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tt1x2玄幻小說 重生東遊記 塞上孤客-第1092章 你有張良計看書-da9fr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不不不。”
青鱼却是摇了摇头,理性的分析:“神仙和妖怪都不归地府管,只有那种没有得道的精怪,才归地府管。”
“一道精怪得道了,或者修成了人形,那么就是管泰山府君管了。”
“所以说,神仙死了以后,魂魄会飘到泰山府去,在得到了泰山府君的指令之后,才能重新投胎。”
“哦……”
裴无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回应道:“如此说来,这个所谓的泰山府君的地位相当之高啊,甚至地位地府的阎王都要高啊。”
重生之笑天公子 狼的邊緣
“那是当然的。”
青鱼洒然一笑,不紧不慢的回应:“根据金莲仙子所说,泰山府君的地位确实要在十殿阎罗之上,而且十殿阎罗的泰山王,就是泰山府君的儿子。”
“所以说,地府真正的主人其实不是十殿阎罗,而是泰山府君。”
“那就奇怪了……”
裴无名无奈的挠了挠头,苦笑道:“既然泰山府君官职这么多,那么为什么少泽作为一个小小的城隍,却要跑到泰山府君那里去述职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
青鱼咧了咧嘴,嘀咕道:“也许城隍本来就是归泰山府君管的也未必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现在知道尉迟少泽过得很好,这就足够了啊,而且他还成了仙,日子比你潇洒多了,所以你以后就不要再为他担心了,还是多担心你自己的处境吧,我觉得你现在的处境比他还要艰难得多。”
“嘿嘿。”
裴无名不由得嘿然一笑,感觉他说得也确实有些道理,现在自己确实是处境艰难。
“不说了这些了,咱们还是喝茶吧。”
賣愛情的小販 張小嫻
裴无名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冲着青鱼笑了笑。
“嗯。”
女將軍現代生活錄
青鱼则是回应了对方一个笑容,然后二人对饮了起来,在这明月清风的山间,倒也确实是别有一番滋味。
喝了一会儿茶之后,青鱼忽然又眼珠子转了转,询问道:“裴公子,你打算一直待在这荔枝山吗?”
“不打算到其它的地方走动走动?”
“其它地方?”
裴无名不解的看了看青鱼,反问道:“现在世道这么乱,我能去哪里啊?”
“而且最近得到了道门法术录,我还想着尽快修习书中的法术呢,这荔枝山就是最佳的没事天福地啊。”
“好吧。”
青鱼无奈耸了耸肩,笑道:“本来我还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去南疆走走呢,不过看你这样子应该也是没有兴趣了。”
“去南疆?”
神魂戰帝
裴无名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他一开始就知道南疆那个地方十分的危险,根本没有想过要到南疆去,尽管他一直都知道赵东来等人就在南疆,但为本着不给赵东来他们添麻烦的念头,所以他并没有想过要去南疆。
现在听青鱼这么一说,反倒是引起了他极大的好奇心。
“南疆有什么好去的?”
“或者说,你打算去南疆吗?”裴无名疑惑的望着青鱼,想要从他的眼神中察觉出一点点蛛丝马迹。
“对啊。”
青鱼无奈的点了点头,苦笑道:“今天下午金莲仙子给我下的命令,让我到南疆去走走,看看南疆的魔族到底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另外也有很长时间没有韩湘子他们的消息了,金莲仙子有些担心,所以让我去打探一下,看能不有找到韩湘子他们。”
“原来如此……”
裴无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既然这是金莲仙子的命令,那他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毕竟金莲仙子那么智慧的神仙,她做的决定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那你什么时候动身啊?”
