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51qxi火熱連載小說 我在漫威當龍帝 線上看-第三百七十七章:再見海拉推薦-iteeg

我在漫威當龍帝
小說推薦我在漫威當龍帝
昏暗无光,黑云压顶,暮暮沉沉的天空。
失去生机的大地,一副末日景象的维度世界。
洛麟再次光临了此处,只不过这次比以往有了点差别,那就是还多了个贴心小跟班奥菲斯。
哦,还有一点,那就是这次是被奥丁给丢进来了。
“我靠,这老东西搞偷袭,不讲武德!”
洛麟和奥菲斯在空中稳住了身形,然后缓缓落到了枯竭生机的大地上。
我的美女娘子 義海藏龍(書坊)
“这老家伙果然不安好心,丢我进来,难道还想培养我跟海拉的感情嘛?我呸!”洛麟踢了一脚沙子,有些不爽地吐槽道。
奥菲斯看到洛麟的模样,当即身上的无限之力狂涌而出,强烈的劲风以她为中心,将周围的沙尘一圈又一圈吹拂出去。
TFboys壓倒霸道男神
她用着萌萌哒的清冷声音,说道:“主人,要不要现在出去揍那个独眼老头一顿?!”
“还是算了,那老家伙已经打不过我们了,欺负那老家伙也没意思。”
洛麟也就是吐槽一下,也没真的生气,他抚摸着奥菲斯的秀发,安抚着小家伙。
洛麟当然知道以奥菲斯的实力已经可以尝试强行破坏,打破这个维度囚笼了。
也就是说洛麟想走随时能走。
只不过嘛,洛麟觉得海拉那个疯女人还是继续关在这里比较好,磨磨她那恶劣的性子。要是打破了这个维度囚笼,海拉这疯女人就跑出去了。
既然来都来了,那就去看一看那疯女人好了。
洛麟还记得上次给那疯女人留了不少书,让她打发时间,不知道她有没有学习到优秀的思想和知识。
老实说,洛麟之前确实动过收服海拉的心思,主要是看到这个高傲的女人臣服自己,会显得特别有征服感和成就感。
或许就跟‘我就喜欢你看我不爽,但又干不掉我的样子’有种异曲同工之妙的爽感。
再加上现在奥丁这老家伙有种强行硬塞海拉给他的想法,洛麟也就想着看看情况吧,他的眷族可没那么随便能进。
甚至洛麟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加入他的眷族,日后可以登临到不可想象的位置,看到更高处的更加美丽的风景。
就看海拉这疯女人愿不愿意,识不识趣了。
毕竟洛麟也不是非要她加入不可,机会是有的,能不能抓得住就看她自己了。
“走吧,奥菲斯,我带你去见个‘熟人’~!”
洛麟的脸色露出些许的回忆,或者说是回味之色,嘴角露出了一抹恶趣味的笑意,对着奥菲斯说道。
奥菲斯乖巧地点头:“好的,主人!”
于是,洛麟感知一开,迅速地找到了海拉所在的位置,他拉起奥菲斯的小手,迅速往那方向疾速飞去……
索歡無度,老公如狼似虎! 李家四少
……
另一边,海拉正靠坐在一张粗糙的自己削出来的石凳上,捧着一本史书在慢慢看着。
她阅读书籍的样子挺认真,也挺小心翼翼的,看得出来她对书籍的使用和保管很重视。
虽然说以海拉本来的性格,只会想着如何砍人更便利,或者是沉迷了锻炼自己的力量,练习自己的武技,哪里会像文学少女一样安安静静地看书。
这根本就不像是她这种霸道冷酷的杀胚女人会做的。
玄幻閱讀系統
只是无奈,这维度监狱,就是个鸟不拉屎,寸草不生的破地方,令人单调无聊到想要发疯。
这种情况下,海拉得到了一堆洛麟赠送的能消遣和打发时间的书,自然是倍感珍惜了。
哪怕这些东西对于以前的她来说,只是无用之物,放在她面前都不会多看一眼。因为这些玩意根本无法提升自己的实力,而海拉是个极致追求力量与权力的存在。
海拉正静静地看着,相当一段长的时间了,自从洛麟那个可恶的中庭人离去之后,她已经看了不少他留下的书了,这几乎是她以前不会做的事情。
但不得不说,海拉虽然是个极度固执、自我和自傲的人,但她却也是个聪明的家伙。
她看了那么多的书,不仅是历史类的,还有不少是思想类的,她的心态和想法开始缓缓产生了变化,她会思考,她会变通,她逐渐开始了缓慢的改变。
海拉在思考如何才能做一个合格而成功的王。
比如她看到了史书里某个盛世王朝‘唐’里曾经有过的一位女皇帝,武则天……
读书使人明智。
哪怕是海拉在阅读了如此多的书籍之后,她也不得不承认中庭人的智慧并不比阿斯加德人差。
而洛麟似乎间接地为托尔培养了‘王位的竞争对手’。
然而就在海拉阅读着的时候,忽然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有人进来了!”
