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t8scp超棒的都市言情 第九星門 ptt-第四百五十五章 收你爲僕閲讀-sjz8a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躲在暗中的凌逸,看着这一幕,也忍不住心中暗自摇头。
其实……怎么说呢,周棠虽然变成了周宣的模样,但态度上,其实还是有点草率的。
并没有真正在所有细节上做文章。
只是简简单单,变成了周宣的模样。
她甚至没有考虑过,这些身在此殿的星门中人,是不是见过周宣的画像。
反正是很草率的随便一变。
当然,计划是凌逸定下来的。
对此,两人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老祖宗做得,晚辈就做不得了?
从这名星门大圣的反应中来看,在凌逸看来,这座仙王殿内,很可能是有周宣画像,或是雕像的。
然而事实却很快证明——并没有。
因为这名古老的星门大圣,跪在那里之后,声音充满激动的问道:“您就是这座仙王殿的仙王吗?晚辈西门大,给前辈见礼了,是晚辈无能,没能通过前辈考验,但晚辈一颗向道之心,却从未曾有过变化……”
名叫西门大的古老星门大圣趴在地上,一股脑的说了一大堆,几乎把他能够想出来的阿谀奉承之词给说了个遍。
跟又臭又长的获奖感言似的,整整七八分钟,周棠愣是一句话都没能插上。
光听西门大说了!
终于,西门大表达完了内心的激动、懊恼和对仙王大人的敬仰之情。
周棠冷冷开口:“你的确不怎么样。”
西门大趴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虽然眼前这人身上没有散发出任何强大的气势,但在他看来,这却是一种神华内敛的最好证明!
这就好比真正的强者,不会把我很强刻在自己脑门上一样,人家堂堂一尊仙王,根本没有必要对自己露出什么气势来。
站在这里,就已经足够了!
他甚至不敢说话。
因为他想了,这尊仙王既然能分出一道分身,出现在这里跟他说话,就一定是被他之前的“优异表现”给打动了!
只是怪他自己无能,没能很顺利的通过这场考验,不然可能会获得更多吧?
他想着。
周棠眸光清冷的看着西门大,脑子里回想着凌逸之前教她的那些。
冷冷说道:“虽然你很弱,连这种低级的法阵都破解不掉……”
幽暗空间里的周宣:???
電影夢幻系統 右眼有淚
低级?
“但是……”
周棠看着西门大道:“念你其心可嘉……”
趴在地上的西门大内心深处一阵狂喜!
心说,终于可以了吗?
我就知道!
我的努力,它不会白费的!
这个但是……简直就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好听的两个字!
“我决定收你为……”
周棠说到这,突然停下来,似乎是在考虑。
西门大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哪怕身上的那些伤势无比严重,钻心刺骨的疼,但他依然在默默忍受着。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哪怕这世界没有这句话,但道理总是相通的!
我的命运转折,应该就在这一刻了!
“仆从。”
周棠淡淡道。
西门大内心深处刚刚涌起的那种狂喜,突然间转换为无尽的失落。
仿佛一下子跌进万丈深渊一般。
那种滋味,差点让他当场怒吼出声。
魔師萌徒
老子堂堂一尊大圣巅峰的修行者,距离仙王层级也不过半步之遥!
你一道残存的仙王神念——
是的,作为无尽岁月都泡在这座仙王殿内的人,西门大也好,还是其他那些星门大圣也好,都很清楚,这些漂浮在星门世界中的仙王殿,都早已经没有了主人,都是真正的无主之物!
但这里面存在着仙王神念,却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别说仙王了,就算是一个渡劫修士,身死道消之后,都有可能在某些地方留存一道神念,继续存活无尽岁月。
你一道残存的仙王神念,竟然如此看不起我吗?
就在这时,周棠那冰冷声音继续响起——
“但是。”
西门大愣了一下,随即又生出一丝希望来。
还有但是呢?
“你虽然资质驽钝,难堪大用,但在这里,我已经找不到比你更加优秀的人了。”
呼!
这话,带着一股无比甘甜的味道,在西门大内心深处扩散开来。
特種兵奇遇記
不知为何,他突然有种很感动的感觉!
自己这算是……被一尊仙王认可了吗?
其实想想也是,自己不过是大圣境的修行者,在一尊仙王眼里,破不掉法阵的……应该就是资质驽钝吧?
是我错怪了这尊仙王啊!
只許你一人 祁兒
人家是什么身份?
说我两句怎么了?
“所以,你先做我仆从,如果你的表现足够好,我会将这里的传承留给你。”
周棠声音依旧冰冷,但此时,却稍微软化几分:“毕竟,我的时日,也不多了。”
西门大此时早已从刚刚那万丈深渊中飞起,内心狂喜得不知用什么语言才能表达,心道可别消失那么快,一定要挺住啊!
至少要挺到我拿到你的全部传承,然后再死!
到那时候,你死不死,关我屁事?
