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zokfu精彩絕倫的小說 刺客之王討論-第四百二十一章 力霸萬古分享-2f6d0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
五轮刀任凭如何灵动变化,被高玄五指锁住,就像是被五指山压住孙猴子,再玩不出任何花样。
就是柳生无间脑后悬浮六轮异象,瞬间都被高玄霸道无匹力量所压,六轮一起停滞,光轮明暗不定似乎随时都要崩溃。
就是柳生无间都自知要完,高玄这一拳落下来他必死。
柳生无间心志坚毅之极,哪怕明知必死,却还是运转全力抵抗,绝不肯放弃。
面对死亡绝境,柳生无间的坚忍不拔让人动容。
高玄有点欣赏这个武者了,除了老了点、丑了点、弱了点、坏了点、阴了点,作为一个武者还是非常合格的。
直接杀死对方,也是对于武道的尊重,对于武者的尊重。
高玄一拳落下就要解决柳生无间,却突然心生感应。
高台的左不悲右掌虚按,他和高玄距离一百多步,这一掌虚按本来应该没什么威胁。
但是,左不悲背后的巨大十方佛也跟着伸出巨大掌按落下来。巨大金色佛掌,就像一座从天而落的金山般笼罩住高玄。
金色佛掌不但巨大,还有着降服一切浩然神威。
左不悲的如来神掌,以十方佛为根基。
何谓十方:上下前后左右,过去、现在、未来,生死。
十方佛能掌控十方,可想而知有何等宏大神威。以十方佛为根基催发如来神掌,就有了降服十方之力。
左不悲距离高玄虽然远,可以武道神意凝结的十方佛却能轻易跨越空间。一掌落下,高玄感觉周围空间都被十方佛巨掌压的崩溃了。
这不止是心灵层面对于力量的感应,更直接反应都现实层面。
十方佛巨掌落下,方圆十余丈范围内地面猛然塌陷下去。这个范围内云国使团成员,还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就直接被无俦掌力压成一滩滩血肉。
云国使团的人一下就死了大半。剩下的人眼睁睁看着,也无力躲避。这时候又哪有人在乎他们死活。
唯有高玄和柳生无间能扛住掌力压迫。但等金色巨掌真的落下,失去还手能力的柳生无间,只怕要被左不悲一掌直接按死。
高玄惊讶于十方佛的威能,这等武道神意凝结出的法相,居然能直接干涉现实,施展出无尽威能。
左不悲这尊法相有问题,绝不是单纯的法相。应该是融合了什么神器,才有如此威力。
不过,高玄却也不怕。开什么玩笑,他十三太保横练已经练到血中生神,每一滴血都藏着无尽力量。
十方佛金身却是厉害,可凭这一掌想杀他就有点想多了。
左不悲出手攻击就是为了救柳生无间。看来这两位也是察觉到情况不妙,于是敌人的敌人就成了他们的朋友。
这次柳生无间逃命,三大武神联手就不好对付。有一说一,五轮刀对他还是有一定的威胁。
高玄不管头顶上十方佛巨掌,打定主意先灭了柳生无间。
可被十方佛掌控十方掌力所压制,他动作还是慢了一拍。柳生无间虽然被十方掌力压制,影响却不大。
因为左不悲全部武道神意都集中在高玄身上。柳生无间想要趁机脱身,可高玄却低喝一声,周身力量鼓荡,硬生生把凝固时空的十方佛掌力震开。
高玄右拳再次轰向柳生无间,柳生无间这时可以退,但他却不想放开五轮刀。
没有了五轮刀,避开高玄一拳也没意义。在这场战斗中,缺失了五轮刀必死。
柳生无间趁着高玄分心和十方佛掌力对抗,他手中五轮刀化作一抹流光从高玄指尖中流转出来。
高玄也没和柳生无间夺刀,他只管一拳下去打死柳生无间就能结束战斗。
就在柳生无间中拳的瞬间,一道黑白交错的太极光轮挡在高玄面前。
高玄一拳下去,太极阴阳光轮扭曲碎裂,对面的柳生无间却不见了。
跟着,十方佛金色巨掌落下,正按在高玄身上。
