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新聞

瘋長的“小螞蟻們”

瘋長的“小螞蟻們”

(原標題:瘋長的“小螞蟻們”)

美國大選裏一個嚴重的誤導

螞蟻集團無疑是互聯網金融科技的先驅,在它之後平安、騰訊、小米、美團、百度、360等大小巨頭一字排開,都想在自己的流量中啖下一口金融湯。他們許多業務和運作模式與螞蟻集團大同小異,可謂“小螞蟻們”。

追隨螞蟻放貸的小螞蟻們

按照公開披露的信息,螞蟻的最初機緣來自2013年馬雲和時任重慶市市長黃奇帆吃的一次飯。席間,黃奇帆問馬雲,你有什麼困難,有什麼事想做還沒做成?馬雲說,還想搞個貸款公司。黃奇帆聽完有些詫異:“你是在浙江的老大公司,貸款公司地方政府就能批,這有什麼難的?”

臺當局又以”越界”爲由扣押大陸漁船 強行登船拘4人

實際上,當時浙江義烏、溫州等地小貸公司因爲整頓業務全部凍結了,馬雲很是苦惱。黃奇帆聽完拍板,“你只要不搞P2P,我3天就把手續給你全部辦完。”之後,阿里在重慶陸續設立了螞蟻商城和螞蟻小微兩家小貸公司,即借唄和花唄的註冊主體。

那一年,京東、百度、蘇寧等多家公司也開始進軍互聯網金融,想用自己手中積累的用戶流量實現金融帝國的夢想,小貸正是其中的重頭業務。這之後,10多家互聯網公司扎堆在重慶註冊了小貸公司,比如重慶度小滿、重慶小米小貸等。

愛我所愛 標緻508L只說給懂的人聽

當年唯獨360是個另類。2013年有些基金公司和銀行找上來合作,周鴻禕都沒答應,說因爲看不明白,”我想我們最近還是踏踏實實做好安全產品,不打算涉足互聯網金融”。然而這番話僅僅兩年後就遭到打臉:2015年360金融(現已更名爲360數科)誕生,其後推出360白條,2018年在美國納斯達克掛牌上市,成爲互聯網金融系第一股。

內華達州6張選票上熱搜,拜登離”成功”就一步之遙!特朗普急了:停止計票!美股又大漲600點

周鴻禕大概發現,放貸這門生意可比做視頻、賣手機好賺錢多了。在360金融的收入中,助貸一直是大頭,2016年佔公司總收入的100%,2017年佔到82.2%,2018年佔到86.9%。與之相比,花唄和借唄也是螞蟻集團的主要收入來源,2020年上半年,微貸佔到螞蟻集團總營收的四成,利潤更是佔到一半。而在陸金所IPO文件中,收入八成也靠放貸。

在網貸這個市場裏,“小螞蟻們”各有側重。陸金所憑P2P崛起,百度金融以教育起家,小米金融主要面向供應鏈企業,美團小貸則主要向美團上的合作商家提供貸款。

那些年,由於互聯網小貸的迅猛增長,互聯網公司的金融業務也獲得高增長率。比如,360數科2019年營收92.20億元,同比增長107.33%;2018年營收44.47億,同比增長464.24%。這樣的增速讓很多行業都羨慕不已。

諸多小螞蟻中,最聰明的則是字節跳動。儘管在金融領域起步最晚,2020年9月才獲得第三方支付牌照,但比起直接做小貸,字節跳動更想賺小貸企業的廣告費。一位業內人士給AI財經社的數據顯示,除了遊戲和教育,多家互金類公司也處於今日頭條TOP50的廣告客戶中。

“小螞蟻們”亦步亦趨,跟在螞蟻后面分食流量帶來的蛋糕,從某種程度上,這可以視作是背後巨頭間的戰爭延續:前線的士兵在紅海中搏命,在監管的刀尖上行走;將軍們穩坐帳中,對動輒萬億的流水金額垂涎不已。畢竟再也沒有什麼理由是手握龐大DAU而不去做金融的了。

臺灣:如果我們是美國“第51州”

學習螞蟻好榜樣

互聯網巨頭們的戰場分散在各大行業,但仔細看各家金融業務邏輯,除了網絡小貸,“小螞蟻們”與螞蟻集團各大業務幾乎如出一轍。有些企業自打做金融科技第一天,就亦步亦趨學習螞蟻,有些則在企業重大轉型中把螞蟻作爲榜樣,更有有個性的企業,要與螞蟻一較長短。

恢復神速!韋斯特迴歸球場練投籃 稱其未來想執教

在這些“小螞蟻”中,陸金所首當其衝。成立於2011年的陸金所,被平安集團視作金融科技戰略的重要一環。從2015年首次傳出上市傳聞後,經歷將近5年的長跑,於今年10月30日先於螞蟻集團登陸資本市場。

