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wf159人氣都市异能 俠客管理員笔趣-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菊友相伴-ysc7u

俠客管理員
小說推薦俠客管理員
毕晶就叹了口气。
说起菊友来,毕晶心里多少是有点愧疚的。当初最早救过来的几个人,都答应他们把人接过来,阿朱,杨过,菊友,这是最早的三个。可是这好几个月过去了,杨过小龙女,萧峰阿朱,胡斐程灵素,郭靖黄蓉,韦小宝一家,甚至丁典和凌霜华自己,都已经过上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了,却始终没把菊友带过来。
虽然中间阴差阳错的,每一次都有理由,但这么长时间,毕晶面对凌霜华的时候,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凌霜华从来不说,也从来不争,可这并不代表她就不想。看看现在她的表情,就知道,这一天,她已经等了太久。
“好好想想,到时候跟她说点什么吧!”毕晶冲凌霜华招招手,春风得意道,“走你——”
这回毕晶没带那两个超级高手,就是陈近南宋青书打头,鲁免贵王长林几个天地会打手紧跟着。就凌退思那小小的龙沙帮和知府衙门那几个杂兵,出动陈近南宋青书,已经很给面子了。这种任务再不带鲁免贵几个过来,估计这几位就抑郁得怀疑人生了。
当然,既然是救菊友,带个女的肯定是必要的。这回是侍剑——这丫头来了之后,那叫一个任劳任怨,成了家里排名第三的小管家见劳动模范——第一凌霜华,第二李萍——把全家里里外外照顾得无微不至,
所以在通道里,毕晶还嘱咐呢:“侍剑你一会儿也别干别的,好好四周看看新鲜,顺便稳住菊友就成。”
侍剑接连点头:“好……谢谢毕大哥。”
母老虎揽着侍剑肩膀道:“这有什么谢的?你应得的!这胖子早就该带你来了!”
“就是!回头找点轻松任务,多带你来几趟,”毕晶嘿嘿一笑,“说不定还能碰上个如意郎君呢!”
侍剑当时就羞红了脸:“毕大哥你……”
众人见她小女儿之态,都一阵笑。毕晶翻翻白眼,对鲁免贵几个道:“别笑,说你们呢!等会儿你们老几位多担待点,有什么变化,你们几位就是猪大哥,呸,主打哥!到时候出什么事儿,丢人不要紧,什么都干不了回头别说我没给你们发挥机会啊!”
“怎么会!”鲁免贵几个撸胳膊挽袖子的,紧盯下面,跃跃欲试。
说话间,红光一收,已经到了一处府第上空。这地方毕晶可太熟悉了,草木葱茏,假山奇石的,正是凌退思的知府府。算上这回,毕晶已经散三回了。
后院,一座小楼上,灯光昏暗,对面是一个极大的院子,高墙耸立,铁门紧闭,一定就是囚禁丁典的监狱了。从空中看下去,一个狱卒模样的家伙,正领着一个女子从铁槛门出来,向院门走去。
周围高墙墙头屋顶上,埋伏着好几个人,张弓搭箭对着下面高度戒备,从空中望去,看得一清二楚。
重生之亞萊 妃希
“是他们了!”毕晶轻喝一声,“大家当心!”
这就是关键时刻。据丁典的叙述,菊友就是在即将走出铁门的时候,被一箭射中背心,当场身亡的。现在,菊友距离那铁门已经只不过数步之遥!
轻呼声中,屋顶一人弓如满月,猛地一松,一支利箭闪电般直射而出,距菊友背心只有数寸。
降服狂暴大少爺
“救人!”毕晶大喝一声,红光一闪,人已经到了菊友身边。陈近南伸手一拨,利箭猛地转向,闪过菊友身体,擦着毕晶的脑袋呜一声飞过,“夺”一声钉在墙上,深入数寸。
毕晶吓得一缩脖子:“我靠,敢特么射我!”
话音未落,呜一声尖啸,又一至利箭劈空而至,直射那狱卒后心。
宋青书伸手一格,那支箭啸叫着飞向一边。狱卒啊一声惊叫,宋青书当一脚踢在他屁股上,将他踢出丈余之外,笑骂道:“还不快跑,等死吗?”
那狱卒如梦初醒,啊一声大叫,抱头逃出门去。
已经没有人理这狱卒了,“有刺客!”的厉声胡汉中,周围十几支利箭连珠一般射向毕晶,鲁免贵王长林几个左格又挡,但毕竟没有兵器,一时手忙脚乱。
仙宗大魔頭 有缺
毕晶急得直跳脚,这特么又当箭靶子了啊!早知道先请赵半山再过来了!
眼瞅着数十支利箭飞蝗办射到,眼前忽然无数只手一晃,这些箭竟然尽数被捉住,漫天箭影顿时消失不见。毕晶楞了一下,就见陈近南和宋青书分立左右,每人手中都是十几二十支利箭。
还没等毕晶感叹一下这俩人分的手法,四周一阵大喊:“别让刺客跑了!”高喊声中,十几条大汉纷纷挥刀舞剑,纷纷从墙头屋顶一跃而下。
鲁免贵王长林见来了生意,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往上冲。但刚冲出去没几步,宋青书和陈近南就双手连挥,一瞬间似乎十几条胳膊飞舞,几十支利箭飞射而出。
“啊呦”“啊呦”,扑通扑通,十几条大汉刚跃到一半,就惨叫着摔到地面,再也站不起来。
鲁免贵王长林几个的脚步戛然而止,一个个差点脚下拌蒜,讪讪退了回来。
“可以啊你们!”毕晶一惊一乍道,“这是古龙范儿的功夫啊,你们也会?”
直到这时候,菊友这傻丫头才反应过来,“啊”一声惊叫起来,满脸恐惧看着毕晶:“你,你们是谁?”
侍剑及时出场,柔声安慰道:“菊友姐姐别怕,我们是凌姐姐派来救你,带你回家的。”
“那个凌姐姐?”菊友惊魂未定,颤声道,“带去哪里?”
嬌妻女王 冰兒
航空夢 五彩貝殼
远远地,铜锣阵阵响亮,“抓强盗啊”的高呼声中,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毕晶叫了一声:“任务完成,咱们走——般若波罗蜜!”
“去哪里啊?”菊友大叫一声,红光一闪,已经当场笼罩下来。菊友大为恐惧,尖叫一声“有强盗啊——”就此昏睡过去,和大队人马腾空而去。
中醫也開掛
“我哪儿像强盗了?”通道内,毕晶摸着下巴,一脸委屈,随即恍然道,“一定是在说你们!”
陈近南宋青书等人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毕晶眼睛眨巴眨巴,就看见鲁免贵王长林几个,正在那儿同样委屈巴巴地长吁短叹了,心里登时就平衡了,哈哈大笑道:“又没捞到动手?这可不怪我,机会给你们了,你们不中用啊!”
“哇——”王长林委屈得都快哭了,“放开我,我要从这儿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