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rj7by优美言情小說 平民神探 我是狙擊手-第1930章 誰來承擔責任分享-6bity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应对这种多重人格的情况,一般来说,会采用一些心理指导的方式,减少他的心理反抗,从心理上将你当成他的朋友。
但这种手段,丁凡不太想用,本能上就对这种方式有一定的抗拒性。
再说了,方式说的简单,丁凡也不是做不到,可这个时间需要很多,对于现在这个阶段,八成也不适合。
所以丁凡并没有选择这种方式,反而是用了更加直接的一种方式,熬鹰!
当然了,说的很直接,事实上,这也属于是一种比较强硬的本办法,需要很大的耐心,不断的跟胡德凯对峙。
三个不同的人格,或许有三倍的精力,可在消耗这一项上面,三个人格并不会占到什么优势。
而且丁凡这边也不只是有三个人,整个警局擅长审讯的警员,加上丁凡还刘健两个人,所有人的轮番上阵,每个人一小时的时间,进去就是跟他东拉西扯的侃大山,他根本就别想有更多的时间来回转换不同的人格。
七个警员轮番的审问之后,胡德凯的精神状态终于逐渐的要崩溃了。
可丁凡依旧没有打算叫他休息,手上端着一份盒饭,外加一杯浓郁的咖啡送到他的面前,随后在他面前坐下。
陰碑 夜涼如水
罗队长坐在他身边,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咖啡,只是轻轻嘬了一口,马上皱起了眉头,小声的对丁凡说道:“你也太损了,这么浓的咖啡,你这是想熬死他吗?”
看的出来,胡德凯现在很疲惫,昨天一*夜没有睡觉,加上今天一天的时间,人格不断的乱窜,甚至自己的两个人格之间大吵了一顿,这会儿不管是在体力上,还是在精神上,他都接近了崩溃状态。
这个时候,丁凡殷勤的送上了一杯咖啡,就是为了他不要坐在一边就睡着了,要有足够的精神,还要送一些吃的给他。
穿越之清影一夢
肠胃里有足够的食物,肠胃的活动量就会增加,大脑的供血就会减少,令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就好像折铁丝一样,不间断的将一根铁丝不断的折,这根坚硬的铁丝总会有一天被折断。
靈絲密 我的
“这不是没有办法吗?”看着胡德凯大口的吃饭,时不时的喝一口手边的咖啡,虽然第一口喝下去的时候,有点皱眉,但很快也适应了这种新奇的味道,好像喝的还挺习惯,这才小声的说道:“不用点手段,他身体里隐藏的那些其他人格,谁有把握拿得下?”
“从之前的审讯笔记上看,他的其他人格显然已经不会在出来了,身体应该开始意识到,这些分出来的人格,明显对于身体的消耗太大,对这些人格产生了一定的抗拒!”
“但这些人格未必不会在内部干扰他的选择,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扰乱他,让他对那些人格,产生不信任,就好像挑拨离间。”
说的比较笼统,或许很难理解究竟要怎么做到这一点,但是剖析开了讲,这件事其实并不难理解。
就好像一个疲惫的人回到家里,本想闭上双眼休息一下,可老婆偏偏在你耳边不断的说着说那,这种烦躁感会比平常高上几倍。
利用这种心理,或许就是打开现在这种僵局的最好办法。
当然这么损的事情,丁凡自己是不愿意干的,自然要麻烦罗队长来当这个坏人了。
虽然有点不太情愿,但是为了案子,罗队长还是咬牙开始了他的絮絮叨叨模式,趁着胡德凯吃饭的时候,他就坐在一边磨磨唧唧的开始了。
重生之逆轉仙途 霧矢翊
说实在的,一开始,废话也就是还好,听的有点烦人。
至少在这一点上,丁凡跟胡德凯基本上属于是同样的想法, 就感觉对面坐了一个唐僧一样。
可越是到了后来,胡德凯的脸色就越是难看,罗队长还说的兴奋,嘴里口水纷飞,说的那是一个天花乱坠,丁凡和一边的记录员听的都有点翻白眼了。
他跟本就没有注意到,坐在他对面的胡德凯已经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脸色铁青,眼神都带着几分凶厉,好像这会儿就要吃人似的。
不过这会儿他双手都被控制在审讯椅上,就算是在想发火,也没有办法挣脱。
这东西他也不是没尝试过,也没有必要每一次都尝试一下,最后干脆头一低,整个人瞬间沉默了下去。
丁凡在一边伸手拍了一下罗队长,叫他赶快停下。
黎明前的青銅紀元 啊烏啊鴉
可罗队长这会儿说的似乎有点兴奋了,嘴巴好像根本停不下来,直到丁凡用力的推了他一把,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不是在说相声,而是在审讯。
“你在叨叨一会儿,他都要口吐白沫了!”丁凡擦着脸上的冷汗,小声的对他说道:“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你真的有做唐僧的潜质!”
罗队长伸手擦了一下头上的汗水,有点尴尬的说道:“我是干政工出身,教训人本身就是我的工作,这不是你让我说的吗?”
确实,之前就是丁凡叫他说的,但也没有叫他说起来没完没了啊!