吉娜宣佈懷孕喜訊 好友謝娜蔡少芬送祝福

”國內規模最大P2P”,一直是陸金所的重要標籤。截至2019年6月,陸金所的P2P個人貸款餘額超過4000億元,活躍投資人1100萬人。

龐大的投資者和標的資產,讓陸金所成爲金融風險滋生的溫牀。2019年8月,多位陸金所投資人聚集在陸金所母公司中國平安深圳總部維權。網傳圖片顯示,維權投資者手舉“馬明哲董事長請您救救陸金所投資人”的橫幅。

變得成熟穩重了 新款奧德賽明年國內買得到

正是由於P2P業務模式中的風險問題,陸金所上市問題長期懸而未決。但此後,陸金所轉型上岸,花了一年多時間,把P2P個人貸款餘額降到了478億。而它的轉型,也離不開螞蟻這位“老師”。

“你不要看馬雲今天經常出來否定P2P,你以爲馬雲沒做過嗎?當年的招財寶就是個類P2P,只不過後面出問題,就被叫停了。”一位阿里金融前員工對AI財經社說。招財寶是螞蟻金服前身小微金融服務集團在推出餘額寶後,接力推出的一款理財產品,低調上線4個月後,規模就突破100億元。

這遠遠不夠。時任小微金服金融事業部總經理、招財寶CEO袁雷鳴說,“我們希望在兩到三年之內做到1萬億元的規模,這需要我們與更多的金融機構攜手,注入能量。”

華爲起訴美政府16個部門:故意拖延公開孟晚舟案信息

按照阿里巴巴的設想,招財寶一頭連接小微企業、個體商戶等小微融資人,另一頭連接3億淘寶上的小微用戶,中間通過小微金融的大數據平臺提供風控和擔保。從特徵上看,與P2P無異,但袁雷鳴認爲招財寶與P2P的差異是風險更低,中間的風控機制更加完善。

可惜袁雷鳴沒有等到招財寶規模達到1萬億的那天。2016年12月,招財寶代銷的僑興電信私募債違約,涉及資金達10億元。招財寶也在此事件後收縮規模,袁雷鳴則是先被調任,並在此後從螞蟻集團離職。

事實上,陸金所也如螞蟻一樣,壯士斷腕,在行業走下坡路時及時放棄P2P,避免其干擾後續上市進程。其招股書顯示,陸金所轉型財富管理機構走的也是螞蟻的老路。目前,陸金所控股的主要財富管理產品爲資管計劃、銀行理財、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信託產品等。在螞蟻集團的招股書中,這些被歸納進理財科技平臺中。

2019年,陸金所撮合財富管理交易超過1萬億元,在招股書中,自稱爲財富管理行業第三,行業龍頭則是促成資產管理總額爲4萬億元的螞蟻集團。

21款賓利飛馳 很多人都對它感興趣爲啥

如果說陸金所的轉型,離不開螞蟻的啓發,那麼從起步開始,在“小螞蟻”中,與螞蟻集團最爲接近的無疑是小米金融。

和螞蟻集團的起點是阿里小貸一樣,小米生態的供應鏈上下游存在的大量小微客戶,成爲其金融業務的發端。小米金融董事長洪鋒曾稱,小米手機銷售渠道中的衆多小型經銷商進貨的貨款都是由小米金融提供的,小米金融還在店鋪內安裝了電子抽屜牆,實時監測店家的出貨情況,進行風險評估,體現了這家企業的科技風控特色。

內華達州6張選票上熱搜,拜登離”成功”就一步之遙!特朗普急了:停止計票!美股又大漲600點

值得一提的是,在已集齊的六種牌照中,小米僅銀行牌照就拿到兩塊,一塊是國內第三家互聯網銀行新網銀行,另一塊則是位於香港的虛擬銀行天星銀行。

作爲互聯網銀行新勢力,新網銀行常常被外界與螞蟻集團的網商銀行相比較。但有所不同的是,新網銀行的股東背景豐富,其場景不僅僅侷限於小米生態,還有新希望的農業產業鏈和紅旗連鎖旗下的連鎖超市。

這種場景上的不同,也讓新網銀行追趕老大哥的速度越來越快。2019年,新網銀行營收26.67億元,同比增長99.8%;淨利潤11.24億元,同比大增205.4%。截至2019年底,新網銀行總資產442.36億元。而截至2020年上半年,老大哥網商銀行資產總額爲2242.22億元。