轰的一声,地上就多了一个丈许深的巨大手印。整座玄黄山都跟着抖了一下。
高玄就站在深深的手印中间,身上毫发未损。这个时候,乌金长袍就显出作用来了。
要是普通衣服或者盔甲,在宏大刚猛的十方佛金掌下定然要崩碎成粉。
柔韧的乌金蚕丝抵不住五轮刀,抵御这等刚猛掌力却没有问题。这也避免了高玄当众裸身的尴尬。
高玄到不太在意,他这可是武神横练之躯,这世间横练金身的巅峰。比起十三太保留下金身更多了无尽生机活力。
就算是爆衣裸身,他也不会在乎。
高玄在意的最后太极光轮,不但挡住他刚猛无俦一拳,还把柳生无间带走了。
这份变化真是精妙玄奇,不像是武道,更像是法术了。
包括左不悲的十方佛金身,都不是单纯的武道。
高玄扫了一眼高台,消失的柳生无间已经到了左不悲和罗天罡中间。
这三人也都正在看他。双方目光交流,左不悲、罗天罡、柳生无间三人眼神都很复杂。
高玄刚才等于是硬接了三人联手一击,却毫发无损。虽说仓促之间左不悲和罗天罡都没用全力,也可见的高玄的本事。
三大武神不能说怕,却是对高玄生出了几分由衷敬佩。
这人从始至终不用外物,靠的就是横霸当世的横练之力。可见高玄武道之纯。
相比之下,他们三位就多少差了一点意思。这种感觉很微妙,却非常真实。他们比起高玄来差的就是这一点。
当然,左不悲和罗天罡都各有杀手锏,到是有足够自信能赢高玄。只是这样的高玄太难对付了,赢了他没用,只有杀了他才能解决问题。
出于这样的考虑,两人联手救下了柳生无间。以三大武神之力,应该足以杀死高玄。
双方距离一百多步,彼此神意锁定,他们也不怕高玄跑了。
遊戲銅幣能提現
高玄一下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他有些好笑的说:“左不悲、罗天罡,你们俩枉为武神。我诛杀外敌不帮忙就算了,还在背后暗算我。
“现在还要勾结外敌围攻我,你们这武神也忒不要脸点。”
高玄清朗声音并不高亢,却传遍全山。玄黄山上数万人,个个都听的清清楚楚。
虽然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从高玄话语里却大概听明白了。
原来是左不悲、罗天罡联手救了柳生无间,现在三个武神要联手围攻高玄。
皇帝被雷劈死了,左不悲和罗天罡当众大放厥词,说什么这是天谴。民众们哪怕见识不高,也都觉得里面有很大的问题。
直到高玄站出来,义正辞严谴左不悲和罗天罡,众人这才明白,原来就是左不悲和罗天罡弑君。
民众的民心在这一刻就都站在高玄这一边。等到高玄出手杀蒙图,虽然民众也不太明白高玄企图。可蒙国人凶残好杀,最喜欢劫掠中原,是中原百年大敌。
这样的敌人,杀多少大家都高兴。
高玄一拳轰杀蒙图,众人虽然没看到过程,却看到了结果。对于高玄更是敬佩赞同。
等到高玄去杀柳生无间,众人也是大为高兴。结果,左不悲和罗天罡却帮着外人对付高玄,这更让民众们愤怒。
这里的民众不止是普通百姓,也包括文武百官,皇子皇孙,权贵富豪。
毕竟大家屁股都坐在大乾这一面,大乾兴盛他们就活的更好。
左不悲、罗天罡弑君,不过是换个皇帝。左不悲、罗天罡想传教,那也由得他们。
可左不悲、罗天罡勾结异族柳生无间,这就让众人心里大大不爽了。
高玄说的好,他们再如何斗是自己家里的内斗。勾结柳生无间,就是引来外贼来家里搞破坏,这性质就完全变了。
这种民心的变化其实很微妙。就是太一道、十方道的人,也有大半的人不赞成罗天罡、左不悲如此行事。
其他宗门就更不用说了,都对罗天罡、左不悲心生厌恶,甚至大为痛恨。
不过,三大武神高高在上,掌握绝对强势的力量。
玄黄山上众人就算心向高玄,却也改变不了大局。
强如孙尚道,也只能带着叶锦秀不断后退。
高玄刚才杀蒙图、战柳生无间,更让老头认识到武神的可怕。