“不会马上就走吧?”裴无名饮了一杯茶,饶有兴趣的询问。
拋棄腹黑總裁 羽翼墜落
“不会。”
青鱼不假思索的摇摇头,沉声道:“等到你把女鬼春花的事情解决之后,我才会离开,在此之前,我还要保护你的安全。”
“那太好了。”
见青鱼居然如此重情义,裴无名的心中着实是有些被感动到了,都说世人怕妖魔鬼怪,但实际上,他见过的许多妖怪,似乎比凡人更重感情,于是乎,裴无名对于妖怪的看法,又有了极大的转变。
“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毒醫嫡妃 子花
“明天这个时候,我再过来找你喝茶。”
“我相信明天春花的事情,应该也会水落石出了。”青鱼冲着他笑了笑,然后信步走出了正厅,独自一人回转万绿湖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裴无名便下山去了何泰家里,帮助何泰一家干农活,而且还刻意从何员外的门口经过了一次,并且成功让何员外注意到了他的出现。
当二人在门口四目相对的刹那,何员外的神色明显的变了一变,瞧那神情似乎对于裴无名的出现非常诧异。
不过二人似乎也有些心照不宣,所以并没有上前交流和沟通。
等到回到了何泰家里之后,裴无名立即把何泰与何大婶二人给叫到了正厅里,打算与他们商量一下眼前的事情。
“无名,突然把我们召集起来有什么事情吗?”何泰一脸的不解的望着裴无名,见他神色十色凝重,便知肯定是什么大事要商量。
“何叔,你们可能要上山去避一避了。”
裴无名正了正神色,将之前在山中遇到杀手刺杀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何泰。
之后又强调:“今天我刻意经过何员外的家门口,他看到我的时候十分诧异,显然是感觉我不应该在这一刻出现。”
“所以我有理由怀疑,何员外与县太爷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甚至有可能县太爷派杀手来杀我,就是何员外示意的。”
“不会吧?”
尽管何泰如今也已经看穿了何员外道貌岸然的嘴脸,但是想到何员外居然还敢找杀手杀人,这不免让他这个小老百姓有些感觉不可置信,毕竟他也只是一个淳朴的山里人罢了,杀人放火之事,他是不太敢相信的。
“怎么不会?”
旁边的何婶则有些不满的嘀咕:“之前咱们也都以为何员外是老好人,但谁又知道春花这个小姑娘居然会被他们何家侮辱至死呢?”
“既然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他都做得出来,那么杀人灭口之事,他就更加敢做了。”
“依我看啊,还是听从无名的安排,先到山中去避两日吧,否则何员外真的要迁怒咱们的话,那咱们两个老头老太太,还真抵挡不了他们的迫害,而且咱们也不能给无名惹麻烦啊,他现在对付何员外已经够幸苦了,咱们不能再让他分心。”
“也罢。”
见何大婶说得也有些道理,何泰点了点头,沉声道:“那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到草庐里避上几日,等到何员外伏法之后,咱们再下山也不迟。”
平行人生 三羽烏鴉
“那太好了。”
见他们两们都答应了下来,裴无名连忙帮着二人收拾相关的行李,然后一起往荔枝山的曹溪草庐中疾步而去。
对于何泰夫妻而言,这荔枝山的曹溪草庐也并不陌生,他们早年也常到山中走动,所以到了曹溪草庐之中,就像是回到了自己家里一样,根本不会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安顿好二人之后,裴无名又到屋子前的空地上练了半天的功,直到天色逐渐转黑之后,他这才收了功,回到屋子里吃饭。
“无名,你说那几个杀手今晚会不会过来啊?”何大婶一边吃饭,一边疑惑的望着窗外,眼神里似乎有些忐忑,又有一些期待。
“应该会来。”
裴无名淡定的笑了笑,分析道:“这些杀手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只要给了他们足够的钱,那他们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
“所以我相信,他们很快就会过来。”
“嗤嗤……”
女法醫快到碗裏來 順寶寶
就在这里,一枚流星镖从树林里飞了出来,径直插在了屋子的门框边。
秦陵尋蹤 傾城武
“这不是来了吗?”
