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k5aa1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成了龍媽 ptt-第956章 原來,修煉真的是煉假成真讀書-gd5hy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轰!”炸雷响起,血肉飞溅。
在七藏原本的计划中,他的紫金钵盂正空着,空心捶砸下去,控制力道的话,最多把黑毛光头砸个头破血流,然后忍不住使用巫术,暴露真实身份。
如此,就能通过它妖孽的身份,向大众证明它的话也是亵渎与污蔑。
可当他启动“圣母金身”后,庞大的力量完全不受控制,神力疯狂涌入手臂。
还有他的大脑,无意识中,高级“战士之剑”神术启动,无数使用铁锤的经验进入脑海,他就像被战士附体,用出一招妙到毫巅的锤击。
就像巨人捶大西瓜。
帶著外掛闖異界
明明空心金钵锤,却势如山崩,瞬间破颅,下一瞬,击打在光头十月孕妇一般的长满黑毛的大肚子上。
“啵!”好似一枚手雷在肚里爆炸,粘着黑毛的甲壳、碎成肉糜的皮肉、白色的骨头、青色的脏腑、热气腾腾的褐色大便,飞溅出七八米远。
以七藏的铁锤为中心,周围甚至扩散一圈血雾。
恐怖如魔!
偌大的广场,众人就像突然间全部死去,瞪大茫然无声的眼睛,张大嘴巴,一片静默。
只有飞溅到周围人头脸上的肠子、内脏,淅沥沥地滑落在地。
“咕咚!”侏儒最先回神,咽了口唾沫,喃喃道:“至于吗,下手这么狠,还不如用刀,或者用神掌打成火柴人呢!”
“这是怎么回事?”呆滞的七藏大师宛若从噩梦中惊醒,看着染血的长柄紫金钵,大叫:“圣母慈悲,我真的只轻轻一用力……”
“诸神啊!肚皮都剖开了,太凶残啦!“
“听说他是七神总主教,维斯特洛人都叫他‘仁慈的’马修,有没有搞错?”
“从来没有取错的外号,他自己也一直宣扬圣母的慈悲之道。
也许,他的慈悲都是被更野蛮的落日之地蛮子对比出来的?至少,他杀人前给出过警告;至少,他知道虚伪。”
“虚伪是真的,但慈悲就算了,当街杀人,怎么都算不得慈悲。”
“啊,海神陛下死啦!”
众人正议论纷纷,跟随光头胖子来踢场子的蓝袍祭司们猛地抱头哀嚎起来。
神瞳變
“海神?”周围人又一惊,定睛看去,悚然后退,那光头男长黑毛的肚皮哪里是什么血肉,明明是一层坚硬的厚壳。
兵人 高樓大廈
是铠甲,还是……
“为陛下报仇!”有个蓝袍老祭司怨毒地看着七藏怒吼。
吼完之后,他的五官就像开了孔的皮球,迅速干瘪成狰狞腐-败的骷髅模样,而他的肚皮像是吸收了头部的精气,开始十月怀胎般膨胀。
七藏知道对方在使用血巫术,他想反击,却又迟疑。
“嗤——”他不用迟疑了,下一刻,乌光一闪,老祭司人头冲天而起,颈脖喷出满腔污泥似的液体,飞溅七八米高,四面八方溅落。
“污泥”落地之处,无论广场石板,还是人的头颅、脸颊、衣服,都发出被浓硫酸腐蚀的滋滋声。
“嗷~~”
“好痛,这是什么东西?!”
“救命,我的眼睛,我的脸,啊啊!”
周围人乱成一团,七藏大师大声叫喊“艾莉亚住手”、“孽徒,慈悲啊”之类的话,也淹没在嘈杂的纷乱声中。
好一会儿,一队30人的城防军赶过来,才把秩序重新恢复。
蓝底白色波浪的祭司死光了,一剑割喉,或一剑穿心,干脆利落,鲜红的血,把灰扑扑的广场染红一大片,就像一个屠宰场。
“将军,是海洋神教的主神带领信徒来我们这砸场子,属于信仰冲突,与城邦治安无关。”
瓦里斯走过去,抓住他的手,悄悄往里塞了一张两千金辉币铁金库金票。
“这,死了二十四个人,我很难办啊!”那统领捏紧金票,纠结道。
侏儒嚷道:“难办什么,龙女王的传经小队被人当街刺杀,还不能反抗了?
你们潘托斯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法律,或者说,是想让龙女王来潘托斯亲自要个说话吗?”
“他们都没带武器,当街刺杀,说不过去吧?”统领为难道。
“这是邪神!”瓦里斯指着海神的尸体,“将军大人,各位信善,大家请看,那个大肚子光头压根就不是人。”
“啊啊,这,这很像一个大黑螺?”有人惊呼。
“还真有点像,为何他有个黑螺肚子?”