他这种实力上去也接不住两招。过去帮不上忙,只能是白白送死。还不如好好保护叶锦秀。
真要高玄打不过,高玄也可以毫无顾忌脱身逃走。
山字门铁岳、铁原这些高手,也在不断向后退。包括文武百官,皇子皇孙,也在高玄说话的功夫不断仓惶向外跑。
能站在核心区域都是聪明人。就算脑子一时转不过来,看到别人跑他也会跟上。
众人是心里向着高玄,但也就心里向着。在这古个时候,众人更多还是惦记着自己小命。
高台上的罗天罡和左不悲看的很清楚,也明白众人的心思。
可到了这一步,众人的想法本就不重要。等他们收拾了高玄,再杀几个不服气的家伙立威,这天下人还不是要乖乖听他们的。
说到底,在生死面前其他都是小事。所谓大义、仁德更是不值一提。
左不悲他们也不想杀太多的人,这些人跑远点更好。毕竟大战一起,谁也不敢说能控制力量。
随着众人快速向外跑,高台周围就彻底空了。只剩下无生老母,齐东来、王庆这几个人。
无生老母和齐东来是不想走,他们待在三位武神后面更安全。王庆是不敢走,他就在三位武神后面,稍有异动就会被捏死。
十方道、太一道、无生道的高手们,也在不断后撤。这个等级的战斗,轮不到他们插手。
高玄一拂袖,下一步人就到了高台上。
左不悲、罗天罡、柳生无间三大武神都盯着高玄,一个个神色凝重。
高玄不趁机逃走,反而跑到高台上,这人难道真的不怕死?
三大武神心里都有点疑惑,这个高玄到底有什么倚仗,如此自信。
三位武神也承认,高玄武道修为比他们都强一点。可刚才接了柳生无间一刀还不是一样受伤。
十三太保横练再强,终究比不上五轮刀这等神刀。
藝不容辭
看不透高玄虚实,三大武神心里都很谨慎。尤其是柳生无间,他和左不悲、罗天罡可没交情。他也信不过这两位。
只是高玄咄咄逼人,他不得不和左不悲他们抱团。高玄要是被灭了,下一个死的就是他。
柳生无间很清楚自己的尴尬处境,他承受的压力也最大。
高玄对柳生无间说:“刀者最重勇气。你连战斗勇气都没有了,站在这也不过是充数。”
柳生无间对高玄微微点头:“高先生,您的武功绝世,我深深敬佩。”
他顿了下又说:“不过,五轮书说的很清楚。世上没有固定不变的道理。我辈必须随机应变,不能为道理规则束缚。
“遇到您这样的强者,我自知不敌。就要和其他人联手。这才是五轮书的精髓。”
柳生无间说的中原话口音古怪生涩,却沉稳有力,有种折服人心的奇异魅力。
“怕死怯战,被你这么一说到多了几分玄虚。”
高玄笑了笑,他何等人物,岂会在意被柳生无间言辞所动。
他又对左不悲说:“和尚,你十方金身用的不错。只是这金身颇有点古怪,不纯是武道修为。能说说缘由么?”
左不悲沉默了下说:“贫僧用了一颗金舍利,凝出十方佛金身法相。”
“和尚到是大气,这点我要赞你一声。”
高玄有点意外,他不过随口一问,左不悲居然真的说出十方佛金身之秘。这份器量还真有武神的风范了。
武神力量强横绝世,本就没必要遮遮掩掩。就像左不悲直说他力量根源,别人就是知道了又能如何?
高玄又问罗天罡:“老道,你又是什么本事?”
罗天罡洒然一笑:“我只有太极镜、天罡剑。想来降服你也是足够了。”
罗天罡的太极阴阳光轮如此神妙,就是融合了太极镜。
武道达到极致,虽然无法施展法术,可炼化神物为自己所用却也不太难。更别说这些宗门所传神器,都契合太一道秘法。
罗天罡的名字,就是因天罡剑而来。他成就武神,已经能驾驭三十六重天罡剑气。
只凭天罡剑气,罗天罡就自觉天下无敌。只是面对高玄,他和左不悲终究都有点心虚。能借用柳生无间的力量,总是好的。
高玄点点头,这才合理。否则这两位武道法相也太神奇了。
相比之下,到是左不悲更强。这老头也更阴沉。老头身上的玄黄僧衣应该也是一件神器。而且这老头武功比其他两位也更高一线。柳生无间无疑实力最弱。
高玄提醒说:“三位,还有什么话说么?”
