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4i7yo火熱都市异能 極夜玩家 txt-001 滅殺·落幕·成名推薦-xf7tj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怎么可能?这股力量还在不断上涨!”作为在场中实力最强的一人,月媚儿感受着李想散发出的至高气息,身体不住颤抖,一股股惊悚感从心底升起,根本无法抵挡。
正前方,李想的神话生物形态屹立在天地间,修长黑色身影上披着微光帷幕般的薄纱,像是披风,又像是长袍,天空被他所遮蔽,化为一片漆黑,大地也在颤栗,周围的母树森林结界开始崩塌,无法承载这股神辉之力。
早安,蘇先生
无法直视神。
这是月媚儿在见到李想觉醒神话生物形态后心中自然而然诞生的念头,这说明他的神话生物形态无比接近永恒存在,比他们这种半吊子的模仿体要强大不少。
这和一个人的修行经历以及力量法则掌握相关,羡慕不来。她自身的堕落母树形态已经超越绝大部分9级,力量本源来自世界树,遭受万物母神污染后演变成这样,某种程度上说是两种至高力量的结合体。
可与眼前那道微光中的黑影相比,实在太渺小和微不足道了。
劍尋刀
只是觉醒了专属职业和神话生物形态,理论上他应该也只是迈入和他们同层次的9级巅峰才对,为什么会如此强悍,竟然能生生压制在场的所有9级,令他们连反抗的念头都生不起。
这边的战斗陷入了迟缓,他们全部抬头看向李想,眼神无法捉摸。
比起这尊顶天立地的高大黑影,他们的神话生物形态就像是可笑的玩具和迷你怪物,完全不值一提。
“这是9级之上!极夜玩家……竟然能将自己的称号以神念的方式传递给我们。”几人中最见多识广的徐老低声呢喃,一脸惊诧。
迄今为止,真正达到9级之上且被证实的有三个人,邪首白莉莉、愚者兰斯洛以及白王白师利。
白王是在最近刚公布的这则消息,他完成宣告后,七大陆的所有人都仿佛得到了神谕启示般被动接受了他的称号。
白王无上。
他将此贯彻到底,生生走出了一条独属于自己的道路,作为纯粹的人类玩家修炼者,白王证明了人类也能走到力量的最巅峰。
他的晋级同样也是无奈之举,面对邪首王庭和扑克牌俱乐部的步步逼近,要是本土势力再不出现一个足以对抗他们的存在,只会有越来越多的玩家倒戈向他们,白莉莉和兰斯洛收拢那么多高端战力,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因此白王强势宣誓,站了出来,与他们分庭抗礼。
就在不久前,白家被称为第一王族,凌驾在所有世家和势力之上,超过了曾经五王的地位。
昔日的五大王座,黑王纪家已经近乎灭绝,黑王不知所踪;冬零王冬零家逐渐没落,冬零王在阴影世界里准备迈出最后一步,第一夫人冬零爱则是带着大半冬零家投靠了新极夜联盟;月王月家此刻正摇摇欲坠;盾王奥克斯家族在盾王受伤后开始收敛,近期才宣告加入新极夜联盟。
旧时代的势力一一分崩离析,化为乌有,新时代已经降临。
只是众人不曾料到,七大陆历史纪元崭新的一页却是由一个年轻人亲手翻开。
“继玩家纪元后,七大陆会不会进入一个新的纪元……极夜纪元。”月媚儿喃喃自语,神色迷蒙,看着天空那道黑影,心中波澜起伏。
真正的第四个9级之上,极夜玩家李想。
嗡!
