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qupl5小說 蓋世笔趣-第九百四十三章第一次破陣推薦-25w47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七座沐浴着无尽神辉的宫殿,如神祗所在的国度,降临凡尘。
轰!轰轰!
宫殿每一次沉落,“封天化魂阵”构筑的青黑结界,都溅射出眩目的魔光。
结界表面,一簇簇繁复深奥的魔纹,顿时涌现。
数不尽的古老魔符,文字,契合着法则大道,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威能。
咻!咻咻!
青色,黑色电光,宛如蛟蟒天龙,在结界表面结阵,浩浩荡荡地游曳。
由一块块天宫印衍变而成的宫殿,每每轰然坐落,仿佛巨石砸在弹簧网,又被结界形成的弹力,猛地抛向天。
七座宫殿,里头皆有玄天宗强者坐落,有自在境,有阳神境,更多则是魂游境。
玄天宗的修行者,在那七座宫殿各方,暂时没祭出自己的强大灵器,只是帮天宫印压阵。
宫殿上空,曹嘉泽孤身一人悬停着,脸色沉凝。
这趟,玄天宗强者众多,不乏自在境大修,辈分和境界超过他一截者不少,可真正的发号施令者,还是他曹嘉泽。
所有玄天宗的门人,长老,客卿,都听候他的差遣调度。
恐绝之地的小小失败,并没有让他,失去宗主的信任。
傾世眷寵:王爺墻頭見 雨涼
早已从各方面证明过自身能力的他,以新晋的阳神修为,感悟着七座天宫印,一同向底下结界轰撞形成的波动。
青黑结界中,一簇簇的魔纹,每浮现一块,瞬间就成了他记忆的一部分。
古老的魔符,内含的奇妙,和天地规则的呼应,他也在暗自捕捉精妙。
他深知,宗主对他依然青睐和信赖,不因为他在恐绝之地的失利,而对他的能力有任何质疑。
可玄天宗内部派系众多,对他不满,不想他继任下一任宗主者,也有不少。
那些人已经开始那恐绝之地的失败说事,如果陨月禁地的攻伐,再一次出岔子,他在玄天宗的地位,必然被影响。
“希望虞渊那小子,可别再给我惊喜。天藏也在,因我之手遗落的‘蓝魔之泪’,这趟要寻回来。”曹嘉泽暗暗道。
与此同时。
剑宗的梵鹤卿,纪凝霜,元阳宗的封璞,莫白川,唐正等人,还有灵虚宗的宗主,也各自在虚空停,同样凝望着那层结界。
谁都知道“封天化魂阵”不可小视,也知道,不可能被轻易破开。
他们,也在琢磨此阵玄奇,看看能否领悟出什么精妙,找出更好更省力的方法,将此大阵解开。
另一端,金象古神驾驭那座金色山川,对大阵造成的破坏,也被他们收入眼底。
步步逼婚:蜜寵甜妻闖豪門 夜無影
过了一阵子。
七座雄阔的宫殿,一座接着一座凌空,散于曹嘉泽周边各方,那动荡了一番的青黑结界,也因此恢复平静。
史上最強山大王
“化魂池的器魂觉醒了。”剑宗的梵鹤卿,眉头紧皱,“这座封天化魂阵,极其接近七级阵列了。此次破开大阵,尽可能摧毁那座化魂池,再也不能留下任何后患!还有,域界通道,也要看情况给予破坏。”
曹嘉泽微笑点头,说道:“这么一番冲撞,想来禁地中的所有外域邪魔,都知道我们的诚意了。我好奇的是,里面的外域客人,和踏入禁地中的人,有没有爆发出冲突。”
“你是说?”封璞一愣。
“我希望看到他们内部先乱。”曹嘉泽停顿了一下,又再次开口,“我不相信,他们的同盟有多牢固。要是他们内讧,在禁地内厮杀一场,我们破开结界之后的清洗,会更加顺利。”
很多大修,目显赞许的神色,暗暗点头。
他们也想到了这点,同样认为禁地内,外域的那些邪魔,未必真的就和虞渊,罗玥,席荃这样的人族族人,能同仇敌忾,能坚定如一的抱成团。
鬥魔之皓月 雲陽小森
……
斩龙台所在。
眼看金象古神,御动的那座金色山川,以锋锐山巅,冲撞“封天化魂阵”七次之后无功而返,众人稍稍安心点。
“神魂宗构筑的大阵,还是有点门道的。”明光族的灿莉,刚刚留意到,每次金色山川撞向结界,顿时有数百个大大小小魔纹阵列浮现,将那些足以令自在境大修,都要全力以赴的金色力量,消泯于无形。
“人族能取代我们天魔一族,成为星河中的最强,当然有他们厉害的地方。”天藏嘴角,逸出一个嘲弄的笑容,“那些老家伙,一心想除掉讨厌的龙族,怎么也没想到,反而造就了更强的人族出来。”
一夜驚喜,總裁乖乖就擒
一说起这个,在场的各族九级血脉战士,神色都不好看。
显然,他们也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远古秘辛……
呼!