罗天罡一摆拂尘:“你咄咄逼人,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一决生死罢了。”
柳生无间和左不悲都不太喜欢说话,就静静的看着高玄。
“诶,不能这样草率。”
高玄好心提醒说:“三位也是堂堂武神,上路前总要留下几句话。也算给后人留下一些警示。”
左不悲神色不动,柳生无间神色淡然,唯有罗天罡哈哈大笑:“高玄,你这人到是有趣的很。我们要早认识,也许能当朋友。”
高玄微微摇头:“恕我直言,你这等打架还要抱团的鼠辈,不配做我的朋友。”
左不悲笑容一下就没了,他何等身份,当着天下人的面居然被高玄侮辱。哪怕城府深沉,也有些忍不住了。
“我敬你武功绝世,你却言语轻蔑,太无礼也。”
高玄一笑:“我都说了恕我直言,你还生气。太没器量了。”
他顿了下又问:“真没话说?那我可动手了。”
他们说话的功夫,周围人已经跑出一百多丈。高玄觉得没必要等了。
罗天罡冷然拔出天罡剑一振剑刃,天罡剑发出低沉浑厚剑鸣。
那剑鸣声就若潮水一般汹涌无尽,重重叠叠。剑的没出,剑鸣声已经笼罩八方。
玄黄山上的所有人,就像被无形大潮冲击,一个个脚步踉跄发虚,头晕目眩。
就像铁原这等先天武师,都被震的骨头发酥。
铁原骇然:“这是什么东西?”
铁岳冷着脸教训铁原:“这是天罡剑气,三十六重若三十六天。剑气威力据说能不断翻倍。真是天下无敌的神剑。”
“不断翻倍?”
铁原数学不太好,却也知道这样翻倍的恐怖。他更惊骇了:“那高玄岂不是大大不妙。”
“看起来是这样。”
铁岳觉得高玄太自大了,一对三,几乎没什么胜算。
铁原满是忧虑:“这可坏了,高玄怎么还不跑!”
没人能回答铁原的疑惑,这会就是孙尚道都觉得高玄毫无胜算。
高台上的高玄却毫不在意,他很欣赏的看了眼天罡剑:“我原本也有这个玩意,看起来好像还是亲戚。”
天罡剑匣和天罡剑,的确有相似之处。当然,天罡剑上限太低了。不过,也可能是这个世界力量上限太低。
罗天罡却完全没有聊天的兴趣了,他天罡剑一指高玄,剑锋化作一片如潮般灿然银光,瞬间淹没了高玄。
高玄不躲不让,一拳正轰千百道银色剑光中心。
席卷八方的如潮银色剑光轰然崩碎,露出了震颤不停的天罡剑剑身。
罗天罡也不得不向后退了一步,他英俊如同少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青。
激荡的气血,让他都难以控制。
一时之间,居然有些狼狈。
对面高玄右拳则留下一道深深剑痕,右手几乎被这一剑斩成两半。
只是高玄稳稳站立,眉宇间有一股睥睨纵横的霸气。他手上的伤势也在迅速痊愈,转眼间就恢复如初,好像从没有受过伤一样。
左不悲和罗天罡都扫了眼高玄的右手,两人目光也多了几分复杂意味。
刚才高玄硬抗五轮刀,这会又硬抗天罡剑,都是眨眼间就恢复如初。连断裂的骨头都立即愈合,十三太保横练也太霸道了。
可以想象,只要不能一招杀了高玄,他受多少伤都能很快恢复。也许缠战下去,他们都要被高玄耗死。
原因很简单,高玄有十三太保横练护体,他不怕失误。他们只要露出一个破绽,却有可能当场毙命。
罗天罡对柳生无间说:“这一战高玄不死,你必定先死。”
左不悲沉声说:“我们两人可以立誓,只要你全力配合杀死高玄,我们绝不对你动手。我们两国五十年内不起刀兵。”
“好。”
柳生无间并不相信什么誓言,只是到了这一步,他选择也不多了。
三人达成协议,暂时也能放下顾忌全力合作。
这一次,左不悲先出手了。他迈步直逼高玄,右掌虚按高玄胸口。
左不悲手掌隐隐呈现淡金色,出掌的招式简单,可掌力却无远弗届覆盖十方。
由他亲自施展的如来神掌,威势上不及金身法相,可力量却精纯之极。
高玄也不由喝了声好,这样掌法由至繁化为至简,真正展现了此界武道巅峰层次。和他拳出如枪,完全是殊途同归。
只说武学境界,左不悲比起他来也不差了。
要知道左不悲可是此界土著,并没有见识过其他世界,在阅历和知识上和高玄差的太多了。
