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1ik5c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第0634章 講武堂的校內排名閲讀-0w1s3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讲武堂宣传栏里很快就发布了新的副本启事。
挑黄豆,名额只限于弩兵科学生!
属于黄忠特意从关平那里要来的福利,作为训练,目的就是要练习学生的眼力,耐心等等。
对于弓手而言,练习眼力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对于这种突然发布的任务,讲武堂的学生都已经习惯了,就是到了赚取积分的时候了。
只不过此次竟然还有限制条件,倒是让众人一时间有些不乐意。
可是没法子,人家是要练习眼力,耐心,就得挑出好黄豆跟坏黄豆来。
好的给大家吃,坏的给小黑猪吃。
搞得这些日子,沙耶天天在猪圈外面听到猪放屁,嘣嘣的响。
“定国,这豆腐有什么好吃的?”
黄哈哈摸着花白的胡子坐在餐桌前,看着关平端了两碗豆腐脑过来。
“年纪大了,就多吃点素食。”关平把碗放在餐桌上。
“哈哈哈。”
黄忠先是笑了几声,这才开口道:“老夫一顿尚能肉十斤,一斗米。”
“牛逼,牛逼。”
关平点点头,老头子的自尊心还是很强的。
吃十斤肉,一斗米,你怎么不去吃自助餐,吃的老板请你去别家吃。
猛将吃的多,关平承认,但是就黄忠这岁数,还要强行这般吃,绝对会出问题的。
“哎,你小子很敷衍呐,要不一会吃完了咱们俩练练?”
“黄老爷子,五禽戏你会练了吗,就想跟我比划。”
“哼。”
黄忠舀起豆腐脑扔进嘴里,眼神一变,好滑哦!
“这个东西,还是有点好吃的。”黄忠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讲武堂出品,那饭菜能难吃!”关平倒是早就习惯了他们的真香。
魔圖
等到豆腐脑加油条一出来,众多学员几乎都赞不绝口,跟以前所吃的豆腐根本就不一样。
而关平自然也是弄的咸豆腐,盐是不缺的。
至于甜党是没有机会,甘蔗这玩意,如今也只有交州等地存在。
寻常人能吃到野蜂蜜,那就算赚到了。
想要吃点甜食,那可真的是大富大贵之家才能有的,要不你就学村霸去吮吸花蜜。
讲武堂的学生已经渐渐适应了学校的环境,新奇劲头差不多都下来了。
每天早上不仅要跑操,甚至还要打一套神医华佗的五禽戏。
据说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效果。
所以这些人学的各位认真,家里有老人的,都愿意学成之后,传给他们。
而且神医华佗言明,任何人都可以学,你们都是我的弟子。
然后就是训练,在千字文没有认全之前,每日都是训练。
骑兵科的学生倒是有矮马可以骑乘,还要亲自洗刷。
关平也请来了经验丰富的马夫,来给这些人讲解。
马铁虽然自认为从小在马背上长大,对战马也颇多了解,但是洗刷马匹以及喂养都不是他亲自做的。
许多时日下来亲自操作,也是觉得学到了许多。
工兵科还要学会锻造。
弩兵科,也是被细分为弓兵以及弩兵两个分支。
南方良弩用的是荆州衡山木材,江东钟山的铜材。
关平甚至在黄月英耳边提有没有连弩,就是一次可以射好多箭矢的弩。
甚至为了入蜀的山道做准备,问问能不能改造一下运车,节省人力物力。
其实也就是木牛流马这玩意。
关平只会设计独轮车,顶多在给独轮车加个风帆助力。
但是木牛流马这玩意,他一直好奇的很,真不会做,毕竟没有流传下来。
作为工兵科的老师,黄月英表示记住了。
在与诸葛亮的通信当中,说了这些事,表示自己虽然有些累,但还是很开心,觉得自己也是个有用之身。
至于诸葛果儿在学校内混在各科老师身边学习,也是很开心。
诸葛军师则是回信表示我最近闲来无事,要来讲武堂看你,帮你一起分担。
并且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自己的妻子怀孕,这样她就可以歇息许久了。
免得关平总是让自己的妻子如此操劳,自己累可以,但是媳妇累,绝对不行!
