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rp096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第九百四十五章如夢初醒閲讀-ld3hq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浩漭第一峰,临天峰。
山脉北方,一尊千丈高的法相,身背长剑,凌空静坐。
三國之江山美色
千万缕剑意,围绕着他,衍化着万物破灭,众生死亡的场面。
隐隐能看见大道规则凝成的电光,在他身后交织,形成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临天峰之巅,手握“观天宝镜”的祖安,一袭白衣,面容古朴,头顶羽冠,如从遥远时代踏出的老派修行者,仙风道骨,浑身灵雾缥缈。
“破灭之剑,杜远。”
祖安眉头微皱,嘴唇动了动,一缕心声横跨千里,送出临天山脉之外。
“祖前辈,我奉宗主之命来此,只要你不出临天山脉,我绝不会出剑。”
千丈高的巍峨法相,虚空抱拳作揖,言辞诚恳,眼瞳深处却有隐藏极深的癫狂,隐隐和齐雲泓有些相似。
只是,齐雲泓的癫狂是流于表面,毫不掩饰。
这位名叫杜远的大剑仙,则藏隐的极深极深,仅极少数熟悉他,和他打过交道的人,才知道他唯有在战斗时,或面临足够分量的对手时,方才将自己的癫狂一面,给展现出来。
然而,偌大一个浩漭天地,能成为他对手的人,数量可着实不多。
破灭之剑杜远,剑宗排名第三的大剑仙,自在境后期巅峰,战力仅次于剑宗两位元神境大剑仙。
祖安看到他现身,也觉得头疼,本想离开临天峰的念头,被迫打消。
身为浩漭天地,最老资格的自在境大修,又合道了临天峰,他只要不出临天山脉,别说杜远来,即便是剑宗的那两位,他在自己的天地,也有一战之力,不会处处受制。
他很清楚,杜远断然不会踏足临天山脉,不会在他的地盘战斗。
便是出了临天山脉,他也有把握胜过杜远,只是……
杜远此人,在酣战时性喜以命换命,根本不管自己死活,只要觉得没有获胜希望,就会采取玉石俱焚的极端方式。
絕品女仆 誓三生
祖安心底清楚,他踏出临天峰,兴许能杀了杜远,但自己定然身受重创。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还担心除杜远外,暗中还有元阳宗的山主配合。
“我在临天峰,能牵制你杜远,或再有一人,也算是出力了。”祖安轻哼。
海棠閑妻 海棠春睡早
“以前辈的资质和力量,单单我一人,自然是不配留下前辈的。”杜远微微一笑,算是变相承认了,赶赴于此的自在境大修,不止他一位。
他这么一说,祖安索性闭眼,以心念游弋“观天宝镜”,只作壁上观。
……
芜没遗地,临近虞家镇的那座湖心岛。
蟒后徐子皙,奉妖殿之命,刚刚给予虞蛛一些嘱托,忽心神微震。
被“幽火流毒阵”笼罩着的湖心岛,半空中,突现一道猩红如血的光带,如一条血色溪河漂浮着,将她那张妩媚动人的脸,照耀的鲜红可怖。
徐子皙暗自感受了一下,那条血色溪河的气息,“噗”地一下,吐出口鲜血来。
她那张,被血色溪河映照鲜红的脸,多出一些煞白,看着愈发怪异。
“血神教教主!”
徐子皙心神惊憾,下意识地想要求助,想要通传妖殿,想要联系就近的大妖。
却发现,以那湖心岛为中心,周边数十里空间,都被血色淹没,她此刻像是徜徉在粘稠的血色海洋,根本挣脱不了。
更别提,去传讯预警了。
再往下,血色汪洋吞没了一切,她的意识也跟着模糊起来。
女配綜穿記
岛屿中央。
虞蛛虽着装华美,身穿满是褶皱的长裙,可她依然显得黑瘦矮小,只是一双碧绿眼眸,无比的出彩,流露出凡夫俗子不敢直视的妖光。
至高召喚系統
她就站在岛上,视线穿透瘴气和毒烟,和血色溪河中的安文对视。
她脸上,并没有畏惧。
血色溪河中的安文,一双眼睛,如两个猩红如血的太阳,静静凝望着她,和她在一息间,不知交流了多少讯念。
半响后,安文在那条血色溪河轻声一笑。
轰!
