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sbbll火熱都市小說 非洲酋長 ptt-第四百三十八章 難度讀書-ljc21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我们想全资收购科托努电厂有些难度啊,贝宁国电不希望步伐迈太大,想着保持一定比例的股份,帕博尼部长除了不想太过违拧国电的意志外,还有其他一些的顾虑,”
勃拉姆说及他今天与谢思鹏前往贝宁中央政府大厦会见工业及地质矿产部部长帕博尼的情形,说道,
“我明天与议长巴克利见上一面,应该还有争取的机会……”
曹沫最初想全资收购科托努电厂,是希望从德古拉摩供电集团招聘一批殖民者后裔管理、工程师接管电厂,为电厂后续扩张奠定基础的同时,也将科托努电厂直接打造成殖民者后裔势力在贝宁聚集发展一个核心支撑点。
不过,曹沫有他的打算,贝宁与科托努电厂有关联的有关部门必然也有他们们自己的想法。
现在贝宁国家电力集团与工业及地质矿产部部长帕博尼都不赞同科奈罗能源全资收购科托努电厂,曹沫让勃拉姆不要急着去做义长巴克利的工作,让他跟谢思鹏再说说阻力到底出在哪里。
“科托努电厂是贝宁国电下辖唯一的大型电厂,能不能盈利还是其次,而倘若全部割舍出去,他们除了失去这么一大块的权力外,以往的利益输送跟关联也都将被割断——所以,贝宁国电会反对这事,我们没有感到意外,”谢思鹏说道,“而帕博尼则有着政治上的忧虑——科托努电厂的职工有可能会集体反对这次收购不说,贝宁曾在六七十年成立社会主义共和国,虽然九十年代改为多党制,但制度以及社会的各个层次,都保留相当浓烈的社会主义色彩,在电力能源供应等领域,贝宁各社会阶层都更倾向避免被外资渗透太深……”
夏之蟬 風之羽
曹沫沉吟片晌,跟勃拉姆说道:“你明天照计划跟议长巴克利见面,但不必再坚持我们要全资收购科托努电厂,该妥协还是要妥协,我们不能在人家的地盘都还那么咄咄逼人。那样的话,我们跟埃文思基金会又有什么区别?现在的问题,科托努电厂倘若采用合资方案,要怎样尽可能争取人事上的话语权,你们还要费心思跟贝宁有关方面多沟通,还有就是奥古塔-隆塔输电网的建设及提标,要尽快推进下去……”
最初的时候,科奈罗能源与贝宁国电签署协议,要在奥古塔与隆塔之间修造一条十一千伏的简易高压输电网,初步实现科奈罗能源在奥古塔与隆塔两地的电站、电厂联通。
现在既然将以贝宁科托努为中心建设火电基地及跨境电网提上日程,奥古塔-隆塔输电网的原有设计就不够了,需要提升到三十三千伏的骨干高压输电网水准上来。
除了奥古塔-隆塔输电网,在贝宁国电控制之下的波多诺夫-科托努电网外,从科托努到奥古塔的骨干输电线路以及科托努往北接入阿克瓦境内的输电线路,也立时展开谈判。
倘若科托努火电基地建设计划受阻,隆塔天然气电厂就立即启动三期工程建设——总之科奈罗能源未来要在几内亚湾沿岸以隆塔与科托努形成双核发电基地。
“钱总的电话……”周晗将卫星电话递过来。
虽然曹沫很是镇定,但谢思鹏还是认为他们这两天跟贝宁有关方面接触,不能算有多顺利,待曹沫跟钱文瀚通过电话之后,见他眉头微蹙,似乎电话里听到也不是什么好消息,问道:“钱总在电话怎么说?”