他甚至还在想着在学校推行新版八阵图,用于将来北上中原的时候,以步敌骑。
到时候挥兵北上,必定会遇到曹军的大规模骑兵,一定会压力剧增。
毕竟在荆州,江河和水网密集,作战都是水陆联军。
可无论是入蜀还是北上中原,皆是步骑对抗。
八阵不是诸葛亮独创,以前就有的,他只是进行了革新。
孙子八阵有“苹车之阵”,是利用对敌自隐蔽车,构成防御体系。
到了东汉,作战和训练中普遍使用八阵,车骑将军窦宪勒以八阵,大破匈奴北单于。
而曹老板十月阅兵,主要受阅内容也是八阵进退,或者六十四阵。
等到汉末战乱大起,官军皆要学习孙、吴兵法六十四军阵。
六十四阵被称为乘之,这种阵型更加流行,成为士民素习的项目。
诸葛亮仔细分析了敌我的兵种态势,尽管关平也设立了骑兵科作为应对。
但短时间内重点必定会是步兵科与弩兵科。
况且蜀地焉能大规模行马?
在这方面,诸葛亮已经规划好了,利用己方的步卒与弩兵作为主力,协调骑兵和车兵等兵种。
充分使用矛、戟、刀、斧、弓、弩、彭排(盾牌)等兵器。
在此革新之后,诸葛亮的阵法并没有记录下任何文字,在唐代就失传了。
传闻垒石头做八阵图,在鱼腹县的沙石滩上,据说有天赋的人就可以领悟,直到宋代还能瞧见,可惜被大水淹没。
辎重科则是在训练,运车如何搭在更多的粮草,以及更多的铠甲。
现在这个时候的铠甲缺点是很重,故而大家都不披甲,铠甲放在辎重车上,随军出行。
而且也很贵,当初官渡之战时,曹老板说袁本初有铠甲万领,吾只有大铠二十领。
属于重装甲步兵的装备,也是骑兵的装备。
西界封神
至于革新装备,关平也一手交给了工兵科。
可以说,工兵科和辎重科这两个在旁人看来是无关紧要的学科,是关平最为重视的。
打仗要有后勤,武器要有革新,就算将来出口军品,也要革新几代之后,在出售初代。
总之各科都在按照计划进行训练。
荆楚讲武堂的月度积分排名已经出来了,贴在墙上公布的只有前一百名的名字。
至于全学院的排名,贴在了各学科的院落里。
不仅是全学院的,甚至一个班级的人,也有排名。
想要在讲武堂里当混子,根本就不允许,就是要让你瞧瞧自己处于一个什么位置。
学校宣传栏重新粉刷一新,用朱砂在一旁写上光荣榜的字样,然后贴上了前百名的学生的名字。
这一番操作当即引得众多学生争先观看。
谁都没有想到,排名第一的便是习珍。
空姐誘惑,染指機長
他不仅做着日常的活计赚取积分,还教授最多的同学学习千字文,并且教会他们,让他们成功通过考试。
如此一来,名声算是打出去了。
习珍不出意外的名列第一,尤其是拉了马铁五分,就是比他多教会了五个同学。
马铁这些日子一直在暗自努力,想要悄悄惊艳所有人。
让他们好好瞧瞧,什么叫做关西的铁血真汉子!
就算不来硬的,那我马铁也能称霸荆楚讲武堂。
结果竟然是取得了月度第二名!
说好特码的称霸!
第二名怎么称霸?
习珍!
马铁目光锁定,瞧着被一帮人围住的习珍。
此人脸上倒是未曾出现什么太过于骄傲的神色,嘴上说着都是其余同学肯认真学习,他才有机会拿到高学分的。
“铁子,恭喜恭喜,你竟然排名第二。”刘阐瞪着眼睛走过来大笑道。
可是马铁总觉得刘阐是在讥讽他,才得了第二名,有什么好骄傲的?
“第二名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要拿就要拿第一。”
刘阐恭维的话到嘴边,直接就给咽回去了。
好家伙。
手表也瘋狂 三月愛走了
难不成马铁想要称霸荆楚讲武堂可不是吹牛逼,是真的?
