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w5jpe火熱玄幻小說 狩獵好萊塢討論-第1087章 階層分明分享-6ejby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
纽约,大都会歌剧院。
这是1月11日,周六,国风艺术团《诗经》主题歌舞表演的最后一场。西蒙周末照例来西海岸探望怀孕的女人们,顺便今晚陪着格蕾丝第一次现场观看了这场表演。
演出结束,西蒙并没有和艺术团打照面的意思,带着格蕾丝以及一起蹭过来的布莱丝·列维森悄然离开。
就近来到附近一家临时包下来的餐厅吃夜宵。
点过餐,菜单交还给侍应生,布莱丝·列维森看了眼身旁相对而坐的一对男女,语气下意识酸酸道:“我觉得刚刚演出很一般啊,就只是某人养的一群小妖精而已,真不明白最近为什么那么多人追捧。”
西蒙直接无视。
首席私寵小女人 晚夏
格蕾丝嘴角带着笑,望着西蒙轻声道:“我看到《纽约时报》上一篇文章,说是最近两个月大都会歌剧院的中国古典舞表演,只是黄牛倒卖门票,就赚了一百多万美元。”
西蒙点头:“我也听说了。”
国风艺术团从去年12月7日首演开始,每周三和周六各一场,直到今天,一共9场,因为演出本身质量以及围绕这件事的新闻炒作,热度越来越高,导致每一场演出的门票都堪称一票难求,结果便宜了黄牛。
初步统计,大都会歌剧院这边9场表演的门票总收入才530万美元,场外的黄牛通过溢价出票却赚了一百多万,也算近期的一个新闻热点,反过来也让国风艺术团的表演更受关注。
其实黄牛在百老汇非常普遍。
国风艺术团这次只能算是‘小场面’,西蒙的记忆中,2015年首演的一档现象级音乐剧《汉密尔顿》,最火爆时期,通过倒卖门票牟利的黄牛党一年就从这部剧上‘薅’走6000万美元。
天黑之後
布莱丝平日里最多只翻翻时尚杂志,可不关心报纸上说什么,闻言又很没立场地转换态度:“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涨价啊?”
西蒙端起咖啡轻啜。
格蕾丝帮着解释:“百老汇的剧一旦确定票价,后续不能随便更改,毕竟一部剧不可能长期火爆,一旦涨价影响上座率,可能引发连锁反应。另外,黄牛抬高票价,还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宣传作用,给人一种这部剧很火的印象。”
布莱丝感觉自己长了见识,随即又横了连续无视自己两次的某个家伙一眼:“格蕾丝已经三个多月了,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西蒙这次终于回话:“生下来,养大,继承家业。”
布莱丝微微瞪大眸子:“就这样?”
“有什么父母不是这样的吗?”
“我是说,”布莱丝想了下,道:“你也要对格蕾负责的。”
“当然,除了婚姻我没办法给,其他都没问题。”
“那你会公开承认这个孩子吗?”
西蒙道:“如果格蕾想公开,那就公开。”
布莱丝立刻不满:“你这就是在推脱,格蕾那么爱你,肯定为你着想不会公开的。”
“好吧,等孩子出生,我在《纽约时报》上挂个头版。”
“我可记住了,到时候你别想耍赖。”
格蕾丝终于打断:“别闹了,布莱丝,我可不想自己的孩子将来整天被媒体盯着。”
布莱丝恨铁不成钢地乜着格蕾丝:“你就是在帮他推脱,没救了。”
吃过夜宵,已经临近十点钟,西蒙本想带两个女人一起返回第五大道的公寓,格蕾丝坚持回家,女人怀孕后再次换了住处,地点在66街公园大道附近,一处15层公寓楼内位于11楼的大平层,主要是出于私密考虑。
相互在大楼的地下停车场分别,看着两个女人带着一双女卫进入电梯,西蒙才吩咐司机离开。
电梯内。
虽然旁边站着两人,布莱丝还是忍不住道:“为什么不去他那里过夜啊?”
格蕾丝隔着风衣抚了抚已经开始显怀的小腹,道:“你也怀过孕,肯定知道女人怀孕的时候不太好看,我不想让他看到。”
布莱丝顿时翻白眼,随即又道:“我怀孕的时候也好看。”
格蕾丝只是带着微笑:“刚刚让你跟他离开,你怎么不去?”
