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技小說

tcvdx熱門言情小說 禁區之狐-第一百零二章 我要他們都知道我是誰推薦-2snnd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
“施指导你找我?”当胡莱敲开施无垠房间门的时候,就看到施无垠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对他招了招手。
于是他进来关上门。
“你知道网上那件事情了吗?”施无垠没有说废话,而是开门见山。
“哦,你说那个我是走您后门才进来的事儿?”胡莱笑了起来。
“怎么,你还笑得出来?”施无垠皱起眉头。
“不是,我是觉得很可笑嘛,施指导。”胡莱摊开手,“微博上一个个大V说着什么互联网让民智大开,结果这谣言传起来也比互联网时代之前更快了。从前车马慢,一生只够传一次谣,现在可好……”
“什么乱七八糟的!”施无垠挥手打断了胡莱的胡说八道,不过他倒因此确认了一件事情。
“你好像一点也不着急,更不生气?”施无垠盯着胡莱问。
“施指导,我刚才就想说的嘛……从前车马慢,现在信息高速公路,一件事情传三天就没热度了。理他们做什么呢?越理他们越来劲儿,就是一帮碰瓷的。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我和火箭专家说,你那火箭不行,燃料不好,我认为得烧柴,最好是烧煤,煤还得是精选煤,水洗煤不行。如果那科学家拿正眼看我一眼,算他输。理会那群碰瓷的,咱们就输了,施指导。”
施无垠被胡莱举的例子逗乐了:“你嘴皮子倒挺利索。所以你就什么也不说,不吭声,当个缩头乌龟?”
“怎么能是缩头乌龟呢?其实这事儿吧,我觉得关键在我能够拿出什么表现来。要是我上场踢得跟屎一样,那他们怎么骂我都正常。可要是我踢得好,他们还能骂吗?”胡莱说道,“我说句不好听的,施指导。要是……我是说如果啊,如果,万一,假如,我帮助咱们球队拿到了东亚杯冠军。就算我真是走您后门关系进来的又怎么样了?”
听到胡莱这么说,施无垠笑了:“我发现你小子口气不是一般大,张嘴闭嘴就是这冠军,那冠军的。先是世界杯冠军,现在又是东亚杯冠军。”
胡莱满脸堆笑:“施指导,咱们踢球的,终极目标不就是冠军吗?难不成要说勇夺亚军?”
“你小子……先不说什么冠军不冠军的,就说今天晚上这场比赛,现在无数双眼睛盯着你,你说我能让你上场吗?”
胡莱连忙拍着胸脯说:“能啊!怎么不能,施指导?”
“你感觉不到压力吗?万一你表现不好的话……”
“大不了被骂呗。这段时间他们不是一直都在骂我吗?我都习惯了。他们骂的那么凶,施指导你看我不也还好好的?”胡莱笑嘻嘻地说。
“行吧……我本来叫你来是想让你放下压力,不要有包袱的。现在看来应该是不用了。”
“多谢施指导关心!如果我上场表现不好,您尽管把我换下来,我绝对没有怨言!”胡莱连忙表忠心。
“去吧去吧……”施无垠挥挥手,不想和胡莱多说了。
不过他又在胡莱跑到门口的时候把他给叫住了:“还有件事情。你说理会那群人,就算我们输了。不是这样的,有些事情你不澄清,就真的会被当做是真相。而且澄清还得趁早,拖上一段时间等谣言深入人心,你再说什么都没用了。所以球队会在我们和韩国队的比赛之后,发表一个辟谣声明。”
“那就谢谢施指导了。”胡莱再次道谢,开门离去。
他刚走没多久,助理教练李志飞敲开了施无垠的房门。
“怎么样?你们谈的怎么样?你和他讲了你在比赛中被主场球迷嘘,高喊要换下你的那件事情了吗?”一进去,李志飞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本来是打算讲的。结果他一进来,我就发现我准备的这个故事可能完全用不上了……”
李志飞见施无垠表情古怪,更好奇了:“这么了?”
“他是笑着进来的……不是一般的笑,而是那种嬉皮笑脸的笑。”施无垠皱着眉头说。
“什么意思?”李志飞皱起眉头,没想明白。
施无垠解释道:“就是我们都在替他操心,担心他压力大,发挥不好啊。结果这小子压根儿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说好听点,这叫大心脏。说难听点,这叫二皮脸。”
“所以你还是决定让他首发?”