就是如此,左不悲也能达到和高玄同样的武道境界,高玄当然要佩服对方。
高玄拳出如枪,正轰在左不悲右掌上。
两人拳掌相抵停滞了一下,左不悲才右臂微微一曲,整个人也向后退了一步。他老脸上也浮起一抹赤红。
高玄这一拳太强横霸道了,如来神掌制霸十方的掌力,都被高玄一拳刺破。
左不悲虽然竭尽全力,还是抵不住高玄这如枪一拳,只能退后一步。
“和尚不错,再来。”
高玄不给左不悲调整时间,挥拳再上,他拳法简洁之极,双拳如长枪般不断直刺。
左不悲被迅疾凌厉拳锋所逼,只能施展如来神掌抵御,一面不断向后退。
对方拳势太锐太强,左不悲也需要后退调整。
转眼之间,高玄连出数十拳,左不悲虽然老脸已经一片紫红。虽然气息还很悠长,却已经明显落在下风。
这一点,就是退出很远的高手们都看出来了。
眼看着高玄气势越来越盛,柳生无间和罗天罡却没出手。
因为左不悲还能控制力量,每退一步脚下都轻盈如羽,木质的高台都没有遭到任何破坏。可以显见,左不悲还有余力。
只是两人拳掌交击呼啸劲风越来越强盛,只怕用不了几招高台就保不住了。
站在后方的齐东来、王庆、无生老母都在不断向后退。只是双方战斗余波,三人就承受了极大压力。
三人眼光也很高明,也看出这样下去左不悲很快就要输了。
三人也是震惊,高玄小小年纪就真的这么强,凭着一双拳头硬生生连败三位武神?
突然听到高玄一声狂喝,左不悲双掌和高玄双拳交击。刚猛无俦的力量从拳掌交击间迸发出来,实木搭建的厚实高台轰然爆成无数木屑碎块,四方飞扬。
已经退出很远很远的众人,就感觉狂风席卷而来,不少人直接被狂风卷的向山下滚去。
整座玄黄山,似乎都跟着轰然颤抖了一下。
如此地动山摇的威势,更是让所有人骇然。只是绝大多数人,都觉得高玄是占了上风。
因为很明显,悬浮在空中巨大十方佛金身都跟着颤抖起来,庞大的金身似乎要土崩瓦解一般。
唯有孙尚道紧紧皱眉,他觉得情况大大不妙。高玄是占据上风,问题是高玄只怕也没多少余力了。
对方却还有罗天罡和柳生无间,情况大大不妙。
果然,就像孙尚道所预料的那样。罗天罡和柳生无间一起出手。
两位武神战斗意识何等高妙,一看高玄正处在力量巅峰,他们反而毫不犹豫出手了。
因为高玄力量从巅峰下沉就能得到回气调整,必须压迫他,不给他任何调整机会。
天罡剑重重银色剑光如潮,五轮刀雪色刀光如同一轮残月疾斩。
向后退的左不悲也突然止住去势,他身上玄黄僧衣闪过一丝丝电光,他长袖一拂,袖子如云舒卷,长袖中又有丝丝电光。
隐隐之间,天地中又响起了低沉的雷音。
雷音并不是真正声音,而是十方道无上神器雷音袈裟催发,直指人的神魂。
周围的人只觉得雷音滚滚,震慑的人肝胆俱裂,魂飞魄散。
雷音至尊至胜,号称能传遍三界六道,教诲一切众生,让众生明悟正法,祛一切邪魔外道,除遍污秽孽障。
众人不过是被雷音波及,高玄却是雷音全力攻击的目标。
左不悲隐忍许久,就是等这个机会轰杀高玄。
雷音袈裟催发的雷音直指神魂,任凭高玄肉身如何强横,神魂终究不可能圆满无暇,一定会被雷音所慑。
左不悲计算缜密老辣,就是算错了一招,高玄有六翼天蝉。
雷音未发之际,高玄已经心生警觉。他收敛神魂与身体气血筋骨结合,圆融如一。
高玄的原本精神力量强横,但在神魂层面,其实并不比的左不悲高多少。
面对无上雷音轰击震荡,高玄身体筋骨气血嗡嗡轰鸣,他的强大神魂也在雷音洗练下和身体气血穴窍脱离开。
这具身体不是他本体,他自以为圆满无暇的内外合一,在无上雷音洗练下终究是露出了破绽。
高玄虽然早有准备,身体还是顿了一下。席卷而至的天罡剑漫天银光收敛,化作一柄明耀剑刃直穿高玄心口。
横斩而至五轮刀也斜着划开高玄脖颈。
眼看着高玄脑袋就要落地之际,高玄身形一虚,人就凭空消失了。
随后而至的左不悲长袖,也终究没能卷到高玄。
高玄再出现时,人已经到了百步之外。
他胸口上血如泉涌,脖子上也裂开了大半,看起来异常凄惨。
观战的众多高手虽然没看清楚细节,却看到了高玄凄惨状态。
孙尚道等人都是心中一凉:完了!
