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8lf02精彩都市小说 馬林之詩笔趣-第五百七一節:衝突(二)看書-8io0z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谢尔盖元帅,欢迎您从休假里回来。”门口的卫兵为谢尔盖打开了大门,军事参谋部的大门再一次为谢尔盖打开,刚刚完成了甄别的中年男人笑了笑。
“我回来了。”他这么说道,同时拿出烟分了一支给卫兵们。
卫兵们笑嘻嘻地接过烟,气氛一下子就缓和下来了。
你看,谢尔盖元帅还是以前的谢尔盖元帅,而他们这些卫兵,也务必是以前的卫兵。
点上烟,问了一下近况,确认目前战况还不错的谢尔盖告别了卫兵,走进了大厅。
解下腰间的枪袋,将它交给了走过来的卫兵,谢尔盖注意到了他的陌生面孔:“士兵,你是……”
“法比安·多伦,新入职的武器管理员。”一旁柜台里一位年长的女性文职军官微笑着说道:“元帅阁下,您的小麻烦没有令您放松警惕啊。”
“啊,我的莉莉安夫人,如果你经历过朋友摔在你马车顶上的事情,就一定会和我一样小心翼翼地做人啊。”谢尔盖笑了笑,然后将腰间的短剑连鞘一起交给了年轻的士兵:“法比安?好名字,好好做事。”
“是的,谢尔盖阁下,您的装备将放在17号收纳箱里,这是您的钥匙。”年轻的管理员拿出一把钥匙交给了谢尔盖,然后他拿着元帅阁下的装备走向那些收纳柜。
谢尔盖挥手与他的老莉莉安夫人道别,然后走进了走廊。
通过了侦测法阵,他进入了军事参谋部的内部回廊,然后就听到了一旁斯文森家族的琼恩正在和另一个年轻人在争吵。
“你家里人一定是疯了,为什么要动哈尔桑·钱德勒老家的产业,他那一点薄田和那个磨坊就那么有魅力,能够让你拼上性命去获得他?”
和琼恩说话的是谁?
带着这样的疑惑,谢尔盖走出走廊,地毯消除了他的脚步声,直到元帅阁下出现在年轻人的面前,他们才在后知后觉中停止了争吵,两位年轻有为的军官一起向着他们的元帅敬礼。
斯文森家的琼恩,还有文斯家的李,文斯家……这个家族,谢尔盖如果没有记错,他应该是文斯家族旁支的孩子,文斯家族和哈格尔贝里家族算是联姻,但是李却是文斯家族的旁支,多雷·文斯家的后人,他的家族封地在西南方,远离战线。
至于那个叫哈尔桑·钱德勒的家伙,谢尔盖怎么感觉像是在哪儿听说过。
但是出于对年轻人的爱护,他并不想说什么——无论是琼恩,还是李,都是非常优秀的军官。
而且地方贵族还能做什么,不就是夺人财物这种破事吗,他年轻的时候就见到了很多事了,如今也只不过是旧瓶新酒而已,这个世界,终究还是正义太少,像马林阁下那样的年轻人,真的是太少了啊。
示意年轻人不用拘谨,谢尔盖咬着烟走过他们的身边。
等一下。
tfboys之我做你的唯一
谢尔盖愣了一下。
他刚刚提到了马林……哈尔桑·钱德勒,不就是马林·盖亚特名下神射手小队的一个小队指挥官吗?
多雷·文斯家想要将钱德勒家族的财产掠夺走?嗯,的确有可能。
谢尔盖继续迈开脚步,在走过拐角的时候,他顺势对还站在那儿向他敬礼的两个年轻人挥了挥手。
在他们的情报里,马林应该已经回到南方了,这个时候下手,不但可以谋夺钱德勒家的财产,甚至可以通过多雷·文斯家族在军方的族人,用一些小办法将哈尔桑·钱德勒调派到某些危险地段,或是通过某些办法……总之,让年轻人永远地闭上嘴,是一个好办法。
有意思,我们的马林·盖亚特亲王,这一次又会让他的双手染上多少鲜血呢。
谢尔盖一边想着,一边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你看,一边是地方的贵族恶霸,一边是公正的亲王殿下,双方又会擦出多少火花,真是令人极为拭目以待啊。
在走廊的尽头推开房门,进入作战推演室的谢尔盖面无表情地走向沙盘:“混沌最近的战况如何。”
幸孕:冷梟的契約情人
在这一刻,出现在军官们面前的,是严肃认真的谢尔盖元帅。
………………
马林从通道里走出来,他的出现让已经将哨子放到嘴里的军事参谋部的卫兵松了一口气,他用侦测棒沾了一些未稀释的圣水接触了马林,确认他眼前的马林不是什么怪物变得之后立即露出了笑容,他吐出了嘴里的哨子:“马林阁下,您这么急匆匆的过来,是要见谢尔盖元帅吗,他刚刚才重新回到工作岗位。”
“不,我今天是来问问题的,我可以进去吗。”马林微笑着问道。
次元切換
“当然,阁下您请进。”卫兵们亲自打开了大门,马林微笑着走进大厅的时候,顺手将手里还剩六支烟的烟盒丢给了他们的小队长:“辛苦了。”
等到卫兵们将他们的喜悦表情一并关在门后,马林来到值班室前:“我需要寄存装备吗。”他看着坐在柜台里的老夫人说道。