乌桑河铜金矿有钱文瀚新鸿投资与新海金业的投资,两家公司分别注入一亿五千万美元,持有乌桑河矿业有限公司(全资持有乌桑河铜金矿勘探、开采业务以及与之配套的开采、运输、选矿厂等一系列配套企业)8.3%的股份。
虽然埃文思基金会与赛维义的贪婪獠牙、血盆大口还没有彻底的张开,但这么关键的变故,曹沫不可能瞒过钱文瀚以及周深河那边不提。
絕頂航路 果味喵
这几天钱文瀚、周深河在国内也同样是惮思竭虑的想办法增强他们在阿克瓦的底气。
其实最简单的,就是乌桑河铜金矿引进政治背景更强硬的央企资本。
目前国内在非洲进行矿产投资的央企,以中矿、华冶两家集团为主,此外还有一些省属矿业——这些企业至少在背景上,要比新海金业更接近中央高层的意志。
然而钱文瀚、周深河在国内这几天马不停蹄的多方接触,情况都不太乐观。
国内果断采取积极的财政、货币政策,经济发展又回到快速增涨的轨道上,证券市场强劲反弹,房地产及重化工业都掀起新一轮的投资热潮,但也恰是如此,很多人都将目光集中在国内,对海外,特别是非洲地区什么时候能走出经济危机的阴影,还很担心。
也许已经有不少民营企业,已经踏上重返海外寻机发展新机遇的旅途,但大部分国资背景的企业,特别是在海外已经有一批项目在手里的,就显得有些保守。
重生之劍道獨尊
老婆大人求復婚 桑妺
乌桑河铜金矿在接受新鸿投资与新海金业注资之后,估值就达到十八亿美元,目前四亿多美元的资金已经扎扎实实投进去,今年预计产值就能达到六亿美元,净利润也能做到两亿美元。
钱文瀚、周深河这次分头找华治、中矿两家央企的高层谈,仅仅将估值提高二十亿美元进行融资,两家却都无意考虑。
而钱文瀚、周深河邀请两家央企的高层到阿克瓦视察,以便伊波古矿业多少能借到点势,也不知道这两家央企的高层从哪里听到风声,竟然都宛拒了。
“不用想,肯定是梁远、韩少荣那边放出风声了!”谢思鹏说道。
华资企业在非洲也是存在鄙视裢的。
異界破爛王 大濕請留步
长期以来,国内对东部非洲的援助、外交做得更扎实,影响力更大,同时东部非洲距离国内也要近一些,因此央企带着诸多华商在东部非洲的投资活动更为频繁、活跃。
而对非洲西部几内亚湾沿岸国家的投资,早年除了中土建等有限几家央企跑过来承建大中型基建工程外,主要还是中小贸易商做进出口贸易,压根就没有形成多大的声音。
而近年来在阿克瓦、卡奈姆等地活动的采金商众多,但绝大多数都是分散的游击队,更加上不了台面。
很早就进入几内亚湾沿岸进行投资的东盛、泰华作为民营上市公司,无论是影响力,还是话语权,都根本无法跟央企相比。
有着省级国资背景的新钢联,联手华茂资本收购卡特罗钢铁厂,才算华资在西非第一个有一定国家层面影响力的产业投资项目。
卡特罗钢铁厂在新钢联与华茂资本联手收购后,扩建工程很快就铺展开来。
無上真仙 鐵血丹心
不过,将曹沫踢出局后,代表华茂资本及他本人的梁远与新钢联派驻的管理团队,在奥约州自然也不可能获得布雷克家族、菲利希安家族以及西卡家族等政治力量的支持。
有些问题在曹沫看来轻而易举,他们却很难克服。
他们目前所遭受到的最大问题,是勃索铁矿的工人以及大大小小依赖勃索铁矿生存的当地中小企业,强烈反对卡特罗钢铁厂与勃索铁矿解除捆绑。
目前事态已经发展到矿工暴力破坏卡特罗钢铁厂新修的铁煤联连码头,以阻止卡特罗钢铁厂从阿克瓦的巴芒地区运入优质铁矿。
卡特罗钢铁厂新扩建工程年初就已经快速建成,但拖到现在却迟迟无法投产。
謀戰 井剛
不过,这些并不妨碍梁远以及卡特罗钢铁厂的其他中方管理层,跟央企在非洲的工作人员联系更加紧密——大大小小的官方活动,伊波古矿业、科奈罗水泥这边都没有机会参与,谁叫这两家不仅听着像是华资企业呢,高层都还以为当地人为主?
