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4bqab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重生之遊戲大亨 txt-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一見如故讀書-pwxns

重生之遊戲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遊戲大亨
坐在主桌的王涛立刻举杯,一饮而尽,然后开始了拍马屁模式。
網遊之俺是奶媽 白行東
“感谢明哥安排了这么高端的饭局!你们都知道这一桌是啥标准么?”王涛欲擒故纵道。
一旁立刻有同学笑着打哈哈道:“高标准呗!龙虾鲍鱼,应有尽有!感谢感谢!”
豪門錯愛I,總裁太危險 木槿西西
“不!你们不懂!知道这一桌要多少钱么?八千八一桌,还不算酒水,呃!还要加百分之十五的服务费!知道为啥不?”王涛一喝酒就上脸,说话的嗓门格外的响亮。
“为啥?”旁边有人笑着问道。
王涛将嘴一抹,说道:“因为这里是五星级大酒店!你们看到窗外那辆车没有?那可不是一般的车,那是蓝博基尼,是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够不着的车!咱们明哥就有一辆!”
朕的皇兒好誘人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哇!那么帅的跑车,原来是明哥的啊?”挨着明哥坐的美女同学立刻双眼放光,直勾勾的盯着明哥,贴得更近了。
明哥连忙摇头,一脸温和的笑道:“不,不!那辆可不是我的车!那辆是传说中的蓝博基尼牛魔王,全球限量款,没有五百万根本拿不下来的。”
一听明哥这么说,众人纷纷倒抽了一口凉气,啥家庭条件啊!一辆车五百万,堪比一线城市一套房了。
这要是开在路上磕着碰着,那不得倾家荡产啊!
“明哥你谦虚了!别不承认啊!我们又不找你借钱!下次带我兜风呗,我也发个朋友圈显摆一下。”旁边的美女同学瞪着一双桃花眼,笑盈盈的说道。
明哥满脸笑意,连连点头,心里却骂开了,这要是二十年前,哪怕是十年前,你跟我说这话也就罢了,现在你这满脸的褶子加鱼尾纹,都成这样了还敢撩我?谁给你的勇气啊!梁静茹吗?
“下次,下次一定!”明哥没把话说死,甚至还小小的偷换了一下概念,让众人误以为外面那辆牛魔王真的是他的车。
还真别说,那辆车太抢眼了,就连他都眼热得很,如果自己的实力再上两个层次,也许才够资格买那样的车子。
不过,明哥是威尼斯酒店的常客,知道这窗外的停车场是酒店高管的专属停车位,一般这个时间段是他们酒店生意最火爆,也是最忙的时候,多半不会有人开车出去的,所以自己就算装这个逼,相信也没有人识破。
一时间,包厢里的众人纷纷开启了吹捧模式,你一言,我一语,把明哥追捧到了天上去。
而此刻,最外侧的那一桌,也就是陆梦鳞和苏雪痕所在的那一桌,反而是最冷清的。
苏雪痕从坐下来开始,就一直望着窗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有很重的心事。
等到她突然回过神来,却冷不防看到了坐在旁边的这位男同学的眼睛。
那是一双深情的眼睛,让苏雪痕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一句话,“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而且他的眼神,完全不像是在看一个多年不见的同学,更像是丈夫在看自己的妻子,自然而然的流露出关怀。
是什么样的人生经历,才会让他拥有这样的眼神呢?
都市血影 詠苼芝戀
“你在看什么?”苏雪痕立刻用最平静的语气问道,平静之中暗藏着冷漠。
陆梦鳞依然很专注的看着她,慢悠悠的说道:“如果我告诉你,在另一个时空,我们从高三开始就是很好的朋友了,后来你成了我的女朋友,我们一起生活了很长时间,你相信吗?”
苏雪痕立刻皱起了眉头,脸上浮现出了极度不悦的表情。
因为眼前的这个家伙,实在是很轻浮,很大胆,简直太过份了!
“你搭讪的创意不错,但是这个笑话有点冷。”苏雪痕冰冰的反驳道。
“嗯,我也这么觉得。毕竟你不是她,所以我只想看看你,没有别的意思。”陆梦鳞摇了摇头,不再盯着苏雪痕看了。
苏雪痕扭过头去,不想再看这个无礼的家伙。
毕竟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面对一个突然冒出来,说什么前世今生的神棍,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理他。
如果回憶可以雕塑
而且,苏雪痕还算准了,这个家伙多半一定会按捺不住,继续找话题跟自己搭讪的。
哪知道陆梦鳞居然真的毫无反应,甚至连看都不再多看她一眼了。
“欲擒故纵?”苏雪痕心中暗暗想到,不由得摇了摇头,暗自好笑。
自己早已经不是单纯无知的青春少女了,男生用的这些小伎俩,没遇到过一百次也有八十次了。
于是,苏雪痕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在等待着身旁的这个男人开启套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遗憾的是,苏雪痕并没有等来对方的继续搭讪,反而是她自己,因为好奇,一次又一次的将目光瞟向陆梦鳞。
而这一幕,则被许多同学都看在眼里,他们纷纷觉得不可思议,身为大富婆的苏雪痕,难道对那个一声不吭的陆梦鳞更有兴趣?
