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a9a6d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一棵神話樹笔趣-第七百九十章 女帝的悠閒生活【大章】閲讀-mxdys

我有一棵神話樹
小說推薦我有一棵神話樹
FD纪夏听到杨任的话语。
终于知道了凰梧秘境应对琉砚上岳大劫,为什么会那么小心。
仅仅派遣师阳这一位神台强者,前去警告琉砚上岳。
原因就在于此。
凰梧秘境在许多岁月中,活跃于诸江平原。
獨家婚寵
在大庚帝朝败落,秦河帝被强大存在灭杀之后,却淡出了强大皇朝、帝朝的视线。
原因便在于此。
他们想要最大程度的躲避这些不怀好意的视线。
一座存续了万余年的人族秘境,传承下来的财富,哪怕是帝朝,恐怕都会为之心动。
而这一次。
凰梧秘境为了前来太苍,派遣出两尊神泽存在,想要用强者的目光,看一看太苍是否值得凰梧秘境扶持。
没想到结果便是这两尊强者,已经被某些战力不凡,手段精妙的存在,看在眼中。
甚至布下了奇异的印决。
“月余时间,这一道印决爆发的时候,凰梧七尊主和稚南圣女,已经回归凰梧了。
恐怕那些布下印决的神秘存在,会通过这两道印决,在无穷空间中,锁定凰梧秘境的位置……”
纪夏眉头微皱。
虽然和凰梧秘境发生了些微的不愉快。
可是他仍旧不希望凰梧秘境就此破灭,不希望凰梧秘境中十余亿的人族生灵,尽数灭绝。
凰梧秘境虽然古板了些,但是他们的初衷,还是和太苍一样,是在为人族崛起而奋斗。
“能够无声无息,为两尊神泽存在布下神秘印决的存在,必然是一位天地两极的存在。
甚至有可能是某一座帝朝的强大贵胄,这样的存在盯上了凰梧秘境……事情有些难办啊。”
白起脸上温和的神色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忧虑。
“我们便前去提醒凰梧七尊主和稚南圣女,免得他们带着印决回归凰梧秘境,到时候,死的就不是一两个上层强者了。
整座秘境数之不尽的人族生灵,恐怕都会化为残魂,躯体不存。”
在场的众多太苍强者俱都点头。
纪夏沉吟,继而再度询问杨任道:“埋在两位凰梧神泽身上的印决,是否感知到了刚刚在太和殿中发生的事?”
他在担心六祸苍龙的存在暴露,也在太苍的强者底蕴,引起那位神秘存在的注意。
结果却令纪夏放下心来。
杨任回答:“尊皇放心,那一道印决在方才完全处于沉寂状态,埋下印决的存在,大约是担心印决会被发现。”
纪夏松了一口:“这就证明,谋算凰梧秘境的存在,即便强大,最多也只是地极存在,甚至不曾登临天极。
否则,这道印决必然会更加隐蔽,甚至能够时时刻刻观测到印决之外的世界。”
师阳忽然皱眉,道:“一尊地极,也想要谋算凰梧秘境?我虽然不知道凰梧主宰的修为如何,但是却清楚凰梧秘境,大尊主和二尊主,都已经登临地极许久。
这些在很多古老皇庭,帝庭势力中,不是什么隐秘。
一尊地极,前去谋算凰梧,是在找死。”
张角道:“埋下印决的是一尊地极,这不代表什么,谁也不能保证这一尊地极存在之后,究竟有多么强大的势力。
很有可能这尊地极,就是一座帝朝势力中的贵胄。”
师阳想了想,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算要提醒七尊主和稚南圣女,还是要加倍小心。
不能够显露出太苍的蛛丝马迹,也绝不能够让太苍的强者有暴露的可能。
否则,太苍一旦进入那神秘势力的视线中,太苍的处境,恐怕会变得异常艰难。”
杨任侧头想了想,看向祸龙,道:“祸龙大人不曾暴露于外界,没有存在知道我太苍还有这么一尊不凡强者。
等到两位凰梧秘境存在,走出太苍疆域,甚至走到距离太苍十分遥远的地方,祸龙大人便可以暗中提醒他们。”
在场的强者,思索一番,相继点头。
就连祸龙,都徐徐点头。
这这件事里,祸龙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纪夏却摇了摇头。
“祸龙以后还有大用,能不暴露,暂且先不要暴露,便是祸龙的化身,此时最好也销声匿迹,不要让任何强大生灵察觉。”
诸多强者相互看了彼此一眼。
张角遗憾道:“既然如此,这一件事恐怕太苍帮不上忙了。”
其余强者还未来得及说话。
纪夏却看向白起,询问道:“那一只潜入噎鸣的年轻鼠妖,而今如何了?”