“我……”布莱丝这才看了眼身后两位女卫,总不能说自己一个人受不了某个家伙折腾,稍顿后胡乱应付道:“我决定和他断绝关系了,我可不想突然被搞到怀孕。”
格蕾丝这次没有接话。
只是,心里却是可以确定,除非意外,否则自己的小男人也根本不会让身边闺蜜怀孕,倒不是因为道德之类,而是他对于后代其实非常在意,布莱丝却绝不是一个太好的母亲人选。如果不是她把自己的两个孩子丽塔和雷养育的很好,大概也根本不会有此时腹中的小家伙。
另外一边,告别格雷斯两人,西蒙吩咐司机赶去中城区麦迪逊大道与53街相交的一个街区。
这边有一栋去年刚刚落成的36层高端公寓大楼。
国风艺术团的女孩们来曼哈顿表演需要住处,再加上周边服务团队,人数众多,西蒙便直接买断了这栋还没来得及开盘的大楼作为宿舍公寓,36层的大楼,根据户型不同,一共150套房产,算上女侍女卫团队总计两百多人的国风艺术团住进来绰绰有余。
其实也就是说,这栋大楼内此时就是一个女儿国。
西蒙赶到,身边男性保镖们都留在门外,安保工作由维家的一对直属女卫悄悄接管,乘坐电梯来到大楼32层,按响门铃进入一栋公寓,刘女士和被西蒙改了个MiuMiu名字的小姑娘一起住在这里。
没想到西蒙会赶来,开门的一位女侍颇为意外,然后就是客厅内正在聊天的一群女人纷纷站起。
西蒙打量过去,除了母女俩,其他应该都是国风艺术团的编舞老师们。
“爸爸。”
某个小姑娘先跑了过来,表情雀跃,只是来到近前后又难免怯怯。
西蒙抱起MiuMiu,直接走到沙发上坐下,把小姑娘放在自己腿上,看向周围五六个女人,笑问道:“这么晚了,都在聊什么?”
西蒙用的是标准普通话,其他人还是没反应过来维斯特洛会突然进门,最后是刘女士先开口:“西蒙,是这样,今天最后一场,这两个月来,艺术团的表演很成功,大家都睡不着,就过来一起庆祝一下。”
“是该庆祝一下。”
西蒙点头,看了眼茶几上打开的红酒和水果沙拉之类:“看来我出现的不是时候,打扰你们了。”
刘女士连忙摇头:“当然没有。”
西蒙见女人略显慌张的模样,抱着怀里的小姑娘换了个姿势,说道:“这次表演确实很成功,你们最近也要回国过新年,这样,我明天让陈拿出一份奖励方案,每个人都会有。”
还是没敢坐下的女人们都露出喜悦表情,刘女士道:“西蒙,那,我就替大家谢谢你了。”
“不用这么客气,”西蒙笑笑,把下巴抵在怀中小姑娘脑袋上,惹得怀中丫头挣扎轻笑,一边看向其他女人:“不过,这次庆祝就只能到这里了,或者你们可以把酒拿到其他公寓里喝。”
西蒙这么说,刘女士脸色顿时红润起来,其他几个女人见状,都很识趣地告辞。
不过,动作起来却也没有那么利索。
对于刘女士母女两个,其他女人如果说不羡慕,那是假的。
不说其他,只从这栋大楼内的公寓分配,国风艺术团内就可谓阶层分明。就说母女俩居住的这栋公寓,双层复式,六室三厅,配一堆女侍女卫,豪华到让人眼红,而她们这些普通老师,就只能两人住一套两室一厅的公寓,身边更是没有什么女侍女卫,因为她们本身就是服务人员。
因此,此时此刻,如果某个男人说一句留下来继续聊几句喝几杯,即使心中不乏一些迟疑,她们基本也很难生出拒绝的心思。
甚至,如果能够更进一步……
可惜男人终究没有开口。
等人散去,刘女士和跟着进来的安格瑞迅速指挥女侍将客厅整理了一番,才端着一瓶新开的红酒来到正在和女儿说小话的男人面前。
倒了一杯红酒递给男人,又忍不住瞟了眼赖在男人怀里的自己女儿,刘女士问道:“西蒙,当初你不是说要进行全球巡演吗,最近很多剧院都向我们发来了邀请?”