“螺蛳精?”侏儒上前一步,用脚在尸堆拨弄一番,皱眉道:“像个长了螺蛳壳的人,很奇怪。”
“真的是神…神灵?!”统领与守卫面色发白,声音打颤。
“七藏大师早说了,这是妖孽!杀人犯法,降魔诛妖却是国为民啊。”瓦里斯笑道。
接着,他又看着那些红红白白的肉块,舔了舔嘴唇,嘀咕道:“也不知这种螺蛳能不能做成螺蛳粉,在鱼贩街吃过几回,味道似乎还不错。”
“君临也有螺蛳粉?我以为只龙石岛与奴隶湾有。”侏儒好奇道。
“君临缺粮,黑水河有螺蛳。”
侏儒笑道:“如果割一块螺蛳肉,连同之前那张鳄鱼皮一起送回龙石岛。螺蛳肉做螺蛳粉,鳄神皮做包包、皮靴,也许能讨龙女王欢心。”
“馊主意!”瓦里斯连连摇头,对那些侍卫道:“你们看到了,我们在斩妖除魔。”
“这……”统领犹豫不决。
“走吧,都走吧!”这会儿,隔壁的黑皮亲王雅各布在太监仆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诸神间的纷争,与潘托斯无关,我们不插手。”
“死了不少人。”那位统领并非贸易亲王的人。
“他们在施展血巫术,你看看周围,无辜信徒死伤多惨重?看看那个,脸都化了,看这个,脑袋融成一滩水。”瓦里斯皱着鼻子,对周围哀嚎的池鱼指指点点。
“救命,救我,我不想死!”
“圣母慈悲,七藏大师救我。”
那些倒霉蛋见终于有人关注自己,便立即加大求助的音量。
统领叹口气,拿着瓦里斯的金票子离开了。
七藏大师先用圣炎把海神与海神祭司的尸体烧成灰,才开始用圣疗术为受伤之人祛除邪恶巫术、治疗伤患。
“希望大家不要误会,我并无杀人之心,因为见祂是邪神,才亲自出手。即便出手,也使用了威力最小的武器。”他对周围人解释道。
——你一眼看出它是螺蛳妖,有一层厚厚的壳,所以才使用了最能破甲的“金瓜锤”,高,真高明!
大家嘴上连连应是,心里却这样想。
“明明是个邪神,怎么连一锤子都顶不住呢?我的紫金钵盂还是空心的呢,压根没多强的力度。
唉,各位信善不是七神信徒,这治疗术效果太差了。”七藏三秒钟治好一个伤患,一边走向下一个人,一边叹息道。
收服花心狼
——连大威天龙都用了出来,虽然我们不知道“大威天龙”是什么,可那架势,身体膨胀成小巨人,金灿灿宛若神灵,你竟说没多强的力度?这么快就治好一个脸颊都融化的人,还说圣疗术效果差?
众人面上的微笑有些绷不住了,这大师,也忒虚伪了。
不过,大师虚伪归虚伪,可这手段真是强啊!
又能大威天龙,又可以圣光普照,也许七神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大师,我愿皈依圣母,您给我赐福吧!”
“七藏大师,我也愿意……”
有了个开头的,立即一大群人蜂拥而来。
七藏环视周围一圈,不由呆住了,激动的信徒乌压压一片,只怕超过两千人。
“这……”他心里又高兴又疑惑。
我违背圣母的慈悲之道,当众杀了一位神灵,艾莉亚更大杀特杀,把慈悲丢到狭海去了,为何信徒反而更多了?
……
“大师,你怎么一眼看出对方不是人的?“结束讲经,回到刚竖立七神雕像的圣堂,侏儒忍不住问道。
“就是上次我跟你说的,圣母传授的‘火眼金睛’,任何妖邪鬼怪都别想在火眼金睛面前隐藏身份。”
侏儒听了不由又羡慕,又懊恼,叫道:“今天下午那个狗屎海神,比普通人也强不了多少。就该让我上,我也会‘天神下凡’,偏偏七藏你要抢我的怪。”
“大庭广众之下杀人,会抹黑教会形象。”七藏说这话时,神色有些迟疑。
果然,侏儒立即反驳道:“你杀了邪神,信徒更热情了。威行好施,德行难立啊。”
七藏看着烛光中慈祥微笑的圣母雕像,陷入沉思。
良久,他坚定地摇摇头,道:“发展信徒的目的不是拉人头,而是让更多人明白并践行七神的教义。
以违背圣母慈悲之道的方式发展信仰,根本就是舍本逐末、颠倒因果。”
渾天鬥地
昆侖 鳳歌
一指成仙 潭子
井口戰役 核動力戰列艦
護花神醫
说出这句话,他直觉神清气爽、念头通达,灵台之上刚生出的杂念一朝清扫。
“难怪圣母要割肉喂鹰,原来‘圣母慈悲’是如此艰辛的道路!
没有牺牲自我的大无畏之心,没有忍受一切痛苦与失败的毅力,就没资格向众生宣扬慈悲之道!”
七藏对圣母慈悲之道的理解更上一个台阶,灵魂竟开始升华,真·慈悲神性疯长。
远在维斯特洛的龙女王又被震惊,刚收获一波神性与灵质后,她与大黑的圣母神职竟开始进化。
圣母神职来自信仰赋予,不是她自己修炼得来的,马修却领悟到真正的慈悲神性,现在更是把神性演化为神职,圣母神职与之融合,开启了……
丹妮听到了歌声!!
慈悲之歌!
首席大人太年輕
“七神在上,马修领悟了慈悲法则,这是宇宙中全新的法则,世界在为我歌唱?!”丹妮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