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nqsjl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神魔書 ptt-第三百四十八章 喬的報復(2)閲讀-pb7mn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有钱好办事。
无论是在图伦港,还是在帝都海德拉堡。
曾经波图塞人狮子尾巴部落,斯图加特九世的族人们的驻地,在兰茵河边的那一片废弃的码头区,此刻已经成了乔的私产。
兩朝太歲
这里本身就是废弃不用的场地,归属权在海德拉堡的国-有资产管理局名下,属于没用处却又舍不得丢弃的鸡肋类的产业。
司耿斯先生用乔的名义,向管理局缴纳了一笔微不足道的费用,这片废弃的码头区,从将近一万亩大小的地皮,再到地皮上的所有建筑,以及一些零碎的、遗落在这里的大型器械等,都成了乔的财产。
乔在军事大学学习的半个多月,司耿斯先生作为大管家,已经雇佣了大批工人,将码头区的核心区域整饬了一遍。
有狮子尾巴部落打下的基础,将那一夜帝国军突袭炸掉的两座仓库整理干净后,码头区内就多了一片整洁、宽敞,足够上万人起居的营地。
马科斯、兰木槿、兰桔梗,则是以他们军人的作战素养,让那些工人在营地附近布置了一番,挖掘了一条壕沟,布置了几列铁丝网,又布下了大量的陷阱,还建造了一圈数十座哨塔箭楼,硬生生将这营地变成了一个小有规模的军事据点。
之前,大伊凡纠集的暴风雪战团,都还聚居在青松街一百五十八号。
十二月一日下午,乔和歇洛克分手后,就下了命令,暴风雪战团的数千人,全都从青松街撤离,直接搬迁到了这座刚刚建起的营地。
也就是乔拥有皇家海德拉徽章,得到皇室宠信。
也就是乔拥有黑森林捍卫者勋章,这枚勋章拥有组建民兵的特权。
也就是乔拥有大海德拉骑士团百夫长的身份,作为萨利安的私人骑士团,乔有统辖私军的权力。
否则的话,马科斯他们在这里大兴土木,建造了一座小型堡垒,又纠集数千卢西亚帝国的逃兵叛将,而且人人全副武装的聚集在海德拉堡的近郊……
呵呵,换成其他人,这座刚刚建起的营地,早就被战争飞艇丢下来的炸弹夷平了。
寒风呼啸,大片大片的雪花重重的拍在积雪上。
惡魔王子別鬧了!
营地南面,兰茵河面上,几道聚光煤气灯发出的光柱艰难的劈开了一条光路,几条蒸汽机为动力的缉私船,正在河道上往来巡弋。
这是兰茵河总督府缉私队的战船。
水警队负责河道白天的治安。
缉私队负责河道夜间的缉私。
天寒地冻,气候恶劣到了极致,天色漆黑,乱雪对视野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这种天气不适合航行货运,兰茵河上的缉私却正是最疯狂的时候……
‘咚、咚咚’!
缉私船的方向有小口径火炮的轰鸣声响起,隐隐有嘈杂的吼叫声传来。
乔穿着厚重的熊皮大衣,站在码头的栈桥上,朝着水势浩荡的兰茵河舒舒服服的放了一泡尿……他抖了抖身体,低声咒骂着:“这天气,能把鸟给冻成冰块……这河面,怎么一点冰都没有?”
牙站在乔身边,叼着细细的烟卷,双手护着闪烁不定的烟头。
风太大,天气太冷,烟卷燃烧的烟头如果不用手护着,寒风三两下就能将烟头扑灭。
艰难的吐了一口浓烟,牙大声嚷嚷道:“听说,兰茵河是一位名为兰茵的女神流出的血液……传说,兰茵和邪神作战,陨落在西部高原地带,她的血流淌出来,就形成了兰茵河。”
耸耸肩膀,牙大声道:“神的血液所化的河流,当然要有一点奇异之处。”
乔点了点头,满意的看着浩浩荡荡奔流不息的河水:“这样也好,起码我们不用在冰面上凿洞了……该死,军事大学校园里的那个湖泊,湖面的冰有十尺厚,这得花多大力气啊!”
乔身后,袒露着膀子,浑身长毛在寒风中胡乱舞动的大伊凡正坐在一截木桩上,他左手握着几乎有寻常人身高这般长的大砍刀,右手拿着一块‘燧石’,正慢吞吞的摩擦着刀口。
寻常人磨刀,用的是专门的磨刀石。
大伊凡却是用的燧石!