我的男友是喪屍 蘇慕煙
重生棄婦姜如意 葉逐月
西蒙端着高脚杯给怀里洋娃娃一样的小姑娘喂了一口红酒,自己啜了一口,说道:“你们自己安排,想演就多演几场,不想演的话就休息。”
“我打听过,大部分国家的演出季都会在2月份暂停休息一个月,那么,我们也从3月份开始?”
“好啊。”西蒙点头,见小姑娘又扬起脑袋,重新把红酒送过去,笑道:“小孩子可不能多喝酒,会变成小酒鬼的。”
怀里丫头闻言故意喝了一大口,咽下之后才睁着一双黑亮眸子娇嗔道:“明明是爸爸你喂给我的。”
“好吧,我的错。”西蒙一口喝下剩余的红酒,把空杯子递给旁边女人,又问道:“中国那边马上就是新年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我……”刘女士顿了下,才道:“我和MiuMiu今年都不打算回国。”
西蒙略微疑惑,随即反应过来:“其他人也是这样?”
刘女士点头:“艺术团的女孩们,目前想回去的只有三十多个。”
西蒙微微耸肩:“算了,这些事情你们和安格或陈商议就行。”
怀中的小姑娘道:“爸爸,你什么时候再去中国啊,我想和你一起回去?”
“哦,那下次我喊上你。”
大奸雄 磕蹦
“真的吗?”
“当然。”
“那我们拉钩。”
西蒙看着小姑娘伸出小指头,故意问道:“拉钩是什么?”
“就是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哦,好吧。”
刘女士看着男人和女儿亲昵互动,目光微微闪动,脸上笑容不变,等待片刻,才又想起一件事:“西蒙,刚刚她们,你知道,不同于女孩们,冬月她们基本都有家室,我是说,她们都希望能把一些家人接过来?”
“可以啊,”西蒙对此很是爽快,说道:“不过,这次他们可没办法直接拿绿卡,要知道,去年一次性运作你们这批人,就连我也花费了不少心思,其他只能先办理普通签证过来。对了,如果是孩子的话,维斯特洛体系有专门针对旗下员工子女的助学基金。”
刘女士听到这里,说道:“这太好了,冬月她们肯定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
西蒙浇冷水:“助学基金只资助足够优秀的员工子女,非常出色的那种,一般的就不要自讨没趣了,不过,只要能通过审核,基金会可以一直资助他们读完大学,包括在高中升大学过程中,也会提供足够的帮助。”
刘女士这才明白。
天下哪有什么免费午餐,这份所谓的助学基金,明显是眼前男人在为自己的财富帝国培养嫡系人才。
西蒙打量着女人恍然的表情,说道:“你这边,如果其他亲戚的孩子足够出色,也可以推荐过来,标准大概就是聪明且努力到有潜力考入常青藤盟校的级别,刚刚她们也一样,只要有好苗子,我不限数量。”
刘女士点头。
怀中小姑娘又扬起脸蛋:“爸爸,我将来能上常青藤盟校吗?”
“可以啊,我的小MiuMiu想去哪个学校都行。”
“可是,听说那些学校很难考,爸爸,我很笨的。”
西蒙捏了捏女孩园俏的小脸:“MiuMiu和其他人当然不同了,就算考零分,想去什么学校也都进得去。”
“那我们再拉钩?”
“额,这个就不要了。”
小姑娘立刻嘟嘴:“爸爸骗人。”
一路官場
“爸爸不是骗人,主要是怕你进去丢人啊。跟你讲,MiuMiu,笨小孩千万别往聪明孩子群里凑,你会怀疑人生的。”
“其实我也没有那么笨啦。”
“嗯,当然,”西蒙说着,稍稍用力把小姑娘捧起来放在旁边,唤过安格瑞:“时间晚了,你带MiuMiu去休息吧。”
小姑娘不情愿地靠在西蒙膝边:“可是,爸爸,我不困啊。”
西蒙骗小孩子:“乖,我和你妈妈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谈,小孩子不能听。”
丫头眨了眨眼睛,又扭头,看到母亲脸色微红目光躲闪的模样,顿时一副明了的小表情,朝西蒙吐了下舌头,乖乖地任由女管家拉着自己小手离开客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