白起眼神亮起,道:“他已经被我收入麾下,我赐他姓名,名为白离。”
“信得过吗?”纪夏询问。
白起点头道:“在噎鸣秘境中,我们已经相处了百余年,他的心性纯良,信得过的。”
他说到这里,想了想,又道:“没有人能在我眼底下虚情假意。”
纪夏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白起知道了纪夏询问白鼠的用意。
也道:“白离血脉神奇至极,天生擅长隐秘,这百余年来,他的修为精进,血脉也变得更加神异,现在他遁入虚空,恐怕就算是天地两极的存在,不细细搜寻,尚且无法发现他。”
张角问道:“尊皇想要让白离前去知会七尊主?”
纪夏徐徐点头。
他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道:“除此之外,我还想探查一番那神秘存在的底细。”
众多强者面面相觑,不知道纪夏究竟有什么谋划。
——
七尊主和稚南圣女,行走在虚空中。
神泽存在,灵元力量就好似大泽一般汹涌澎湃,浑厚的灵元,通过奇妙的路径运转,配合种种明悟,显化成为一道飞行神法。
让他们的速度变得极快,眨眼间已经走过上百里地域。
百域巨大,诸江平原更加巨大。
而凰梧秘境,正好位于诸江平原边缘。
秘境有空间规则笼罩,只有通过特殊的法门,才能够让秘境洞开门庭。
七尊主和稚南圣女神色有些奇怪。
尽管他们已经从太苍出来十几天时间了。
可是萦绕在他们心头的尴尬,仍旧挥之不去。
太苍的一切,带给了他们非常深刻的印象,也令七尊主和稚南圣女生出一种,要使用太苍体制,来改造凰梧秘境的想法。
他们对于太初尊皇,也非常钦佩。
无论是那一本被两人视为珍宝的《传世录》,还是太初尊皇令人震撼的天赋、强横无匹的战力,都让两位神泽存在意识到,这个世界,天生的天骄便是如同太初尊皇纪夏这般。
唯独让两人感到失望,感到遗憾的是。
这一尊人族天骄君王,理念却和凰梧秘境不同。
鐵血大
为了仇隙,为了出气,甚至可以镇杀数十尊难得的人族强者。
“太初尊皇镌刻在灵玉中的这十道神法玄术,实在是太过于精妙了。”
七尊主一边回想着新近习得的强横神法,一边感慨道:“也不枉费我厚着脸皮,拿回了这传承灵玉。”
稚南圣女却还在回想着那一日,太苍众多强者诉说太苍功绩之时的景象。
他想起纪夏那一番掷地有声的话语。
良久之后,才迟疑道:“也许,太苍镇杀那些腐朽的人族强者,并没有什么不对?”
七尊主看了她一眼,沉默良久,继而道:“那些人族确实该死,可是却不该如此轻易的死去。
泰中秘府数十尊强者实力不凡,纪夏尊皇如果能够忍住一时之气,也许以后,这些泰中秘府强者,能够为人族大业作出贡献。”
“有可能?”稚南圣女恍惚道:“那她们自然也有可能继续腐朽下去,为了一己之私,给人族带来更大的灾难。”
七尊主摇头道:“现在我人族别无选择,只能够尽量保留更多战力,等待人族崛起的那一天。
我相信有朝一日,无垠蛮荒所有人族,不必再受强大种族奴役,不必再被当作食粮,不必被当做蝼蚁,随意用于血祭、随意屠戮!”
正在此时。
七尊主和稚南圣女,突兀感知到一些异样。
无尽的虚空,突然变成黑白世界。
天穹、虚空、云朵、大地,都好似是被画出来的一般。
稚南圣女和七尊主顿时面色微变。
正在此时。
天际忽然涌动出一道道灵墨。
这些灵墨就好似一道道河流,汇聚起来。
眨眼间,一道浓墨殿宇,在虚空中显现而来。
这座殿宇,散发着奇特的光芒。
理论上,黑白世界,无法孕育光芒,可是这座巍峨墨色殿宇,却是通过某种奇特的力量,照耀光芒。
“有强大生灵,在我们的必经之路上,构筑了某种神妙玄术……我们走进了那一道玄术中!”
