么好好念书为国出力,万万不可争闲斗气诸如此类。
乔翰林再急也只能等着,一直等到日上三杆,黄祭酒的长篇训话,总算训完了。
乔翰林等在外面,看着几位司业进屋,再出屋,总算等到黄祭酒有了空儿,小厮在门口示意他,能进去了。
乔翰林三步并作两步,急冲进屋,长揖到底,还没站直,就笑问道:“听说花边晚报的战书,送到您这儿来了?”
黄祭酒顿时沉下了脸,“照理说,翰林院不比国子监,大家各司其职,我这个掌院,也不该多说。
可咱们毕竟多年相交,就当是我奉劝几句:
如今是什么时候,如今和从前是不是一样,乔翰林难道没想过?”
乔翰林莫名其妙,如今怎么啦?
“唉,”黄祭酒看着乔翰林,眉头皱的更紧了,加重语气道:“如今战起,前方将士正浴血奋战!朝廷上下,无人不尽力,难道这会儿,是争闲斗气的时候?”
“这是学问之争,怎么成了争闲斗气了?朝廷上下,无人不尽力,我身为翰林学士,不正该尽力研究学问么?”乔翰林毫不客气的驳了回去。
“研究学问研究的满城开赌?”黄祭酒声调都上来了。
“挑起事端,满城开赌的是花边晚报,不是我!
就是因为他们过于猖狂,竟然敢剑指整个翰林院,咱们才一定要打压回去,打得他们从此不敢正视翰林两个字!
要不然,今天是满城开赌,到明天,说不定要满天下开赌了!”
论口才,黄祭酒真不是乔翰林的对手。
“花边晚报那战书,难道不是你挑起来的?”黄祭酒气儿上来了。
“他说的不对,我不该指出来?他那文章,印在晚报上,晚报一天卖出多少份?林家印坊都几千人了,日夜不停,一天得印出多少份?得卖给多少人?
我不指出来,难道任由他误导天下学子?
指错补漏,拾遗补缺,这难道不是咱们翰林院,咱们这些翰林该做的?”乔翰林的火气可比黄祭酒大多了。
“你的巧舌,无人不知,我不跟你辩,你出去!”黄祭酒真气着了。
“战书给我!”乔翰林伸出手。
“这战书是下给翰林院的,你接得起?”黄祭酒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我接不起,难道这翰林院,是你能说了算的?
你扣下战书,置之不理,这是把整个翰林院的脸面,放在地上任人踩踏!
回头晚报上印出来:翰林院不敢应战!翰林院名誉扫地,你担得起?
他们踩下翰林院的脸面,再胡说八道信口乱扯,谁还敢驳回去?
不驳回去,任由他们荼毒天下学子,这责任,你担得起?”乔翰林往前一步,句句紧逼。
黄祭酒气的脸色都变了,“你出去!你给我出去!出去!”
“我绝不能任由晚报踩到翰林院头上脸上!你等着!”乔翰林怒气冲冲,拂袖而去。


Copyright © 2021 昇羽書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