一刹那,天空中九星连珠,浑身浴血的暴龙嘶吼着冲到深空,整个身体近乎化为人形霸王龙的他伸手抓住九个炽烈的光团,双手拳套散发着恐怖的气息,烈焰腾腾,挤压着云雾。
这是他最强一击,将自身精血化为光团,以最强悍的力量轰出,足以灭杀任何9级。
復仇總裁小小媽 默小笙
这是绝命一击,亦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这种拼命绝招即使是五王境界的9级也难以招架,大概率会被打得重伤,需要近五十年休养才能恢复,而暴龙付出的代价是神形俱灭,化为虚无。
正是因为有这种绝对杀招在,许多9级相拼很少真的会你死我活。
其他人抬头看着,没有动,似乎是在静静等待着什么。
被时空之力禁锢在半空的吞天翼王也是死死盯着那里,期待着暴龙以自己的死重创或者杀掉李想,挽回战局。
要是暴龙成功了,那么说明李想还不是9级之上。
要是他失败了,那其他人也就没有太多抵抗必要了。
借着这个机会,这些9级也想看看9级之上和他们到底有多大的差距,要是不大,日后也有机会反抗兰斯洛和白莉莉,要是太大,那只能继续蛰伏,寻求突破。
战斗景象惊人,成片的由纯粹力量本源化作的光团散逸下来,轰击在刚分解的结界上,又是一阵破坏。
月媚儿咬牙,再也不敢竖起新结界,那消耗太大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散逸的力量坠落,在她苦心经营百年的月家族地尽数摧毁。
看到昔日的家园被磅礴的力量化为废墟,远处的弦月心情复杂,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感。
郡王的新娘 瑭恩
暴龙还在嘶吼,接近着李想,在他化为的黑影前,人形霸王龙般的暴龙像是一只泥鳅,渺小的可怜。
他在竭力反抗,然而,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噗。
一道黑色月辉斩下,暴龙整个人在虚空中炸开,成为一片璀璨血雨,连魂体都在刹那间消失了。
草根警察 一笑也是樂
他凝聚的九颗光团隐入李想的掌心,那是黑洞,是混沌,是一片看不见的深渊,直接将它们吞没。
这样的差距太过慑人,根本难以抵御!
其他9级们矗立,默不作声,身形都有些发僵。
这就是9级之上和9级巅峰的差距,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月媚儿还知道9级之上是10级,那是神魂雏形初现的层次,非常接近永恒存在,却也还有一段差距,她一度怀疑白莉莉和兰斯洛都已经达到这个境界。
要真是如此,在他们眼中,他们的战斗还真不过就是小孩子过家家,难怪根本不在意。
心底发寒,手脚冰凉,月媚儿长叹一口气,终于明白自己所谓的只差一步就到9级之上是什么概念。
她以为只是差一步,其实是亿步啊!
难怪黑王为了得到这种力量不顾一切吞噬支配者,顶着排斥反应也要这么做,甚至不惜献祭家族,用圣决的力量来晋级,要不是清楚这一步的差距,他岂会绝望到用这种方式来突破?
冬零王自从上次败给白王后就常年闭关,现在更是直接栖身阴影世界,不问世事,鸣绪被围剿,冬零家内讧等等都没能逼他现身。
要是他真的在突破,那确实无法分心,这其中的难度太大了。
李想转身,根本没有在意爆成血雾的暴龙,他看着被时空之力定格住的吞天翼王,他还在费尽心思挣扎,嘴巴一张一合,似乎想要说什么,却连声音都发不出。
在突破之后,李想已经瞬间领悟到了另一个层次的力量境界,眼前的世界也变得有所不同,豁然开朗。
他知道吞天翼王背后确实是一个庞大的宇宙巨兽种族,它们是某位永恒存在的眷族,不过一名永恒存在拥有的眷族何其多,哪会花心思关注某一个个体,就算被觉察,李想也不惧怕。
他的本体是至暗本源,三原柱神之一,位格还在其他永恒存在之上,更何况他的情况没那么简单,被万物之主抓来的灵魂寄宿在至暗本源上,化为现在的极夜玩家李想。
是人类形态的三原柱神,也是唯二能接触那扇“门”的人,另一个可以做到的是万物母神人类形态化身的鸣绪。
李想现在也能看到身体浸泡在世界温泉里,浑身缠绕着树叶枝丫的鸣绪,她在恢复元气,魂体本身在自己的领地中。
至于复制体鸣绪,那不过是她的一道化身气息,被尤格·索托斯捕获,做成了现在的她。
对于鸣绪而言,完全掌握莎布·尼古拉丝真正的力量后,她可以拥有无数分身,不死不灭,是个非常特殊的存在。
即便是李想和尤格·索托斯,也必须保持神魂的完整性,她却不同,她可以肆意分裂创造,因为她的魂体本就不是一个完整体,而是无数个体的结合。
换句话说,她根本死不掉。
除非湮灭她的所有神魂以及分身,只要残留一丝,就能再度无限分裂,等待重生。
要不是那次双月领主和吞天翼王的逼迫,鸣绪也不会觉醒本源中沉睡的万物母神力量,算是因祸得福。
可惜这次的休养沉睡不知道要多久。
只有具备人类形态的三原柱神才能开启人类世界潜藏的那扇“门”,尤格·索托斯一开始就知道全部,但却无可奈何,祂的全知全能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画面,可最后全部无效。
“死吧。”李想没有犹豫,伸出浩瀚如星海的双手,一左一右拉住吞天翼王的双翅,微微一动,他便像是小鸡一般被一分为二,血腥撕裂。
没有惨叫声,没有悲鸣声,就是这么简单的撕裂,分解。
以纯粹的肉身力量硬生生将他撕开了。
那种痛苦,看着就可怕。
这一幕定格在了所有人的脑海里,由于结界的崩塌,连最低等的魔术使用者战士也能清晰看到深空的这一幕。
只是他们都不敢直视李想的身影,怕陷入无尽疯狂中。
看着吞天翼王残余的尸体和血肉坠落,李想转头看向后方战场,其他9级顿时心头一震,无比紧张。
此时只剩下嗜血炎魔、驭鹏、徐老、胡老以及夏凯五人,算上之前死掉的青之君王,这一役,李想他们屠灭了六名9级玩家!
