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035uu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 txt-第二十一章 破解(一更)分享-khs20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宴轻回去便歇下了,睡到半夜时,睡不着了,自己提着灯去了半疯子的院子。
云落默默地跟在他身后,想着琉璃真是多虑了,小侯爷哪里还用等得到半疯子早上醒来喊他,这半夜的自己就起来找过来了。
半疯子依旧在昏睡着,宴轻自己去开了机关。
云落睁大眼睛看着他,想着宴小侯爷这也太熟门熟路了,昨儿短短小半天,竟然将半疯子的机关开关在哪里都摸清了。
机关打开后,宴轻提着灯走了进去。
云落试探地问,“属下跟您进去行不行?”
“行啊。”宴轻很好说话。
鬼夫大人纏上身 豆貓
云落跟了进去。
天快亮时,宴轻破解了机关,从半疯子的院子里走出来,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往自己的院子里走。
云落一脸怀疑人生地跟在他身后。
宴轻回到自己的院子,进了屋子,从里面插上门,吩咐了一句,“谁都不准来喊我,听到了没有。”
迷失時空 緋之舞
云落看着紧紧从里面关上的房门,木木地回答,“听到了。”
商婦升財有道 瀟隋緣
天亮时,半疯子醒了,他揉着酸疼的脖子跳下床,冲出房门,就要去找宴轻,走到门口,忽然发现有哪里不对,又折了回去,这一看,惊的下巴差点儿掉地上。
他、他、他布置的最难的机关,竟然被破解了。
他没有亲眼看到,真是恨。
他四处检查了一遍,没错,他没眼花,就是破解了,他原地转悠了几圈,出了自己的院子,一溜烟地小跑着去了宴轻住的院子。
来到宴轻的院子,他看到了守在门口的云落,一把抓住他,“云落,机关破解了,在昨夜,是宴小侯爷做的吧?”
云落点头,“嗯。”
半疯子立即说,“我要见宴小侯爷,我想知道小侯爷是怎么在一夜之间给破解的。”
云落脸依旧木木的,而这种木木的他已保持了许久,“不用问小侯爷,我知道。”
“你知道?”半疯子看着他。
云落一脸麻木,“昨夜小侯爷睡醒一觉,二更天时,去了你的院子,打开了机关,开始破解,四更天时,破解了你的机关,我也跟着进去了,全程在看,小侯爷几乎是一盏茶破解一个小关,跟切白菜一样简单。”
半疯子怀疑人生,“不、不会吧?”
云落目光也木,“事实就是如此,证明你学艺不精,还是回去闭门研究吧!把你的院子给小侯爷做玩乐之地,都不能多玩几天,你不觉得很惭愧吗?”
半疯子:“……”
惭愧惭愧!他惭愧死了!
他犹自不敢置信,“真的吗?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云落照着他肩膀给了他一巴掌。
半疯子半边肩膀都快废了,他立马整个人都清醒了,“我这就回去闭门研究。”
他一脸兴奋,“等我研究出更难的机关来,再请小侯爷玩。”
他已没动力许久了,他的机关无人能破解得了,他过的颇有些孤独,整日坐在窗跟下晒太阳,没人能体会他的寂寞,一年下来,他都没什么梦想了,还好上天给他掉下来一个宴小侯爷,他又有动力钻研了。
云落点头。
掌控乾坤:重生修羅女皇
宴小侯爷既然是主子的未婚夫,来栖云山好比家常便饭,只要能让他有兴趣,主子就算没空,他自己想必也会来,反正栖云山距离京城路途又不远。
辰时,凌画准时醒来,伸了个懒腰,起床梳洗。
琉璃一脸兴奋,“小姐,昨夜小侯爷去了半疯子的院子,破解了机关。”
凌画一愣,“他昨夜没睡觉?”
“是睡醒一觉去的。”琉璃遗憾,“云落那个家伙,竟然不来喊醒我,我都没能亲眼看到小侯爷是怎么破解那么难的机关的。”
“他睡醒一觉去的,这么说,没用多久就破解了?”
