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jdezz熱門玄幻小說 都市劍說 愛下-第1422節-偏離推薦-o4cic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被几巴掌打跑的小黑娃终于没忍住,站在远处嗷嗷直哭,吸引来几个大的小的,指指点点,幸灾乐祸。
真是太特么尴尬了!
将视线从那条奇葩床单上收回,恰卡·阿巴鲁塔清了清嗓子,说道:“咳嗯,李白,你看到了吧!”
这绝对不是故意的,老黑怕李白打自己。
李白:……
这是堂而皇之的胡说八道了,横幅本体究竟是啥意思,你自己心里就没点儿逼数吗?
特么好想一巴掌抽死这货。
果然,恰卡·阿巴鲁塔的担心是正确的。
好在大魔头有大量,没有当着面动手。
路上已经抽死了好几个,就当是放人一马,胜造七级浮屠。
“你怎么跑这儿来,这里好像没什么好玩的。”
老黑言归正传。
自己在这儿,是为了蹭堂哥的人脉关系做生意。
李白跑过来,就有些令人不解了。
李白左右看了看,问道:“我来找个人,这里是胡达部落吗?”
“胡达部落?不,当然不是,这里是弗拉俄比部落,临时被征用为驻地,你找错地方了,不过没关系,在非洲,这种情况很常见。”
恰卡·阿巴鲁塔一点儿也没有想要嘲笑李白的意思。
真的太常见了,茫茫荒原上一望无际,难以找到地标,人烟还稀少,即便遇到一两个土著人,也往往语焉不详,最后南辕北辙,跑错方向完全是家常便饭。
李白试探着问道:“能看看军用地图吗?或许能够找到胡达部落。”
军用地图不同于民用地图,标注的内容更加详细的多,像部落这种人口聚集地,往往都会注示出来,一旦进入战争状态,或许会用到。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恰卡·阿巴鲁塔大包大揽的拍着胸脯,好歹当初跟李白共过患难,尽管表现不怎么样,总归是生死之交。
“你堂哥呢?”
李白看向恰卡走出来的草顶屋子,猜测着这里面会不会是炮兵营的指挥部。
“在在,我领你去。”
老黑另外指了一个方向。
近一半的草顶土坯房都被征用了,弗拉俄比部落的土著们如果不想席地幕天露宿的话,只好互相临时挤一挤,在机枪大炮面前,他们完全没有任何拒绝的权力。
“不打扰你?”
李白看向不远处正眼巴巴看着恰卡的另外一个黑人。
“别管他,我们走!”
恰卡·阿巴鲁塔不耐烦的摇了摇头,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甩开那个烦人的家伙。
李白看了一眼那个黑人,便跟上了恰卡的脚步。
两个妖女还待在车上,不用担心哪个手欠的土黑想要摸一把重型牵引车头的方向盘。
清瑶妖女虽然够懒,但是领地观念还是很强的,好歹也是妖王,若是还在异界,早已经统驭一片妖域,作威作福。

在另一座草顶土坯屋里,李白见到了老黑恰卡·阿巴鲁塔的堂哥,沙丘巨人旅炮兵营的少校营长,卡莫·奥萨卡。
看到李白后,卡莫·奥萨卡显得极为热忱,甚至比以前更加热情。
“好久不见,卡莫少校!”
李白与恰卡·阿巴鲁塔的堂哥握了握手。
“现在再次听到您的名字,就像华夏的一句老话,嗯,叫作如雷灌耳。”
卡莫·奥萨卡少校的态度与最初看到李白时,完全判若两人。
这般前倨后恭的作态其实也很好理解,一方面李白替自己的堂弟恰卡·阿巴鲁塔收拾了霍雷尼中校,另一方面一剑斩杀可怕的食人怪物“暴甲梦魇”,在政府军各部的心目中将他早已奉为神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招惹的存在,哪怕见到了,也得躲着走。
想想看,整整一个月都无法安然入睡,被噩梦缠绕,这是何等的恐怖。
骄傲自大的霍雷尼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
“卡莫少校,看来你对华夏文化十分了解。”
花花轿子人抬人,李白小小的拍了对方一句马屁,双方这算是商业互吹。
“都是跟恰卡学的,华夏文化的确很让人着迷。”
毕竟吃猪者吃,卡莫·奥萨卡有一个在华夏混饭吃的堂弟,跟自己的关系又亲密,难免会被灌输一些华夏文化方面的内容,甚至还会说上几句汉语,比如:“你好!”“吃了吗?”“再见!”之类的简单用语。
他话题一转,说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您到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在卡莫看来,李白出现在这里,让人十分奇怪。
“我来找胡达部落,现在看来,似乎迷了路,卡莫少校你这里的地图能不能让我看一看?”
