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zc86j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南非當警察 愛下-1238 生不逢時看書-dzjg9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只想推卸责任的麦克阿瑟恐怕没想到,如果这个电报真的发出去,那么南部非洲和美国就真的到了战争边缘。
和丧心病狂的麦克阿瑟相比,参谋长大卫·安德鲁森还算冷静。
在参谋长大卫·安德鲁森看来,登陆部队之所以损失惨重,原因并不在于巴拉望岛叛军的战斗力有多强,而是在于麦克阿瑟的指挥失误。
第一师是美国组建的殖民地仆从军,总兵力大约一万五千人左右,出发之前,为了更顺利的完成任务,麦克阿瑟征召了一些向导和辅助部队,登陆总兵力大概两万人左右。
大概在麦克阿瑟看来,对于刚刚举起反旗不久的巴拉望岛叛军,两万人几乎手到擒来,不会遇到太多困难。
没想到巴拉望岛叛军训练有素装备精良,而且占据有利地形,结果第一师刚刚登陆就几乎失去继续作战能力。
这个时代的部队,伤亡百分之十基本上就可以判定失去作战能力。
尤其是第一师这样的殖民地仆从军,一旦在战场上处于不利局面,几乎没有翻盘能力。
“麦克,冷静点,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稳固防御,将分散的登陆部队集中起来,否则夜幕降临,叛军很可能趁夜色进攻,那样我们将会遭受更严重的损失。”大卫·安德鲁森知道轻重缓急,第一次进攻肯定是已经失败了,但不能一无所获。
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现在麦克阿瑟应该对叛军的实力有了一定的了解,不再一无所知。
当然了,仅仅一天的战斗,麦克阿瑟收集到的信息也很有限,登陆部队得到的信息中,叛军作战方式灵活,善于利用地形,装备了包括榴弹发射器和重机枪之内的重武器,这也是麦克阿瑟判断南部非洲参战的基础。
不过对于叛军的数量,分布情况,后勤状况,人员结构等等,麦克阿瑟依然不清楚,这种情况下根本无法坚持作战。
電競英
“如果叛军具备夜间攻击能力,那就能充分证明南部非洲人的参战。”麦克阿瑟不傻,他才不在乎菲律宾人的损失。
二战期间,日军大举进攻菲律宾,当时已经从美国陆军退役,担任菲律宾总司令的麦克阿瑟从巴丹乘坐潜艇仓皇出逃,7.5万部下群龙无首,只能放下武器投降。
别管未来怎么美化这段历史,麦克阿瑟面对日本进攻没有选择作战到底而是临阵脱逃是不可辩驳的事实。
至于后来盟军打回菲律宾,麦克阿瑟放着美军士兵已经修好的栈桥不走,非要叫上记者拍摄的那张蹚水走上沙滩的著名照片,以及那句著名的“我回来了”,呵呵,这很美国。
这里必须要说明的事,全世界部队有一说一,具备夜间进攻能力的真不多,南部非洲恰好是最擅长的。
世界大战期间,南部非洲利用夜色,多次在东线向德军发起进攻,获得全世界关注的同时,也为南部非洲军队打下赫赫军威。
别看世界大战已经结束好几年,具备夜间攻击能力的部队依然不多,巴拉望叛军就更不可能,夜间攻击,对于部队官兵素质的要求还是很高的。
“除非我们能有直接证据,否则我们什么都证明不了。”大卫·安德鲁森不同意麦克阿瑟的说法,南部非洲人不会那么傻,不会吧把柄拱手送上,就算在叛军中发现白人或者华人,南部非洲也会矢口否认。
巴拉望岛,本身就生活着很多白人和华人,甚至整个东南亚都是这样。
“不,我们能证明,至少我们可以获得更多的重视。”麦克阿瑟总算说了句心里话,之所以麦克阿瑟三句话离不开南部非洲,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获得关注。
对的,就是为了获得关注,麦克阿瑟就可以把两万人留在巴拉望岛,时刻面对叛军的围攻。
麦克阿瑟就是这么一个不甘于平淡的人。
麦克阿瑟出身名门,成绩优秀,从美国西点军校毕业时,创下西点军校有史以来的最佳成绩,毕业两年后即成为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军事副官。
世界大战期间,麦克阿瑟以上校军衔赴欧洲作战,对南部非洲远征军的战斗力印象深刻。
狐色生香 劍俠痕跡
也不止是南部非洲远征军,麦克阿瑟素以“个性鲜明”著称,其实就是谁都不服气,当时麦克阿瑟不仅是和远征军司令部关系很差,和美军将领的关系也不好。
这也是“华盛顿惨案”后,麦克阿瑟被发配到菲律宾的原因。
因为麦克阿瑟的坚持,刚刚登陆的滩头部队只能在夜晚的沙滩上坚守。