一柄宽阔的黝黑魔刀,在结界外面陡然呈现,莫砚以中年男子的形象,站在魔刀之上,随着魔刀左右摇晃,姿态颇为的跋扈嚣张。
若水向東流 我渴望力量
“他是谁?不知为何,我从看第一眼起,就觉得厌恶。”银鳞族的奎罗,脸一沉。
“那是伽罗魔刀。”星族的贝鲁轻哼。
“伽罗魔刀,那他就是竺桢嶙的儿子,叫什么莫砚?”暗灵族的米娅,神情微动,“不是听说,他不久前在恐绝之地,遭受了重创吗?也没很长时间,他实力居然全部恢复,现在的境界……魂游境中期了!”
天藏咧嘴一笑,“你既然都知道,他是竺桢嶙的儿子,修炼的又是强夺天地造化的‘化生转轮魔决’,只要没死透,以竺桢嶙自身的力量,加他在魔宫的地位和资源,让他的独子死而复生,还不是轻而易举?”
一提起魔宫的二号人物竺桢嶙,在场的很多异族强者,脸上的表情都不太好看。
竺桢嶙在外域星河深处,比魔主檀笑天的名头恶劣太多,极为擅长以多打少,精通筹划,运筹帷幄,让不少异族的高等级战士,死于其手。
而且,竺桢嶙是出了名的手段凶残,有不少弱小的种族域界,在竺桢嶙所过之后,几乎都是再无活物。
“来的既然是竺桢嶙的儿子,那么魔宫放在陨月禁地的力量,就是竺桢嶙的那一边的了。”明光族的灿莉,抬头看着青黑天幕,“亲近魔主檀笑天的人,还有魔主本人,此刻没意外的话,应该在外域星河。”
这话一出,众人暗暗点头。
除莫砚外,魔宫的来客隐匿在层层魔影当中,真容不可见,但以在场的异族强者,对魔宫的认知,大概也能猜出来的人,会是哪些。
一头头巨龙,显出龙族真身,围绕着老族长龙颉,发出低声咆哮。
“还有秽灵宗和鬼符宗的人。”
灿莉的眼瞳,陡然绽放出夺目的光,视线不仅穿透结界,还照耀到队伍后侧,两支被大部队排斥的修行者,分辨出,他们正是不久前,安排门内精锐,去煞魔宗群山参加交易的两宗。
“不用想,秽灵宗和鬼符宗肯定怕了,向魔宫、妖殿服软了。”贝鲁扯了扯嘴角,不屑地说道:“兴许,还杀了参加交易会的人,撇清和宗门的关系。”
众多异族强者,都微微点头,心底有数。
呼!呼!
端坐斩龙台的虞渊,突然大口大口的吐气,每一口气流,都浑浊不堪,仿佛将体内因迅速破境,沉淀下来的渣滓,给清理出去。
嗤嗤!
他浑身的毛细孔,也在朝着外面,流溢着微芒。
执掌“血灵祭坛”的天藏,眯眼一看,不由轻“咦”了一声,说道:“他在炼化你们给予的一滴滴精血,并将糟粕,和他血肉魂魄不能相融之物,排除体外!小子可以啊,竟然还真能,承受如此多的九级精血!”
讲话间,嵌入他额头的“血灵祭坛”,悄然而出。
祭坛底座的“混浊魔胎”化作一片蓝色阴影,又如一层蓝色的光膜,将虞渊笼罩在内,“不能浪费,被他剔除到体外的糟粕杂质,我留着有用!”
天藏两眼放光,脸上绽放出笑容。
可仅仅只一霎,他的笑容就僵硬了,怒骂道:“该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