后者微笑着摇了摇头:“阁下,除非我把你锁进柜子里,要不然您的存在本身就是极为危险的兵器,相比起你,您腰间枪套里的转轮枪可爱得像一个孩子。”
说完俏皮话,这位老夫人站了起来:“我是莉莉安·玛莲,亲爱的马林阁下,您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我想知道哈尔桑·钱德勒的家乡在哪儿,就是我名下的哈尔桑·钱德勒少尉,我找他有事。”马林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世界树果实制作的药剂放到了桌上:“每天喝一小口,能够改善各位夫人的身体,还能够改善各位的皮肤。”
最后一句话的杀伤力太大了,在值班区各位女士立即开心地收下了礼物,而那位老夫人也为马林找到了哈尔桑·钱德勒的家乡。
距离哥本哈根西南差不多两百公里的丹普自由市南部的一个重镇,叫科塞尔镇,算是与南方诸国陆路交易的交通枢纽。
“谢谢您,夫人。”马林微笑着伸手托起这位老夫人的手,在上面画了一个丰收女神教会的圣徽,同时一个传送通道正在马林身后打开。
直到这时,这位老夫人终于像是明白了过来一样睁大了眼睛:“阁下,您找哈尔桑·钱德勒到底有什么事。”
“哈尔桑·钱德勒是我的部下,听说他回家五天,既没有写过信,也没有信使说过什么,我觉得这事有蹊跷。”马林微笑着退后两步,他行了一个贵族礼:“我如果没有记错,多雷·文斯家族似乎是镇子的领主,他和王都的文斯家是什么关系。”
马林脸上的笑容让这位老夫人皱了皱眉头,但是最终她还是说出了答案:“是旁支,马林阁下。”
“谢谢你,莉莉安夫人。”马林笑着一挥手,完成了贵族礼的年轻传奇举了举他的猎鹿帽:“再见,夫人,愿您与您的同伴们每天都能幸福。”
说完,马林微笑着转身走进了传送通道。
………………
康斯坦丁坐在他的指挥所里,正在和下级尉官打牌的元帅阁下注意到了他的年轻副官林克·斯文森走进了指挥所,他来到老元帅的面前点了点头:“已经确认马林阁下出现在军事参谋部,他问了哈尔桑·钱德勒在哪儿,然后就通过传送门离开了。”
老元帅点了点头,放下了牌:“我认输了,三位,今天的牌就打到这儿了。”
相当于赶人的摊牌让三位少尉纷纷起身,他们向元帅敬礼,然后走出了指挥所。
而康斯坦丁走到了国境地图前,他看向科塞尔镇。
这可不是什么苦寒之地,做为王国的南方,科塞尔镇四周的土地能够收获小麦,镇子里有两个大地主,一个是多雷·文斯家族,做为领主,又是镇子里的镇长,他们家有着差不多整个镇子四成的地。
而哈尔桑·钱德勒,做为国教的成员,他的家族在镇子的北边有三成薄地,本来哈尔桑·钱德勒家族是不可能对身为领主的多雷·文斯家族产生威胁的。
但是事情从两年前有了变化,哈尔桑·钱德勒做为家中次子,有一个早逝的哥哥和两个弟弟,他的两个弟弟是丰收女神教会的信徒,丰收女神教会从两年前开始,就会派出帮助教徒改善田地的队伍,于是哈尔桑·钱德勒的三分薄地,在去年收获了整个镇子六成的小麦,今年更是不得了,听说收获了整整七成半,明明是一个小灾年,产量却比去年还高。
人的心呐,总是会因为欲望和贪婪而扭曲,他们会忘了什么才是他们应得的,什么却是他们不能伸出手的。
“另两位元帅没有卷进去吧。”
“没有,阁下,除此之外,谢尔盖元帅也没有做声,我哥哥和李有过冲突,他觉得这么做,吃相太难看。”
“并不难看,孩子,这个世界弱肉强食,错就错在弱者弱小,他们无法保护他们自己。”说到这里,康斯坦丁掏出烟盒取出一支,他的副官用打火机为他点燃了这支烟。
然后,康斯坦丁摇了摇头:“但是这一次,多雷·文斯家族踢到了铁板,他们也许觉得除掉哈尔桑·钱德勒,钱德勒家族就不会有机会翻身了,却忘了哈尔桑·钱德勒的两个弟弟,那才是他们自寻死路的最根本原因。”
“是的,阁下,哈尔桑·钱德勒是国立教团的成员,他的生死,马林阁下的确会看重,但如果他发现他并没有死,那么一切都还有回转的余地,但是如果马林阁下发现那两个孩子已经死了……我反正是无法想像狂怒的丰收女神教会红袍主祭会做出何等残酷之事。”
说到这里,林克也叹了一声,他看着地图上的科塞尔:“今天之后,科塞尔镇子里大概就不会再有多雷·文斯家族的任何存在感了吧。”
“文斯家族怎么说,我觉得消息应该传到了才对。”康斯坦丁问道。
“文斯家族的老族长现在正带着他的一家老小在老哈格尔贝里的猎场里打猎呢。”林克说完笑了起来。
做为北方人,大家都知道大冬天的极难打到什么猎物的,麋鹿钻进林子里,所有的大小动物也会躲起来,在这种天气里打猎?在齐膝深的林间雪地里喝西北风吗?