李白直接道明了自己的来意。
“呃!~我这里的地图是军事地图,可以借给您看,但是不能拍照,更不能带走。”
将李白放在较高的地位上后,卡莫·奥萨卡少校越发的客气,犹豫了一下后,便答应了下来。
“多谢了,我的车上带了一些好酒,回头给你送过来。”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礼尚往来才是长久之道,既然对方这么给面子,李白这里自然也不可能没有什么表示。
“华夏的酒吗?”
卡莫·奥萨卡又惊又喜。
“当然!”
李白点了点头。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卡莫·奥萨卡领着李白来到军事地图前。
果然正如所料的那样,军事地图上的内容要比民用地图多的多。
卡莫少校帮忙翻译地图上的文字,让李白很快找到了此行的目的地,胡达部落的所在位置。
他开着房车并没有偏离方向,但是最后一位指路的土黑子压根儿就不靠谱,所指的方向有误差。
失之毫厘,误之千里。
这一偏,就偏出了三十多公里。
“谢谢你的帮助,卡莫少校。”
李白得偿所愿,再次表示感谢。
仅仅是几眼的功夫,他记下来的东西却更多,包括了安全的水源,地洞和散布在荒原上的大小部落位置等标注。
“这是应该的!”
卡莫·奥萨卡接着说道:“能看看你的酒吗?”
自打听到李白的酒,他的心思就全在上面了。
“李白,你有酒,我有肉,还有英吉拉,我请客,正宗的埃塞俄比亚风味,保证你喜欢。”
领李白过来的恰卡·阿巴鲁塔拉着他,和堂哥一样迫不及待。
在“雪骑士号”邮轮上的时候,这个老黑就口口声声要请李白和孙胖子尝尝埃塞俄比亚的美食,可是每一次来的匆忙,走的也匆忙,要不就被李白的火锅给抢了先,始终没有机会。
这一次总算让恰卡给逮着了,埃塞俄比亚的英吉拉,便宜又实惠,。
“哦!那我尝尝!”
李白反正也不急着赶路去胡达部落找那个罗沙黑巫师的麻烦。
既然说好了后天去找对方的麻烦,肯定要说到做到,再给那个独行者刺客一些时间,让他好赶到胡达部落准时通知。
说不定这会儿,独行者刺客早就被李白的房车给甩在了后面。
三人来到房车所在的地方,那里已经围了一大圈土黑子,大部分都是弗拉俄比部落的土著,还有少量的黑人士兵,一看到营长过来,立刻就像耗子见了猫似的,撒腿开溜。
这才多大一会儿的功夫,竟然有几个胆大包天的土黑子爬到了房车顶上,正洋洋得意的摆起了POSE。
卡莫·奥萨卡少校当即拔出了手枪,喝斥道:“嗨嗨,下去,下去!都给我滚蛋!”
看那些没眼力劲儿的土著人依旧是拖拖拉拉的模样,当即推弹上膛,挑开保险,勾动扳机。
呯呯呯!~
连续三声枪响,那些好奇房车的土黑们吓得当场作鸟兽散,一个人都没剩下。
“这些该死的家伙,就应该砍掉他们的头颅,插在木桩上作为警告,这样才能长长记性。”
卡莫·奥萨卡少校骂骂咧咧的拨回保险,解除上膛状态,重新把手枪插回枪套,一副草菅人命的军阀作派。
恰卡冲着李白耸了耸肩膀,他的堂哥就是这么一副草菅人命的军阀作派。
事实上索马里的武装组织,不论是政府军,还是地方军阀,又或是时不时蹦出来显示一下存在感的叛军,都是一模一样。
正所谓手里一旦有了枪,立刻就飘了,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够吃几两干饭。
“酒在车上!”
李白刚打开车门,正准备抬脚上车,却被卡莫·奥萨卡少校给抢了先。
“这么高级的房车,让我看看。”
他很好奇李白新买的这辆房车,光看体形,甚至比上次看到的那辆自行式房车还要大上一圈。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一旦抛开动力部分,拖挂式房车的设计和结构更加灵活与宽裕些,所以看上去体形更加庞大。
前脚刚登上车,卡莫·奥萨卡少校就看到了一双碎金色的双瞳,整个世界就像被这双诡异双瞳给填满,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彻骨寒意从心底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整个人仿佛快要被冻结了一般,脚下不由自主的一软,整个人踉跄着倒退出车门。
要不是堂弟眼疾手快,及时搀扶住,他差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像脱了力一般,身体依然是颤抖的。
“这,这,这车上是什么?”
卡莫·奥萨卡少校颤抖指向车门。
就在方才一瞬间,可把他给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