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41hjk熱門連載小說 猛卒 ptt-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蕭關滅蝗熱推-sfmub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一名将领笑道:“都督,其实这些蝗虫也蹦跶不了几天,马上要天冷了,一下雪都统统冻死,卑职的意思是说,如果有少量蝗虫跑去灵州,其实问题也不大。”
梁武苦笑一声道:“那是没办法才这样说,只能证明我们无能,哎!一旦蝗虫去了灵州,就麻烦大了,我们还是尽力把它们拦在萧关。”
这时梁武看到了三名县官,便问道:“萧关县令来了吗?”
谢长明站起身,抱拳行一礼,“下官谢长明,刚上任萧关县令!”
“很年轻嘛!”
梁武笑了笑问道:“你们萧关怎么准备的?”
“回禀梁都督,我们准备了三万只鸭子和几万只鸡,动员了四千多民众,准备用扫帚打,用网捕,然后集中烧。”
众人都笑了起来,居然用鸡鸭灭蝗,想得出来啊!梁武忍住笑问道:“用鸭子和鸡会有多大效果?”
武道獸緣 開窗聽風雨
“这是河北的治蝗经验,据说一只鸭子一天能吃掉三百只蝗虫,一只鸡能吃掉一百只,我们准备的鸡鸭一天就能吃掉一千多万只蝗虫。”
这个数据让众人动容了,他们都没有想到鸡鸭会这么厉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用鸡鸭加上人力,就足以能对付蝗虫了。
“一只鸭子一天真能吃掉三百只蝗虫?”梁武不敢相信地问道。
谢长明笑道:“乡人们都这样说,我也没有亲眼见过,不敢做担保!”
落跑王妃:彪悍王爺請抓牢
一名大将举手道:“都督,应该是真的,鸭子能吃,卑职亲眼见过,一天能吃几斤小鱼,一只健壮的鸭子一天吃掉三百只蝗虫应该没有问题。”
梁武就是灵州人,他知道灵州很多人家在黄河边养鸭子,他当即立断道:“再去灵州收集鸭子,搞出一支十万鸭军,我估计就能解决问题了。”
……….
梁武当即写了一封信给灵州州县两级官府,要求他们立刻征集民间所有的鸭子,用大车运到萧关来,用于捕捉蝗虫。
灭蝗是第一重要任务,灵州立刻动员起来,三天内便征集到十万只鸭子,用数千辆大车运往萧关县。
这时,原州平高县的一部分蝗虫群开始沿着葫芦水向北转移了,形势开始变得严峻起来,大家都希望蝗虫向南面走,南面的庄稼都收获了,蝗虫影响不大,可灵州和丰州的小麦到十月才能成熟,阻截北上的蝗虫就成了重中之重,连户部侍郎韦应物也赶去了萧关。
三万军队在距离萧关约三百步的一处高地上挖了一条长达五里的的壕沟,里面铺满了松枝,并撒了五千斤硫磺粉,这条壕沟形成一道烟火拦截屏障,除了可以烧死一部分蝗虫外,大部分蝗虫经过硫磺气味熏蒸后,行动都会变得迟缓,这对捕杀蝗虫非常有利。
梁武陪同着韦应物巡视军队的准备,他指着一望无际的草原道:“大家都认为蝗虫会在这片草原上休整产卵,所以我们除了用火做屏障外,主要还是靠人力捕打,还有鸡鸭协助灭蝗,主要是鸭子,我们准备了十三万只鸭子,就指望它们来消灭蝗虫。”
韦应物连连点头,“好办法,用鸭子是个妙计,谁想到的?”
重生之星光璀璨 雁舞流年
“是萧关县令的主意,他在那里!”
梁武远远看见县令谢长明正在给一群百姓讲解什么,便挥手喊道:“谢县令!”
谢长明听见喊声,连忙跑了过来,“梁都督,找我有什么吩咐?”
地下謎團之驚天探秘
最強特種兵之戰神傳說 亂舞沙
銀河科技帝國
梁武指了指韦应物道:“这位是户部韦侍郎,代表朝廷来巡视我们灭蝗的情况。”
谢长明认识韦应物,当年韦应物当苏州刺史时,经常和谢长明的父亲交往。
“下官谢长明参见韦侍郎!”
韦应物看了看他,笑问道:“谢县令好像有点眼熟啊!我们见过吗?”
谢长明连忙道:“家父是常州谢宽!”
韦应物恍然,指着谢长明笑道:“原来你是老谢的儿子,我几年前应该见过你的,那时你还年少吧!”
