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icvki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尋唐 ptt-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相伴-zmnhb

尋唐
小說推薦尋唐
刘谙看着对面的腾建,有些愁眉苦脸:“都摸清楚了,是黎恽的军队,一共有两万人。不过这不是重点,而是他们有一支象兵。”
“象兵?”
“大象,你知道这玩意吗?”刘谙道。
腾建点了点头:“听说过。”
“一百余头这然的庞然大物组织的军队。”刘谙摇头道。
“不过是一些畜生而已。”腾建不以为然。
“一些受过训练,能听从号令的畜生就很可怕了。”刘谙道:“这玩意儿,比我见过的最大的牛牯子还要大上两部,两根长长的獠牙上还绑上了利刃,身上带着五六个弓箭兵,齐唰唰地走过来,实在是无可抵御。”
腾建冷笑道:“谅山府整个的军队,也不过两万余人,黎恽这一次居然是倾巢而出,正好,一战解决问题,彻底占据谅山府,这就是我们在安南的第一块地盘,每一个根据地。”
刘谙一惊:“不等主力吗?”
腾建哈哈一笑,伸手拍了拍刘谙的肩膀:“我就是主力!”
“可你只有五千人,对方的两万人倒是不怕,但那些象兵你要怎么对付?”刘谙问道。
“与黎恽主力对决的事情,交给我来办。刘将军,你麾下到时候埋伏周边,堵截抓获俘虏。我们到时候会需要很多的青壮劳力的。对了,抓人的时候审一审,如果有那些能训练这东西的家伙,一定不要放过了,以后我们也会需要的。”
“你要正面对撼那玩意儿?”
腾建点了点头:“再厉害,也不过是一群畜生,多得是办法对付他们。刘将军,你来看啊,这里山岭密布,适合大军决战的地方可不多。”
刘谙起身走到腾建身边,看着他挂在棚子上的地图。
“所以,他只能走这里,而其实我们想要进谅山府,也只能走这条路,我们的人带着这许多轨重,不可能像你的部下那样钻山越岭。”腾建指着地图上的某个点道:“我在这里等着他,与他决战。而你的部队,则绕行至他的后方,张网以待,准备抓更多的俘虏。”
“腾将军,你真这么有信心?不要我支援你一点人手?”
“算了吧,你的那些人还是等着抓俘虏吧,就别来给我添乱了。”腾建笑道。
听到腾建这么说,刘谙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名門閃婚慢慢愛 醉時歌
“别生气,等到时候抓完了俘虏,你仍然第一个进谅山府,想取什么,你尽可取个痛快!”腾建道。
刘谙叹了一口气:“腾将军,我刘谙是一个贪恋财货的人吗?这些年来,我四处劫掠,什么时候往自己兜里揣过一文钱,还不是为了大家?”
看着刘谙气愤难平的模样,腾建微笑着却不作声了。
“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刘谙在棚子里转了几个圈子,声音却是大了起来。
“小声些,周围还有人呢!”腾建提醒道。
“怕什么,我还怕他娘的谁人听见去告密吗?”刘谙一拳击在窝棚的柱子上,震得整个窝棚簌簌作响。“是不是等到我们占了安南,又要打发我去别的地方四处劫掠,永远带着这样一帮流寇悍匪吗?”
“慎言!”腾建站起身来,用力地将刘谙按着坐了下来:“刘将军,我这里……”
“我知道你这里也有叔叔的人!”刘谙长叹了一口气:“腾将军,一路之上,总是我打前站,你为先锋,我手下的人死了一批又换一批,你手下的人呢,也是在不停地补充,补充,我永远也无法形成正规的战斗力,而你,永远也无法把军队的战斗力保持在最好的状态。”
但願長醉不復醒(VIP)
“一个集体,总是要有人牺牲的嘛!”腾建笑道:“你说是不是?”
“我不怕牺牲,也不怕辛苦。”刘谙的声音低沉了下来,垂下头,有些痛苦地道:“腾将军,我痛苦的是,自家叔叔,却像防贼一样的防着我,他怕什么,怕我跟布武抢吗?”