麦克阿瑟并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补给没能及时送上滩头,滩头部队官兵在夜色中又冷又饿,怨声四起。
与此同时,艾伦和马修刚刚饱餐一顿,正在讨论要不要连夜进攻。
“我们可以把阵地前移,用榴弹发射器攻击滩头敌人,不让他们休息——”马修用雨衣遮挡着点起一支烟,这时候天空又开始下雨,幸好自由军战士出发前都携带着雨衣。
不过滩头的仆从军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出发前并没有携带多余物资,雨衣这种东西肯定是不会携带的。
按照第一师的作战习惯,登陆之后就可以随意征用民房,所以雨衣什么的都是累赘,根本没有携带的必要。
现在登陆的士兵距离迪尼小镇不足五百米,可是没有人敢靠近迪尼小镇,所有人都对下午的战斗记忆犹新,那些战死的士兵遗体,依然留在迪尼小镇入口。
战斗刚刚结束时,迪尼小镇内还有伤病的惨叫和哀嚎。
现在这些声音都已经消失,迪尼小镇就像死去了一样毫无声息。
“当心你的烟头,混蛋!”艾伦提醒马修,夜间阵地上抽烟是大忌。
“就算那些仆从军发现我的烟头,我赌十兰特,那些仆从军也不敢发动攻击——”马修的话音还没落,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枪响。
“我FFF——”马修手忙脚乱,扔下烟头端起枪进入作战状态。
然后就没了任何声音。
“不是进攻?”马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太紧张了,这是我们的狙击手——”艾伦轻笑,现在的自由军中,狙击手,机枪手,指挥官这些特殊岗位,全部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老兵。
總裁大人你狠強
要不然第一师也不会败得这么惨。
“出发,出发,出发,我们不能落于人后,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马修看了眼脚边刚瞅了一眼的烟蒂犹豫着要不要捡起来接着抽。
嗯嗯,艰苦朴素是革命的传家宝,不能浪费。
最後一個輪回士
“那就干他们一票,然后撤退——”艾伦同意马修的建议,这一夜滩头的官兵会很难熬,他们要忍饥挨饿,要面对恶劣的天气,还要面对自由军战士的袭击。
第一师正在滩头煎熬的时候,罗克刚刚回到比勒陀利亚。
菲利普已经从鲸湾出发前往美国访问,在菲利普离开南部非洲这段时间,罗克作为国防部长和南部非洲武装力量总司令,将代替菲利普处理南部非洲政务。
换句话说罗克现在就是摄政王——
哎呀这个形容也不太合适,不过无所谓了。
其实按照南部非洲的内部排序,首相离开南部非洲,代行首相职责的应该是国会议长。
不过没有人在乎这一点,就连巴克都理所当然的接受菲利普的安排。
罗克也没有推辞,回到比勒陀利亚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访基钦钠和阿德。
都市最強神醫
“洛克,我还以为你把我这个老头子抛到九霄云外了呢——”几十章没有出场的基钦钠就像被打入冷宫的皇太后。
阿德看着罗克笑吟吟的不说话,南部非洲现在发展的很好,阿德老怀大慰,精神愈发矍铄,身体也有点发福。
这很正常,心宽自然体胖,以前的阿德也确实是瘦了点。
“怎么会,这段时间有点忙,这不是来了吗——”罗克心情不错,菲丽丝又有了身孕,这是她和罗克的第五个孩子。
看到了没,这才是真正响应南部非洲号召,五个才基本达到及格线而已。
当然了,如果算上艾达那边,罗克距离生出一支足球队的理想又进了一步,假日时日,洛克家族也会成为南部非洲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不仅仅是实力,也包括成员数量。
“听说美国的东亚殖民地爆发了叛乱?”基钦钠似笑非笑,对罗克的基本操作已经了然于心。
“好像是——”罗克笑嘻嘻,爆发了叛乱又怎么样,反正和南部非洲没关系,是美国人自己不争气,搞得天怒人怨。
“你得小心点,别弄巧成拙。”基钦钠才不信罗克的鬼话,要是没有外来帮助,巴拉望岛根本没有叛乱的勇气。
按照基钦钠对罗克的了解,有没有帕蒂尼奥这个人都说不定。
或者说,帕蒂尼奥这个人是不是巴拉望人都说不定。
“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美国人是作茧自缚,活该!”罗克坚决不承认。
也就是罗克生不逢时,如果罗克穿越的时间提前个百十年,大英帝国还有没有机会成为日不落帝国都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