“是啊,云落那家伙眼睛长在天上,都被小侯爷给镇住了。”琉璃最喜欢云落受打击,“半疯子醒来后,得知了,快恨死我了,若不是他打不过我,估计会把我揍一顿。我也没想到小侯爷昨儿说不破解了,半夜又跑去了啊,我昨儿怕半疯子缠着小侯爷没法睡觉,给他劈晕了。我何苦呢?”
凌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有些好笑,“宴轻行事随性,随心所欲。”
“以后我算是长记性了。”琉璃点头,“这也太随心所欲了。”
凌画想了想,收了笑,嘱咐,“栖云山的事儿不准外传,尤其是关于宴轻的,就是连萧枕,也不准传到他耳朵里。”
東北之虎 丫力很大
琉璃一怔,“为何连二殿下也瞒着?”
凌画声音平静,“萧枕将来是要做帝王的。”
琉璃心神一醒,“是,我这就严厉警告下去。”
末路狼王 林家成
凌画点头,“我的事儿,只要不事关宴轻,都可以告诉萧枕,但是宴轻的事儿,哪怕是他打听,任何一件小事儿,也都给我闭紧嘴巴。”
琉璃点头,“小姐放心。”
虽然很多自己人都知道小姐扶持的人是二殿下,但也更清楚地知道谁才是自己的主子,只要主子吩咐,便没有人会外传关于宴小侯爷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凌画琢磨着宴轻怕是要晌午才会醒,便自己用了早饭。
早饭后,她闲来无事,拿起嫁衣绣着。
琉璃陪在一旁,“这一年来难得有这般清净的日子,可真好啊,我希望这悠闲清净的日子再久些。”
凌画不置可否,“只要太子能够被陛下关久些,今年的好日子不止这几日。”
琉璃很开心,“太子这一回有苦说不出,活该,瞧瞧他都做了什么?协助绿林的黑十三入京,纵容温家在京城刺杀,收买朝中三品大员撞到了陛下面前,陛下已不能容忍,岂会这么轻易就放了他?”
“若是轻易对他轻拿轻放,倒还好了,证明陛下会给他记在心里,再有下次,才两罪并罚,那一定会很严重。若是对他严苛重罚,说明这父子之情还深着了,虽然他短期内不会出来蹦跶,但陛下罚过便会揭过,他依旧是陛下心里不可动摇的储君,不容易对付,以后我们才要谨慎了。”
琉璃支着下巴,“那陛下如今是什么意思,到底是轻罚呢?还是重罚呢?都多少日子了,太子一直被关在东宫,陛下也没个指示。”
“大约陛下也在想吧!”凌画如今也猜不出陛下的想法,“毕竟是陛下自小教导疼宠长大的储君,陛下做任何一个决定,都不会轻易,更何况储君?”
琉璃想想也是。
二人正说着话,望书来了栖云山,匆匆进了凌画的院子。
凌画见到望书,松散的眉目一收,坐直了身子,望书是她特意留在京城的,若不是有了什么重大事情,他轻易不会亲自出京来栖云山。
望书对凌画拱了拱手,“主子,一个时辰前,京外传来消息,东南衡川郡发大水,大水冲毁堤坝,淹没良田千里,百姓死伤无数,村舍农庄悉数毁于一旦。”
凌画腾地站了起来,“衡川郡?”
“对。”望书点头,“是三日前的消息,今日刚由流云阁快马送来京城。”
“朝廷得到消息了吗?”凌画问。
望书摇头,“朝廷自然还未得到消息,衡川郡不知会不会瞒而不报,但就算不瞒着,消息经过层层上报,也没这么快到朝廷,总要十天半个月。”
凌画抿唇,“这么大的事情,衡川郡瞒不住,这大概是后梁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水灾了。若是衡川郡上报,朝廷得到消息的确也不会这么快,若是十天半个月后,百姓不知会死亡多少损失多少。”
望书点头,“此乃大事,所以属下亲自来见主子。”
“你来的好。”凌画当即吩咐琉璃,“让人去备车,赶紧收拾,用过午饭,我们便回京。”
琉璃立即转身去了。
凌画收起了嫁衣,装入了箱子里,慢慢地坐下身,思索着这件事情该怎么办。她应该立即回京,先见萧枕,与萧枕商议一番,再做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