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新聞

中國住房租賃人數超2億 外來務工人員租房需求旺盛

中國住房租賃人數超2億 外來務工人員租房需求旺盛

(原標題:進城務工者期待順利邁過租房門檻)

閱讀提示

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日前公佈《住房租賃條例(徵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近年來從國家到地方出臺的諸多針對解決外來務工人員租住難題的住房保障政策,讓很多外來務工人員租房條件得到很大改善。他們也希望未來不再遇到“亂漲租金”“黑中介”。專家建議,應加速完善城市住房保障政策以確保農民工平等享有獲得公共租住房的權利。

來城市打拼住在哪兒?這往往是外來務工人員留居城市的首道門檻。據統計,目前中國房屋租賃人數已超2億人。在這其中,外來務工人員的租房需求尤爲旺盛。但近年來,頻繁出現的房屋租賃市場亂象,讓外來務工人員面臨租房難,也成爲了當下城市公共住房保障建設的一大痛點。

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日前公佈《住房租賃條例(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條例》)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這份被稱作“史上最嚴”的住房租賃領域規範性文件涉及加強對承租人的權益保障及對租賃機構的監管等內容。近年來,從國家到地方也紛紛出臺了諸多針對解決外來務工人員租住難題的住房保障政策。那麼外來務工人員的租住條件是否有所改善?他們對租住條件有什麼意見建議?記者就此進行了採訪。

美國檢方正調查特朗普競選團隊利用白宮行爲

搬出地下室,期待不再遇到“亂漲租金”

最近,在北京打工的95後河南小夥馮輝(化名)終於從一所小區的地下二層搬進了一座有電梯的高層居民樓租住。“在地下室住的時候,身上都起了溼疹。住上樓房後能曬到太陽,很快就好了。”

地下室是馮輝打工的理髮店固定安排給員工的宿舍。“8個人擠在一個沒有窗戶的房間裏,四個牆角各擺了一個上下鋪,上廁所也要跑到外面去。”雖然住房條件差,但每個月只從工資里扣除100多元的住宿費,馮輝還是堅持住了下來。

美國大選有多少郵寄選票“遲到”?美媒:選舉日當天有15萬張沒送到

近日公佈的《條例》明確提出,廚房、衛生間、陽臺和地下儲藏室等非居住空間不得出租用於居住,違規者最高將處以50萬元的罰款。加上此前北京也提出禁止擅自將規劃用途爲非居住用途的地下空間用於居住,公司重新給馮輝和同事租住的宿舍不僅是在樓房,還有獨立的廚房和衛生間,大家也不再睡上下鋪,而是有了單獨的牀位。

鉅惠雙11!提前燃購海珠芯,金喜大禮等你來享~

記者發現,《條例》細化了出租住房居住條件、租賃關係、房屋中介、租賃企業等方面的規定,針對備受詬病的“甲醛房”“亂漲租金”“黑中介”等租房亂象,也給出了具體規範。對此記者詢問馮輝有沒有租房相關的意見建議,他告訴記者,在理髮店提供宿舍之前他自己租房住,動不動就會被漲房租。他期待着,《條例》能再給予外來務工人員多一些租房優惠政策,不要再遇到“單方面漲租金”等租房陷阱。

而馮輝所在小區的社區工作者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建議,物業、社區和相關執法部門對違規出租行爲嚴厲打擊的同時,也要詳細瞭解租住人員的生活實際困難,堵疏結合,建立長效管理機制。

香港教育局歡迎127所內地高校招收香港學生

住進職工生活區,建議打擊“黑中介”

又是大貨車?黃島這個路口發生一起慘烈車禍!

“原來在外地打工,要不就住板房,冬冷夏熱;要不就住隔斷,上廁所還要排隊。現在住進了宿舍樓,每天都睡得特別香。” 泰山玻璃纖維有限公司職工楊寶海是山東新泰人,此前一直在外省務工,這次回到了老家附近的泰安市工作,住在職工宿舍區每個月只用交16元管理費,這是以前不敢想象的。

易觀中國遊戲直播市場最新報告出爐,虎牙頭部地位凸顯

楊寶海的同事李寶山(化名)告訴記者,他在外地打工時爲了省錢常常以羣租的形式居住。有一次他租了一個次臥,去了一看才知道是中介打的隔斷,只夠放下一張牀。儘管這樣還因一次不小心撞裂了隔斷的木板而被“黑中介”剋扣押金1000元。因此,他建議租房政策要加大對“黑中介”管理力度,儘量讓打工者少受“黑中介”的欺負。

楊寶海的同事都來自周邊村鎮,雖然距離不算特別遠,但也都有在市裏租房的需求。“有了職工宿舍,他們不僅免去了一大筆租房費用,也節省了上下班的時間。”該公司工會副主席鄭志遠告訴記者,企業應盡力爲有租房需求的員工提供宿舍,讓員工少些後顧之憂。

“工人生活區的條件好不好,其實走南闖北的工人們心裏都有一杆‘秤’。”中建三局西北分公司中寶達·理想時光項目副書記劉勇建議,當地政府可以通過實施一系列的財政優惠政策鼓勵更多企業爲員工提供住房,包括在其自有土地上修建宿舍或參與公租房建設,同時應鼓勵社會組織以成本租金原則提供自營性的公共住房。

快遞小哥希望擁有公租房裏“一張牀”

近日,在上海市虹口區,一批快遞小哥領到了公租房的鑰匙。此次向快遞員開放的14套公租房配有基本傢俱家電,可以拎包入住,周邊配套設施齊全。據瞭解,這批公租房市場價爲每月2432元~3800元,而快遞員每月只需支付1500元~1800元,相當於市場租金的六七成。

爲解決快遞小哥、環衛工人、家政人員等從事基礎性服務工作的外來務工人員的住房難題,今年6月上海市啓動試點公租房拆套使用和宿舍型房源的籌集,預計到今年底,可爲公共服務類重點行業企業職工提供5000張租賃牀源。

在北京送快遞的河南人張成聽說他所在快遞公司的上海同事住進了公租房很是羨慕,他也希望能住進類似的公租房,交比市場租金低的房租。

“外來務工人員以單獨進城務工者居多,他們的居住需求往往只是‘一張牀’或者‘一間房’。因此,從強調家庭居住設計到個體設計的公租房制度轉變增加了外來務工人員的公共住房服務可及性,促進了公共租賃住房服務供需匹配。”暨南大學公共管理學院行政管理系主任王子成認爲,上海這一嘗試對於外來務工人員聚集的城市有一定的示範效應。

“目前舉家外出也已經成爲勞動力遷徙的一種重要形式,公租房拆套顯然無法滿足外出務工者家庭的居住需要。未來的政策方向,也應該推出面向農民工羣體長期居住需求的小戶型公共租房。” 王子成認爲,在推進流動人口市民化進程中應加速完善城市住房保障政策以滿足流動人口不斷增加的居住需求,確保農民工平等享有獲得公共租住房的權利。

中國住房租賃人數超2億

剛剛,彭斯發推:我們必須清點每一張合法選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