那是维度封印的波动,然后是多了两股气息。
一股熟悉的,应该是那个可恶的中庭男人又来了。
然后还有另一股很平淡的气息,不久后,那边忽然爆发出一股极强的威势。
不管如何,海拉都要过去看看!
“是那个可恶的家伙!绝对是了!奇怪……怎么还有奥丁的力量气息?”
海拉咬牙切齿着,她的脸色略微有些复杂而奇怪。一方面是喜色,另一方面是羞愧、心虚与愤恨的怒火。
一开始,海拉的心底里诡异地浮现出一股欣喜高兴的情绪。这也难怪,毕竟数千年来囚禁于此,洛麟是唯一一个跟她有过接触的家伙。
甚至称得上是在长久孤独中,唯一交谈的对象,自然在海拉心里有些‘特殊’。
何况,两人每一次的接触都是那么的‘特别’,令人印象深刻。
但紧接着,海拉意识到了自己的心态不对劲。
特别是上一次洛麟的所作所为,对于海拉来说就像是奇耻大辱一样,如同难以抹去的人生污点,或者是令人难以启齿的黑历史。
反正海拉无法忘怀,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怒火。
或者说,喜悦与愤怒,厌恶与欢喜,这些矛盾的情绪同时出现在了海拉的身上,但又丝毫不奇怪,毕竟人本就是复杂的生物。
海拉无法忘记上一次,被那个叫洛麟的中庭男人强迫着玩‘捉迷藏’一样的幼稚游戏,可笑的是她还没办法反抗,只能配合着玩这种游戏,然后每次被找到就被暴揍一顿。
……
然后是脸上被洛麟画上了各种记号,比如‘小乌龟’什么的,然后还被拍下了照片。
……
被洛麟用念动力控制着做出各种沙雕滑稽的姿势与动作,甚至跳各种丢人的舞蹈,然后被他用摄像机拍下来。
……
然后还有一段,被洛麟逼迫着要她臣服的戏码。
總裁的嗜血戀人
被洛麟用美食诱惑……被洛麟冷酷追杀和温柔调戏……多搭三十多次……
雞零狗碎的青春 長沙南宮浩
……
‘啊啊啊啊……’
海拉每次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就想把自己的头埋进沙子里,恨不得想要自杀。
像她这么一个高傲无比的女人,拥有着强烈的自尊心和骄傲,但这些在洛麟的力量面前,都被击破得支离破碎。
在洛麟的面前,海拉再也高傲不起来,因为对方掌握着她的黑历史,就像是梦魇一般挥之不去。
海拉无法忘记,洛麟就像是猫戏老鼠一样捉弄着她,而乐此不疲。
那些景象与记忆时常出现在她的大脑里,那一幕幕羞耻的画面,让她恨不得将洛麟千刀万剐才能发泄心里的怨气。
或许当初直接选择臣服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羞耻的事情发生了。
可是阿斯加德的女王,怎么能臣服呢?
海拉真的想要杀了洛麟灭口,但是没办法,她做不到。
当然,做不到,却也不能放弃。
之前坚持了那么久的抵抗,总不可能现在选择放弃吧。
那之前的坚持还有什么意义?
这段时间以来,海拉除了看书,也不忘磨砺自己的力量。她无时不刻不想洗刷那个男人带给她的耻辱。
尽管,希望渺茫。
海拉也不清楚那个男人在她的心里有了很特殊的‘位置’。
是敌人吗?还是朋友?亦或是海拉想要反过来征服这个男人,她想要让那个男人也臣服在她的脚下,以此来完成‘复仇’。
而且,这样的话,她也能获得一个左膀右臂。
尽管她心底里隐隐意识到了洛麟是个不甘人下的家伙,但她却有着一种非理性的想法,想要去试试看。
主要是她想要‘同态’复仇吧!
“杀!”
海拉眼中散发着寒意,口中冷声轻哼,她手中淡绿色的死亡魔力涌现而出,锋利的夜空之剑握在了手中。
她的身形俶尔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了一道残影,向着远方疾速掠去。
只在石凳上留下了一本被风吹得快速翻页的书本。
……
不知过了多久。
一处丘陵接壤平原的地方,两方人很快就相遇到了一起。
‘果然是他!’
