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d4kje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平民神探 起點-第1928章 四重人格閲讀-ts2vz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经过这一*夜时间的发酵,胡德凯的情绪似乎渐渐的得到了一定的控制。
而这一点,刚好是丁凡想要的。
我的明星未婚妻 老五
大唐聖國傳
叫他跟徐来之间相互的对话,软化他的防备心理,其实也只是丁凡的目的之一,但也不是全部的目的。
主要是他的双重人格,需要一点时间消退,丁凡也需要掌握一些他的双重人格出现频率以及触发点。
胡德凯的第二人格说实在的,真是有点难缠,防备心很强的同时,对于他人的反抗心里就更强了。
这就好像家里养了一只护食的狗,在它吃饭的时候,不管任何东西靠近,都将成为它的攻击目标。
而胡德凯本身的人格,偏偏又十分懦弱,胆小怕事,一旦感受到了压力,或者预感到了危险,第一反应一定是躲避,隐藏,不敢面对。
这种情况,对于丁凡来说着实有点棘手,倒不是审讯的方式有多难,主要是应对这两种不同的人格,所需要使用的审讯方式那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昨天丁凡果断的放弃了继续的审讯,与其硬钢,事倍功半的审讯,他更加愿意用点巧妙的手段,生掰硬撬不是办法,在不换点别的办法,累死也拿不到多少有用的东西。
……
第二天一早,新一轮的审讯也就开始了,不过这一次,丁凡没有叫上罗队长。
因为昨天晚上罗队长坐在监控室里面累的睡着了,丁凡找了一件衣服给他盖上之后,就一个人离开了。
而胡德凯就更加不用说了,同样的一晚上没睡,这会儿坐在审讯室里,眼睛还红着,显然早上跟他舅舅道别的那一刻,他也是哭的很伤心,也就是说亲情有时候还是十分有效的。
“昨天晚上睡的不太好吗?”丁凡掀开手里的资料,摆在面前,顺势开口问道:“我叫人送你舅舅跟你在见一面,有些话,我觉得还是你们说清楚会好一点,背着愧疚生活,太累了!”
胡德凯没有开口回答,但是他却点了点头,显然他也认同丁凡的说法,只是他不喜欢多说话。
而这个不喜欢说话的特点,应该就是他的主人格特性,没有太强的攻击性,只是单纯的不喜欢交谈,这是他的一个习惯。
“看来,有些话,你们已经说清楚了!”丁凡点点头,松了一口气说道:“至于你们说了多少,说道了什么程度,我也就不问了,有些事情,你们自己说清楚,对你们今后都好一些。”
“不过有些与案子相关的事情,我还是要问问,毕竟这是工作,希望你能理解一下!”
说道案子的事情,胡德凯明显有些紧张,手腕颤抖了两下,这一点他自己也发现了,急忙伸手将双手相互抓在一起。
“不用那么紧张,我想问的东西,你一定知道,而且关于你朋友的事情,随便说点什么,对他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对吧!”丁凡看的出来,胡德凯对于自己提出的问题,存在一定的抗拒,也有点他控制不住情绪,下意识的想要逃跑。
一旦他跑了,那个第二人格八成就要跑出来,这可不是丁凡想看到的。
“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就是那个一直跟在你身边,给你出谋划策的朋友!”丁凡故作轻松的说道:“我昨天跟他聊了很长时间,他没少说你们之间的事情,我看的出来对你很了解,只是你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也有点紧张啊!”
胡德凯低着头,用力的点了点,小声的说道:“你说的应该是胡德新,他脾气不太好,经常骂我,我也不太喜欢他,不过小时候,我身边没有朋友,也只有他会跟我说说话,认识很多年了!”
这话一说,丁凡顿时心都凉了一半。
话说的虽然有点磕磕绊绊的,可丁凡从他的话中,似乎听到了一些别的意思。
嫡女策:紈絝四少不寵妻
“你有几个这种朋友啊?”丁凡小心翼翼的问道:“我是说,就好像胡德新这种,因为我不太了解你们之间的这种脾气秉性,所以要问的清楚一点,不然真的有点不太好对应人物!”
问题虽然问出来了,可等待的时间,才是最为煎熬的。
之前的猜测,胡德凯应该是有双重人格的那类人。
之前在书上还见过这种人,据说两种不同的性格,反差会非常的大。
同时,这种多重人格的病例,也不保证一个人只有两种不同的人格,部分人可能会出现三种甚至四种乃至更多的不同人格存在。
丁凡现在怕的就是这个,偏偏胡德凯想了一下,开口说道:“还有胡害,胡害虽然不太说话,但是他这个人外冷内热,对我一直都很好,也是最关心我的人,有时候还会为了我跟胡德新吵架,其实他们对我都挺好的。”
“最近又来了一个新朋友,他叫八神庵,特别冷酷,也不爱说话,大部分时间他都在睡觉,只有特定的时间才会出现。”
四个!