钱文瀚、周深河在国内直接找中矿、华治的最高层接触谈融资的事,却被干脆利落的拒绝,谢思鹏自然第一时间想到是梁远这个龟孙子在背后放肆的散播不利他们的消息——
“算了,卡特罗钢铁厂的铁煤码头被数十名当地工人冲进去打砸一通,他们说不定还在说是我在背后捣鬼呢!”曹沫伸了一个懒腰,说道,“这么短的时间,跟华冶、中矿根本就不可能谈出什么成果来,原来也只想着骗几个高层过来视察,借谈判狐假虎威,能令赛维义家族多些忌惮——现在没有这方面的指望,也算不上什么损失。胡安.曼塔尔即将联手贝宁詹和平建设会跟贝宁官方讨论在科托罗成立产业园的事情,我们这段时间就不宜在贝宁搞什么有影响力的公开活动。除了勃拉姆、小塔布曼继续留在贝宁外,其他人明天陪我去阿克瓦吧……”
…………
豪門歡:酷總裁的獨家溺愛
…………
祖姆山水电站要到八月份才正式供电,科努托电厂太不给力,奥古塔市镇这边一天能有四五小时的供电就谢天谢地了,其他时间都靠柴油发电机撑着。
庄园虽然挨着市镇,但奥古塔的市镇入夜后很快就静寂下来,灯火也不多,却是一台台柴油发电机在各个角落里轰鸣声着,听上去多少有些刺耳。
科奈罗水泥、科奈罗能源以及伊波古矿业在贝宁投资再多,也会被当地人视作外部资本势力;勃拉姆、加隆.坦格里安以及谢思鹏等人他们跟帕博尼、巴克利家族的成员关系再好,也很难作为“自己人”融入他们中去。
真正有可能作为“自己人”融入进去的,是举家迁入贝宁、并已经入籍的小塔布曼。
所以小塔布曼即便之前没有参与过科奈罗能源等公司的业务,现在也要陪着勃拉姆他们,参与接下来所有在贝宁的重要会谈,争取尽快跟帕博尼、巴克利家族的重要成员建立亲密的联系。
曹沫也拨了一部分资金给小塔布曼,以便以塔布曼家族的名义,在贝宁的波多诺夫、科托努,参与酒店、餐饮以及商业等领域的一些分散投资,以便夯实塔布曼家族在贝宁的基础。
因此,在用过晚餐后,小塔布曼也是直接陪同勃拉姆乘车赶往波多诺夫的酒店,准备参与明日一早跟贝宁国民议会议长巴克利的会面。
三部越野车刚驶出庄园,就看到一辆天悦皮卡在夜色里往庄园驶来。
借着庄园大门前暗弱的灯光,小塔布曼看到皮卡驾驶位上坐着一个中年华人,削瘦的脸,像是孤独行走荒原许多的旅客——他也注意到在视线看过去时,中年人下意识转开脸,心里好奇:这人到底是谁,这时候出现在庄园门口。
小塔布曼回头看了一眼,见周晗亲自走到大门口来接,他也就没有下车追问什么,让司机继续开车驶入茫茫夜色之中。
命燈
…………
…………
听周晗的吩咐,杨啸锋将车停在庄园大门内侧的停车场里,然后从池塘边的小道往那栋独立的木屋走去,还没有敲门进去,听到里面有声音传出来:
“都拉了专线,这网速太慢了,卡得跟狗一样,这叫人怎么受得了?”
