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tszek火熱都市言情 天唐錦繡-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烽煙滾滾讀書-59ii5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大食人崛起于中亚,数百年间横行欧洲,打下横跨欧亚的庞大帝国,又岂是乌合之众?
这是一支足以在人类历史之上闪耀的强横军队,谁敢轻视它,就注定会被其撕成碎片。
房俊叮嘱道:“轻视敌人是最愚蠢的行为,大食人能够横行泰西,将曾经煊赫一时的罗马帝国打得节节败退、濒临崩溃,如今不得不死守着伊斯坦布尔垂死挣扎,就可见其剽悍骁勇之处。尤其是阿拉伯兵卒皆有着坚定之信仰,他们追逐胜利不惧死亡,往往能够爆发出极其强悍的战斗力。吾等若是自大轻狂,必败无疑。”
裴行俭与程务挺心中一凛,忙垂首道:“大帅教训的是,末将知错!”
大斗拔谷一战,使得整个右屯卫士气暴涨的同时,难免产生骄纵之心,从上到下都有些虚浮。
这到也怨不得兵卒将校们骄傲,吐谷浑二十年生聚方才举起数万骑兵,各个精锐悍勇无比,结果汹汹而来,气势足以使得山崩地裂,却一头撞死在大斗拔谷,不能越雷池一步。
此战足以震动天下,载入史册。
異界九死神功 烏山雲雨
人非圣贤,面对这等大胜,岂能没有骄纵之意?
不过都是知兵之人,明白“骄兵必败”的道理,每次临战无论敌人之战力如何,都应当谨慎处之、全力以赴。
房俊颔首道:“非是教训,只是提醒一下,右屯卫固然强横,却还达不到傲视天下的地步。这些兵卒乃是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历经了数次大战,已是天下少有之精兵,断不可因为吾等为将者之疏忽,导致折损严重。故而,此次赶赴西域的每一次临战,都要如履薄冰,努力将部署做到最细致,不容许一丝一毫的差错。毕竟敌人势大,没有机会容许吾等犯错,一次犯错,就可能奠定整个败局,再无回天之术。”
“喏!”
裴行俭与程务挺赶紧起身,躬身施礼,大声应诺。
房俊瞅了两人一眼,沉声道:“此番赶赴西域,若是败于大食人之手,致使西域沦陷、河西危及、关中危及,吾等自难免成为帝国之罪人,死亦难瞑目。可若是驱除蛮夷、安邦守土,则吾等之功绩必将名垂于青史之上,彪炳千秋,绝不亚于东征之功勋!二位,值此帝国飘摇、社稷板荡之时,正该吾辈履行职责、建功立业,万不可骄纵大意、怯敌畏战,使之成为一生之憾事、家国之耻辱!”
“喏!”
幻弒
裴行俭与程务挺神情激动,连声应诺。
重生之逆旅
正如房俊所言,他们因为身在右屯卫之故,被朝中主流排斥在外,东征这等被看作“功勋大派送”也似的举国之战没有他们的份儿。若说心底毫无怨气也不可能,谁不知道值此一战,若是捞取功勋即可以之传家、子孙收益?
然而天道循环,谁又能想到忽然之间河西、西域却又遭受连番大战?
东征大军数十万,挤在狭窄贫瘠之辽东,浩浩荡荡挤破头去抢夺那数得着的功勋,而原本被排斥在外的右屯卫却意外得到擎天保驾、保家卫国之重任。
眼下吐谷浑已被击溃,这个强悍的民族即将彻底在历史中抹去,若是再能够击溃大食人,这份功勋放眼天下谁认可比?
危险越大,机会越大。
……
我家小屋會穿越
两日之后,右屯卫整备完毕,补充了足够的火药、弹丸、震天雷,主力、辅兵、民夫浩浩荡荡四万余人,在大斗拔谷外列队,阳光照耀着房俊身上的明光铠,使得英朗的面容愈发英气逼人。
骑在马上,房俊对前来的段琥、侯莫陈雰道:“本帅此去西域,路途遥遥,归期不知,河西之地之防御,便委托给二位。河西之重要,毋须本帅赘述,想必二位心中清楚得很。如今吐谷浑固然铩羽而归,但仍有吐蕃虎视眈眈,绝不可轻疏视之。若有差池,勿用本帅责罚,国法便不容你!”