高玄若死,以后天下就是左不悲、罗天罡说了算,再没人能违逆他们。
众人再如何不甘、愤怒,却也无力帮忙。这个时候,所有人心里都充满了绝望。
左不悲、罗天罡、柳生无间三人可没空管周围人,他们三人一闪身把高玄围在中间。
高玄身上的伤口虽然迅速愈合,脸色却有点苍白,一身的血迹更见狼狈。
左不悲沉声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高先生居然炼成了天兵策中的绝世妙法。可惜,此计也只能用一次。”
“和尚眼光真好。”
高玄这会还笑的出来,哪怕身处绝境,他眉宇间依旧有着纵横睥睨的傲然之姿,眼神更是深沉如渊,并无悲喜,更没有任何惧意。
三位武神既惊异又佩服,高玄虽然猖狂,只是这份姿态却有横霸当世的威风。
左不悲说:“我等既然全力出手,你再没机会了。”
罗天罡冷笑说:“你有什么遗言,不妨说出来。别说我们不给你机会。”
他还记恨高玄刚才的戏谑,这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心里到是异常的痛快。
高玄哈哈大笑:“老道可真是小气如同女人,这点事还念念不忘。”
他说着轻轻叹口气:“本来想以绝世武功折服尔等,没想到你们这么玩赖。三人合力还不说,还要用各种神器。你们这样作弊真的好么?”
罗天罡得意大笑:“高玄,亏你还是天兵道的弟子。不知道兵者为求胜利无所不用其极。
“借用各种条件,尽量为自己积累优势。这就是兵法啊!”
被罗天罡教训的高玄点点头:“你说的对。到是我太儿戏了。”
高玄正色说:“既然这样,我也认真了。”
罗天罡、左不悲、柳生无间都不说话了,三人死死盯着高玄。到了这一步,他们到要看看高玄还有什么绝招。
憶網情深:冷面總裁的幸運妻
高玄右手虚张低喝了一声:“枪来!”
三大武神都警觉不对,毫不迟疑一起动手。
天罡剑,五轮刀,雷音如来神掌,三大武神的力量一起落在高玄身上。
高玄也不招架,他身形一虚再次远遁。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正是天兵策上无上绝学。左不悲觉得他只能用一次,那可太小看他了。
眼看高玄要跑,罗天罡脑后的太极光轮疾转。
高玄本来要再次后退,却被太极光轮阴阳颠倒之力,硬生生挪移到了前面。而且,距离罗天罡他们不过十步的距离。
“还有这一招。”
高玄有点意外,不过也没什么,反正避开一次攻击就足够了。
此时就听天上响起了狂暴之极的轰鸣声,似乎有有什么东西要把天空炸裂了一般。
罗天罡、左不悲、柳生无间都是愕然,他们虽然想再次进攻,可高玄站在那姿态玄妙,似乎在积蓄拼命一击,这时候谁先动手谁就有可能和高玄同归于尽。
三大武神都不想拼命,他们明知这是高玄施展天兵策分化他们,却没人愿意第一个动手。
一个迟疑间,就听到一股霹雳巨响,高玄手里就多一柄九尺九寸九厘的黑沉长枪。
“须弥山枪!”
左不悲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山字门三大神枪之一。
只是,高玄什么时候炼化了这柄神枪?山字门又怎么会愿意?
枪随着神意而动,高玄对于这柄须弥山枪的掌握已经到了极致。
左不悲心里感觉到了不妙,高玄拳出如枪,用的其实就是枪法。这会拿到须弥山枪,他们只怕真的斗不过这位了!