海拉眼中闪过一抹喜色,但很快就掩盖了起来。
她停下了脚步,面目变得冷静而严肃,充满了战意,她手持着长剑,深呼吸着,调整着自己的体力和魔力,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许久未见,海拉一时间心中竟有股莫名的紧张,她想要开口喊话,却不知该说点什么,是故作虚伪地客气点呢,还是不留情面地唾骂好呢?
咦,等等他还带了个人……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只是海拉还纠结着未开口,洛麟就一脸笑嘻嘻的样子,就好像见到了老熟人一样,大声喊道:“嗨,海拉小妞,你还好吗?好久不见!不知道最近你有没有想我啊?!”
就是这种轻佻的自来熟语气,令人感到不爽。
小妞……虽然说实际上海拉的年龄至少要大洛麟个几千岁。
海拉皱着眉头,脸色铁青,冷声道:“混蛋,我想杀你很久了!过来跟我打!”
“嘿嘿嘿,还是算了。你打不过我的。”
洛麟笑着,然后又补充着嘲笑道:“难道你忘了你以前被我按在地里灰头土脸的,有多狼狈了?而且还不止一次,是很多次!还是说你锻炼了一段时间,又觉得自己行了?”
“住口!吾可是阿斯加德未来的王,哪怕输给你这中庭人一两次,但我总不会一直输下去的。”
海拉其实在看到洛麟的时候,也不知是否是在过往的接触中察觉到了差异,她忽然有了一种感觉:洛麟似乎又变强了。
这个家伙似乎每隔一段时间,实力都会跳跃式地增长。
这种敌人就很恐怖,令人无法追赶。
所以海拉的开口否认,是给自己壮胆也好,自欺欺人也罢。
咻、咻、咻!
她魔力外放,周围迅速凝聚出七八根的绿色的死亡之刃,手中猛然一挥,就好像离弦之箭般疾速朝着洛麟飞射而去。
叮、叮、叮!
洛麟没有动,但是奥菲斯伸出了小手,一道透明的能量层浮现轻易挡下了那些攻击。
洛麟揶揄地坏笑,脸色有些古怪道:“输给我的人,已经不可能再追上我了。难道你挨打已经上瘾了吗?或者是因此获得了某种快感?”
毕竟这次洛麟其实没想跟海拉战斗,因为海拉已经不可能对他产生威胁了。当然戏耍还是可以的。
“放肆!”
海拉脸色难看,厉声呵斥。
她表面上极为强硬,但实际上面对洛麟,她根本就已经是无可奈何了。但她不愿意让洛麟看出她的软弱,只能装腔作势。
特别是,洛麟持有的黑历史照片跟录像,只要拿出来,狠狠地嘲笑她,海拉战力指不定就像加了debuff一样,被削剩个七八成了。
“你想被虐是吧?!没问题,满足你!”
魔凰逆天之廢材封印師
洛麟说着,便又指着旁边的小奥菲斯道:“哦,对了,差点忘了,给你介绍,这是我可爱的妹妹,奥菲斯~!”
“如果你想打,那我就让奥菲斯陪你玩玩好了!”
海拉看着奥菲斯一个人畜无害的可爱小女孩模样,她冷哼一声,道:“哼,自大的家伙,等一下伤到了你的妹妹,你可别后悔!”
海拉虽然见到了奥菲斯防御的样子,她当然知道能跟在洛麟身旁的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但再怎么说也不就是个小姑娘,会有多强?她海拉有何惧之。
何况,如果能擒拿下那个叫奥菲斯的小女孩做人质,说不定能看到那个嚣张家伙的后悔嘴脸,还不是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
说不定还能威胁洛麟做些黑历史般的耻辱的事情,甚至于威胁他将带自己离开这个维度监狱。
海拉心中暗暗思索着,打得一手好算盘。
“放心,我绝不后悔。只是我看你可能会被打趴下。”
洛麟却是轻笑,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他说着,又对奥菲斯叮嘱道:“奥菲斯,下手轻点,慢慢玩,就把她弄成个重伤就好了。”
奥菲斯轻轻点头,乖巧地道:“好的,主人!”
海拉冷哼道:“哼,大言不惭!”
洛麟内心恶趣味地躲在了一旁看戏,天父级无限之蛇奥菲斯 vs 阿斯加德的死亡女神海拉,一场以强欺弱的滑稽战斗,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