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小說

1mmku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線上看-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治療龍寵(二合一)讀書-42w03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小說推薦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等了半天,超魔宠终于要登场了!”
香蕉激动的差点叫出声来,他倒要看看,这传说中的冰火魔龙,究竟可怕到何等程度!
“香蕉,现在是召唤冰火魔龙的关键时刻,别影响到殷斯大人!”
苏然这才发现,这NPC召唤宠物也真够慢的,十多秒钟了还没召唤出来,这要是放在战场上,绝对要吃大亏!
看来,在失去天道眷顾的NPC宠物,处处受到限制,不仅召唤过程繁琐,就连受到重创后,治疗都是个问题,对于玩家而言,这些都没必要顾虑,大大优化了游戏体验,系统考虑的就是周到。
“唰!”
等了将近半分钟,空间出现一丝波动,一团蓝红色的火焰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中。
“我勒个去,这什么玩意?”
看见这团奇怪的火焰,香蕉直接傻了眼,说好的冰火魔龙呢,怎么召唤出来这么个玩意?
这……这视觉落差也太大了吧?!
“别着急,可能这超魔兽的召唤仪式,必须要用到祭品才行,你想想,冰火魔龙何等身份,怎么可能轻易被召唤出来?掉不掉价?丢不丢龙族脸面?”
苏然也不敢相信这团火焰能与叱咤鬼界的冰火魔龙联系起来,不过按照他这个思路,确实有可能发生的,至于这召唤的时候到底需不需要祭品,他也不知道。
没办法,谁让他没有超魔兽宠物呢……
“诶?还别说,确实有这个可能!”
对于苏然的猜测,香蕉深表赞同,对于冰火魔龙的出场,再一次期待了起来。
“你俩在那瞎嘀咕什么呢,和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我的宠物,冰火魔龙!”
奸商殷斯指了指这团跳动着的火焰,直接公布了它的身份。
“啥?”
苏然二人心中仅存的那点希望,直接碎了一地,什么祭品,什么龙族脸面,只不过是他们俩在那自欺欺人罢了。
“我总算知道这超魔兽的变种长啥样了,大哥,这只魔龙的爹妈不是一个种族的吧?”
香蕉偷偷的给苏然传音道,忍不住吐槽了起来,这冰火魔龙的外表让他大感失望,哪里有龙的影子,真是白瞎了这么威风的名字,直接改名成冰火魔球多好?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苏然稳了稳心神,这才用疑惑的语气问道,“殷斯大人,您的宠物是不是全身骸骨都遗失了?”
“小骷髅,全身骸骨全都遗失的话,这头魔龙怎么会坚持到今天,早就魂飞魄散了。”
奸商殷斯叹息一声,将实情全都说了出来,“这头魔龙在遭到鬼尊致命杀招后,躯体四分五裂,在那时候,我就已经将它的魂魄与残躯分离了,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它的性命,当初我向你索要这冰火之液,就是为了稳固魔龙的魂魄。”
听到这里,苏然这才反应过来,奸商确实向他索要过冰火之液,从冰火魔龙这名字上来看,用冰火之液来稳固魂魄,确实可行,一点毛病都没有。
“殷斯大人,您早说啊,我要是知道是这原因,多给你点冰火之液又何妨!”
苏然知道,到他表现的时候了,直接将手伸进大胯,掏出了五颗金珠子,将其递给了奸商,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大人,不必有顾虑,赶紧收下!”
“哎呦,小骷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吃错药了?还是喝醉了?”
奸商殷斯赶紧接过,有些不敢相信,以苏然以往的表现,别说五颗了,就算想得到一颗,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才行!
这冰火之液的价值有多大,奸商是知晓的,这玩意可以说是分文不值,也可以说是价值连城,能用到的不多,但是,真到了想用的时候,就算是开到天价,都不见得会有人卖,这冰火之液太过稀有,连它这个商魔都没见到过几次!
没想到,这个骷髅领主竟然掏出来这么多,这可真是超乎了它的想象!