罗天罡和柳生无间也是眼神发飘,高玄持枪而立那种横霸当世的威风杀气,比刚才可强盛太多了。
以他们武神之能,面对持枪的高玄都觉得喘不过气来。
“几位,脸红什么?怎么又黄了!哈哈哈哈……”
高玄拿到须弥山枪也是得意张扬,他左手一指柳生无间:“你先死,然后是罗天罡,最后是和尚。”
柳生无间低喝一声,身后五轮疾转,手中五轮刀化作一道明亮之极的刀轮直斩高玄。
天地似乎都被刀轮斩成了两片。柳生无间意识到他无路可退,反而激发出决死之心。
这种状态下,他反而理解到了五轮刀意,整个人也和五轮刀融合为一。
他的生命、智慧、感悟一切一切,尽数燃烧起来,挥斩出最巅峰的一刀。
如此刀法,也臻于刀道极致。天地为之惊,鬼神为之哭。
罗天罡和左不悲都有点意外,死战之际,柳生无间居然临阵突破了。
两人又有些惊喜,柳生无间刀法臻于绝顶,也给了他们击杀高玄的机会。
罗天罡的天罡剑,左不悲的雷音如来神掌,左右同时攻向高玄。
面对分裂天地的刀轮,高玄直接举起须弥山枪刺过去。
一枪落下,刀轮碎裂,五轮刀也崩碎成千百碎片,柳生无间直接被高玄一枪洞穿胸口。五脏六腑瞬间就被枪上力量震成烂泥。
威震天下的柳生无间,就此毙命。
高玄一枪得手后,跟着横枪一扫罗天罡的天罡剑。
罗天罡知道须弥山枪足有一万斤了,在高玄霸道无匹力量挥舞下,这世上没有任何力量能迎接此枪。
只有他除外,因为他不但有天罡剑,更有太极镜所化太极光轮。
太极光轮能颠倒阴阳,玄妙无匹。
罗天罡的天罡剑落在须弥山枪上,他同时发动太极光影转化阴阳。
他要把沉重如山的须弥山枪转化为鸿毛之轻,这瞬间的转化,就能荡开须弥山枪,给高玄致命一剑。
至刚才为什么不用,实在是高玄劲力凝炼成一,太极阴阳光轮也难以施展。
须弥山枪到底是外物,高玄不论如何炼化,终究不能像自己身体那样混元如一。
天罡剑一搭须弥山枪,却直接被刚猛无尽力量荡开,横扫的须弥山枪一吞,枪刃直接点在罗天罡眉心上。
罗天罡的脑袋和太极光轮,一起无声爆碎。
高玄暗自冷笑,罗天罡太极光轮是神妙之极。可他怎么也没想到,须弥山枪在他手里可以轻若芥子,重若山岳。
所以,如此沉重的须弥山枪他才能用的如此迅疾。
罗天罡施展太极光轮阴阳逆转,把轻若芥子的须弥山枪转化为重若山岳,结果就是自寻死路。
两招,就杀了两大武神。
这个时候,左不悲的雷音如来掌却已经到了。他也知道打别的地方没用,这一掌直按高玄眉心。
十方佛金身,也被左不悲收在体内。以雷音袈裟加上十方佛金身,这一掌能杀尽天下众生。
左不悲相信,就是高玄也绝对接不住此掌。
就在左不悲一掌轰碎高玄脑袋之际,高玄人却没了,只在原地留下了一件乌金长袍。
左不悲一掌按落,正轰在乌金长袍上。以他掌力,自然能轻易轰破这件衣服。
只是那样白白浪费力量,并没有意义。左不悲也认出来了,这是天兵策中另一绝学金蝉脱壳。
在高玄施展出来,却宛若天成,其自然灵妙简直比他横练金身层次更高。
左不悲一招失手就知道不妙,再想躲避却已经晚了。
以金蝉脱壳之法来到左不悲身后的高玄,一枪正刺在左不悲背心上。
雷音袈裟受此重击,猛然爆发出万千雷光,同时释放出直指身后的阵阵雷音。
左不悲向前飞出数十步才猛然停住,他身上的雷光渐渐消散,老脸上反而变得异常红润平整紧致,似乎陡然间回到十七八岁的年龄。
死亡的最后时候,左不悲回光返照,整个人反而进入了最年轻最巅峰的状态。
左不悲转身再看高玄,却发现高玄已经重新穿上乌金长袍,手握长枪站在半空,脸上尽是睥睨天下的霸气。
左不悲这会虽然还有余力动手,他却不想再战了。他虽然短暂回到巅峰,也很难杀得掉高玄。