股東構成豐富的後果,也讓小米在新網銀行的很多決策上缺乏話語權,比如曾重倉P2P存管和汽車金融。這不像在網商銀行內部可以說一不二的螞蟻集團。

意大利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30550例 羅馬鬥獸場5日起再次關閉

P2P存管曾是新網銀行核心業務之一,曾爲100餘家P2P機構提供銀行存管,名列行業第一。但隨着網貸出清和互聯網金融監管口徑收縮,目前,新網銀行只爲廣州e貸等9家平臺提供存管服務。

至於在汽車金融中的投入,則明顯是大股東新希望集團對新網銀行施加的影響。2019年末,美利車金融上市前夕,創始人劉雁南因“1105”特大涉黑網絡套路貸案被查,涉案人員超過1600人。

據美利車金融此前披露的招股書顯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其資金合作方包括了新網銀行在內的7家金融機構,促成的融資交易總額爲91億元,其中99.9%由上述金融機構提供資金。

公開資料顯示,新希望集團同時爲新網銀行和美利車金融的第一大股東。

螞蟻雖大,但也並非不可戰勝。敢與螞蟻一較長短的“小螞蟻”當然也有,起碼美團就是其一。

房企三季度如何降槓桿:增回款、少拿地、賣股權

美團金融向螞蟻宣戰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今年8月,美團外賣直接關掉支付寶的接口,將雙方的矛盾擺在檯面上來。更早些時候,美團上線了對標螞蟻花唄的C端信貸產品“買單”,爲用戶提供先消費後買單的服務,到5月底,“買單”升級爲“月付”。

金融戰是公司主控權戰爭的延續。從整個過程來看,美團正在試圖通過支付、徵信和消費金融打造一個屬於自己的金融生態,而究其背後還是關於用戶場景的競爭和流量入口的強化。

比老爸早出戰!詹皇兒子校隊比賽下週亮相ESPN

一個有意思的細節是,對於線下教培行業的支付入口,美團和支付寶已開始暗戰。美團對於線下教培的整合始於2016年。據當年披露的數據,美團及大衆點評雙平臺收錄了1500座城市的逾30萬家教育類品牌商戶。

基於這些龐大的用戶基數,美團成爲教培機構獲客的新渠道。一位線下機構從業人員告訴AI財經社,僅大衆點評的一個推薦位,最低價格就要8000元/月。而美團除了幫助獲客,還提供交易支付的場景,完成線上線下的流量合併。

美國大選裏一個嚴重的誤導

教育無疑是本地生活領域的一款大蛋糕,支付寶自然也不會放過。10月29日,支付寶聯合校寶在線推出了一款針對線下教培機構的新產品學費碼,用戶在使用學費碼之後,可以將學費存儲在支付寶中,日後學生將會按照教學進度分次支付給教培機構,減少教育機構倒閉或者跑路所帶來的風險。

從產業上看,這一做法將會變革教育行業的預付費模式,並取消教育機構的遞延收入。但教培行業從業者對此並不買賬,有從業者擔憂資金缺乏存管,會釀成系統性風險。也有從業者直言,“這是不給教培機構留活路”。

總之,教培機構的兩種付費模式,展現出美團的結硬寨打呆仗和螞蟻集團動輒顛覆行業的激進。無論雙方是否承認,兩家公司的戰爭從未停止過,如今“小螞蟻”又跟大螞蟻在金融科技的街頭巷尾開戰了。

面臨共同的困境

“小螞蟻們”在業務和IPO進程上的高歌猛進在11月2日戛然而止,當天出臺的《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將給兇猛的互聯網金融市場踩下一腳剎車。新規給註冊資本、槓桿率等都畫了紅線。實際上,由於介入市場晚,盤子小,“小螞蟻們”的未來增長,比螞蟻集團更爲嚴峻。

新規明確,需要跨省開展網絡小貸業務的小貸公司註冊資本不低於50億元,且均需爲一次性實繳貨幣資本。天眼查App顯示,全國僅有5家小貸公司符合這一條件,其中只有3家互聯網公司及格:螞蟻小微小貸、度小滿小貸和重慶蘇寧小貸。

這意味着,大批互聯網小貸公司,如美團、小米等旗下的網絡小貸公司都需增加註冊資本,從“輕資本”走向“重資本”。不知是及時補救還是巧合,新規出臺後,騰訊迅速調整了相關業務的註冊金。11月4日晚,騰訊財付通小貸公司註冊資金由10億元增至25億元。騰訊方面的迴應是,這次增資啓動於8月份,10月完成了監管備案。

新規還要求,同一投資人及其關聯方、一致行動人作爲主要股東參股跨省網絡小貸公司的數量,不得超過兩家,或控股跨省經營網絡小貸公司的數量不得超過一家。這意味着,一些互聯網企業名下的多個小貸公司,比如螞蟻集團下的網絡小貸公司或只能保留一個。