那个陆梦鳞,看上去除了帅一点,状态保持得好一点之外,也就是气质沉稳一些,别的方面根本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
命運之鑒屍禁區 吟蕭鼓
看来,咱们班的大富婆,口味很独特啊!许多人都在心中默默想着。
此刻,苏雪痕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心理有点扭曲了!不过,这不正是今天她肯来参加同学会的目的么?
就在这时,陆梦鳞突然开口了,不过他说话的对向却并不是苏雪痕,而是一旁正在飞禽大咬,胡吃海塞的王少晓。
“你吃饱了吗?”陆梦鳞淡淡问道。
“还行!咋了?”王少晓一手捧着大肘子,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紅線牽鬼
有时候,就连陆梦鳞也不得不佩服这个胖子,其实他属于活得很通透的那种人,从来都是把自己摆在很低的位置,也从不去掩饰和试图伪装什么,所以他在这种场合,吃得相当的欢畅和愉悦。
因为人家根本就是冲着这顿饭来的,所以什么个人形象,面子之类的东西,通通都不如吃饱重要。
也许这种真性情,才是陆梦鳞从小到大都愿意和这胖子相处的原因吧!
“吃饱了就走吧,我嫌吵!”陆梦鳞笑了笑,很随意的说道。
他来参加这场同学会,本来就是为了完成系统任务,然后就是看一眼苏雪痕,现在这两件事都算是办到了,再留在这里,其实也没什么意思了。
“啊?再吃一会啊!还有几个硬菜没上呢!”王少晓满脸委屈的嘟嚷着,但是嘟嚷归嘟嚷,陆梦鳞要走,他肯定也是立马起身,不会留下的。
听到了两人的对话,苏雪痕眼中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什么情况?不按套路出牌的么?她完全想像不到,一个刚才还用穿越时空这么新潮的概念来搭讪的家伙,这么快就对自己爱理不理,准备要溜了!
难道他是觉得没有希望了,所以干脆就直接放弃了?你好歹试一试啊!你不试,我怎么拒绝你呢?苏雪痕越想越觉得窝火,不由得狠狠瞪了一眼陆梦鳞。
馴夫記:將軍請別亂來
这一眼,风情万种,陆梦鳞当然是没有看见的,却被一直关注着苏雪痕的明哥看得清清楚楚。
明哥身体微微前倾,将胳膊搭在了王涛的肩膀上,然后冲着苏雪痕和陆梦鳞的那桌努了努嘴。
王涛一直都是明哥的马仔,老板一个眼神,他就知道该做什么了。
于是,王涛摇摇晃晃的起身,涨红着脸,一脸醉意,左手捏着酒壶,右手握着一杯白杯,晃晃悠悠的就走到了陆梦鳞和王少晓的面前。
混個神仙當當 魚不樂
“来!今天高兴!王少晓,咱们哥们先喝一个!小时候我欺负过你,今个哥给你赔个不是!”别看王涛一副醉猫的模样,心里门清着呢!他不能让其它人看出来,他的目的其实是姓陆的。
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大概就是说的这个道理了!
王少晓连忙站起来,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他刚才过去敬酒,碰了一鼻子灰,没几个人真心搭理他,没想到现在王涛居然主动过来,当然要给面子了。
两人碰了个杯,同时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嫡女謀後 薄姬
这时,王涛却变戏法般的拿出了两只大玻璃杯,咕咚咕咚满满倒了两杯白酒,基本上将他手上的酒壶倒空了。
“陆梦鳞,咱们多年没见了,今天高兴,值得喝一个大的!来,我敬你!”说罢,王涛将其中一杯酒举到了唇边,作势欲饮。
可是陆梦鳞却没动,依旧坐得端端正正,连胳膊都没抬,更不用说去端桌上的那杯酒了。
王涛的心思很重,他打算先灌陆梦鳞几杯,把这小子灌麻了,然后在酒桌上自然有一百种方法让他出丑。
像王涛这种在酒场上混迹多年的老江湖,要激将人家太容易了。
特别是像陆梦鳞和王少晓这种混得不如意的家伙,平时心里积攒了太多的苦闷,只要给他一个渲泻的机会,十有八九会一发不可收拾。
到那时,苏雪痕只要见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发酒疯,形象全无,心里的那点好印象势必全无。
上兵伐谋,到了他们这个年纪,玩的就是心计,层次不同,玩法也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