何况,他都死了。杀高玄又有什么意义。突然让中原损失一位强大武神。
左不悲轻轻叹口气:“我输了。”
高玄点头:“我既然拿到须弥山枪,你们就注定了败亡的结局。”
这时候,齐东来、王庆、无生老母等人才看清楚情况,原来高玄已经连败三位武神。
不对,已经是连杀三位武神。
众人再看高玄的眼神,都是无尽惊惧骇然。如此神功,天下何人能当。
古往今来,只怕也没有出过如此强横的武神。能以一敌三,轻易击杀对方。
远处观战的众多高手,则有是惊喜,又是震撼。
高玄就真的赢了。而且赢的如此轻松。须弥山枪在手,简直就摧枯拉朽般击溃三位武神。
铁原死死看着高玄手里须弥山枪,那可是他们的山字门的神枪啊。
其实距离这门远,他也就能看个黑影而已。就是如此,铁原眼睛都快冒火了。
须弥山枪也太强了!高玄用完了会不会还给他们啊?
要是须弥山枪拿回来,那他一定要抢到手。绝世无敌的神枪啊!
铁岳也在痴痴看着须弥山枪,只是他心中满是难受。这等神枪落在他手里,却成了摆设。
在高玄手里,就横扫武神,纵横无敌。如此威风煞气,他都嫉妒的快要炸了。
孙尚道也差不多是这种心情。同样的天兵策,在高玄手里就真如兵圣的兵法,神妙绝伦,无可测度。
他练了一辈子天兵策,这会才发现他的天兵策还没入门。
至于其他众人,就没空想那么多了。所有人都被高玄绝世神威所慑。此时心里至于震惊拜服,再没有余力去想别的。
躲在左不悲身后的齐东来、无生老母都一阵阵后悔,可这会想跑也来不及。
齐东来当即翻身跪倒,他才要高声求饶,高玄手中须弥山枪一点。
高玄一去一来快到极致,却从容潇洒,众人都看不到他动,就看到齐东来和无生老母同时爆成一团血肉。
“卑鄙小人,没资格活。”
高玄对齐东来很看不上,这等武圣全无节操,背后暗算皇帝,烂人一个。没资格活下去。
左不悲苦笑,他也没想拦着高玄。以后都是高玄的天下,高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对高玄合十说:“贫僧败给高先生,心服口服。有高先生威震中原,也是天下人福气。”
高玄微微摇头:“此间诸事以了,我也要走了。”
他说着抬头看了眼天空,他已经感觉到了那股力量,他该离开了。
高玄远远看了眼叶锦秀,隔着这么远,叶锦秀明明什么都看不到,却感受到高玄眼中怜爱和温柔。
叶锦秀心中一紧,哪怕刚才激战之际她都没有如此紧张。她有种直觉,她要失去高玄了。
在她心中响起了高玄的声音:“我把须弥山枪和无上绝学留给了儿子。以后的路,你们母子只能自己走了。”
叶锦秀虽然想和高玄说话,却不知该说什么,只有眼泪无声流淌而出。
“师兄,帮我照顾好锦绣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高玄又对孙尚道说道:“我就此去了。”
孙尚道大惊:“你要去哪?”
高玄一笑,他一横手里须弥山枪朗声高吟:“
神蝉九转变乾坤,千劫如火炼道纯。
横枪绝顶扫群龙,力霸万古吾独尊!”
话音未落,高玄已经冲天而起,直上云霄。
玄黄山上数万人,都眼睁睁看着高玄飞天而去。
藍家走陰人 簫貍
殿下十三個
这一幕无比震撼,左不悲震惊之余也不由双膝跪地俯首膜拜。
在场的数万人,也都本能跪拜下去。
高玄枪扫武神,飞天而去。也成了此界流传万古的传说……
(诸君,万字大章~求月票求支持~不敢分章,又怕被骂断章狗~又失眠了,也不敢多说。怕被骂朝三暮四~说实话,我从不在更新上抖机灵~大家只管看字数就知道了~每个月都不少字的~最后,求支持,抱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