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l8fwo熱門都市小说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陳少維-第八十一章 彪悍的婆娘推薦-he4qp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由于我们古镇项目的兴建,这个东莞的小镇,由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变成了一个闹市区。居住在附近的头脑活络的村民,早有洞察了商机,在工地四周搭建起简易的棚子,开始做小吃店,卖劳务用品,开起了小卖店。更有人,在晚上做起了宵夜。
这里红红火火的仿若城中闹市。
耀阳正蹲在一个宵夜摊前,嗑着瓜子。他的正前方一堆人围着,里面有几个人正在吵架。
我走了过去,也蹲了下去,从他手上掏了一把瓜子,跟着磕了起来,问道:“什么事啊?这么热闹?”
耀阳笑着说道:“这不水上乐园那边遇到硬茬子了,里面那婆娘真是厉害!”
我想站起来伸着脖子看看。被耀阳用手一拉,又蹲了回去。
耀阳摇着头说道:“别看,你要是被他们谁看到了,咱们都麻烦,都会以为是咱们做的怪!”
我哦了一声问道:“那是不是啊?”
耀阳笑嘻嘻道:“这次真不是!是他们水上乐园的人欺负人,以为人家绿水园没人呢,这回人家找上门了,他们装傻,被人家堵在门口了,看热闹咯!”
我再次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怎么绿水园来人了?”
耀阳像是中了彩票似的,兴奋地说道:“你是不知道,他们水上乐园不是被咱们堵了路吗?他们的建筑垃圾,运不出去,就趁着晚上,偷偷地全部堆在了绿水园的工地门口,以为绿水园那边没人,没人管。谁知道,人家绿水园开工了,可这堆垃圾堵了门,他们也不是吃亏的主,就找到我了,问是不是咱们项目干的。我和他们说,她这样问谁,谁也不会承认啊!然后告诉她,咱们的所有垃圾都是有记录的,拉到哪,什么时候拉的?可以给她看。
她还真不信,我就给她看了,这才解除了对咱们的怀疑!就去找了水上乐园的人,那边肯定也不会承认的!”
我撇嘴道:“死无对证了!那他们怎么知道是水上乐园干的好事呢?”
耀阳笑着说道:“他们傻X呗!都这样了,他们晚上还运垃圾出来,只是拉的远了点,可还是让人逮住了,垃圾都是一样的,他们还能怎么办,只有耍无赖呗!躲着不见人,死不承认!”
我笑着说:“然后就出现现在这一幕了啊?”
耀阳嗯了一声道:“可不是嘛!他们也不能总躲在工地里面不出来啊?这不晚上想出来溜达溜达,让我给看见了,你也知道,我这人心善,最乐于助人了,就找人告诉了绿水园的人,她们就找了过来!给她们堵给正着!我和你说,绿水园那个婆娘是真猛啊,那气势,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都给她压了半头!”
我蹲着伸出头脑,向那边望了望问道:“谁啊?我认识吗?”
耀阳嗯了一声道:“认识啊!薛琦啊!绿水园商务部的部长啊!”
我啊了一声道:“不是吧?她怎么这么惨啊?被下调到工地了啊?犯多大的错误啊?不至于吧?”
耀阳撇着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我心里盘算着,不应该啊,要说上次投资公司踢盈科出来,也不是薛琦办事不利啊,是我出尔反尔,反复无常,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杜诗阳要找一个信得过的人,来接管绿水园在东莞的这个项目,可见她对这个项目的重视程度。
耀阳看我傻楞着,就推了我一下说道:“哎,哎!好像要打起来了,咱们不能看着他们打女人啊,走!咱们得维持下公义才行啊!”
我切了一声道:“凑热闹就说凑热闹就是了!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
耀阳嬉笑着道:“都一样,一个意思!”
我和耀阳拨开人群,走进里面看到,薛琦正和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拉扯着,薛琦后面的几个大男人,却都在旁边看,没人上去帮忙。
那个被薛琦拉扯的中年男人身后,也站着几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他们也没动手,就是站在一旁看热闹,还猥琐地嬉笑着。
薛琦的力气怎么也大不过男人,一下拉扯,就被男人推到了地上,刚想走,薛琦又走了上去抓着他叫道:“你不能走!今天一定要说清楚,到底什么时候把垃圾给我铲走!”
