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迷蹤諜影-第二千一百九十二章 自作自受鑒賞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姓孟的当然是王八蛋,出尔反尔当然是他的拿手好戏,难道你才知道?
奇怪的是,姚兴喻没有被警察抓,而是被下令带回了军统。
娄广振觉得自己好像活在梦里一般。
姚兴喻是毒手神偷?
怎么会?
“守备街的全家灭门案,你也可以结案了。”孟绍原忽然说道:“这就是姚兴喻作的案。”
什么?
娄广振一脸写满了不可思议:“他是毒手神偷,可这起案子怎么会是他做的?他一把年纪了,有这份心思也没这份体力了啊?”
就之前,你不是还说,绝对不会是毒手神偷做的灭门案?
“我想了想,就是他!”孟绍原非常严肃地说道:“他是一把年纪了,可他天天锻炼啊。你别看他头发都白了,可他体力强着呢,就他,我都打不过他。”
不是吧?
娄广振一点都不相信。
“娄探长,有些事情就到这里结束吧。”孟绍原话里有话:“案子,你破了,全是你的功劳,上面呢,看到凶手被抓了,也不会继续给你压力了。
功劳全部都是你的,你不但破获了守备街灭门案,而且还抓到了几十年的凶手毒手神偷!”
娄广振明白了。
这是要把守备街灭门案,强行安在姚兴喻的头上了。
功劳全是自己的。
不光破了守备街灭门案,还抓到了消失那么多年的毒手神偷,几十年前的十四起案子也都一并破了。
自己这份功劳可不小,
至于孟绍原呢?
他也一样有好处。
在现场的时候他就说过,这案子是杀手或者是职业特工做的。
既然是职业特工,那就是他们军统的事情了。
他一样需要破案。
现在,把全部的责任都推卸到姚兴喻的身上,这案子就和他军统没有任何关系了。
花花轿子人抬人。
既然人家把这么大的一份功劳给了自己,那自己,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
守备街灭门案破了。
几十年前十四家惨案也破了。
逍遥法外那么多年的毒手神偷被抓到了。
这顿时在重庆引起了轰动。
所有人都拍手称快。
有人甚至还在家门口好像过年一般放起了爆竹。
口供?
当然有!
而且是姚兴喻亲口承认的。
他承认自己这么多年后,手又痒了,于是又做了守备街的案子。
因为,孟绍原在军统,对他说了这么几句话:
“你承认守备街的案子是你做的,我就不杀你的儿子。否则,你也知道,我们要让一个人失踪,太简单了。”
姚兴喻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孟绍原已经骗了他一次了。
问题是,为了儿子的性命,他就算再不相信也得强迫自己相信!
口供,姚兴喻按照对方的意思,全都写出来了!
……
“报纸上登的,全是这个案子。”孟绍原放下了报纸:“现在,他应该确认,自己暂时安全了吧?”
他,说的是真正的凶手!
如果守备街灭门案没有破,凶手会继续隐藏自己,一直等到风声过去为止。
但现在不一样了。
这起案子,破了!
凶手,也抓到了!
对方是个特务,不会一直隐藏的,他有自己的任务要做。
“看到自己混过去了,有替罪羊了,人的本能反应是得意。”
孟绍原淡淡说道:“甚至,他会在内心轻视我们,这种心态能够给我们抓捕他起到有利作用。”
李之峰抓了抓脑袋:“怎么抓?他在哪我们都不知道。”
“抓不到他,可以先抓野岛淳。”
嗯?
凶手都抓不到,怎么抓野岛淳?
“抓到了野岛淳,一定可以顺藤摸瓜的抓到真正的凶手。”孟绍原全部考虑好了:“黑木典人交代过,野岛淳这个人的戏瘾特别大。”
“那又怎么样?”李之峰还是没明白:“难道请他来看戏?”
“为什么不可以,我就邀请他来看戏!”孟绍原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啊?
李之峰有些懵了。
怎么请他看戏?
送请柬给他吗?
……
“特邀京剧大家荀慧生来渝,演出全本‘玉堂春’。”
一则让人震撼兴奋的消息,忽然出现在了各大报纸上。
好家伙,那是荀慧生啊!
真正的大家啊!
这能邀请来,那是真正的轰动了。
演的什么,在那演,全都说得清清楚楚。
全職 法師 327
而且,荀慧生在重庆,就演一天!
这还得了?
整个重庆都变得疯狂起来了。
……
“你到底玩得哪出啊?”
吴静怡连连摇头:“居然还有人找到我,问我能不能弄到票!”
“听戏啊,还能演的哪出?”孟绍原摇头晃脑。
“你就装吧,看你到时候怎么收场。”吴静怡白了他一眼说道。、
收场?
这压根就没想过收场。
不过好像太轰动了。
孟绍原倒有一些担心起来了。
一旦正式开始卖票,那么多买票的,野岛淳如果真的能来,能买到票吗?
别到时候真的买不到票,那自己才算是自作聪明,弄巧成拙了啊。
“孟处长,电话。”
“不接,没空。”
“这电话您非接不可。”
“谁啊,那么大的面子。”孟绍原接过电话,语气极不友善:“说,我时间紧得很。”
“哟,我说,你现在那么大的排场啊?”
一听这声音,孟绍原身子一个激灵,赶紧低声下气:
“大小姐,我这不知道是您,我能对您有排场吗?”
大小姐,孔令仪!
最让他孟少爷头疼的!
“你怎么说就怎么吧,找你办点事。”
“您说。”
“荀慧生来重庆了,我有几个朋友想听戏,帮我弄票吧。”
啊?
孟绍原整个人都懵了。
“不要多,就弄个十张票吧。”
“不是,您这还是不要多?”孟绍原咽了一口口水:“我到哪帮您弄票去啊?”
他这是没说出来,哪有什么荀慧生来唱戏啊,那不都是自己在那演戏?
您到哪去看荀慧生?
到时候知道是我在搞鬼,那以你大小姐的脾气,我不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这我管不着了,十张票,只能多不能少。”
电话就这么被挂断了。
孟绍原哭丧着脸:“我说静怡姐姐,咱们能把荀慧生请来不?”
“能啊,别说荀慧生了,您孟少爷亲自去请,梅兰芳都能请来啊。”
完了呀。
麻烦了!
自己这么做,您说,这算不算是自作自受了啊?