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我的馬甲有點多 ptt-第一百四十一章 救援閲讀

我的馬甲有點多
小說推薦我的馬甲有點多我的马甲有点多
“原来是钟虎前辈!”
钟虎经常去桃园居,所以两人对钟虎并不陌生,急忙道谢,陈鹤面容苦涩:
“前辈,本来我们叔侄二人其实就待在桃园居,可刚才却有一个邪修闯进了进去,甚至还破坏了断大师布置的阵法,我们叔侄俩也是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
“什么,桃园居居然被人给侵占了?好大的狗胆!”
钟虎面露不敢置信之色,居然有人敢主动往断无极哪里凑,得亏是现在,如果是平时,估计那家伙坟头的草都能有三米多高了。
他又问:“头儿呢?”
“师父现在应该在城中心,和徐老在一块。”
陈枫回答道。
陈鹤忍不住问道:“钟前辈可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
陈枫也竖起了耳朵,直到现在,两人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钟虎看了他一眼,叹息一声:“如今有两尊四阶邪修在城中布下了大阵,已经将整个西凉城都困住了。目的恐怕是为了屠城,利用这城中的百万民众来修炼某种神通,或达到某种目的。”
“现在西凉城和外界已经被大阵完全隔绝开了。既不能出去,也无法进来。”
“什么?两个四阶邪修?!屠城!!!”
叔侄二人被他说的这些话吓了一跳。
他们可不是什么萌新小白,自然明白四阶修炼者意味着什么。
“那岂不是说,现在我们已经完了?”
陈鹤面露绝望,陈枫也是有点呆愣。
对他们两个人来说,就算是三阶修炼者,那也是高高在上,无法抵挡的大人物,更何况是四阶修炼者?
“只希望,大明寺、金刀门、白猿山这三大势力能及时派人来救援吧!”
钟虎叹息,虽身为刀术大师,可他亦是感到一阵无力。
尽管他清楚城中也有许多强者,如南柯寺众僧,徐老怪,断无极,以及某些隐藏起来的高人等。
可四阶修炼者,乃是近仙的存在。
能够阻挡四阶邪修的,也终究只有四阶!
至于断无极这些人,强则强矣,可要说对付天上那两位,却还差的远。
也就是说,现如今能救西凉城的,除了三大势力外,在无其他!
……
城外,某处凸出的高坡上。
三波人泾渭分明,眺望着十几里外的西凉城。
从城外来看,一座大阵笼罩了整个西凉城。
西凉城上空,层层白烟混合着金光组成了禁制灵光,封锁住了城池,大阵的边缘,是一层模糊朦胧的雾气。
透过雾气,只能模糊的看到一座大城。
整体看起来,就好像一只巨大的金底白碗,将整个西凉城扣在下面。
这三波人正是大明寺、白猿山和金刀门的弟子。
三大势力在幽州发展了许多年,各个郡县皆有他们的人手和耳目。
一旦各地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便会率先知道。
西凉城也不例外,城中自然有他们的人,在发生异变的第一时间,他们就已经知道西凉城出事了。
本来打算出手相助。
谁知等来到城外,看着远处那座被大阵所笼罩的城池,众人却迟疑了。
暴走的三角關系
这座大阵声势可怕,明显是一座困阵,防御力惊人,内里更有两尊四阶镇守。
汉儿不为奴 傲骨铁心
就凭他们这些人,不过小猫小狗两三只,如何破开大阵,救援西凉城?
三大势力,就算最近的金刀门,距离西凉城也有一千多里远,所以现在,除了驻守在附近郡县的人赶来外,再无他人。
“这两尊四阶邪修究竟是什么来历!白兄,玄慈大师,你们两位是否知道?”
人群中的一个中年汉子看了半晌,扭头开口询问。
说话的是金刀门的一位外门长老,此人姓梁名青泽,也是在场的十几名金刀门弟子中,修为和地位最高之人。
逆轉次元:AI崛起
四阶修炼者,这等近仙的存在是有数的。
整个幽州,不说暗地里有没有,至少明面上的四阶修炼者,共有六尊。
三大势力各有一尊,连云山脉深处亦有两尊妖王。
除此之外,大澜江的澜江龙王,同样也是一尊四阶。
所以眼前西凉城中的那两位,显然都是外州来人。
“阿弥陀佛,让梁道友失望了。”玄慈和尚双手合十,摇头道:“贫僧不知。”
梁青泽有些失望,又看向在场的白猿山主事者——白任。
却见他也是摇头,显然是不知。
“整个西凉城共有人口一百三十多万。这两尊邪修的目的,两位应该已经明白。”
梁青泽眼睛紧紧地盯着两人,直接问道:
“刚才两位也已经联系门派了吧,不知现在你们有什么打算?”
白任闻言目光微微闪烁,没有说话,玄慈大师则叹息道:
“我寺的渡厄师叔祖年岁已大,且如今正在寺内后山的藏经洞里闭死关,参禅悟法,吾等弟子不敢惊扰他老人家。”
“不过此事事关西凉城百万民众的生死存亡,我大明寺自然不能视若无睹,所以方才方丈师叔已经派了许多弟子前来支援。”
渡厄禅师是大明寺如今的唯一一尊四阶佛修,已有六百余岁之龄,据说常年都在大明寺后山参禅打坐,就连大明寺内的僧人也极少见到他。
梁青泽闻言,深深地望了一眼玄慈和尚,没有多说什么。
然后,他又看向了白任,却见白任神色淡淡,道:
“梁道友,四阶修炼者对我们三大派而言意味着什么你应当清楚吧?”
“这等存在又岂能轻易出动?我派距离西凉城实在太远,就算要救援也是有心无力,根本来之不及。”
梁青泽怔怔地望着他,停顿片刻道:“这么说,贵宗是要眼睁睁地看着西凉城的众多平民百姓被屠杀殆尽了?”
霸愛:惡魔總裁的天真老婆 小說
“梁道友,话可不能这么说。”
白任眉头一皱,明显有些不悦,道:
“梁道友你想过没有,万一今天这件事是别人的一场算计怎么办?”
说道这里,他两手一摊,道:“所以这接下来的救援,就要多多仰仗你们金刀门和大明寺了。”
听到这话,玄慈和尚愣了愣,看向他的目光顿时有些怪异。
“有心无力?”
梁青泽冷嘲热讽:“姓白的,亏你们白猿山向来以正道大派自居,想不到居然是一群贪生怕死的伪君子!”
白任脸色顿时变的不太好看:“梁兄,我劝你想清楚自己在些说什么!”
“用不着你提醒,我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梁青泽冷哼一声,却不再看他,而是望向一旁的金刀门众弟子:“众弟子听令,拿好你们的刀,随老子一起去救援西凉城的一百三十万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