腾建哈哈一笑:“要是我是你叔你,我也怕啊!人之常情嘛,刘将军,布武毕竟是大将军的亲儿子,你是他的侄子,我是他的部将,对于这一点,咱们是要理解理解的。”
刘谙抬头看着腾建:“我就不信你心里一点怨言也没有。”
豪門隱婚:前夫別擋路
“没有是假的。”腾建坦然道:“但我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除了团结在一起求活之外,还能怎么样?再说了,大将军对我是真的不错,信任有加的。”
刘谙有些垂头丧气地站了起来:“就这样吧,我走了,按你所说的办。你正面对撼,我抄后路抓俘虏。不过我会集结最好的一部分人,如果你顶不住,我就在后面袭扰,为你减轻一些压力。”
“多谢刘将军!”腾建点了点头:“多一重保障也是好的。”
“就此别过!”刘谙转身走到门边,正要出去,身后的腾建却是叫住了他。“刘将军,你手下的都是悍勇之辈,想要练成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出来,可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你一直不做,其实心里就是怕你叔父更加猜忌你吧?今日这是憋不住了,才跟我吐吐苦水?”
刘谙身子微微一顿,手按在门上,整个人却是僵在了那里。
“想听我说几句吗?”腾建道。
刘谙转过身来,拦着腾建。
“我们两个是不同的,你身份特殊,大将军的这份基业,说起来,你也是有份儿的,所以大将军一直很忌惮你。因为你的确要比布武优秀不少。”腾建道:“这不会因为你一直像现在这个样子,就让大将军放下之份心思的。”
“腾将军有什么建议?”刘谙认真地道。
“大将军现在身体还很好,一顿可以吃两斤肉,喝一斤酒,上了战场冲锋陷阵也不在话下。”腾建摊了摊手:“所以,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呢?”
“不过大将军的年纪毕竟来了。上一次在湘潭,陈文的舍生一击,让大将军的身体其实受创不小。”腾建道:“大将军自觉身体好的时候,当然不会疑任何人,但是如果大将军的身体不好了?”
刘谙身体微微一震。
“单靠布武,可打不下安南来!”
“如果那个时候,我们已经拿下了安南呢?”腾建仰起了下巴,看着刘谙,走上两步,淡淡地道:“到时候,第一个是你。说不定到时候受命去收拾你的,就是我。”
刘谙的拳头蓦然捏紧。
腾建却是后退了一步,指着自己的鼻子道:“第二个,就是我了。”
甜愛鮮妻:帝少別太猛
“那是我叔叔!”刘谙低吼道:“亲叔叔,就算是猜忌我,也断然不会走到这一步。”
腾建微笑着不语。
混沌霸天決
刘谙低低地咆哮了几声,看着腾建,终于还是颓然道:“如果到时候我们真已经拿下了安南,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的。”
“所以,接下来,你要有自己的地盘,要有自己的心腹队伍,现在你的队伍人是不少,但有多少能挡得住我一击?”腾建指了指外面的营盘。
刘谙微微一凛,都是带老了兵的人,看看外面腾建军队的森然军纪,再想想自己那乱七八糟宛如一个土匪窝的营盘,结果如何,不言自喻,如果自己现在真与腾建对上,一击之下,自己就要大败亏输。
“一万人中,两三千人总是能挑出来的。”腾建道:“怎么挑,怎么练,这不用我教你吧?”
“如果这样,叔叔会更加地猜忌我的。”
“现在是你最后的机会,等到我们拿下了安南,你就再也没有一点儿机会了。”腾建淡淡地道:“等我击败了黎恽,拿下了谅山,这里的军辎,你可以先拿,然后远离,一边拼命地去抢地盘,一边尽快地将你的核心军队练出来,然后,拥有自己的地盘。”
刘谙沉默了片刻:“腾将军,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因为我不想做第二个啊!”腾建一笑道:“我是为自己。如果我所料不错,等我打下了谅山,只怕这里就会成为我的驻地了,这里也是将来抵挡唐军有可能侵犯的前线,大将军自然不会让布武留驻的。到时候,咱们两个互相呼应,至少可以确保一生平安。我不想反对大将军,也不想与布武翻脸,但我也不想因为大将军的猜忌,将来莫名其妙的便丢了性命。我还想多活些年,在这里娶妻生子,开枝散叶呢!”
刘谙仰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看着刘谙大步离去的身影,腾建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一些。
这些话,还真是他的真心话。等到他们在安南稳定了下来,刘谙肯定会被剥夺兵权,而刘谙倒了之后,紧接着的必然是自己。不将这些有威信,有能力的老人儿们一个个地拔掉,刘信达怎么会安心地将权力移交给刘布武呢?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
这里是典型的天高皇帝远,天知道大唐的军队,什么时候才能撵到这个地方来,要是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他们都打不到这里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