丁凡第一次见到这种人格分裂的人,竟然能在潜意识当中,分裂出四个人。
昨天见到的两个人,恐怕都不是他的主人格,而是他说的那个所谓的胡德新,还有胡害。
跟张大头称兄道弟的那个,应该是胡害,而性格比较偏激的,就是胡德新。
“医院来信儿,张大头的伤势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丁凡看似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但眼神一直都在胡德凯的脸上,时刻盯着他。
果然张大头的事情说完,胡德凯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并没有想象中的如释重负。
看来跟张大头关系亲密的那个人,应该就是胡害了。
昨天接触到的两个不同的人格,其实都是他的副人格,主人格直到今天才出来。
“说一下另一件事,你知道些什么,就跟我说什么,不用紧张,放轻松一点!”接下来的问题,丁凡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问了,谁知道哪个问题会突然吸引了他那些辅助人格出来,真的一跳换人,那就真的有点叫人犯愁了。
“王二牛你应该认识吧?”
山溝書畫家
随着王二牛的名字一说出来,胡德凯的身体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眼神躲闪,甚至都有点不敢抬头,头压得更加底下去了。
“我听说,你跟王二牛当年是你在少管所里认识的人,我听说过他的名字,只是……”
暗黑狂潮
“他死了,没什么好问的!”丁凡的话还没有说完,坐在他对面的胡德凯却突然神色一变,往椅子上一靠,傲人的打断了他的话,随后说道:“欺软怕硬的货,后来听说是死了,像是食物中毒,当时少管所里面可是闹得人心惶惶,真正乱了好一阵那!”
丁凡要是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人应该就是胡害了,人狠话不多,外表看上去吊儿郎当的模样, 实际上内里还算是讲点道义。
相比于另一个胡德新,还算是比较好的。
“你知道是谁干的吗?”丁凡虽然心中有点惊讶,但是对于他这一次的变化,也谈不上多么难已接,只是一遍的记录员有点被吓到了。
完美的仙劍結局 ╭ァ煞洫修羅ヤ
胡德凯紧了一下鼻子,歪着脑袋耸了一下肩膀,满不在意的说道:“其实谁做的已经不重要了,那小子本身就是一个渣子,这种人你别跟我说,他还有活下去必要,这种人就好像老鼠一样,让他活下去,就是在浪费粮食。”
丁凡眯了一下眼睛,伸手将一个小袋子拿出来,看了一眼里面装着的脏兮兮的小瓶子。
那个小瓶子上面还带着已经干涸的血液,周边遍布了黑色的泥土说道:“这东西你看着眼熟吗?”
胡德凯当然眼熟了,这东西被丁凡拿出来的一瞬间,他就浑身一紧,用力的吞咽着口水,呼吸也急促了几分。
“跟你住在同一个寝室里,有个叫黄路明的,他跟你一起在后厨帮工,无意间发现你似乎在准备什么东西似的,你杀死的老鼠就存在这个小药瓶里面。”丁凡只是将袋子晃了两下,随后丢在了一边说道:“很快王二牛就死了,死于食物中毒,我手上现在就有完整的尸检报告,而这个瓶子里面,还有一些残余的血液,我叫人带去检测了。”
“至于这个瓶子上面的指纹,我想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胡德凯现在的人格,显然也有点紧张了,不过他这一次并没有要躲避的意思,看了这么多的证据已经摆在面前了,他也似乎也不打算在遮掩下去了。
“王二牛的死,跟我有关,小凯不知道。”胡德凯着承认的到是够快的,不过他对于自己名字的称呼,着实有点别扭,他还说的挺习惯:“是我跟胡德新联手办的,老鼠都是我专门养的,都是当年的师傅教了我不少东西,半夜偷偷将东西带回来,胡德新趁着半夜没有人发现,就将那东西,涂在王二牛的饭碗里,那小子没有洗完的习惯,吃饭的碗都招苍蝇,根本也不会有人注意到变化。”
“只是没想到,这竟然被黄路明那小子看到了,算是我的失误!”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丁凡点点头,从他说的这些东西来分析,他并没有说假话,基本上跟黄路明说的一样。
说来也算是他倒霉,杀人的时候总是少不了被人发现。
或许这一点也跟他的多重人格有点关系,他在人格更换的时候,对于四周的观察能力,显然会有很大的影响。
“你介意多说说胡德新这个人吗?”丁凡将该记录的东西都记录在案了,剩下的也就是了解一下那个所谓的胡德新,以及那个神秘的新朋友了。
惡魔的小寶貝 貓小賤
不过说道另外两个‘朋友’,胡害明显没有之前说的那么简单,到也不是想要遮掩什么,而是他似乎对另外的两个并没有什么好感。
唯一让他比较感兴趣的,好像也就是一个胡德凯。
風雲幹坤訣
至于性格方面,这个胡害跟张大头还有几分相似,跟矿山的那个老爷子也是认识的,因此猜测这个胡害出现的时间应该也不会太长。
应该属属于第三个产生的人格,排在胡德新之后才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