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8zvcj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373章 如此,便淹沒了他們讀書-dl0ev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轰轰烈烈的大案结束了。
剩下的事儿就是漫长的审讯,得出结果,然后处置。
而皇城中短暂而激烈的争锋也告一段落。
“帝王都是权利的拥趸,谁觉着自己能为皇帝做主,那不是想谋反,就是蠢货!”
“先生,可史书里记载了许多权臣,他们没造反啊!却也不是蠢货。”
“侥幸心而已,以为自己特殊,结果身死族灭。”
赵岩若有所思的道:“那朝中也有蠢货。”
贾平安点头。
如今朝中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李治依旧对长孙无忌言听计从。
但贾平安知晓,关陇门阀跋扈的那一面深深的刺激了李治,随后这种刺激不断加深,最后化为杀机,把长孙无忌一伙全给端掉了。
“先生,那如何才能避免这等事呢?”
“等你做了宰相再说。”
贾平安调侃了一下。
赵岩有些失望。
“简单。”贾平安说道:“知道敬畏。”
“人都自大,可苍穹上有距离我们亿万里的星宿,那些星宿大的超乎你的想象。在这一切之前,人生数十年,从雄心勃勃到垂垂老矣不过是一瞬罢了。”
赵岩眨巴着眼睛在吸收这个毒鸡汤,“那咱们就无需努力了?”
贾平安笑道:“正是因为人生短暂,咱们才需要过的紧凑些,让自己的生命精彩起来。”
这是正能量的鸡汤,赵岩的面色微红,眼中多了憧憬。
贾平安刚想再趁热打铁,给他说些正能量的话,许敬宗来了。
老许黑着脸。
“你干的好事!”
“什么?”贾平安无辜的就像是一个无知少女。
赵岩知道这些话题不该自己涉足,用崇敬的目光看了先生一眼后,就提出告退。
“趁着某在家歇息,作业加倍。”
贾平安觉得自己是在履行一个先生的职责,堪称是尽职尽责。
但让学生加倍作业的愉悦让他笑了起来,“许公说的什么事?”
许敬宗盯着他,连眼神变化都不错过,“那些人动手的时机不对,老夫知晓你坑人不眨眼,那雷洪可是故意的?”
贾平安的眉猛地皱起来,可年轻人再怎么皱眉也皱不出一个川字,只有很浅的一道细纹,“许公你在说什么?”
“雷洪是故意的!”许敬宗盯着他,眼中多了狐疑,“这不只是老夫的猜测,你可知晓,先前长孙无忌说雷洪是故意激怒了那人ꓹ 这才被砍伤。”
一群老狐狸,一群阴谋家!
贾平安心中一惊ꓹ 悲愤的道:“这真是无稽之谈!”
许敬宗冷冷的道:“可还有借机行事?”
老许这是跟谁学坏了?
贾平安干笑道:“陛下定然会秉公行事。”
但他觉得很不妙。
……
“此事朕知道了。”
李治嘴角的水泡都消了,剩下了疤痕。
长孙无忌微笑道:“陛下操劳,得留意身体。至于高丽之事……那边新罗和百济在掺和ꓹ 很是麻烦。”
这是催促。
李治再度说道:“朕知晓了。”
长孙无忌的眼中冷漠了些,“老臣以为ꓹ 贾平安可为兵部郎中!”
这是要下狠手的意思!
兵部尚书崔敦礼吃过贾平安的亏,更是长孙无忌的心腹之一ꓹ 贾平安一旦去了兵部ꓹ 那便是羊入虎口,崔敦礼能把他摆成九九八十一个姿势来折腾。
李治沉默了一瞬,“朕……知道了。”
“老臣告退。”
长孙无忌随后回到了值房。
“如何?”褚遂良在等待消息,“那个扫把星此次坏了咱们的事,若非如此,陛下怎会动手?”
长孙无忌平静的道:“老夫事后想了想,又询问了那些人ꓹ 雷洪当日喝骂太狠,而且他寻了脾气最暴躁的去挑衅ꓹ 这是故意的。”
“此事之后ꓹ 贾平安顺势出手ꓹ 斩杀了卢胜。陛下顺势出手ꓹ 诸军一动,局势便不可为……老夫还有两人没有动手。”
褚遂良苦笑道:“老夫也还有一人。”
“那个扫把星以为自己做的隐秘ꓹ 可这等事老夫只需一查就知。”长孙无忌的眼中带着杀机ꓹ “先前老夫试探ꓹ 准备对扫把星下手,陛下却不肯ꓹ 咬死不退。”
“那岂不是便宜了他?”褚遂良气得想拍桌子。
“便宜?”长孙无忌冷笑道:“陛下知晓老夫的底线,要么把贾平安弄去兵部,要不……就处置了他!”