“大哥,你是不是钱多了烧得?这么多值钱的宝贝,就这么轻易送给奸商,哪怕换点冥币也行啊!”
香蕉在旁边都看不过眼了,为那五颗金珠子感到不值,当场传音道,希望苏然改变主意,赶紧要回来,让奸商拿钱来换!
“香蕉,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只有这样,这奸商才不会转投到骷髅圣王的麾下。”
苏然第一时间回了讯息,“这冰火之液算什么值钱的宝贝,等你获得这种双属性宠物,我送你一百颗!”
“我去,土豪啊!大哥,这可是你说的,为了你这一百颗冰火之液,我也要找到一只双属性宠物!”
香蕉没想到苏然的宝贝这么多,从奸商的表现来看,这几颗金珠子的价值绝对不低,随口都能许诺出一百颗,看来这种道具,覆水大哥还有不少!
要是拿金珠子找奸商兑换些宝物,岂不是美滋滋?
“殷斯大人,我向来对自己人这么大方,只是您还没有发现而已。”
苏然不再与香蕉多言,继续与奸商胡扯起来,只是这话说的,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可为了不被骷髅圣王撬走,他只能尽力争取奸商的友好度了。
他的目光与殷斯对视,严肃的说道:“这冰火之液我只有这些存货,若是不够,我再想办法帮您争取,还有,别和我谈钱,谈钱伤感情!”
“小骷髅,你多虑了,到了我手里的东西,你就算想谈钱都已经晚了。”
殷斯将它那奸商的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朝着苏然咧嘴笑了笑,“算我欠你一次人情,等你以后有事来求我,一律半价!”
“靠,大人您这样就不够意思了,我都是免费的,尽心的去帮您,您这样合适么?”
苏然当场不干了,抱怨的时候将‘免费’二字加重了语气。
“没办法,我也要恰饭,你是我的大客户,要是给你免费,我只有喝西北风了。”
殷斯理所当然的说道,一副无赖的样子,“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说对吧?”
“那我免费帮您,这个不算免费的午餐么?”
“那是你自己的事,与我无关。”
“……”
“好吧,这确实是个理由,可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您的宠物都已经召唤出来这么久了,把它晾在一边不太合适吧?”
将铺垫都做完后,苏然这才回到了正题上,只有治愈冰火魔龙,才能将任务继续解锁进行下去。
“这冰火之液出现的正是时候,可以对魔龙的治疗起到一定的加成效果,你们且看。”
奸商殷斯边说边演示,将金珠子丢进了蓝红色的火焰之中,就像加入了催化剂,火焰瞬间爆燃,散发出了忽冷忽热的温度,紧接着,它将那根骨头往火焰中捅了一下,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骨头内部变成了蓝红两色,光芒闪烁个不停,就在这一刻,骨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长变粗,很快就已经成长到了两倍的体积。
“大哥,这团火焰还有这等功效?”
香蕉在看到骨头的惊人变化后,俩眼都直了,激动的说道,“这玩意效果这么好,立竿见影,比春/药强多了!”
“怎么,你用过?”
苏然颇感意外的看了香蕉一眼,“年纪轻轻的,就已经虚成这样了”
“瞎说什么呢,我只不过发表下感慨罢了,瞧你那不信任的眼神,知不知道,哥们一夜十次郎这称呼可不是白叫的!”
这关乎到男人的雄风方面,香蕉哪里能忍得住,也不顾得去看这根骨头了,当场解释了起来。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香蕉,同情你。”
“靠!”
……
奸商殷斯可没时间去看苏然二人瞎扯,专心治疗着宠物的伤势,趁现在魂火燃烧正旺,它将冰火魔龙的躯体掏了出来,平铺在了地上,这是身长差不多有十米的龙躯,体表呈蓝红色,只不过这颜色有些暗淡,腹部还有将近两米长的伤势,胸膛凹陷,一看这就是骨头缺失的地方,很是凄惨。
“龙尸!”