小貸新規的重點監管還指向了“控槓桿”,打破之前以較低資本金實質放出成千上萬億貸款的怪相。當年給馬雲批覆網絡小貸的時任重慶市長黃奇帆曾在《結構性改革》一書中稱,過去螞蟻用30億元發放了3000多億元網上小貸,形成了上百倍的高槓杆。

對於一些互聯網金融企業來說,放貸的錢絕大部分並非出自他們自己的口袋,比如螞蟻共計2.1萬億的信貸規模中,98%的資金來自合作銀行和發行ABS(資產支持證券)。正因此,螞蟻通過360億元表內資產撬動了1.8萬億元的聯合貸款。而這在互金類公司中並不罕見。

在這方面最得螞蟻真傳的得看陸金所。陸金所與螞蟻一樣,用極少的自有資金或者說表內資產,撬動了龐大的貸款。其上市招股書顯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陸金所控股管理貸款餘額達5358億元。在2020年上半年新增的撮合貸款中,28%的資金來自國有銀行,33%來自商業銀行,近39%來自信託公司,其自有資金尚不足1%。

現在,陸金所和螞蟻面臨同一個問題。根據網貸新規,在單筆聯合貸款中,經營網絡小貸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出資比例不得低於30%。比如螞蟻集團促成的1.7萬億元信貸餘額,按照30%出資比例,需要出資5100億元。在新規出臺後,陸金所股價暴跌8%。這意味着,未來互聯網公司們必須揣多少錢辦多少事。

又一”種子選手”走向破產 造車”地方軍”迎出局時刻

值得關注的還有消費貸大市場。招行國際證券的報告披露,2019年底互聯網消費貸市場的規模約爲2.3萬億元,其中螞蟻佔到750億元,平安普惠佔到350億元,騰訊微衆銀行佔到250億元,剩下的市場主要被百度度小滿金融、京東金融、360金融、樂信、趣店等公司瓜分。

而更爲驚人的是,這些消費貸平均年化利率極高。此前,有網友計算了螞蟻集團借唄的年化利率,以日息萬分之五左右來算,年化率=0.0005x30x12=0.18=18%,比銀行貸款年利率9%高出一倍。這被銀保監會消費者權益保護局局長郭武平批爲“普而不惠”。

但在招行國際證券的報告中,針對借款人的風險,互聯網小貸的利率甚至超過了36%。由於超過36%的部分被最高人民法院定位爲“無效區”,法院支持借款人要求出借人返還,目前互聯網公司的網絡小貸平臺,放貸的年利率大都在18%至36%之間。而這讓很多超前消費的年輕人掉進了陷阱。

有規矩是件好事。在這些年“小螞蟻們”朝着網貸市場瘋狂邁進的背後,每家公司的身後都殘留了成百上千起投訴案件。其中涉及暴力催收、引導未成年人借款等。作爲支付寶最大的“敵人”,美團的小貸業務甚至在今年被法院點名批評。

2015年,王興提出“打造一個千億資產規模的金融事業”,公司在2016年拿下小額貸款牌照,開始爲用戶及中小商家提供小貸業務。然而今年6月,河南省焦作市中級人民法院在中國裁判文書網宣告一批裁決書,其中有5份均案涉美團小貸。

回看起來,這樁官司有幾分烏龍。起源是一位用戶在美團點評上分期借款了8萬元,由於逾期未歸還,爲了追債公司把這位用戶告上了法院。然而河南焦作法院卻認爲美團小貸屬於非法放貸,不僅駁回了審議,還給美團小貸定了一系列罪名:“未經金融監管部門依法批准,利用互聯網信息技術,通過融資業務平臺,違法從事發放貸款業務,擾亂了金融市場秩序,破壞了金融市場的穩定性,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

事實上美團小貸2016年就拿到了牌照,因此並不服這起裁判,提起了上訴。中國小額信貸聯盟常務副理事長白澄宇接受採訪時指出,這起訴訟也暴露出小貸公司法律地位的缺失,互聯網小貸沒有任何明確的政策,只是個別省份的試點。而這又進一步導致更多亂象滋生。

監管趨嚴同時競爭加劇,導致網貸景氣度不斷下降。2019年以來,“BATJ”、360旗下的互聯網金融企業相繼啓動“去金融化”進程,名字都更名數科或者科技,不約而同地強化科技屬性,其數字科技業務在營收大盤的比例也在提高。但如何依靠科技來獲得高速發展,如何實現期望的估值,仍然是“小螞蟻們”的一道命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