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09xby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司禮監-第二百七十章 乾清宮分享-mvpdw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抢!
贵妃娘娘是应该抢了,她如果再不抢,她就永远没机会。
混亂戰神 撞破南墻
我只認你是我的妻主 閑逸
“皇后一死,我这个皇贵妃看起来和皇后似乎没有什么两样,但是皇太后和皇太妃却不一样。”
贵妃对最信任的紫丫头道出了心声,“你说我将来是去慈宁宫颐养天年的好,还是去冷宫做个无人问津的太妃好呢?”
答案,显然是前者。
并且,很早之前就有一个人告诉过贵妃娘娘,她如果不争取,那么郑家就一定会遭到别人报复。
如果她不争取,不但郑家没有希望,那个人同样也没有希望。
不管是为了郑家还是为了那个人,贵妃都必须放手一搏了。
她没有退路。
而那个一直挡在她面前的大山已经倒了,通向凤冠的路是平的,不再弯曲。
“有件事,”
贵妃突然停住了脚步。
“娘娘,什么事?”郑紫不解道。
“没什么。”
贵妃摇了摇头,这件事是奇怪,但她不愿深想。
或许是老天爷垂怜于她,才让那个人所说的中宫将死变为事实吧。
翊坤宫的人都动了,内侍宫人们摆出了皇贵妃的仪仗,贵妃恢复了斗志,他们同样也恢复了斗志。
要知道,当初被从乾清宫赶出来的可不仅仅是贵妃娘娘,更是他们这些贵妃娘娘身边的人。
在这三个月内,翊坤宫的人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他们不敢和别的衙门,别的宫殿中的人打招呼,因为对方对他们避之不及。
哪怕是昔日的好友伙计,也是如此。
这一切,只因为在那些人的眼中,翊坤宫已是一处禁忌。
一处被宫内宫外打压的禁处。
现在,贵妃娘娘终于振作起来了,而那位唯一能压住贵妃娘娘的女人不在了。
该是他们翊坤宫出人头地的时候了!
庞保长出了一口气,将怀中的九皇子抱得紧紧。
当初他求天津税使马公公给他谋份宫中的职事,那时想的只是出人头地,也只有出人头地这个梦想才让他能忍受自宫的痛苦。
眼看着他离出人头地还有一步之遥时,他却一夜间又回到了原地。
他不甘。
他动过蠢心思,那次他害死了自已的表弟。
如果不是贵人相助,他庞保已经是死了十几回了。
那次的经历让庞保变得聪明了,也变得老实了,他不再奢求不现实的东西,他只想好好的服侍贵妃娘娘以及怀里抱着的这位小皇子。
或许,成为一个藩王的大伴也是件不错的美差。
但前提是,贵妃娘娘不能出事。
崔文升依旧拿着他的净尘走在最前面,但这一次他不再害怕,他心里只在默求上天让皇爷早日龙体痊愈,那样的话皇爷才有可能册立贵妃娘娘为中宫。
郑紫默默的随在贵妃身后,就如同是娘娘的影子般寸步不离。她的心思最单纯,她只想娘娘过得好。娘娘过得好,她也会好。
娘娘过得好,她才有可能再见到那个人。
她忘不了那个男人将那染有红迹的白帕折叠收进盒中时的欣喜和愉悦的神态。
劍噬虛空
很迷人,也让人很娇羞。
最強之兵 正華
………
最先得到郑贵妃过来消息的是司礼监的秉笔太监萧玉,萧公公当时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必须阻止此事。
但如何阻止?
萧玉不知道,钱顺不知道,梁栋不知道,马堂不知道,孙暹也不知道……
一众红袍大珰们面面相嘘,他们很清楚郑贵妃的再次出现对于宫中,对于朝廷意味着什么。
“绝不能让贵妃再在乾清宫!”梁栋咬牙道。
萧玉苦笑一声:“现在还有谁能挡住贵妃,是你,还是我?”
是啊,唯一能阻止贵妃的就是皇后娘娘,可现在皇后娘娘已经宾天了。这宫中上下,还有谁能阻止皇贵妃呢?
奴婢能阻止主子吗!
“孙公公,皇后一死,贵妃就过来,她想干什么?”马堂幽幽道。
贵妃想干什么,还用问吗?
香江大亨
皇后在的时候,皇爷可是不止一次问过贵妃下落的。现在皇后不在了,等办完皇后的丧礼,这位重新回到皇爷身边的贵妃还会再是贵妃么?
到时候,在座的这些红袍大珰哪个能逃得了干系,又哪个不会被贵妃报复?
“请小爷和阁老过来!”
孙暹也有些心慌,当日撵贵妃走时他孙公公可是态度强硬的很。
东宫和阁臣很快就来了,在听说了贵妃正在往乾清宫过来的事后,东宫脸色明显变得很难看,但他却什么话也没说,只对方从哲说了句:“此事还要首辅拿章程。”
显然,朱常洛不想担上什么恶名,他想让方从哲替他解决这个麻烦。
超級鐵匠鋪 牛白白
方从哲沉默了,然后走了出去,他没有对东宫有明确的表态,但朱常洛知道这位首辅大人一定会站在他这边。
贵妃果然被方从哲和一干大臣们挡在了殿外,理由很简单,皇后娘娘的遗体尚在乾清宫,按制须等丧礼结束其余嫔妃方能入住乾清宫。
“皇后刚刚宾天,娘娘就如此迫不及待,难道就不怕天下臣民看轻娘娘吗?
礼部侍郎刘一璟的话更是刺人耳目。
“陛下病重,此间自有专人服侍,贵妃还请自重!”东林党另一在京要人韩爌的态度和刘一璟同出一撤。
“本宫是皇贵妃,本宫现在要给皇后娘娘祭拜,这也不行吗?”贵妃面若寒霜,但她没有任何退步的念头。
她甚至做好如果今日百官依旧不许她见皇帝,就在这乾清宫闹一出哭戏。
“这…”
血掌乾坤
郑贵妃的要求似乎不过份,无论是从礼制还是从人情上看,大臣们都无法阻止贵妃入内。
方从哲感到很为难,这时锦衣卫的都指挥使骆思恭在他耳畔附语几句,首辅大人犹豫了下,然后告诉贵妃娘娘,皇后的死因尚未查实,暂时最好是任何人都不要入殿的好。
“阁老这话是什么意思?”贵妃眉头颦起。
意外枕邊人 莫顏
“臣的意思是娘娘可以过几日再来。”方从哲觉得拖一下也好,总能寻个更好的由头。
修仙界最後的古武高手 左眼上火
贵妃看了眼挡在殿门的数十大臣,还有站在不远处朝这边看的司礼监众人,微哼一声。
木葉之天賦異稟 超愛吃泡芙
这时,九皇子常潓却突然从庞保的怀中挣脱,然后朝着父皇的寝殿一摇一晃的小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