“晚辈……晚辈……”
西门大的声音哽咽起来,主要是身上的伤口太疼了!
所以哭的时候特别逼真。
不对,应该就是真的疼哭了。
其实在法阵里的时候,他已经疼哭过好多次了。
只是如今当着这尊仙王的面,他哭得特别认真!
“晚辈不知说什么才能表达此时此刻的心情,总之……感激涕零,感谢前辈给了晚辈一个机会!感谢前辈!”
“嗯,你先起来吧,赶紧把你的伤治一治,你这样子,做我仆从,可是有点丢人现眼!”周棠说道。
凌逸身在暗中,甚至有点想笑,你看,妖女这不就上线了吗?
其实他原本只是想让周棠捉弄一下这个杀父仇人,按说对方不应该这么长时间都感觉不到被骗的。
毕竟境界摆在那呢。
大圣境巅峰的强者,再怎么狼狈,也一定能看出周棠并没有那么强。
可没想到的是,这人居然直到现在,都坚信不疑,眼前这位……就是这座仙王殿的主人!
其实也是凌逸想差了,虽然周棠散发不出那种仙王级的气势跟威压,但问题是,西门大也没觉得这里的主人还是一尊完好无损的仙王呀!
要真完好无损,怎么可能任由他们这群星门中人在这里面肆无忌惮的攫取资源,肆无忌惮的寻找机缘?
想想都觉得不可能嘛!
哪怕是再慈祥的长者,可以任由一群小朋友冲进自家花园霍霍一番,但也不可能容忍自家花园被长期霸占,长期霍霍吧?
帶著起點闖異界 煙雨織輕愁
所以在西门大看来,这一切,都是非常正常的!
如果周棠刚刚真的散发出了仙王级的气势,那他才会第一时间警觉呢。
而且凌逸也看出来,周棠似乎打算把戏继续演下去了,他也已经猜到周棠想干什么了。
霸絕九霄
不由得变得有些期待起来。
随后,周棠随手扔给西门大几株大圣级的大药,品质一点都不差!
“传经传法,短时间你是别想了,既然破不掉这里的法阵,那你就需要通过另一件事,来证明自己。”
周棠冷冷说着。
西门大手忙脚乱接过那几株大药,再次拜谢之后,小心翼翼问道:“敢问前辈……”
“嗯?”
“主人!敢问主人……奴才需要用什么方式,来证明自己呢?”
西门大很上道,一下子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立即进行了自我纠正。
周棠道:“虽然这里你的资质算是最好的,但同样有些人的资质并不比你差多少,你应该明白这一点。”
西门大一颗心立即悬起来,但这件事,却又是他没办法回避的一个事实。
“是,这里有很多人,资质并不比我差……多少。”他有些违心的说道。
实际上,这里有些人的资质不但不比他差,甚至比他还要强上那么一点点!
但仙王……啊不,主人已经说了,他才是这里资质最好的人!
仙王都说了,那肯定就是这样的啊!
不会有错的!
“如果想要继承我的法与道,继承这座仙王殿,那你就去把他们都干掉吧,我不想让一个弱者成为我的传承者。”周棠声音冷漠的说道。
果然是这样!
这才是我心中的仙王模样!
西门大一阵狂喜!
仙王那是什么级别的存在?
哪有那么多世俗小儿女的情感?
仙王本就应该这样高高在上!
本就应该这样漠视别人的生命!
这就是我心目中的仙王啊!
我若是成就仙王,一定也会是这样!
弱者……凭什么继承我的衣钵传承?
所以,面对仙王殿主人,这尊曾经的仙王神念,西门大几乎没有半点怀疑的,直接答应下来。
他甚至没有装出一副不想对同伴下手的为难样子。
因为从困住他的那座法阵,就足以说明,这尊仙王……也是个心狠手辣之人!
“那你便去吧。”
周棠说着,身形开始慢慢在虚空中变淡。
对于一尊大圣来说,这点小手段,完全不值一提。
虽然主人没有帮他解除身上的伤痛,但西门大的一颗心,早已经变得炽热起来。
将那几株大圣药慎之又慎的收起来,然后从身上拿出一些他这些年来收集的大药炼制成的丹,服下之后,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瞬间好了一些。
接着,他开始努力化解身上的伤势。
想要干掉那些潜在的对手,身上带伤可是不行的,哪怕一点点伤势,都有可能会成为致命的影响。
但西门大也没有去埋怨自己的仙王主人,因为这……同样是一种考验!
仙王不是保姆,更不是他师父,凭什么要对他无微不至?
只要能够拿到对方的传承,这点苦……值了!
而且想来自己的那些潜在对手们,此刻的状态,也未必能比自己好上几分!
甚至如果仙王主人没有找其他人的话……那么那些人……应该还在法阵中困着呢!
所以……
西门大脸上,露出了期待的笑容。
凌逸跟周棠站在一座隔绝气息的法阵里,冷眼看着西门大脸上那渐渐变态的笑容。
相互对视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