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fc3m2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笔趣-第二百八十二章 嫁人對象鑒賞-7goai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彼之海岸的由来无从考证,好像冥土跟净土被放逐之前就有了。
不过彼之海岸也称彼岸。
彼岸的存在有忘川河流,奈何独桥,以及最为神秘的今生路。
据说以往彼岸总有人误入,所以俗世之间会有与彼岸相关的传说。
传说不一定对,但是空穴不来风。
据说彼岸有一颗名为转生的树,进入此树可获得转生机会。”天机楼宇看着陆水继续道:
拯救平行空間
“但是我有次看过,这棵转生树从未被人用过。
想来不是传言有误,就是条件极为苛刻。
不过彼之海岸开启,冥土跟净土的人都会进入,他们具体是为了什么,很少有人会知道。
忘川之下有什么,今生路的尽头会不会有新生,也没人知道。
彼之海岸不算多么神秘,但也没有看上去那么普通。”
陆水点头,倒是比乐风那边详细不少。
尤其还有转生树这种东西。
“里面跟佛门有一定的关系?”陆水开口问道。
彼之海岸在陆水眼里不算多么特殊,上一世虽然没有观察过,但是确实没有太大研究价值。
额,是没有研究价值。
“应该有,彼岸有佛门的传说,但是传说具体是什么,我没有看到。
这个传说涉及到了我完全看不到的存在。”天机楼宇有些诧异的开口。
他确实想要去看传说,但是什么都看不到。
不过也没有危险就是,好像那位存在异常平和。
一点没有伤害他人的想法与动机。
陆水点头,没有再多问。
彼之海岸确实有去的必要,当然,最有必要的还是抓几个冥土跟净土的人问问。
只是,有些困难。
太强的抓不到。
不够强的知道的又少。
比如上次那个冥土千羽之一,什么都不知道。
连任务目标的长相都不知道,说明冥土做事非常小心。
能不多一个人知道,绝不会让第二人知道。
“大概是大长老的威望起的一定作用。”
是的,只有一定作用。
毕竟最后冥土十殿还是有人对他下手了,说明大长老压不掉他们赌一把的心。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们并不知道大长老真正的实力。
总之,真的要去彼之海岸查消息还是得看运气。
“打扰前辈了。”陆水起身打算离开。
至于卦金,他没打算付。
虽然天机楼宇没给出什么具体消息,但是或多或少有一些线索,一些灵石通常买不到。
“如果有什么疑问ꓹ 可以来询问我。”走前陆水开口说道。
他觉得天机楼宇应该知道,他知识比较渊博ꓹ 某些方面。
不会的,这辈子都不会问的。天机楼宇心里给出了答案。
不过还是松了口气。
终于结束了。
只是眼睛受了伤,不幸中的大幸。
他很知足。
陆水离开了ꓹ 石龟是看着对方身影消失在它视野中。
“他走了。”石龟开口。
“呼!”
天机楼宇重重松了口气。
彻底安全了。
“先离开这里。”天机楼宇立即道。
而后石龟带着天机楼宇消失在原地。
徒留一开始的道人在风中凌乱。
之后他也没在意,继续坐下算卦ꓹ 然后开始模仿起天机楼宇。
他觉得自己应该有所感悟。
不过他也松了口气。
貌似什么损失都没有。
不对,桌面还有一些灵石ꓹ 他赚了。
……
“你没事吧?”在海外石龟开口问道。
它也能稍微理解那个人的可怕了ꓹ 所以很担心天机楼宇会不会直接暴毙。
“无碍,只是伤了眼睛,算幸运了。”天机楼宇开口道。
“你眼睛不是算那个预言石板的时候伤的吗?”石龟好奇的问道。
他的声音很苍老,也很平缓。
仿佛一个老人想跑都很难跑快一样。
“你觉得我会那么冒失吗?”天机楼宇闭着眼睛,心有余悸道:
“我,只是看了那个人的命理一眼,就差点当场丧命ꓹ 他的存在比我预想的还要恐怖。”
“他根本不能被称之为人,那是拥有人身的无上存在。”天机楼宇声音有些颤抖。
“这么可怕吗?”石龟表示无法感同身受。
这种可怕大概只有天机楼宇才能察觉到。
越是对世界了解的多ꓹ 越会觉得自己渺小。
这是无法避免的事。
它的实力越强ꓹ 越感觉自己自保都难。
尤其是它还有一劫还未应验。
或许没有躲过的可能。
不过它活的够久了。
天机楼宇叹息一声:
“你知道更可怕的是什么吗?”
石龟摇头:
“还有更可怕的吗?”