“嗯,首发阵容不变,战术也不变。我倒要看看他是装出来的潇洒,还是真就是个……没脸没皮的大心脏。”
说到这里,施无垠又想到了胡莱刚才的表现,忍不住笑了起来。
※※※
胡莱回到自己和王光伟的房间,发现里面除了王光伟之外,还来了不少人,有王子健和宋坤他们,也有李程吾、高瑞敏,他甚至还在人群里发现了队长郭俊夫。
见他开门进来,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他,整齐划一的就像是看到了逗猫棒的群猫……
脑海里浮现出这么一个画面之后,胡莱没忍住笑了起来。
“靠,胡莱你还能笑出来?”高瑞敏见状惊呼。
“施指导找你说了什么?”队长郭俊夫上前一步问道。
“没说啥,施指导就安慰了我几句,让我不要有包袱。然后我给施指导说我最擅长抖包袱了,接着就被施指导赶出来了……”胡莱摊手道。
“你在讲段子吧,胡莱?”王子健盯着胡莱高声发问。
“当然不是,我只是把我和施指导之间的谈话高度概括总结了一下,用最精炼的语言说给你们听,免得被骂水。你们只需要知道这一句话就行了,其他就不用听了。”胡莱连连摆手。
“施指导没骂你?”宋坤狐疑地看着他。
“骂我干什么?我是网络暴力的受害者诶。哪有骂受害者的?哦……难道因为我不是完美受害者?”
见胡莱自始至终脸上都挂着笑容和队友们聊天,郭俊夫摇头摆手:“散了散了,大家都回自己房间好好休息,晚上还有比赛呢!”
然后他率先从胡莱身边经过,走出了房间。
其他队友们也陆续离开,每个人在离开的时候都会看一眼站在门口的满脸堆笑的胡莱。
王子健在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还压低了声音凑上去问:“真没事儿?”
胡莱笑嘻嘻地摇头:“真没事儿,放心吧。”
当所有人都走了,房间里只剩下胡莱和王光伟了,后者没有出声发问,而只是看着胡莱。
“老王,我真没想到我人缘还挺好的哈!”胡莱笑道。“就刚才,我从施指导的房间里出来,林哥给我发了微信,还有张清欢和陈星佚这俩家伙。”
“他们说啥?”
“能说啥?关心我呗。赵指导也来安慰我了,还有这些队友……搞得我觉得,自己好像不表示一下脆弱,似乎就对不起他们了。我刚才是不是应该哭着把鼻涕都抹他们身上?”
“瞎说什么呢。”
“确实瞎说,我这张嘴……就管不住。老王,你说我是不是自作自受?要不是当初我吹牛逼说什么要拿世界杯,哪有今天这些事情?我在U22就应该是一个无名小卒,在我上场之前,恐怕很多人都不会知道我。说不定我上场的时候,解说员还会惊呼:‘这小子是谁!’然后手忙脚乱地去翻找我的资料……”
“怎么可能?你可做不了无名小卒,胡莱,你是在中甲联赛中半赛季进了十一个球的闪星头号射手。”王光伟摇头说道。“你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把自己藏在别人的阴影下,你是房间里的大象了。”
“是啊……我做不了无名小卒。”胡莱低垂下头,“结果搞得这么多人替我操心。当初世界杯那事儿之后,我妈还给我打电话,问我咋回事儿。而现在,这事儿闹这么大,我妈却连条微信都没给我发,你觉得这意味着什么?”
“她怕影响你晚上的比赛。”
“对。她怕影响我晚上的比赛。”胡莱点头重复着王光伟的话。“其实在施指导的房间里,我有犹豫过,要不要给施指导说,干脆就别让我出场了,这风口浪尖的……”
“但你还是没说。”
“嗯,我没说。因为我想,要拿世界杯冠军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吗?我为什么要为自己说过这话而后悔?我又想,好不容易有机会穿着中国队的球衣出场比赛,这是我梦寐以求的机会,我干嘛要放弃?我再一想,哦,明明是那些人骂我,编段子嘲讽我,用谣言来诋毁我,我却要认怂躲在替补席上?凭什么啊?他们是脸大还是屌大?”
胡莱摇起了头。
“老王你说解说员不会不知道我是谁,但网上不就有很多人不知道我是谁吗?中甲进了十一个球又怎么样?他们连中超都不看的人。十九岁进国奥队怎么了?张清欢那家伙还十八岁就进了国家队呢!还有人觉得我只是关新彦的备胎,说老实话,其实我还真不知道关新彦是谁……不过没关系,无所谓,今天晚上之后,我要他们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谁!”
王光伟看着眼前的这个削瘦少年,发狠的样子表情有些狰狞,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胡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