……
李治缓缓走在宫中。
“陛下,皇后在前面。”
李治抬眸,神色平静。
“见过陛下!”
王皇后一脸欢喜之色。
李治微笑道:“朕还有事。”
看着他远去,蔡艳说道:“皇后,奴觉着陛下不一样了。”
“是不一样了。”王皇后苦笑道:“此次大案,陛下震惊于那些人的势力庞大,我这个皇后和他们有些关联……希望日子还能回到从前吧。”
她总觉得能。
李治一路去了武媚那里。
天气冷了,寝宫中烧了炭火,一进去就感到了暖意。
屋里有些昏暗,唯有窗户边好一些。
武媚就坐在窗下看书,她左手拿着书,右手手肘抵在墙壁上,手撑着右侧的脸颊,鹅蛋脸从侧面看去多了些专注。
“见过陛下!”
武媚被惊了一下,见是李治,起身笑道:“陛下怎地来了。”
“朕来看看。”
李治觉得有些冷,见窗户开了一条大缝,就问道:“为何不关闭了窗户?”
“平安说木炭燃烧会产生些有害的东西,所以隔一阵子要打开门窗透气。臣妾懒,就开一些,想来就不用开门了吧。”
李治笑了笑,“先前舅舅来寻朕,提及了你那阿弟……”
“他想做什么?”武媚的眼中多了警惕。
果然!
李治知晓这个女人会炸。
但事情还得说,“舅舅想让贾平安去兵部!”
“那是让他去送死!”武媚的眉间微微皱着,眼中闪烁着令李治有些陌生的光芒,但旋即被愤怒代替,“崔敦礼是他的人,平安去了兵部,崔敦礼有一万种法子来整治他!”
“朕并未答应。”李治发现武媚的情绪过于激动了些。
“多谢陛下。”武媚微微一笑,女性的妩媚重新回归。
李治坐下,“百骑被人砍杀之事……多半是贾平安的安排。”
果然!
小老弟就是这般聪明!
武媚诧异的道:“竟然这样?怕是误解了吧。”
误解什么。
她确定就是贾平安干的。
就在你得意洋洋时,他已经给你挖了个坑,随后把你给埋了。
李治看着她,“雷洪跟着他数年,但凡遇到拔刀挑衅,哪里会任人宰割?按照他们二人的身手来计算,那人不是雷洪一刀之敌。可他却一刀差点斩杀了雷洪。舅舅能看出来,朕早就看出来了。”
武媚瞪大了眼睛。
这个女人瞪眼睛时最美。
那大眼睛动了一下,“可平安这是为了陛下!”
“是。”李治承认了这一点,“所以朕不允让他去兵部,不过关陇那些人势大,朕得让他暂避。”
狂妄神醫妃:腹黑王爺快接嫁 憶小嬋
武媚问道:“去何处?礼部?”
许敬宗就在礼部。
只需想想这二人狼狈为奸的场景,李治就觉得脑壳痛。
“新罗和百济一直在打,朕不在意在这个,却在意这几年一直在蛰伏的高丽。”
李治见武媚炸毛,就没说这是妥协的后果。
“去辽东?”
“对,去辽东。”
武媚笑道:“陛下英明。”
“你安心就好。”
李治拍拍她的手,起身回去。
武媚的脸随即冷了下来。
“昭仪。”不等武媚问话,邵鹏就主动交代了此事,“武阳伯行事确实喜欢这般,雷洪的刀法了得,一般人……就算是悍将也无法一刀差点砍死他。武阳伯却是派错了人。”
武媚不动。
邵鹏悄然告退。
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照在了武媚的裙摆上。
那双长眉微微一动。
“长孙……无忌!”
……
“去辽东?”