正如徐老所说,这一战,反而成就了李想。
看着李想的目光,月媚儿心头也有些打鼓,他的形态太过充满神性,让人感受不到人性,这样的存在要是对自己动手,也是可能的。
似乎是觉察到了她身体的异常反应,李想轻笑了下,洒下一阵黑色光雨,笼罩住了月媚儿。
陰陽術士秘聞錄
她身体一颤,只觉得有一双温柔的手在不断抚摸着自己的全身,一刹那,就是被勾起了各种异样反应,脸色潮红,婉转低吟。
这是他在治疗自己的暗伤。
虽然明白李想的用意,可是在所有族人面前,大庭广众下被人这样抚摸身体,即便他们看不懂,月媚儿还是有种钻进地洞里的心。
这么多年的战斗,她身上其实留下了不少暗伤,很多难以治愈,积少成多,要是无法更进一步到9级之上,等到晚年,她的人生会异常痛苦。
也正是因为这些伤势,她不敢再孕育后裔,生怕传染给她们。
可现在,就在这样的光雨抚摸下,伤势全部消失了。
这是烬灭天堂净化力量的加强版,李想尝试了下,效果惊人,这意味着即便是魂体破碎,他也有办法治愈。
就算真的魂体散逸到了永恒之地,以他和鸣绪的能力,未尝不能复活,除非真正的神形俱灭。
“不用担心,我现在还是李想,没有变化。”他传音给月媚儿,安抚着她躁动的心。
月王和他其实并不熟识,但他一直记得五王裁决时她为自己说话,还有和绯月她们的各种羁绊,让他对这个家族保留有很大的好感。
“这些人怎么处理?”
月媚儿听着他的声音,发现其他人一脸茫然,这才明白他是隔绝了时空传音,心里佩服不已。
思索片刻后,她幽幽说道:“姓徐的和姓胡的,还有嗜血炎魔,必须杀掉,夏凯和驭鹏虽然参与其中,但他们的风评并不差,只是为了晋级变得这样,你看着办。”
9级们的生命比一般人漫长,在战乱前,很多都是好友,这些人里,徐老和胡老曾经声誉极佳,不过嗜血炎魔爆出秘闻后,一下子直落三千丈,至于嗜血炎魔,本就是恶魔,没什么多说的。
而夏凯和驭鹏是最典型的9级,不能以简单的善恶区分,以前也为人类阵营作出了无数贡献,要不是白莉莉和兰斯洛揭秘晋级问题,也不会变成这样。
我的如意老公
这些老朋友,她也不想赶尽杀绝,再怎么样,他们都曾为人类纪元奋战过,哪一个手上不是沾着支配者的血?
“我明白了。”李想能看穿一个人的一生,审视了下夏凯和驭鹏,没有发现什么该杀的问题后,便抬手了。
“糟了,他要杀我们!”嗜血炎魔第一个反应过来,化为一头火焰恶魔,想要逃逸。
“现在逃,太晚了。”李想冷哼,伸手攥住他的身体,用力一捏,直接爆成血雾。
视线掠过,徐老和胡老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就成为了虚无粒子。
夏凯和驭鹏胆战心惊,却发现没有被杀。
“你们两个,就为月家人做牛做马一辈子来偿还血债般。”李想看着他们,一道如同黑夜般的印记轰下,将他们的身体定格。
夏凯长叹一口气,放下手里的银矛,不再反抗,任由印记钻进身体肆虐。
權妻 紫魂
这是极夜印记,只要刻在身体里,一旦违背誓约,就会神形俱灭。
“赢了……”一切来的太快,弦月攥紧的拳头尚未松开,大战已然落幕。
死的死,封印的封印,十一名9级成为了他成名之战的垫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