“胡德凯,要不要在来一杯,我看你挺喜欢喝这东西的!”丁凡翻了一个白眼,走到胡德凯的面前,伸手在他眼前笔画了两下,轻声对他问道:“身体抗不住了,就算了,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了,叫那几个出来就是了,你也可以回去休息一下,我看他们都挺有耐心的。”
胡德凯缓缓抬起头,看了一眼丁凡身后的罗队长,明显脸色有点变化不定,最后却摇了摇头,小声的嘟囔着说道:“他们……也不是没出来过,这会儿都不愿意出来,说是烦!”
能不烦吗?
丁凡看了一眼手上的时间,罗队长刚刚坐在一边,几乎不间断的自己说了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我在士兵突擊當特種兵 我是大鬥鬥
道士成長日記
那点破事,翻来调去的说了不下十几遍,丁凡不想听都差不多背下来了。
“都不出来,那你介意我问几个问题吗?”丁凡将被子递给一边的警员,叫他在冲一杯咖啡回来,依旧要最浓的那种。
前妻首席要復婚 女小貌
而胡德凯听说丁凡要提出问题,沉默了半响,显然是在跟另外两个意识体交流。
或许他已经习惯了,有什么事情拿不定注意,往往都要问问这两个‘朋友’。
不过这个问题,似乎现在看来有点不太统一。
“是这样的,彭城最近死了两个人,一个叫吉明,一个叫郑南成!”丁凡也不打算等他慢慢商量了,直接了当的就问了出来:“吉明死的很惨那,知道他当时怎么死的吗?”
“火烧死的!”
劍傲幹坤
丁凡的问题才刚刚问出来,胡德凯连想都没有多想,张开嘴就说了出来。
显然也没有商量的时间,好像随口而出,只是一种下意识的带动,就连他自己说完,都有点吃惊。
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天地有缺
不过丁凡没有给他多想点机会,直接摇头否定了他的回答:“并不是,根据法医对他的解刨,已经可以确认吉明的死亡原因了,他死前被人打过,一棒子打在后脑上,随后被人在身上倒了很多的磷粉,以及硝酸钾,最后引燃了身上的东西。”
“虽然大火包裹了他的全身,但他最后并不是被火焰烧死的。”
“在大火焚烧他的时候,其实他已经死了,死于吸入性中毒,那火焰燃烧之后,所产生的烟雾对于他的伤害很大,死的很惨!”
由于丁凡的带动,还有对他思维的牵引,胡德凯很快就跟着走了,几乎没有时间多加商量,嘴里喃喃自语道:“不可能,但是他身上燃烧的时候,我看到他一直在挣扎的,怎么就最后……怎么会是毒死那?”
丁凡点点头,嘴角带着一点微笑说道:“说的没错,就是毒死的,虽然高温看上去将他焚烧的不成人形,但事实上也只是焚尸,他在身体被烧的皮开肉绽之前,就已经因为吸入了大量有毒气体,导致了死亡。”
“而硝酸钾这东西,不是到处都有的民用化学品,外面可没有这东西,反倒是你之前的小作坊里面有。”
“至于磷粉这东西,我想胡德新会很熟悉,他当年烧了你家房子,用的就是这东西。”
一说道胡德新烧房子的事情,胡德凯明显愣了一下,眼神中带着疑惑,看向了丁凡。
丁凡一看他这个表情,马上就明白了,之前的胡德新,一直都在撒谎,有些事情,胡德凯根本就不知道。
他在意识沉睡的过程中,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了解有限,而胡德新要是不跟他说这些,他也根本不会知道,至于胡害,那时候还没他那!
“看来,胡德新对你还有些隐瞒,有些事情他根本就没有跟你说!”丁凡耸了一下肩膀,顺势走到一边,将咖啡摆在了他的面前,轻声的说道:“你儿时那场大火,根本就不是意外,而是人为纵火,他之前也承认了,不过他说……火是你放的,跟他没有关系。”
朋友之间很忌讳这种隐瞒,而且是这种很重要的事情,一旦隐瞒下来,就会慢慢的变味了,经过时间的发酵,当初所隐瞒的事实,就会变成一个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引爆,而且这个爆炸的威力,远远不是发火那么简单。
“这你不知道,那你也不知道,你的身体做了些什么,你什么都了解!”丁凡面含心痛的说道:“他们不是你的朋友吗?”
“从小就陪伴在你的身边,对你虽然很了解,可现在看来,你对他们并不是很了解吧!”
“据我所知,胡德新害死了你的父母,那场大火是他策划已久的,而胡害的手上也有人命,王二牛就是被他害死的,他跟胡德新一起下的手。”
“至于那个所谓的八神庵……他杀了两个人,统统都是利用了你的身体,而且事先事后都没有跟你提起,直到现在即将承担责任的时候,这几个人一个个全都躲起来了,这是朋友吗?”
“在我看来他们就是在利用你,这根本就不算是朋友!”
说完最后一句话,丁凡马上闭嘴了,回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看着双眼呆滞的胡德凯,顺手合上了面前的资料。
该说的,都跟他说了,后面要如何做出决定,就应该是他的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