刘阐想了想自己的排名,百名开外。
只不过是仗着识字,教了几个同学通过测试,便沾沾自喜,觉得够用就行。
看着马铁的样子,刘阐突然觉得自己也应该上进一些。
同样都是割据一方的诸侯之子,凭啥他就那么上进,而自己就这么随遇而安?
我刘阐也是要面子的!
刘阐也暗暗下定决心,要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多教几个同学,帮自己挣更多的学分。
否则时间越久,把千字文学会的人就越多,那还如何多拿学分?
先定个第三的名额,刘阐看完光荣榜之后,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
马铁抹了下鼻子,心中十分不服气,不就是比自己多教会了几个同学吗?
好!
这个月我要比你多教会十个人!
咱们走着瞧,这第一我拿定了。
获得第一名的习珍脸上也带着笑容,这说明他教同学学习的方法是非常有效的。
否则也不会领先旁人一大步。
规则是排名一个月一变。
余得水看见了自己在班上的排名,脸上也是微微一笑,虽然比上不足,但总归是有进步的。
骑兵科当中,排名第一的是马铁。
但余得水十分珍惜识字的机会,马铁教导他,自己也认真。
几乎一个月就把千字文给认全了,并且通过了考试。
那接下来的一个月,自己也可以教导别的同学来识字了!
待到第二天,所有学生都知道自己的排名后。
关平特地召开全体大会,对前一百名学生进行了表彰。
“同学们,你们不要以为习珍很厉害,他就是教导别人的学习方法比你们好。
被习珍教导通过考试的人,你们也可以按照他的法子去教导别的学生。
我希望三个月内,所有人能得把千字文学会了。”
关平顿了顿,指着习珍身上的红花道:
知識改變異界
“我希望下一次取得月度学分第一名,换一个人。
我就不相信,习珍他能够继续霸榜。
兄弟们,你们能进来学习,都说明你们是最棒的一批人,谁也不比谁差,加油干!”
习珍腼腆的笑了笑,心里却是在吐槽关平好一个激将法。
他已经感受到了马铁的眼神,继续微微一笑,心里却是打定主意,一定要蝉联第一名。
马铁站在第二名的位置上,心中很是不服气,老子就该拿第一。
“最后我要强调一点,公平竞争,各凭本事,输不起的人,才是最可悲的。
谁要是被我发现,为了些许学分,搞了些许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别怪老子把你赶出学校去。
在内我们是对手,可是出了校门,我们便是军中的袍泽兄弟。”
对于这帮学生,可都是毕业之后包分配的。
就连那些用人口换进来的世家子弟,也绝不会放任他们离开去别处就职。
就算烂也得烂在三兄弟社团的锅里。
关平确认自己的声音,被一群士卒传到了学生的耳朵当中后,继续举着铜制喇叭喊道:
“诸位,我期待你们的成长,这次是我来为大家颁奖,下一次兴许就会是主公!”
韓娛禍水不流外人田 吉兮
台下一片欢呼声,对于刘备,他们大多数人都是真心追随的。
“对了,你们三个明天去我办公室一趟。”
习珍等人点头,带着自己的第一名奖励下去了。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无非就是一个本子,一根毛笔,以及一个特质的陶瓷水杯。
都属于特制品,笔与学校发的有着很大的不同。
而本子上以及陶瓷水杯上,都有月度状元的标记。
同时也让这些学员清楚的明白了,第一名叫做状元,然后是榜眼,探花。
东西并不珍贵,可是习珍依旧是很兴奋。
这是真正的是靠他自己挣来的荣誉,而不是靠着别人的吹捧,为他扬名!
是实力的一种体现!
全校每个月只有一个状元,就算他的本子算不得精致,可也被他珍重的放在了自己的柜子里。
“大哥。”
习宏面上也有光泽,他大哥竟然拿了第一名。
“关禁闭”还发明了一个专门的称号:状元。
他拿起大哥的陶瓷杯子,仔细看了看,杯身一面刻着月度状元,另一面刻着匡扶汉室。
杯底的落款是荆楚讲武堂,建安十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