雙龍再現之夜
“六年前在虎丘,韦侍郎还指点过晚辈的诗。”
“呵呵!居然在这里遇到故人之子,不过你应该才二十几岁吧!怎么变得如此苍老?”
谢长明皮肤黝黑粗糙,满脸风霜,看起来就像三十岁,难怪韦应物惊讶。
谢长明苦笑一声道:“晚辈是前年的进士,先在百泉县出任县尉,刚刚才升任萧关县令,这边条件比较艰苦,风沙大,所以皮肤稍微黑了一点。”
韦应物当然知道为什么谢长明才三年不到就能升为县令,这也是晋王的意思,笼络江南士族,所以江南几大世家的子弟都得到了破格提升。
不出意外的话,明年的科举也会偏向江南。
韦应物点点头,“不错!不错!好好干,不要让你父亲失望。”
“请问韦侍郎,百泉县现在情况如何?”谢长明问道。
“你应该知道一点吧!”
“卑职只知道旱灾很严重,卑职曾带领百姓挖井抗旱,但蝗灾情况不清楚。”
韦应物叹口气道:“百泉县也是蝗虫重灾区,今天的收成估计只有去年的四成,朝廷已经紧急调粮食救济了,你也不用太担心,朝廷不会让灾民出现。”
獨占萌妻:權少,求輕寵
老一輩給我講的鬼故事
谢长明点点头,“没有别的事情,卑职先去忙了。”
“去吧!”
谢长明向韦应物和梁武行一礼,匆匆去了。
梁武望着他的背影笑道:“一个很务实的年轻官员,上任还不到十天,整个县的百姓都认识他了,都对他赞不绝口。”
“是啊!我和他父亲是关系很好的诗友,我知道他们谢家家教极严,培养出来的子弟普遍比较优秀。”
这时,一名士兵从萧关飞奔而来,躬身道:“最新消息,萧关五十里外发现了北飞的蝗虫群。”
韦应物忽然想起一事,问道:“如果蝗虫群是持续不断地飞来,烈火屏障能坚持多久?”
“我们准备了三批松枝,每次能烧两个多时辰,剩下的只能靠人力和鸡鸭来消灭了。”
韦应物心中也有点担忧,不知会飞来多少蝗虫,能不能把他们阻挡在萧关城下。
………
次日上午,虽有军民都严阵以待,这时,远处传来嗡嗡之声,很快,萧关上空出现黑压压一大片蝗虫群,遮天蔽日,声势十分壮观。
“点火!”梁武高声下令道。
壕沟里的松枝都浇上了火油,士兵们纷纷将火把扔进了壕沟内,火焰轰地燃烧起来,很快连成一片。
瞬间,浓烟滚滚腾空,空气中充满了浓郁的松脂味和刺鼻的硫磺味,密集的蝗虫群越过了关隘,它们发现了下方的的草原,俯冲着冲了下来。
事实上,火苗太低,对蝗虫没有什么效果,关键是烟熏,不断有蝗虫噼噼啪啪从空中落下,但还是有大量蝗虫冲过了烟火墙,飞进了一望无际的草地。
一群群的鸭子放了出来,很快十三万只鸭子和四万只鸡开始分布在草原上,它们就像一支强大的军队,肆无忌惮地吞食地上美味的蝗虫。
三万士兵和数千百姓也加上捕杀蝗虫的大军,他们两人一组,一人用松枝抽打,一记抽击,便有数十只蝗虫受伤,动弹不得,另一人迅速将受伤的蝗虫扫成一堆,装入麻袋里,很快便装满一袋。
畫愛為牢 心若言_
士兵又迅速将袋子里的蝗虫倒入一口燃烧的火坑,草原上到处都是燃烧蝗虫尸体的火坑,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焦臭味。
士兵们虽然捕蝗能力强大,但他们对付不了蝗虫的虫卵,但鸭子却是地毯似的捕杀,连虫卵也不放过,短短两天时间,第一批飞来的蝗虫便被干掉了大半,接下来的几天,随着第二批第三批蝗虫群飞过萧关,它们落入了一望无际的草原中,在这里交配繁殖。
三批蝗虫共有超过三亿只蝗虫飞过萧关,但它们在这里却遭遇到了强大的天敌,除了三万灭蝗大军外,还有十几万只鸡鸭的捕食,它们成群结队地在草原上消灭蝗虫。
到了十月上旬,灵州的小麦终于抢收完成,却始终没有发现蝗虫北侵,这支庞大的入侵大军被彻底消灭在萧关外的草原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