“那个人的道侣ꓹ 跟那个人一样。”
石龟愣了下。
它突然有些理解ꓹ 为什么那个少女会是时代宠儿了。
“既然他们都这么可怕,那时候明说不好吗?他们看起来并不会不讲理。”石龟开口问道。
交流下来ꓹ 它感觉那两个人并没有做任何让人觉得不满的事。
也没有强行让天机楼宇算卦的意图。
这说明ꓹ 天机楼宇直接说他的难处ꓹ 应该不至于有问题。
天机楼宇低着头,随后笑了笑ꓹ 道:
“开口前,你敢赌他们是什么人吗?
如果他们就是不讲理的人呢?
赌得起吗?
赢了确实好,可输了,我现在可能什么都不剩了。”
石龟默然。
确实赌不起。
“现在去哪?回仙山?”石龟问。
“不,继续躲,看似安全的地方,可能就是危险的地方。”天机楼宇平静道。
虽然那两个人还算好说话,可是他只要见到都能受到伤害。
更别说哪天他们吵架了,跑来让他算。
命都没了。
“继续到处算命?”石龟问道。
“不,我已经悟了,算的是卦,不是命。”天机楼宇道:
“卦为一,象生二,因果聚合便是三,三定缘由现天机,天机无限归命理。”
说着天机楼宇睁开眼眸,他的眼中出现了一幅卦象。
他在天机路途,又迈出了一步。
同时,更无法直视陆水。
哪怕用肉眼凡胎去看也会受伤。
这就是代价。
石龟有些诧异,它没想到,都这样了,天机楼宇居然能够更进一步。
无上恐怖的存在吗?
石龟依然无法深刻的了解那个人的恐怖。
希望未来也没有机会了解吧。
————
陆水走在石柱上,他在一路往里面而去。
需要跟慕雪汇合。
但是走到路途时他看到有个钓鱼台,这里有一些人在钓鱼。
“刚刚我是用钓鱼当借口的吧?”
想了想陆水觉得好像真的是。
“算了,钓两条鱼再进去。”
随后陆水来到了钓鱼台,他找了个空位然后坐下。
椅子是真武提供的,鱼竿鱼饵也是真武提供的。
现在陆水都已经不问真武有没有某些东西了,直接要就好。
真武都有。
陆水刚刚坐下,刚刚放出鱼竿钓鱼,他边上的一位青年就看着陆水道:
“道友,打算坐几天?”
陆水听了一脸懵逼,随后看向边上的青年。
这是一位看起来很年轻的青年男子,脸色有些苍白,身上穿着的是宗门服饰,是比较显眼的暗红色,上面绣着很小的三个字——合欢宗。
修为在三阶,还算可以。
随后陆水好奇道:
“为什么要坐几天?”
“因为在这里钓鱼,没有几天是不可能有收获的。”合欢宗青年开口解释道。
“道友坐了几天?”陆水问道。
“两天了。”青年叹息一声道:
“再坐两天,要是还是没收获,就打算回去了。
哪天有空再来碰碰运气。”
“对了,这里不是越久越容易钓到鱼,通常五天没有,就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合欢宗青年好心提醒了句。
“我就钓两条,应该不需要坐那么久。”陆水开口说道。
“……”合欢宗青年觉得新来的道友,肯定是第一次来钓鱼。
他年轻时也是这样。
五天?
他觉得五个小时就能钓到鱼。
然后现实是残酷的,那次脾气上来了,坐了一个月。
什么都没有。
哗啦!
这般想着,苗瞳就听到有鱼儿上钩的声音。
他有些惊讶,然后想看看是谁运气这么好。
只是刚刚打算转头查看,一条鱼就从他眼角略过。
就在他边上。
陆水看着上钩的鱼,眉头走了起来。
这是一条看起来很普通的鱼,当然,最让陆水无法接受的是,居然只有巴掌大。
这要怎么吃?
最后陆水把鱼从鱼钩弄下,随即丢到水中。
太小了,没有留下的必要。
一边的苗瞳看的有些发愣。
这才多久,就钓了一条?
一分钟都没到啊。
“运气,都是一时的运气。
把鱼丢了,现在想要都没有。”苗瞳心里想道。
随后苗瞳又听到哗啦的声音响起,新来的又一次钓上了鱼,这次可是大鱼。
陆水看了看,然后让真武把鱼收起来。
他自然是继续钓鱼,再来一条就可以了。
“那个,道友怎么做到的?”苗瞳忍不住询问了下。
“在鱼钩放上鱼饵,然后放进水里钓。”陆水很认真的答复。
“鱼饵能卖一点给我吗?价格不是问题。”苗瞳觉得对,问题肯定在鱼饵上面。
“真武。”陆水叫了声。
随后真武递给了苗瞳一些鱼饵。
苗瞳立即换上新鱼饵,打算大展拳脚。
边上的那个人,绝对会败在他熟练的钓鱼技术上。
哗啦!
