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2emzs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家裏有門通洪荒笔趣-第四十章 無敵的勢分享-t1rpq

家裏有門通洪荒
小說推薦家裏有門通洪荒
“伏羲大圣此言大善!”英招忍不住出声赞道:“这等举世罕见的重阵,就应该让诸位妖皇共同执掌。”
太一有些不悦地瞥了英招一眼,你就算心里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也不能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说出来啊。
帝俊也无奈地看了英招一眼,随即才问伏羲道:“伏羲大圣,何出此言,此阵造化演绎,自有伏羲大圣指导,我就不必前去献丑了。”
叶昂淡然地摆摆手,“帝俊陛下还是莫要推辞,你手握河图洛书,与周天星斗大阵先天相合,以此至宝辅助,周天星斗大阵成就的速度必然会更快一些,也有助于陛下修行悟道。”
有助于修行悟道?
此言一出,帝俊也有些不淡定了。
他以极大的努力,才压制着自己没有失态,“既然如此,等神庭事了,吾必定携河图洛书,前去星域之中,助伏羲大圣一臂之力。”
……
伏羲和妖神妖帅们商议这些,自然是屏蔽了洪荒那些大神通者的目光。
所以当他撤去了遮蔽,投影化身收束,刹那间消失之后,洪荒其余暗搓搓观望的神圣们,才知道妖族内部的磋商已经结束。
帝俊感应着四周若有若无的目光,脸色骤然一沉,冷哼了一声。
这一次,如果不是妖族大本营那边被拖延了大部分力量,妖族说不定也不会这么狼狈。
这些洪荒之中,暗自与妖族作对的混元强者,虽然数量不少,但是并不被帝俊放在眼里,而且他们一盘散沙,成不了气候。
却是没有想到,这次居然险些被他们坏了大事。
“贤弟,回去之后,我可能要将更多精力放在周天星斗大阵上,到时候,洪荒之中那些能够解决的隐患,就拜托你了。”帝俊对太一低声说道。
太一脸色不变,微微点头,他自然明白帝俊所言是什么,不自觉地,太一将目光投向了洪荒东海以东。
在那方,有一座大洲,名为紫府洲。
“贤弟切勿冲动,一切慢慢来。”帝俊见太一直接将目光对准了东方,不由出声提醒道。
“兄长放心,弟知晓轻重,一切以妖族发展为主,扫清隐患只是顺带。”
“走吧诸位,妖族之中,接下来还有许多事需要我等处理呢。”帝俊面容恢复了和煦亲近,笑呵呵地对诸位妖神妖帅说道,丝毫没有此番行动受挫的感觉。
……
“这东皇太一,果真是个凶悍的角色。”紫府洲,一株参天巨松之下,倪君明眼中神采奕奕,似乎并没有被太一所吓到。
“太清道长,经此一事,只怕我这紫府洲已经被妖族盯上了。”
松树下方,有两个蒲团,倪君明和太清道人一人一个。
校內諜戰 毛小軒
太清道人似乎在闭目沉思,闻言睁开眼笑道:“倪道友无须担心,妖族此番之后,只怕会更加注重内部发展,你紫府洲远在海外,与洪荒相距离,岂止亿万里,那妖族神庭所在,距离你紫府洲,上百万亿亿里,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冲突。”
“道友此番虽然间接插手了巫妖冲突,但是只要日后潜心修行,不主动上岸招惹那妖族,想来权衡利弊之下,妖族也不会选途征伐你紫府洲,否则,整个洪荒之中,大神通者人人自危,联起手来,妖族也不敢妄动。”
倪君明点点头,“倒是可惜了,那东皇太一,我但是很想和他交手一番,听说他乃是妖族修行第一,一颗道心坚定不移,魄力霸气无双。”
太清道人微微摇头,“你只怕不是他的对手。”
“喔?”倪君明好奇了,“何以见得,难不成我的修为比他还低一些吗?”
“不是。”太清道人深深看了倪君明一眼,“单单从修为上来说,倪道友有大机缘,并不逊色与太一妖皇。”
“但是道友相比于太一妖皇,缺了一种无敌的势。”
“一种无敌的势?”倪君明疑惑,“很重要吗?”
太清道人点点头,“修行到你我这个地步,道与我合一,所谓势,便是自身精气神融合为一,向外演绎自身的道,自己的理,是对天地外景,自我内景的高度认知。”
“太一妖皇自身无敌的势,便是其对自我的高度认可,不为外所动,我说过,道无强弱,但是有相生相克,但是这无敌的势,在我等这种境界下,往往能够逆转因果,颠倒阴阳,化不可能为可能。”
閃婚99分:王牌貴妻
“同境界下,倪道友你不是太一的对手。”
“无敌的势,这么厉害?”倪君明目光微微一闪,“那敢问太清道长,洪荒之中,有无敌之势者,共有几位?”
太清道人自嘲一笑,“洪荒神圣,我岂能尽数知晓,不过在我所知的大神通者之中,目下已经有无敌之势者,也并不多。”
“贫道三兄弟皆是有无敌之势,那鸿钧道长,同样有无敌之势。”
“此外,西王圣母、东皇太一、昔日的据比神也是如此。”
“而祖巫之中,帝江与烛九阴,隐隐有无敌之势,可惜适才后土祖巫大罗道韵干扰,贫道也看不清楚。”
“妖族之中,就只有太一一位?”
太清道人微微摇头:“伏羲、女娲,不计入其中。”
有風自南 吉祥夜
隨身帶個遊戲空間 奇兵天降
“不过眼下都是暂时的,日后会是如何,谁也说不清楚。”
倪君明微微颔首,若有所思。
不远处,一片仙池虚悬于虚空中,此时此刻,池中一朵荷花微微摇晃。
擊碎天元 普通就好
山间忽有微风轻扬,漫天牡丹花瓣随风而来,绕着倪君明翩翩起舞。
太清道人看在眼里,不由莞尔一笑,“你这两位伙伴,倒是会安慰人。”
倪君明也回过神来,摇摇头,“我这两位伙伴,不知天高地厚,倒是让道长见笑了。”
“这牡丹与荷花,都说你未来定然会有无敌之势,我倒觉得她们言之有理,倪道友何必自谦。”
天遂人意
……
洪荒北海之滨,一座山巅之上,一道如同钢铁浇筑的身影盘坐山巅,纹丝不动。
他口中讲述着种种修行妙法,如同大道仑音,让周围数万里之中的生灵,如痴如醉。
在这座山巅四周,数万里之内,鸟兽虫鱼,草木金石修行之属,皆是密密麻麻聚集在这里,聆听山巅上的身影讲述大道。
许久之后,那身影忽然停下了讲解。
这是一尊身穿黑色大氅,面容冷峻的青年大神通者,他眉毛如两柄锐利的利剑,仿佛要刺向两旁。
一双眼睛幽深而坚毅,鼻梁挺拔,嘴唇略薄,周身有一种冷酷的气息。
他停下了讲述,下方自有多次聆听讲道的亲近侍者关切询问道:“祖师,不知有什么大事,惹了祖师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