一个巨型的,八足的碧绿蜘蛛尸身,从安文的那条血色溪河内飞出来,被他丢向湖心岛,“她,并非死于我手。”
比那座湖心岛,大了数倍的碧绿蜘蛛,落下来的时候,安文解释了一句。
旋即,那条血色溪河呼啸而去。
岛中的虞蛛,眼看八足的碧绿蜘蛛显现,妖血沸腾,每一个细胞时候都在欢呼,都在渴求着,蜘蛛体内遗落的血脉印记。
咻!咻咻!
一道道碧绿血光冲天,逸入蜘蛛的尸身,令那具庞大如山的蜘蛛,急剧缩小。
最终,蜘蛛收缩了近十倍,破开“幽火流毒阵”,沉落在虞蛛身前。
湖心岛屿,连连震荡,平静的湖水掀起了一波波巨浪。
……
禁地,斩龙台之上。
虞渊幽幽醒来,如大梦一场,梦境中曾有众多奇诡场景画面,可偏偏在睁眼后,瞬间忘个干干净净。
他瞳孔中,尽是茫然。
毫无疑问,他已经顺利晋升到魂游境,只要心弦一动,阴神就能冲出识海小天地,遨游外界,没丁点凝滞阻碍。
只是,他的记忆只停留在,从那头黄金巨龙的龙尸内,以“大阴魂术”汲取了,一条条纤细的金色小龙。
后面他阴神和本体真身如何相融,如何吞没异族强者,一滴滴九级精血的事,则全无印象。
極品小僵屍
他醒来刹那,通过和虞依依的灵魂连接,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阴神归位,境界稳固,借一滴滴精血,借“混浊魔胎”内含异血之力,开辟出穴窍,聚涌了磅礴气血……
風煙引 十四闕、清歌漫
“咳。”
他一声轻咳,发现一位位异族强者,皆以看待妖魔鬼怪般的眼神,静静地凝视着自己,“三大上宗,魔宫和妖殿的下一轮攻势,定然会凶猛的多。这座大阵,很难挡得住那些自在境强者,九级大妖的连番攻击。”
“唔!”
一句话没说完,他自己轻喝一声。
不知为何,一种没来由的自信心,忽然涌入心头。
仿佛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座旷古烁今的“封天化魂阵”,要是能发挥出真正的力量,元神境强者不来,或者只来一个,都破不开此阵!
“我推翻刚刚的那句话!”
鬼使神差地,他重新组织起来语言,“此阵,后续兴许能发生新的变化,那五大至高势力如果没派遣元神强者抵达,想破开此阵,恐怕没那么容易!”
话罢,他霍然站起。
并没有刻意动用任何力量,也没有想震慑任何人,就在他起身时,远处的那座“化魂池”,自行朝着他漂浮过来。
東莞打工妹二十年風雨人生 莎啦夢
与此同时,他脚下大地深处,也有轰鸣声再起。
嗷嚎!
青黑色结界外,以龙颉为首的,一头头的巨龙,歇斯底里地嘶吼。
“金象古神,苍狼王,孔雀王,咦,还有莫砚!”
虞渊望向那些巨龙时,还看到了魔宫的莫砚,又是惊奇,又是意外,“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呼!
他骤然落向煞魔鼎,在虞依依缩入鼎内小天地时,黝黑大鼎朝着那青黑结界飞去,离当年的试炼入口,仅有一步之遥。
再然后,他脱离了煞魔鼎,孤身逸入青黑结界内。
结界之外,试炼入口处。
一直什么都看不见的魔宫、妖殿来人,还有寂灭大陆的修行者,突然在一簇簇青黑深暗的魔能深处,瞧见了虞渊的踪影。
“虞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