刚刚换上鱼饵,他就又看到边上的人钓起了一条大鱼。
“两条满了,该走了。”陆水轻声说了下,顺便跟苗瞳告了声别。
苗瞳:“……”
这加起来有两分钟吗?
洪荒五行真人
变态吧?
不过鱼饵他买到了,是时候轮到他绽放光芒了。
只是他刚刚要下鱼竿,周围就围了一圈人。
“道友鱼饵卖吗?”
“道友,我四阶修为想买你鱼饵,想来道友会给个薄面吧?”
“道友,我道宗弟子,想要买你鱼饵,价格随便开。”
“道友,……”
苗瞳:“……”
真是残忍的修真界,早知道把道侣带来了。
果然,在这冰冷的修真界中,只有家里的道侣才能给他一丝温暖。
陆水离开了,至于那些人用真武买来的鱼饵能不能钓到鱼,他是不在意了。
反正他完成了任务。
“慕雪还说这里的鱼难钓,一派胡言。”
好吧,可能是他身上加持天地气运的缘故。
这气运在这种小事上,非常有用。
在慕雪怀孕上,就一点用都没有。
亏他那时候还花了那么长时间,从天地中抢过来。
————
慕雪跟东方茶茶来到了最里面的湖,这里有个小亭子,很适合写生。
不过里面好像有个人在躲雨。
刚刚这里下过雨,有人在里面躲雨很正常。
“表嫂,你看那个人是不是有些眼熟?”东方茶茶指着亭子中的人好奇道。
亭子屹立在湖水中,而在亭子四周有一些大的石柱,刚刚好高于水面一些,供人行走。
湖面上开着荷花。
非常好看。
慕雪看着亭子中的人,发现是一位有些胖的女子,现在她正低着头吃着包子。
“林欢欢?”慕雪有些意外。
“对对。”东方茶茶也想起来了:
“上次被抢了五个亿的林欢欢,我被抢了好多次,也没有五个亿。”
慕雪:“……”
被抢好多次也好意思说出来?
她觉得茶茶要是被抢了五个亿,那么别想要零钱了。
给多少没多少。
额,现在也是这样,她身上又一次身无分文。
此时低头吃包子的林欢欢也看到了慕雪。
“慕小姐?”林欢欢有些意外也有些高兴,看到熟悉的人,自然是一件好事。
虽然欠了对方好多钱。
“你没回去吗?”慕雪好奇道。
林欢欢低头,委屈道:
“婚事定下了,我现在在逃婚。”
“逃婚?”慕雪有些惊讶,还可以逃婚的呀?
她以前就完全没有想过。
当然,现在她说什么也不会干这种事。
以前就算知道了,也不可能会逃婚的。
那时候的她,自然要听族里安排,毕竟她生在慕家,慕家把她养大成人。
不过这一世慕家要是不让她嫁给陆水,她就不会听话了。
“好像变坏了。”慕雪心里笑了下自己。
“对呀,逃婚。”林欢欢点头道。
“那你要逃到什么时候?不回家了?”东方茶茶问道。
重生之80後
“逃到我三阶学会血肉献祭,变漂亮了再回去。”林欢欢给自己打了个气。
“变漂亮就不用嫁人了?”东方茶茶问。
“不是啊,不过可以嫁好一点。”林欢欢说道。
“还是要嫁人啊?那现在要嫁的这个不好吗?”
“不好。”
“哪里不好了?”
“他修为差不说,听说还少了一只手臂。我要求也不高,天赋差就差一些,长的跟我一样不起眼也没事,主要是他四肢不齐全。
这让我怎么接受?
这已经超过了我心理底线了。”林欢欢说这些的时候,非常难过。
她不就是胖了点嘛,干嘛要让她嫁的这么差?
东方茶茶伸出手比划了下道:
“那为什么不把心理底线再往后移一点点呢?
这样就可以高高兴兴嫁人了。”
“……”
林欢欢看着东方茶茶一时间说不出话。
慕雪在边上没有开口,茶茶总是有些与众不同的。
“有什么不对吗?”东方茶茶看到她们都不说,觉得是不是自己说的不太对。
“画画去。”慕雪开口道。
东方茶茶哦了一声,就让香芋坐在一边让她画。
香芋自然没什么好说的,安静的让茶茶小姐画。
就是不知道会画成什么样。
“婚期是什么时候?”慕雪坐在一边问边上的林欢欢。
“不知道,但是听说挺快的。”林欢欢摇着头,感觉时间等不了她。
她想要升三阶,几个月肯定不可能。
最后还是要嫁。
“慕小姐要是被家族的人要求嫁人,会同意吗?”林欢欢好奇的问了句。
她总感觉慕小姐是个很好的人,而且还是个很厉害的人。
不是修为厉害,就是感觉厉害。
听到这个问题,慕雪笑了笑道:
“我年底就要听从族里的安排,跟某家少爷成婚。”
林欢欢有些惊讶:
“那上次那个陆少爷呢?”