冰火魔龙的躯体出现后,瞬间吸引了苏然二人的目光,他俩哪还顾得考虑别的,眼神热切的看着龙尸,等待着它浴火重生。
“老天爷,这得有十米多长吧?”
香蕉惊声低呼,生怕影响到奸商殷斯,激动的说道,“这才对嘛,堂堂超魔兽,怎么可能只是一团火焰,等这头冰火魔龙苏醒,领地的防御力量又提升了一大截!大哥,恭喜你!”
“还别说,让它在村口这么一站,一般人还真不敢攻过来,只是……”
苏然稍稍一顿,眼睛扫在奸商身上,见它没功夫理会这边,这才继续说道,“这需要经过它的主人同意,很有可能设置上出租模式,价格指定便宜不了,能不动用还是别动用了。”
“这种趁火打劫的勾当,奸商完全能做的出来,大哥,你就算拿真心待它都没用,这奸商性格是系统设置好的,根本感化不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这句话是香蕉传音给苏然的,他怎么敢当着奸商的面说它的坏话,以前还好说,大不了被它坑一次,现在不一样了,拥有超魔宠的奸商,武力值排名瞬间提升到了领地的第一名,不想被虐的话,最好别惹到它!
“唉,我本真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这个领主,确实不好当……”
苏然感叹道,看着这具威慑力十足的龙尸,再想想泥鳅大小的暗夜雷龙,同是龙族,为啥差距那么大呢?
算了,不想了,容易上火。
就在这时,奸商殷斯将这根已经稳固了的骨头,插进了龙尸的胸膛中,胸膛就像是气球一样,渐渐鼓了起来,直到恢复了正常,它这才抽出骨爪,将魂魄一并塞进了胸膛中。
“终于合体了,接下来就是魔龙苏醒了吧?”
香蕉对于接下来的剧情非常期待,不用苏然多说,他就已经猜到了剧情的走向,都已经脑补出了冰火魔龙一飞冲天的画面,龙吟震天地,简直不要太震撼!
“我感觉没有这么简单。”
苏然的神色变得有些凝重,他回想起了骷髅圣王所说的那句话,这任务本不应该在这阶段出现,如果像香蕉所说的这么顺利的话,插根骨头就能痊愈,骷髅圣王还说这句废话做什么,这不是多此一举么?
由此可见,治愈龙宠的任务,绝对不会轻易结束!
正如苏然所料,魔龙魂魄在回归本体之后,并没有任何反应,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气息全无。
“大哥,你可真是乌鸦嘴,现在倒好,治愈龙宠的任务失败,接下来你就要承受失败惩罚了,要不要去找骷髅圣王求求情?”
香蕉大感失望,刚刚涌起的激动心情,再次凉透了,这头超魔宠一点也不争气,骨头和魂魄都已经归了位,还不快点苏醒,莫非是哪一环节出现了差错?
“没必要,这任务也不一定失败,遇事不要慌,等奸商说明原因不就行了。”
苏然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毕竟这是连环任务,说不定这是解锁后续任务的关键,耐心点,别制造些紧张氛围。”
“小骷髅。”
苏然的话音刚落,奸商殷斯便朝着苏然问道,“你所说的奸商,是谁?”
“……”
香蕉无语的瞥了苏然一眼,明知道奸商的耳朵尖,还当着它的面说它坏话,现在倒好,惹麻烦了吧?!
本来这任务就够麻烦的了,还在这没事找事,这下傻眼了吧?
“殷斯大人,您可能听错了,我刚才说的是,看见伤势没有恢复,魔龙才没有苏醒,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苏然信口胡诌起来,连他自己都佩服自己,连想都不想,张口就来,就好像经过了多次彩排似的,有惊无险的将奸商二字解释了过去,至于这奸商信不信,那就不是他所能左右的了。
“你说的没错,魔龙的伤势确实没有恢复。”
奸商殷斯并没有计较此事,看向身前的龙躯,用沉重的语气说道,“这头冰火魔龙是双头龙,现在所缺的,是它的另外一个龙首!”
“双头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