男人刚刚还忍着不想动手,只是想躲开薛琦的纠缠,但这会儿看到同伴们都在笑他,似乎有点恼火了,胳膊一用力,做出了一个挥拳的动作,耀阳一个箭步走了上去,握住了男人的胳膊,稍稍一用力,就把男人的胳膊给别了过去。
男人哎呦一声叫着:“疼!疼!疼!放手!”
耀阳没放开手,而是训斥道:“打女人,你也算个男人!”
这下本来他看热闹的同伴,不愿意了,马上冲了上来,没办法我只好也冲了过来,瞬间打了起来,一片混乱,耀阳倒是一点都不慌,这些人除了一股蛮力外,根本就没一点技巧性可言,耀阳一只手还是别着男人的胳膊,另一只手应对着过来打他的人,其实那几个人也不太敢下死手,就是围着耀阳想帮那个男人解围。我站在耀阳旁边,看谁过来,就准备揍谁。
这时人群中,又冲过来一群人,我看了一下,乐了。是袁志远带着人,气势汹汹地赶了过来,手里都抄着家伙。
皇叔在上我在下
上来就是要开战,我急忙叫了声:“都别动手,耀阳放开他!”
耀阳哼了一声,手松开了,男人捂着手臂,齿牙咧嘴地叫着疼。
那边其实一个男人叫嚣道:“你们别太欺负人了!要不是你们搞事,我们也不至于把垃圾堆在他们门口,他们绿水园的就该找你们算账才对!”
我还没回应他,薛琦就开口道:“什么找他们,谁堆垃圾在我们门口,我就找谁!和我耍无赖是吧?还敢打我?咱们也等着法庭上见吧!”
那边的人,知道自己理亏,人也少,不好再多说什么,扶着那个受伤的男人,走掉了。
名門醫女
人群看没事了,就陆续地散开了。
我关切地问薛琦道:“没事吧?”
薛琦理了理自己散乱的头发,淡淡地说道:“没事!”
我的壞壞女友
我笑着说道:“我看你斯斯文文的,那想到还这么泼辣啊?”
薛琦笑了笑道:“我们公司的人啊,大部分都是从工地里出来的,什么情况没见过啊!不泼辣点,肯定是吃亏!”
我嗯了一声道:“佩服,佩服!”
薛琦没再理会我,而是走过去,伸出手来,耀阳愣了一下,和她握了握手。
許仙誌
薛琦感激地说道:“谢谢你,刚刚的见义勇为!我叫薛琦!”
耀阳这么脸皮厚的人,竟然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知道,知道,阿飞和我说过你,你上次去公司总部的时候,我就见过你,一面之缘,一面之缘!”
薛琦笑了笑,笑得很迷人:“是吗?能给你留下印象就好!”
我笑着说道:“我就喜欢你这主动争取的性格!”
薛琦脸一红,娇嗔道:“陈总,你说什么呢?”
我嬉笑着道:“说你刚刚抓住那个男人的行为啊!”
我们三个人都相识一笑。
情癢
薛琦带过来的几个人,这时候才走过来,开始嘘寒问暖起来,薛琦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我冷着脸道:“早干嘛去了?看着一个女人出头,不帮忙不单止,还在旁边看热闹,要是怂了,也就算了,就怕存心不良,动机不纯啊!看热闹不嫌事大,可就不好了!”
几个人脸色都变得很难看。
耀阳还不解气地说道:“这要是自己老婆,老妈被人打了,也这个德行,那你老婆真是白嫁给你了,你老妈白养活你了!”
这话说出来,就太难听了。
其中一个年纪比较大的男人解释道:“我们也是一时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在外面拦着,怕他们跑了!”