康斯坦丁也笑了起来:“你看,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缺聪明人。”
说完,老元帅将烟头按进了一旁的烟灰架子上的金属烟缸中,他走向他的摇椅:“林克,我睡一会儿,除非马林来找我,要不然我谁都不见,还有,阵地上的所有连队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有一人一枪的调动……”说到这里,这个老人沉默了一下。
就在林克觉得他会不会让那些愿意去帮助马林阁下的士兵逃走时,却听到了自己长官的补充。
“告诉士兵们,马林阁下不需要他们的帮助,因为他的士兵们,应该快要到达科塞尔镇了。”
听到这句话,林克一思考,就立即想到了自己的阁下为什么会这么说——是啊,马林阁下支援北方的那支军团,的确是时候到达那一地区了。
想到这里,林克心悦诚服地低头行礼:“是的,阁下,我会切实地完成您的命令。”
说完,起身的林克伸手接住康斯坦丁丢过来的元帅杖。
“谁敢反对你,就用它打破那个狂徒的脑袋。”说完,康斯坦丁坐到了摇椅上,他拿起毯子盖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好梦,元帅阁下。”林克微笑着为自己的长官带上了指挥官的木门。
“林克阁下,我们去哪儿。”康斯坦丁的卫队队长问道。
“我们站在这儿,为阁下挡住所有不请自来的客人。”林克说完,将康斯坦丁元帅交给他的元帅手杖扎进了他面前的战壕中。
………………
托金·斯宾塞走在风雪中,做为第一军团的第一整编团政委,他和他的团长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政委,我听说你来自南方?”和托金不同,他的团长穿着他的狼皮大衣,看起来极为适应这样的活见鬼的天气,毕竟是北方人啊。
想到这里,托金抽了一下鼻涕,将自己包裹的跟一个球一样的政委点了点头:“是的,我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天气。”看着眼前的风雪,年轻的政委想到了自己团长用来形容这一切的词。
天气晴好。
神農
晴什么?好什么?这雪刮得跟刀子一样,真是要了我的命。
托金一边想着,一边看到自己的团长快步走到了一棵树旁:“我们离科塞尔镇不远了。”,他拍了拍树干,拍出了满世界的雪花。
“你确定?”托金问道——他是一个南方佬,在这个鬼地方,他唯一有印象的就是雪。
“当然了,这树当年还是我祖父种下的。”这个中年人说到这里,注意到了风雪似乎正在减少:“你看,托金,我就说了,这只是冬狼女士打了一个哈欠。”
“要是真的哈欠,这一口气可真的挺大的。”说完,托金打了一个喷嚏,吓得他连忙抹了一把脸——在南方人的观点里,这可不怎么吉利。
随着风雪渐熄,托金注意到了路边的绞架上挂着的尸体们,咦,怎么有两个绞架还空着啊。
“勾结混沌?”年轻的政委刚刚突击学习了小半个月的北方语,所以多少还认识上面的文字。
团长停下了脚步,他看着绞架上的老人,像是认出了是谁:“怎么会是他们。”
“怎么了。”托金问道,同时又抹了一把鼻涕。
“钱德勒家族,他们怎么可能会是和混沌教派走到一起,这不可能。”团长说到这里用北方语飞快地骂了一句,托金没听懂,但是从他的脸色来看,应该是非常难听的脏话。
不过他看到了一个身影。
那是一个站在风雪中,渐渐清晰的身影。
王妃,王爺有喜了 征文作者
那是一个穿着最老式的厂卫队斗篷的男人,他的怀里抱着一只小雪豹,站在道路的远方的他还有树枝组成的人形为他打开伞。
看着他,托金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他推了一把团长:“是马林阁下。”
做为先遣团的指挥官,托金和团长来到了他们的大指挥官面前同时敬礼。
“来得很快。”马林阁下笑着放下了那只小雪豹,伸出手拍了拍团长的肩膀:“我说过,我会带着你们回来的,我现在应该是做到了。”
然后,马林阁下又拍了拍托金的肩膀:“好小子,听说你生了一对双胞胎,不错,还有,你这胡子也挺漂亮的。”
这让留起了络腮胡的托金非常骄傲:“阁下!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他有些迫不及待地带领部队加入北方人的防线,让他们看看什么叫下一个时代的火力。
“展开战斗队形,跟我跟镇子,我要杀人。”马林阁下说到这里,他看向了路旁,托金这才看到躺在地上的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两个空空如也的绞架。
托金突然明白了过来,在团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转身。
“各连队!展开战斗队列!随总指挥官阁下进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