她感觉他们两个才是最般配的。
“就是嫁给他。”慕雪带着浅浅的笑意道。
林欢欢:“……”
“我们从小就有婚约在身,在成婚最后半年才第一次见面。”慕雪开口道:
“你觉得我嫁给陆少爷好吗?”
“好。”林欢欢立即道:
“我感觉慕小姐跟陆少爷特别配,而且陆少爷对慕小姐特别好。”
听到这些,慕雪心里就特别开心。
“而且慕小姐也特别喜欢陆少爷。”林欢欢补充了句。
慕雪:“……”
还好陆水不在这里,不然会更过分也说不定。
当然,她不否认她喜欢陆水。
“我要是有这么好运气就好了。”林欢欢吃着包子有些难受:
“可惜不可能,我根本没有慕小姐这么好看。
天天吃包子,现在长成了包子货。
我姐姐们都是妖艳货。”
女裝大佬的家教日記 楊證道
“三阶了就会瘦,肯定很好看。”慕雪看着林欢欢五官说道。
她说的是真的。
林欢欢的五官真的很好看。
就是胖了些。
如果脸蛋红彤彤一些,看起来也会挺可爱的。
说起红彤彤,慕雪就想起当初林欢欢被打的样子。
一愛封喉:首席的冷妻
挺有意思的。
不过冰水姬这个称呼挺好听的,就是跟林欢欢不太符。
林欢欢点头,但是三阶太远了。
“逃婚真的有用吗?”东方茶茶在一边好奇的问。
“没用,等成婚日期到了,我爹他们就会把我抓回去。”林欢欢失落道。
她就是想表现不满,顺便变漂亮。
至少让他们重视一下。
“那是不是你在成婚之前,努力变漂亮,然后带着成果嫁给那个人?
你真的不喜欢那个人吗?
都付出这么多了。”东方茶茶说道。
听到这些,林欢欢啃包子的嘴瞬间停顿了下来,然后她眼睛湿润了起来。
接着她哭着声跑出了亭子。
“呜呜呜。”
慕雪:“……”
香芋:“……”
愛情攻略
“画画,别说话。”慕雪开口道。
“哦。”东方茶茶开始画画。
……
陆水正往慕雪那边而去,只是走在路上,突然看到有人哭的很伤心跑了过来。
对方好像没怎么看路,为了自己的安全,陆水躲到了一边。
让那个有些胖的人,顺利跑过去。
陆水倒是没在意刚刚那个人。
他看到了慕雪。
很快就来到了慕雪跟前。
“我给慕小姐带来了两条鱼,一条是活鱼。”陆水看到慕雪起来,就开口说道。
慕雪看到陆水这么快过来,自然很高兴,她刚刚没感觉有人触动命理,所以肯定是算卦失败。
“那另一条呢?”慕雪好奇的问了句。
“另一条也是活鱼。”陆水正色道。
慕雪:“……”
陆水是不是没经历过社会毒打?
上一世认识陆水是经历过社会毒打后。
那时候多温柔的一个人,对她那么好。
现在呢?
“现在好像对我也不差呀。
就是小动作不断。”
————
乔家,一处亭子中,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女的清秀貌美,就是一脸怒气。
男的一边袖子是空的,有些无奈的笑着。
“听说女方那边还逃婚了,太过分了。”乔倩有些愤怒。
是的,这两个自然是乔乾跟乔倩,乔倩听说自己哥哥要成婚,自然是高兴的。
毕竟对方也是大户人家。
但是听说女方居然逃婚了,把她气到了。
“一个小胖妞,天赋不高,年纪还比哥大,她还有脸逃?
我们没嫌弃她就不错了。”乔倩不吐不快:
“要不是哥受伤了,她一个小胖妞,有什么资格嫁过来?
我们乔家还输她家不成?”
“对方不是说只是外出散心嘛,没有这么夸张。”乔乾开口解释道。
他答应了成婚,自然就有了所有心理准备,对方逃婚也在他预想中。
毕竟,他现在只是个废物少爷。
比陆水还废物的废物。
一嫁貪歡
别人能愿意才有怪。
不过他发现废物跟废物之间,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比如曾经废物的陆水。
现在回想起来,陆水虽然废物,但是也不是任何人可以欺凌得。
以前他居然找陆水麻烦,真是愚蠢至极。
陆水是家族独苗,别人看到陆水可能会认为是废物。
但是陆家从未把陆水当废物对待。
一切都是最好最适合的,哪怕是成婚对象。
别人觉得好没用,陆家是层层筛选的。
他不一样,他是别人觉得他是废物,乔家也是以废物来对待的。
一切都可以随意。
这就是差别。
有些事,果然是经历过,才能明白其中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