关于与噶尔家族之盟约,这个时候他不会轻易泄露出去。况且两国相邻,岂能将国防之安危寄予盟约之上?防人之心不可无,一时片刻都不能予以懈怠。更何况噶尔家族终究是吐蕃的一份子,谁能担保其国内形势不会瞬息变动,噶尔家族又听命于松赞干布,悍然出兵河西?
国与国之间本无信义可言,利益所至反目成仇只是寻常,国防大事,只能靠自己。
段琥、侯莫陈雰赶紧领命:“末将遵命!定当维系河西之安定,严防敌寇之觊觎,确保河西之畅通。”
河西乃是通往西域之要道,不仅关乎着丝路之畅通,如今更肩负着整个西域的支援通道,若是被敌寇贡献,致使西域孤悬于外、与长安隔绝,他们便是失职之罪,杀头都有可能。
经历一场大战,他们二人对于房俊可谓敬畏有加,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慢待。
但心里难免扼腕嗟叹,都是河西诸郡之守将,大战来临之时他们面对被房俊委以固守后阵的尉迟宝环幸灾乐祸——房俊自大骄狂,筑起一座堡垒就叫嚣着将吐谷浑大军堵在大斗拔谷不得寸进,怎么可能呢?而尉迟宝环被予以重任,更是意味着一旦战败,就必须要背负严重之失职。
可谁能想到,往昔纵横青海湖的吐谷浑铁骑在堡垒面前撞得头破血流,数万精锐被右屯卫的火器打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一战便全军崩溃,四散奔逃,尉迟宝环更是硬生生顶住了两万吐谷浑先锋军的狂攻,确保后阵不失,立下大功。
末代公主榮壽
眼下尉迟宝环已经赶赴长安叙功,不出意外勋位定然往上升一升,搞不好一个男爵都能捞到手……
两人嫉妒得眼睛发红。
房俊在马上颔首道:“希望二位将军知晓轻重,虽然只是驻守河西诸郡,但只要能够确保河西安定、道路畅通,亦是大功一件。本帅素来款待麾下将士,皆是自然不吝于奖赏,定会亲自为二位请功。可若是使得河西失陷,那时候也休怪本帅翻脸无情!”
“喏!”
一番敲打,段琥、侯莫陈雰两人战战兢兢,哪里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之意?
房俊这才看向裴行俭,问道:“大军可否集结完毕?”
裴行俭肃容道:“随时可以开拔。”
房俊抬头望着随着秋风烈烈吹响的旌旗,整齐一眼望不到边的军队,振臂大呼道:“开拔!”
“开拔!”
麾下亲兵齐声大呼。
“呜呜呜”
悠长的号角声在河西之地的旷野上鸣响,随着鼓荡的秋风直入云霄,传遍四野。
庸君
无数大唐虎贲顶盔贯甲、士气高涨,迈开大步向着西域进军。
那里,即将上演一场抵御外侮的旷世大战,若是失败,则丢城失地、社稷动荡,若是胜利,则功勋赫赫、高官显爵、名垂青史!
自古以来,中原大地便饱受外族之欺辱,时不时生灵涂炭、倍受屈辱。然而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的汉家儿郎,却从未曾有过屈服。无论多么强大的敌人,都敢于直面战争,即便抛头颅、洒热血,马革裹尸魂丧他乡,却永不会退缩半步。
一代又一代的汉家儿郎,胸膛里燃烧着对于这片土地的热爱,鼓荡着家国天下的情怀,一次又一次面对强悍异族的刀枪剑戟、坚船利炮,发起悍不畏死的冲锋。
人皆怕死,然死有轻于鸿毛,有重逾泰山。
我在民國當道士 樂樂神
为了家乡故土不被异族之铁蹄践踏,为了父母妻儿不被禽兽之敌寇凌虐,为了汉家之传承不会断绝,每一个炎黄子孙都不曾爱惜自己的生命,更不会面对强悍之敌人摇尾乞怜。
每当有敌寇入侵家园,亦或是阻挡华夏之统一,便会有无数热血澎湃的儿郎奋勇争先、勇敢杀敌,以一腔热血,维护家国之尊严、民族之繁衍。
炎黄子孙崇尚和平,却从不惧怕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