正因为‘体虚多病’而休假的贾平安得了消息。
“昭仪把自己关在屋里许久才出来,看着神色平静,可咱知道,昭仪心中怒不可遏。”
邵鹏觉得贾平安有些浪了。
“告诉阿姐,去辽东正好。”
“莫要嘴硬!”邵鹏觉得贾平安这是心虚了,“辽东那边……这时候去还是冰天雪地,你这身子骨,对了,你告假说什么……肾虚?”
“谁说的?”贾平安怒了,“某说是气虚!”
邵鹏无所谓的道:“气虚肾虚都是虚,咱什么都不虚。”
“老邵你……虚不了。”
内侍连虚的机会都没有。
邵鹏不懂医术,“为何?”
“你底子好。”
总不能说你用不到外肾,所以不会肾虚吧?
贾平安晚些就去了百骑。
“这不公!”
雷洪比贾平安还悲愤。
“高丽那边情况复杂,某要带三十人去。”
“某去!”
“某去!”
一片喊声啊!
明静低声对程达说道:“官吏军士都不喜去高丽,咱们百骑果然士气高昂。”
程达眼神闪烁,觉得‘这人真好哄’,“那是因为……武阳伯出门从未吃亏,跟着出去都能立功。”
原来如此……
老娘肤浅了!
明静旋即就心动了,一本正经的道:“武阳伯行事不稳重。”
程达诧异:“武阳伯行事稳重的连梁大将军都说他属狐狸的。”
这个理由不行吗?
明静再度找到个理由,严肃的道:“高丽那边……据闻手段很凶悍,我担心他被擒,随后变节。”
你……
程达忍了一下,最终没忍住,“明中官你不就是想跟着去立功吗?”
老娘不想立功!
老娘只是想出去浪!
想想原先做女冠多好,想干啥就干啥,吃肉喝酒不在话下。现在进了百骑,做什么都有规矩,晚上还得回宫中去睡……
这样的日子明静一天都过不下去了。
逃妃拽拽的 厚皮爺
洪荒之我欲成天
想到这里,她就进宫求见。
“随行监控?”
李治回想了一下贾师傅做过的事儿,觉得……
“很有必要。”
他赞赏的道:“你很敏锐,朕很满意。”
竟然能得偿所愿,还能得夸奖?
明静心中暗自得意。
并为自己的智商加了两个零。
“王忠良去告诉卫无双,让她随行。”
轰隆!
明静只觉得晴天霹雳。
不是我吗?
为何是别人?
卫无双得到消息也有些懵。
蒋涵说道:“此次贾平安得罪了关陇门阀,陛下让他去辽东,也有避风头的意思,你跟着去……”
她看着卫无双,“腿有些长,骑马倒是方便。可男子怕是不喜欢女人腿长,更喜欢丰腴的。”
呃!
这个画风不对啊!
卫无双想起了贾师傅看自己一双大长腿时的眼神。
那妥妥的是喜欢!
上次还听他说过什么‘玩年’,玩年什么意思?
“你此去要小心,不过有贾平安在,想来没人敢袭扰你。”
蒋涵唏嘘道:“从来女子不从军,从军的唯有营妓。你倒是破例了。”
逆世邪尊
……
贾平安随后便去了感业寺。
“武阳伯!”
苏荷穿的棉棉的,跑起来像是个球。
“站住!”
贾平安担心她会滚过来。
“呐!某要去辽东,就算是快去快回,估摸着也得在暮春了,这里都是肉干,你修炼时节制些。”
“你去辽东?”苏荷有些惆怅。
两麻袋肉干就是贾平安给她的修炼物资。
回来他估摸着苏荷少说得结丹了。
一直到他走,苏荷依旧没有关切的话。
哎!
这个女人。
贾平安心酸!
苏荷站在门外,突然眼眶就红了,“我会为你祈祷!”
她发现自己的声音哽咽了,转身就跑。
贾平安摆摆手。
外出还得寻个武力值高大上的。
贾平安轻车熟路的把好兄弟李敬业拉进了自己的队伍里。
梁建方把他叫了去。
“陛下问了老夫,本想让你去叠州那边和王德凯厮混一两年,可老夫想着吐蕃最近会很安分,让你去就是消磨时光……”
“那去安西四镇也行啊!”
贾平安想去看看西域风情。
“是呀是呀!”李敬业脸都红了,两颗青春痘在闪闪发光。
西域有胡女,据闻甩屁股舞比长安这些胡女跳的正宗。
梁建方骂道:“懂个屁!西域那边目前不好动,好不容易安生了。你小子就是个猴,去了哪里不惹是生非是不能的,西域一旦动荡,长孙无忌他们能逼着皇帝砍了你!商路啊!多少权贵在里面有生意!”