“没有办法,这不是多拉几根专线能解决的问题,贝宁的通讯基础就在那里,波多诺夫的网速也不见得比这更快——现在国际通信巨头,对在德古拉摩投资感兴趣,毕竟德古拉摩实际涌进的人口,是波多诺夫加科托努的近二十倍,市场再低端,绝对值也相当可观……”
杨啸锋随周晗敲门走进木屋,看到曹沫跟谢思鹏凑头坐在电脑屏幕前正研究着什么,心里骤然也是生出很多感慨:都这么晚了,手下早就有多的职业经理,竟然还亲自拉谢思鹏讨论这种细枝末节的问题,也难怪他这样的人物能成功……
看到周晗带杨啸锋走进来,谢思鹏坐回到房间侧面的长沙发上,曹沫也放下手里的鼠标,打量杨啸锋这个他也是第一次见、在诈骗团伙地位仅次于梁远的二号人物,四十岁出头,但脸干瘦发黄,有些其貌不扬。
曹沫拿出一包荷花,自己先点了一支烟,又将烟盒跟打火机扔给谢思鹏,指着谢思鹏旁边的座位,跟杨啸锋说道:“坐下说话——听说你最近在卡特罗钢铁厂这事上搅出很多的是非啊?又是示威,又是闯进码头打砸抢什么的,搞得卡特罗钢铁厂乌烟瘴气的,到今天都没能顺利投产!”
“……”最近发生什么事,杨啸锋不再,也没有必要再跟周晗通什么气,但曹沫都开门见山指出来,他也不否认,说道,“我是想明白过来了,但这么多人的多年心血,临到头被梁远一卷而空,这口气不是谁能轻易咽下的,我也只能陪着他们共进退——我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跟你见面,你该不会就想着问这件事吧?”
曹沫盯着杨啸锋的眼睛,气势汹汹的质问道,“你们搞出来的事,现在却有人将账算得我头上了,这件事怎么就无关紧要了?难道我现在请你解释一下,就委屈你了?”
杨啸锋语塞。
换作别人用这种咄咄逼人的语气说话,他拍拍屁股起身就走,但他自知没资格在曹沫面前争辩什么,只能坐在那里不说话。
“网速好了一些,”曹沫低头看回电脑屏幕,拿起鼠标一边狂点一边跟谢思鹏说道,“这家伙竟然说要砍我全家——现在国内的小孩子上网,脾气都这么火爆吗?等我拿钱把装备等级砸上去,我看他怎么砍我全家!”
杨啸锋有些发愣的看向周晗,完全不知道曹沫坐在屏幕后面、手拿鼠标啪啪啪的狂点在干嘛。
“这游戏你都连着玩好几天了,真有这么大的瘾吗?就算你要陪成希,但能不能先讨论眼前的正事?”周晗没好气的站起来,将曹沫手里鼠标夺过来,帮他将网游《将军好凶猛》的页面给关了。
“有什么正事要讨论的?他在进来之前,心里充分做好装腔作势的准备,还能讨论出什么正事来?”曹沫瞥了杨啸锋一眼,有些委屈的看向周晗,想要将鼠标讨回来。
在屏幕后打电脑游戏?
杨啸锋脑子有点卡壳,曹沫跟谢思鹏刚才两个人一本正经是在抱怨电脑游戏的网速问题?
看到周晗美眸瞪过来,曹沫放弃夺回鼠标的努力,拿键盘给成希回复,要她们先打副本,等他忙过正事再上线。
“我本来没有什么闲工作,是周晗认为你们可能还有点用,劝我同意你过来见一面,”曹沫屁股没有离座,脚撑着地带动办公椅的万向轮,转到办公桌的前面来,更近距离的盯着杨啸锋,跷脚说道,“你也别在我面前装腔作势了,你说说自己到底能有什么用,我再看我们有没有聊下去的必要!”
“……”杨啸锋咽了一口唾沫,沉吟说道,“赛维义家族与埃文思基金会盯上乌桑河铜金矿的事,梁远这几天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或许这些话并不会传到你的耳中——在那么多的旅英华人里,我算是顶没有出息的一个,半辈子走的都是歪门邪道,真要想将一家企业经营,是没有那个能耐,但说到要接近什么人,令其放松警惕以便打探消息,自以为还是能发挥点作用的……”
全球蜜捕:總裁的專屬秘寵
泰华覆灭之后,曹沫或明或暗,还是支持严志成与黄鹤斌重回德古拉摩,但杨啸锋那边就不再联系,算是相忘于江湖,两天前是杨啸锋主动联系周晗,提出想见曹沫一面。
周晗多少还是在关注杨啸锋他们的动向,知道他又新招揽几名同伙做事,猜测他可能是听到什么消息,才主动跑上门想要给曹沫效力以换取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