我冷哼了一声道:“放屁!一个女人就能纠缠住他们,你们还怕他们跑了,那他们刚刚走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有一点动静!”然后,对着薛琦说道:“这都什么人啊?炒了再招吧!一堆摆设!自己人被打,都不敢动手的主儿,你还指望他们能干出点什么来?”
薛琦无奈地摇了摇头,没说话。
她不说话,其他几个人可不干了,一个说道:“你算干嘛的啊?要你管我们公司的事!痛快死远点!”
另一个接着说道:“是啊!轮得到你超这份闲心吗?你算老几啊?”
我耸了耸肩道:“老三,我们家我排行老三,这事我还真管定了!不信是吧?等着瞧!我话先放着,到时候你们谁来求我,我就放谁一马!”
几个人不屑地看着我,全当我的话是放屁。
薛琦为了感激我们两个的见义勇为,一定要请我们吃饭,我看着薛琦渴望的眼神,就替耀阳答应了下来,耀阳对着这位漂亮的女士,似乎也有好感,也不拒绝。
薛琦倒是很大方,不但请了我们吃饭,还把袁志远一群人叫上,说大家一起热闹,以后又是邻居,有事还能相互帮忙。
袁志远询问地望着我,我笑了笑说道:“有人吃饭,干嘛不吃,吃!”
于是,工地上过来帮忙的人一桌,我和耀阳,薛琦,袁志远和乙方项目经理一桌,就找了路边一个临时搭建的大排档,吃了起来。
薛琦主动问我们喝什么酒?我说要晚上开车回珠海,让他们喝,我就不喝了。
可几个人怎么的,都叫我不要走,明天一早再走。我其实是真不想喝,今天这几天一直在健身,健身教练已经警告我很多次了,健身时期不能老喝酒,这样等于白健身了,比吃碳水化合物还伤。
最后,我找到一个理由说,明天一早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必须得回去后,耀阳竟然说给我找个司机,帮我开车回去,这酒就不得不喝了。
酒一喝上,耀阳的话就多了起来,吹嘘着自己是怎么和水上乐园那帮人斗智斗勇的,逗得薛琦是花枝乱颤,我和面无表情的袁志远小声地嘀咕着:“有那么好笑吗?是不是咱们听多了的缘故啊?”
袁志远摇着头道:“应该就不是了,我觉得是耀阳点了这位女士的笑穴,耀阳现在的功夫日益精进,深不可测!”
我笑着道:“俨然一副宗师风范啊!”
又喝了一会儿,我问薛琦道:“你是被下放了吗?怎么一个商务部长,要来工地受罪呢?”
薛琦解释道:“我们这也算轮岗吧!我们公司每年都有一批高中层下基层锻炼,必须要熟悉下面的每项业务,今年轮到我了,其实真不算是什么下放,我挺愿意在下面待着的。我喜欢操作项目,特别有成就感!”
我点着头道:“和我们张总一样,就喜欢操作项目,喜欢有挑战性的东西!”
薛琦哦了一声道:“张总,也是下放的啊?”
袁志远急忙抢答道:“是啊,张总可是我们集团的高层!职位只比陈总低一级!”
耀阳瞪了袁志远一眼,说道:“别听他们瞎说,我就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而已!”
薛琦一点都没失望,反而对耀阳兴趣更大了,追问道:“你之前做过几个项目啊?”
耀阳红着脸回答道:“这是第一个!”
薛琦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道:“第一个就做的这么好啊?看来你是天生吃这口饭的人啊!这么大的项目,让你管理的井井有条,我要多和学习学下!”
耀阳惭愧地说道:“哪里!哪里!”
我和袁志远同时指着薛琦回答道:“‘这里,那里!”
我笑着对着薛琦说道:“那你以后一定要和张总多亲近亲近,学习学习!”
薛琦和耀阳同时脸红了起来。
薛琦的性子很开朗,也很直率,吃饭的时候,也不忘那桌的人,不停地过去敬酒,很多两桌人都熟悉起来。
本来我在这儿,他们还有点放不开,可薛琦在中间调和着气氛,耀阳对他们本来就好,一顿饭吃得大家都开开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