贾平安干笑着。
梁建方说道:“前阵子收到了辽东那边的文书,高丽人最近太安静了些,而且还时常来示好,隐隐约约的听说在和哪边商议事情,如今最担心的便是高丽和百济联手,如此新罗不是敌手,你此去要弄清楚了此事……小贾!”
老流氓难得正色道:“你此次算是捅了关陇那些人一刀子,疼的厉害。你若是不弄清楚了此事……那便去西域吧,顺带学了玄奘再去取一次经,十年八年的再回来。”
那么狠?
贾平安没想到长孙无忌等人至今还在疼痛难忍。
梁建方笑道:“你那次给了陛下动手的机会,随即诸军一动,陛下就算是下了赌注……若是关陇门阀也动,陛下硬着头皮也得对峙。可他们软了,哈哈哈哈!”
老流氓一脸猥琐,“比老夫如今还软!”
李敬业诧异的道:“大将军如今不行了吗?”
娘的!
哪壶不开提哪壶!
贾平安别过脸去。
男歡男愛 艾蕓
啪!
梁建方一巴掌抽去,旋即冲过来一顿毒打。
李敬业屁事没有,只是拍拍身上的灰。
老梁绝对是口滑了!
贾平安心中暗乐。
人到老年不得已,不是尿频就是尿急。
哎!
他一脸同情。
梁建方骂道:“老夫说的是身上的肉。”
“是啊!”
贾平安一脸正色,“身上的肉。”
这人的身上哪里不是肉呢?
梁建方越描越黑,“滚!”
二人灰溜溜的准备回去。
贾平安想起了一件事,“大将军,能否弄个出使的凭据?”
梁建方问道,“你要这东西作甚?”
“要紧的时刻能哄人。”
辽东那边情况复杂,贾平安就带着三十人去,若是被围杀,那他就算是霸王重生也没法活啊!
相愛恨晚時 蘇聽雨
“老夫和陛下请示。”
老梁做事很稳靠,下午就来了消息。
“问你想出使哪里。”
明静一脸懵。
这人竟然摇身一变,就变成了大唐使者。
“新罗?问问可能三国都能出使?”
据闻李治听到这个回话差点被气死。
随后他干脆就把贾平安变成了使者。
“大唐武阳伯,奉命出使高丽、新罗、百济。”
一整套仪仗弄下来,贾平安拿着旌节问道:“这个叫做什么?”
他知道这东西,但却装傻。
“旌节。”
“苏武拿的就是这个?”贾平安虽然知道,但拿着这个东西还是有些小激动。
许敬宗作为礼部尚书来给他讲解这些,当真是生无可恋。
“你此去要小心,高丽人阴狠。当年先帝打下了辽东等城,可那边补给不便,无法驻扎大军,最后放弃了辽东城和白岩城……”
不管是前隋还是大唐,征伐高丽最大的障碍不是什么高丽军队,而是气候和地理。
若是气候适宜,前隋时高丽就不复存在了。
“小贾,保重!”
许敬宗很是难过。
老许果然是个重感情的好人……贾平安心中感动,“许公放心。”
许敬宗嘟囔道:“你在他们不会盯着老夫,你去了……长孙无忌等人又要盯着老夫了。”
贾平安气得倒仰!
沙鹏再度来了。
“昭仪要见你。”
贾平安进宫。
武媚穿着大氅,身后是周山象。
天气很冷,她得肌肤看着更白了,举手投足多了威严。
“王皇后的靠山便是长孙无忌等人。”
武媚说的轻描淡写,仿佛王皇后不是她的死敌。
贾平安笑道:“此次某把关陇门阀全给得罪了。”
武媚也笑了,“你我都成了关陇门阀的大敌。”
贾平安点头。
武媚近前,伸手。
就像是那次在感业寺里一样,她想摸摸贾平安的头顶。
可现在的贾平安高她半头,武媚还得垫垫脚。
她轻柔的道:“平安,从此刻起,你我都不能停步,一停步就会被那些人淹没了。”
贾平安说道:“如此,便淹没了他们!”
武媚点头,“好!”
……
求月票,求推荐票,很认真的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