石头和刀口快速擦过,‘嗤啦、嗤啦’,大片大片的火星就从刀口上喷出,特别有威慑力,特别有震撼效果。
尤其是火星喷出、熄灭的一瞬间,令得四周亮度都一明一暗,给人的心理压力就越发的凝肃。
威图家的护卫,还有血斧战团的好手,暴风雪战团的心腹,数十名精挑细选出来的彪形大汉围站在雪地中,一个个龇牙咧嘴的,看着蜷缩在雪地上的贝尔。
“弄醒他!”乔扎好了裤腰带,裹紧了大衣,转身看向了贝尔。
律少的心尖呆萌妻
一个威图家护卫抓起一个水桶,从栈桥下的河面舀了一桶水,劈头盖脸的泼在了贝尔的身上。
暴君給本宮請安 奈小閑
草包甜心:搞定冷情首席
贝尔体内残留着鬼脸掌柜配制的麻醉-药剂的药力,一桶河水当头泼下,刺骨的寒风一吹,什么药力都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贝尔发出一声鬼嚎般的惨叫,浑身哆嗦着一跃而起。
他身上裹着一条厚厚的天鹅绒褥子,他被乔的人从帝都劫出来的时候,身上就裹着这条他睡觉时使用的褥子。
被冷水一激,贝尔惨嚎着将身上的天鹅绒褥子往外一丢。
他身上一丝不着,光溜溜的大白肉全都袒露在外。四周寒风一卷,贝尔再次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用尽全身的力量扑向了丢在地上的天鹅褥子,重新将自己裹在了里面。
但是褥子上有水,贝尔刚刚将褥子裹在身上,水就被寒风冻成了冰,冰片结结实实的黏在了他的身上,让他发出了无法形容的、犹如被千刀万剐一般的凄厉嚎叫。
作为伯格曼家族的核心成员,贝尔是真正的从小到大都锦衣玉食,自幼养尊处优惯的人物。
容克贵族和条顿贵族还不同,条顿贵族的子弟们,大部分都从小接受严苛的武技训练,接受严苛的军事教育,甚至十二三岁就丢进军队熬炼,一个个都是从腥风血雨、风里浪里熬过来的铁汉子。
容克贵族们……那都是一只只在锦绣堆里养大的小香猪!
娇柔,细嫩,十指都不沾阳春水的!
贝尔浑身冻结在天鹅绒褥子里,他声嘶力竭的惨号着,白净的面庞瞬间变成了青灰色。
他惊恐的看着四周,目光尤其在大伊凡手中的长刀上停留了好一阵子。
大伊凡‘咯咯咯’的笑着,手中燧石越发用力的摩擦刀口,放出越发璀璨的火星,照亮了四周黑漆漆的夜。
贝尔差点昏厥过去。
他的记忆,还残留在刚刚晚餐后,他挑选了两名娇俏可人的小侍女,和她们进行了一番深入浅出的深刻交流后,他带着难以形容的快慰惬意进入了最深沉的美梦。
但是猛不丁的被酷寒弄醒,他居然来到了这犹如寒冰地狱的鬼地方。
天空不见一丝儿光线。
身边有浩浩荡荡的水声传来。
四周围着数十名牛高马大,满脸横肉的凶残汉子。
贝尔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他的目光随着大伊凡手上的燧石上下挪动着,他艰难的张开嘴,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你们……什么……人……”
“贝尔阁下,好久不见……承蒙您的关心,让我在血木棉堡呆了一阵子……承蒙您的厚爱,让我损失了很多,很多,很多……更给我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乔转过身,向前走了两步,龇牙向贝尔笑了笑。
花開荼靡:甜愛 淺小夜
贝尔的瞳孔骤然一凝。
借助燧石爆发出的火星带来的光亮,他看清了乔的面庞。
他当即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乔·容·威图……”
乔给了贝尔一耳光:“乔·冯·威图……混蛋,萨利安殿下帮忙,威图家族马上就要晋升为有领地、有特权的条顿贵族了。不要弄错我的名字啊!”
贝尔当即改口:“乔·冯·威图……我们之间,两清了。伯格曼家族,还有这次牵扯进来的所有鲁尔城的大家族,已经给了你足够的补偿。你已经签署了贵族和解契约,你更向神灵发下了誓言,你……”
“契约是用来撕毁的,你和你背后的人,想要吞并整个威图家族,想要对付我不多的几个亲人……你以为,给出一点赔偿,签订所谓的契约,有用么?”
嫡女楚晴
“至于说,向神发出的誓言嘛!”
乔抿了抿嘴,很认真的看着贝尔:“我不是穆的信徒,所以我对他发的誓言,我不在乎……我是穆忒丝忒的信徒,我母亲、我姐姐、我妹妹都是,所以,我是穆忒丝忒的虔诚信徒!”
“我当然要遵守我向穆忒丝忒发下的誓言。”
“但是,我今天早上,已经在圣玛雅大教堂,向穆忒丝忒做了最虔诚的忏悔,我忏悔了我的罪过,我明确的告诉穆忒丝忒,我要违反我的誓言!”
找尋青春,卻未曾遠離
“但是,穆忒丝忒没有对我进行任何惩罚,可见,她默许了我对你和伯格曼家族,以及你们的狐朋狗友们的报复!”
“穆忒丝忒默许了我的报复,我还因为她的宽容和大度,向圣玛雅大教堂捐献了一百万金马克呢。”乔笑得极其的灿烂:“贝尔先生,我对您的报复,得到了穆忒丝忒的默认……所以……”
贝尔瞪大眼睛,犹如见鬼一样看着乔。
混蛋啊……为了破坏誓言向自己报复,跑去圣玛雅大教堂捐献了一百万金马克?
只是为了求一个心安嘛,至于花这么多钱么?贝尔和他的族人做的背叛誓言的事情多了去了,也没见穆或者穆忒丝忒降下任何的惩罚啊!
哦,不,不,不,问题的重点不在于一百万金马克。
而是在于,乔宁可付出一百万金马克求一个心安,也要报复自己啊!
蟲皇主宰
贝尔干笑了起来:“乔,尊敬的乔阁下,我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我认为,我们可以有更好的办法,解决我们之间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恩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