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rtb1p超棒的言情小說 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笔趣-第四百六十八章 鬧劇鑒賞-9e319

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
小說推薦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
这时候白枭也到了,她就比较弱,双头枪只能跟在自家兄长身后捡便宜。现在面对白浪的敌兵已经一个也没有了,全部都是背脊朝着他在拼命逃跑。所谓勤王军也就在白浪这一击之下全部崩溃了.白豹跟白彪已经从两边开始兜击勤王军,这帮勤王军至少眼前这一路完蛋了。
末世之變身女武神
进城的还有其他几路,白浪只当他们是期货死人,就算是救走了皇帝,那也是期货死皇帝——皇帝聪明的话不跑,白浪也就废了他自己篡个位完事,封他一个安乐公就罢了。要是跑了?那皇帝死于乱军之中天下大乱,白浪也无所谓——反正他来这世间本就是让天下起刀兵,靠自己打出一个天下其实比篡位得来的还要“正”不少呢。
為了再次遇見你
学孟德不成,只能学董太师,那就依靠所谓的“西凉军”镇压天下吧。如今天下的“诸侯”同样拉胯得紧,远不如汉末诸侯那么有力。“老大帝国,这整个的精气神也是衰弱不堪哪。”白浪在杀人的时候还有空想这个,“这个文明看来是有点衰老了,如果没有新的冲击要自新有点儿费力,开国不过三代,尚不到百年就这样。”
这个朝廷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是历史上的满清,缺乏了一股活力,整体的氛围就是那种死气沉沉。所以白浪当董太师真的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这帮人统统都是木偶,杀光了都不可惜。仔细想想这红楼梦不就是满清么?那如此气氛倒也正常。这时候白浪手里的铁锏已经弯了,他也不曾特意气贯兵刃,而这个铁锏也不过就是凡兵,砸人砸着砸着可不就是有点儿弯么。
当然刀子也有点儿钝了,于是白浪随手用铁锏跟直刀将几个没跑远的倒霉蛋插到地上,自己活动了一下手爪,“还是自个儿动手爽利。”
眼前这一路军乃是东安郡王的大军,崩散之后东安郡王也是亡命逃跑,只不过没跑掉而已——白浪踩在人头上施展武功快速逼近,被他踩过的人脑袋都进了肚子里去,白浪从天而降落在东安郡王面前。“虽然不曾见过,但是王爷你好。是时候薨了。”白浪很客气地揪走了东安郡王的脑袋,顺便将他身边护卫的亲卫跟负责指挥的大将统统宰了。
最強透視 子與魚
这一路算是完了,这帮溃兵跪倒在地直接向白豹白彪的部队投降。而另一路进城的,倒是一点没有受到阻挡地进了紫禁城,顺便还有文武百官跟勋贵里面一部分人的“家丁”也加入了进去。兄弟几个汇合之后,白豹白彪有点儿慌乱,“若是被那皇帝跑了,我等岂不是……”
白浪抚髯大笑,“若是在紫禁城内还好,出了紫禁城,这皇帝弄不好就不明不白地‘崩’了。要他死的可不是以我等居首啊……”白浪命令白豹留下整顿兵马,他带着自家亲兵以及其余弟妹率千余人向着紫禁城不紧不慢地走去。眼前一片通明,占据紫禁城的勤王军拖出来了小炮——大炮太重来不及带,虎蹲炮这种小炮倒是带来了不少。
末世全能劍神 幾筆數春秋
白浪单人前突,虎蹲炮打出来的炮子绝大部分根本没打中,而击中他的那些炮子也是滑落弹飞。“刀枪不入!”惊恐的呼喊声之中,对方就跟雪一样地消失了——他们自己开始了逃跑。白浪都还没杀人呢,这帮勤王军一看白浪刀枪不入直接就散了。“要说你们也确实没用,居然连跑都跑不好,明明抢占紫禁城的速度倒还是挺快的来着。”
白浪遇见了被堵在城里的皇帝跟另一位王爷——他们居然被溃散的乱军堵了紫禁城的神武门,结果没跑掉。就是丢下身边的太监啊护卫啊也没理由跑不掉啊?别的不说,上城吊绳子下去很难么?结果这帮人居然就这样堵在后宫没跑掉。白浪也是摇头叹息,“不打不知道,一打真奇妙。废物成这样我都不忍心篡位了。”
有太监跟乱军乘机在宫内抢劫放火,在面临绝路的时候人的破坏欲就会高涨,这种事情也很正常。白浪杀他们就更加正常了,他用简单的拔萝卜威吓对方,一个个乱军跟太监的脑袋带着脊椎骨插在地上,直到将那些人吓得精神错乱为止。
靈破蒼穹 玉飛
一夜过去,皇宫内的事态也平息了,白豹白彪抓了不少乘机搞事的文武官员,还有勤王军的诸位总督、巡抚、军将,当然抓了一个王爷,林林总总也有个三百余人被押在太和殿外。白浪搬了个椅子——还是龙椅放在太和殿外台上,皇帝面色青白坐在上面。
龍虎風雲榜 雲中嶽
“皇上,眼前便是犯上作乱谋大逆的乱臣贼子!还请陛下下令诛杀!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白浪也不是什么修罗恶鬼,就杀他们全家,女眷送教坊司完事。”白浪也是一拱手,对着身边的皇帝说道。没等皇帝回答,他已经拿出了空白圣旨,拉过身边一个翰林,“你来写圣旨!写完读一遍我们就去砍他们的头。”
總裁的三嫁新娘 一岄天
皇帝端坐不动,白浪说完之后看着他,“哎嘿?不太对头啊?”这皇上脸色既青又白,白浪拿个手指头在他鼻子下试探了一下。“没气了?好啊!你们这帮乱臣贼子!皇上让你们给气驾崩了!娘的!都开始硬了!”白浪哇啦哇啦一阵喊,“太子呢?太子在哪里?出来他娘的即位!”
结果白豹上来附耳跟白浪说了几句话,“啥子?昨天晚上死了?这太子被乱臣贼子给薨了?这这这…….”白浪跟唱戏的一样,“哇呀呀呀!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哇!”他以拳打掌心,脚步也是连连顿足。“总之,先杀光这些人!”下一刻他完全恢复原本的样子,手指头比了比,命令亲卫杀人。
“这番只能勉为其难,老子秦国公代理下皇上的职责了。”胡作非为以白浪到顶了,谋朝篡位搞成现在这个鬼样子,怕是董太师都做不出来。左右此人也是瞎胡闹,他才不在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