裴无名咧嘴一笑,朝着何泰夫妻叮嘱:“一会儿你们两就在屋子里,不要到处走动,我出去会一会这几个杀手。”
言罢,裴无名身形一恍,朝着屋子外飞跃而去,身法敏捷轻灵,倒像是一只轻快的鸟儿。
飞落在屋外的溪水边时,昨晚那五个杀手早就已经在溪水边等着他了。
裴无名抬眼打量了五人一眼,见他们仍然与昨天的装扮一样,不过身上倒是少了一些杀气,心想着事情应该是成功了,否则他们不会如此放松。
“怎么样?”
“昨天吩咐的事情办妥了吗?”裴无名洒然一笑,饶有兴趣的询问了起来
“妥了。”
那为首的杀手扬了扬眉,右手轻轻一挥,一个白色的纸团在夜色下闪了闪,飞到了裴无名的面前。
裴无名则是随手一抓,将那纸团给抓到了手掌心中,之后缓缓的打开纸团,仔细阅读起纸团上的内容来。
不过仅只是看了一眼,裴无名便有些喜出望外了,正如他所料的那般,何员外与县太爷之间,确实是有亲戚关系,而且双方的关系还挺深厚的。
“很好。”
裴无名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笑道:“这里是一千两银票,其中四百两是昨天的酬劳,而剩下的六百两,则需要你们再帮我跑一趟,去羊城找到羊城的巡府大人张道台,然后把一封文书给他。”
说话的同时裴无名已经右手一挥,将一张银票和一封文书扔到了杀手的面前。
那杀手面不改色的接过了文书,略一思忖,便答应了裴无名的要求。
“仅只是把文书交给张道台大人而已吗?”
“不需要我们帮你杀了县太爷与何员外?”杀手头领有些不解的望着裴无名,对于他的这个决定,似乎并不是特别理解。
“不需要。”
裴无名摇了摇头,吩咐道:“只需要把文书交给张道台就可以了,其它的事情我自会处理。”
“不过你们得确保张道台看到了文书的内容,明白吗?”
“放心吧。”
杀手头领认真的点了点头,将此事应允下来,之后也没有过多停留,第一时间带着手下的人离开了荔枝山,朝着羊城的方向奔袭而去。
“哼哼。”
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裴无名却是冷冷一笑,事情已经安排妥当,接下来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怎么样?”
“把杀手都打发走了吗?”
回到屋子里之后,何泰连忙询问了起来,神情间满是关心的意味。
“打发走了。”
裴无名洒然一笑,回应道:“最迟明天下午,何员外与县太爷就要倒大霉,到时候咱们只管看热闹就是了。”
“真的假的?”何泰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他,似乎不太明白裴无名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当然是真的。”
小小小男傭
裴无名咧嘴笑了笑,解释道:“原本我只是想把何员外一个人正法而已,万万没有料到这个县太爷居然与何员外狼狈为奸,想置我于死地。”
“现在我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他们两其实是亲戚关系,而且何员外这些年一直用钱贿赂县太爷,两人暗中勾结做了许多的坏事。”
“正好那羊城的巡府大人张道台,当初在长安城的时候曾受过我的恩惠,我写了一封书信给他,让他出面帮我解决了县太爷和何员外。”
“看吧,不出明天下午,他们两的恶行就会昭然天下。”
“那太好了。”
见裴无名已经把事情完全安排妥当了,他心中那叫一个爽快啊。
但是他又转念一想,似乎事情也没有那么简单,尤其这何员外如果不认罪的话,那岂不是白忙活?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追问道:“无名,你说这何员外和县太爷会认罪吗?”
“万一他们两抵死不认罪,那可怎么办啊?”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
裴无名耸了耸肩,笑道:“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最迟明天下午,就会有一个证人出现,到时候容不得他们抵赖。”
“总而言之,明天你们带着附近十里八乡的百姓一起过来看好戏吧,人越多越好,我要让他们何家的颜面丢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