七尊主顿生警觉,他周身散发出重重伟力,身上有炙热、不熄的神火燃烧,其势雄浑,散发出惊人的热量。
而稚南圣女周身,却绽放出一道巨大、璀璨的神花。
神花之中,有重重叠叠的花叶绽放,稚南圣女生出中央,一道神泽从花朵中流淌而过。
这朵神花,名为大泽灵花。
是稚南圣女圣体天赋。
此刻,她身上的气魄,比起七尊主,更加强横!
两位神泽存在正要出手,镇灭这一道浓墨世界。
悬浮在虚空中的巍峨殿宇,却荡漾出种种波动。
两位凰梧神泽顿时愕然。
他们清楚的察觉到了这些波动中,传递而出的人族血脉力量!
“嗯?这一座浓墨殿宇,是人族强者的寝宫?”
七尊主和稚南圣女面面相觑。
“何等强大的存在,能够让我们无声无息,步入这一道泼墨玄术?”
“难道是古老的人族隐秘之地?”
正在他们心绪中,生出重重疑惑的时候。
这一座浓墨巍峨殿宇门庭,突然洞开。
从门庭中,有一道墨色铺就的道路,衍生而来,衍生到了两位凰梧秘境神泽的脚下。
“殿宇之中的强大人族,在召唤我们?”
七尊主略一思量,和稚南圣女对视之间,互相点了点头。
他们周身的威势,不曾散去。
七尊主身上的火焰,还在熊熊燃烧。
稚南圣女周遭的庞然大泽灵花,还在盛开。
他们踏上了那一道浓墨道路,一步步走向浓墨殿宇,一步步走入门庭之中。
殿宇之中,一道道墨色的云雾萦绕。
两位神泽存在四下环视,却也能够清楚的看到,殿中种种神妙。
比如那镌刻了一座盛世的华表。
无数琉璃玉屏在闪烁出奇妙的光泽。
又有浓墨铺就的大地上,清晰的倒映这两人的身影。
这座殿宇宽阔非常。
他们一步步走入殿宇,走到殿宇中央。
此刻,那朦胧的迷雾,开始不断消散。
当迷雾散去,两位凰梧神泽,清楚的看到一座玉台。
玉台之上,有三座宝座。
紅緞軍的征途
宝座辉煌、珍奇,散发出澎湃的灵元波动。
七尊主和稚南圣女,看到宝座上端坐的身影,短暂的愕然之后,又变成了欣喜之色。
他们躯体中的尊贵人族血脉,在得见宝座之上的存在时,逐渐开始沸腾。
两人脉搏跳动的频率,都变得快了许多。
“三尊深不可测的人族强者!”
稚南圣女心里,也感到微微的惊喜。
她的目光落在那三座宝座上。
只见三座宝座之上,端坐着三尊神秘、不凡的人族存在。
左边的宝座,端坐着一位锦衣华服的束发青年,面容沉静,目光深邃。
他手持一支神妙玉笔,玉笔上有重重规则闪耀,令人惊异。
笨婢寵兒 桃桃兇猛
右边的宝座上,则是一位身穿战甲,体态巍峨,面目刚毅不凡的大将。
一杆长枪悬浮在他的身后,凌压旷阔的虚空,让虚空都微微扭曲。
而正中的宝座上的人物,更是让两位凰梧神泽惊叹。
血色絕望禱言 密蘇達爾
却见那尊存在,身披金甲,两支金锏交叉,悬停在虚空中,金锏之上道道灵元波动萦绕,绽放出万千大军交战的重重异象,惊天动地,惊世骇俗!
这三尊神秘人族存在,目光沉静,看向凰梧七尊主和稚南圣女。
七尊主不曾犹豫,他恭敬向三位神秘存在行礼。
“凰梧赤冲焱,灵稚南敬拜三位前辈。”
“三位前辈召唤我等来此,不知道有何吩咐?”
位面官商
上首宝座上的三尊神人,沉默纪夏。
左手旁那尊持笔神人,突然开口道:“你们可知晓,凰梧即将要大祸临头了?”
他的声音传来,令这一片浓墨天地,都生出阵阵的波澜。
七尊主神色晦暗下来。
他抬头看向三位神秘存在,询问道:“不知三位前辈是?”
“天唐秘府吴道子、李药师、秦琼!”
火箭王
那持笔神人道:“我们存活于中古之初,看过了无数岁月变迁,而今,我开辟这一道墨色天地,显化化身降临,就是想要问一问你。
后辈,你可是想要给凰梧秘境,带去崩落,带去灭亡?”
七尊主和稚南圣女怔然。
中古岁纪之初?
那便是十万年前!
这三尊神秘神人,这一座天唐秘府,竟然有如此不凡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